回到顶部

李扬:去杠杆,别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掉!

CCTV节目官网-CCTV-2 中国经济大讲堂 来源:央视网2018年10月09日 11:06 A-A+

在金融领域,杠杆是一柄锋利的双刃剑。我们可以用很小的启动资金,通过贷款等金融工具,谋取更多收益,但同时也承担着更大的风险,一旦控制不当,后果不堪设想。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我国杠杆率攀升较快,需要引起警惕。自2016年开始,我国一系列防控金融风险的政策相继颁布实施,“去杠杆”成为高频词汇。什么是杠杆?去杠杆为何是当前的重要任务?《中国经济大讲堂》特邀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为您深度解读。

嘉宾简介

李扬,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曾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研究领域包括,金融、宏观经济、财政。五次获得“孙冶方经济科学奖”。2015年获“中国软科学奖”,和首届“孙冶方金融创新奖”。

李扬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谈到,2007年3月,美国爆发了次贷危机,之后杠杆率、去杠杆的问题进入人们视野。债务是杠杆问题的核心,2009年9月,G20(20国集团)的匹兹堡会议,各国首脑确认了去杠杆是克服此次危机、恢复正常经济的主要的环节和首要的条件,确定去杠杆是主要任务的地位。

中国对杠杆的认识也有一个过程。李扬表示,我们一开始杠杆水平是很低的,我们认为发生在太平洋彼岸的事情与我们关系不密切。我们有比较强的财政刺激政策和金融刺激政策,并在2015年达到了高峰。中央认识到这个问题后,配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出了“三去一降一补”,其中第三个“去”就是去杠杆。从一定意义上说,金融风险的源头在于高杠杆。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表现为负债过度,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扩张过快。2017年底召开十九大、2018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进一步地把管理金融风险,特别是去杠杆作为三大攻坚战之一,位列三大攻坚战之首。

杠杆无处不在

当前去杠杆为何如此重要?杠杆到底是如何发挥作用的?李扬在演讲过程中做了深入解读,他认为,杠杆其来有自,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人类社会从自给自足的农耕社会发展到商品社会、工业化,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差别,就是农耕社会自给自足,我们通过分工协作,使劳动生产率大大地提高。在出现社会分工和商品交换之后,社会就出现了非常多的新现象,就出现了储蓄和投资分开的情况。“我们知道每个人都会有一定的储蓄,你打算怎么处置你的储蓄呢?如果说自己去投资,那是农耕社会,是土地主。如果说把储蓄交给一个更加专业的人去支配,由他来进行投资,我收取一定的费用,这就有了金融,也就有了人超出自己收入的范围,可以使用更多的资源,来从事更大规模的生产。”

李扬进一步解释,比如说我生产一百个单位的东西,如果说不进入金融活动,不加杠杆的话,那么下一轮也我只能用一百个单位。现在因为我很专业,我可以干更大的事,而邻居他不专业,有钱不知道干什么,于是他把钱交给我,于是我就可以做两百个单位的事情。我自己只生产一百,但是我能够支配两百,这是一个最简单最简单的一个杠杆的例子。“我们现在都说去杠杆,觉得它是洪水猛兽,实际上它在人类社会发展史上是一个非常大非常大的进步,因为它使得这个社会可以术业有其专,然后使我们社会的劳动生产率得以提高,我们的福祉得以增进。”

李扬例举了大家经常会遇到的一些使用杠杆的例子,比如说借贷。只要借了钱、花了比自己收入更多的钱,就是使用了杠杆。购买保险产品也是一种典型的使用杠杆的金融活动,因为保险的作用就是今天为明天、多数人为少数人、健康人为有病的人、老人为小孩、父母为子女、晴天为阴天做提前打算的一个活动,这中间就有杠杆的操作。央行降准,它的准备金从17%降到16.5%,背后实际上说的是现代银行采取的部分准备制。为了放贷一百块,只需要在金库里存十六块五即可,这就是一个杠杆,金融部门就是一个典型的使用杠杆的部门。李扬指出,期货是典型的保证金交易,现实生活中支付的定金也是一个保证金交易,它保证了购买对象的优先购买权。杠杆无处不在,但是凡事皆有度,不可以无穷尽地这样做。

如何把握杠杆的“度”

1.不宜过度使用杠杆

李扬认为,过度使用杠杆会造成自己的财务危机,如果许多过度使用杠杆的人集合在一起,就会给社会造成损害,金融风险就会发生。

2.反危机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去杠杆

李扬指出,反危机的主要任务之一就是去杠杆。解除金融危机、促使经济运行恢复正常,首要的、持续的任务就是要去杠杆,去杠杆是一项英明的决策。“前面说了用杠杆,这里我说的又要去杠杆,所以当局的任务是在这两者之间保持一个平衡、保持一个协调。”

3.稳杠杆

李扬认为,既然现代社会的运作都是基于杠杆化的,那么去杠杆就不是无条件的,不能什么都不顾。要去杠杆,就不能把洗小孩的水连同小孩一起泼出去,要把小孩留下来,把脏水泼掉,就是把杠杆有利于经济发展的方面留下来,把它造成金融风险的那部分去除,这是去杠杆之要义。

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过程中,李扬提到,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同志关于当前的金融形势、以及今后金融所应当遵循的原则。刘鹤副总理认为,在中国面临的各类风险中,金融风险尤为突出。所以中国将争取用三年左右的时间,使得宏观杠杆率得到有效控制。这个目标、任务都已经提出来了,下一步的金融工作,我们要有所遵循。刘鹤强调,第一、做生意是要有本钱的。做生意要先把自己的钱掏出来,想空手套白狼是不行的。第二、借钱是要还的。第三、投资是要承担风险的。第四、做坏事是要付出代价的。“我觉得刘鹤副总理这样一些话,一些大白话,把我们今天的主题说得很清楚,同时也把我们金融的基本原则说得很清楚,这应当是成为我们今后的基本遵循。”

860010-11140564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