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60502 师徒(一)与风共舞

来源:央视网2016年05月02日 20:17

相关稿件

首播:

CCTV-1

5月2日19:38

 

CCTV-新闻

5月2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5月3日03:45

 

CCTV-新闻

5月3日05:45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在中国,师徒是人际交往中非常独特的关系。中国人注重文化的传承,千百年来,一个人要想掌握一门技艺,都要学徒拜师。时至今天,教育和培训的方式多种多样,但师傅带徒弟这种古老的人才培养方式却并没有过时。师傅不仅是技艺的传承者,也常常成为徒弟人生的老师。从今天开始,我们将播出“五一”特别节目--《师徒》。首先,我们走进新疆戈壁深处的百里风区。4年前的一天,在这个荒凉的小站上,一个刚刚大学毕业,穿上铁路制服的年轻人和他的师傅相遇了。师傅名叫张锁柱,已在风区工作了30多年,徒弟名叫李广德,还没下车就打算回家。在杳无人烟风沙四起的环境下,师傅能让徒弟留下来吗?大学生徒弟能瞧得上师傅吗?这对师徒将经受怎样的磨砺呢?

李广德告诉记者:“我从小在乌鲁木齐长大,大学一毕业就进入了我们乌鲁木齐铁路局,特别兴奋,但是分下去的时候,一路过去了越走越远,越走越荒凉,我特别想坐车再回去,也就是这个时候,我遇到了我的师傅张锁柱。”

李广德被分到乌鲁木齐工务段红台工区,到了之后他才明白,为什么单位送他没让他坐火车而选用汽车,因为这个戈壁深处的小站,是专为维修和养护兰新铁路而设立的,根本不停客车。

张锁柱是乌鲁木齐工务段红台巡养工区的工长,他的工作概括地说,就是通过观测和调整钢轨的高度、间距以及平顺程度,来确保列车平稳运行。红台工区地处百里风区腹地,距乌鲁木齐400公里,据气象部门统计,一年之中,这里有200天要刮不小于8级的大风。在这里,李广德见到了自己的师傅,领略了这里的风,也尝到了寂寞的滋味。李广德说:“起初我们几个人还在一起聊聊天,久而久之话题越来越少,因为我们跟外界接触特别少,随之想家的心情越来越重。”

两周之后,李广德等来了回家的机会,也是因为这次回家,他受到了师傅的批评。李广德说:“放我回家休息,休息4天,他第3天给我打电话,说工区有急事我必须得回来。那会儿我在乌鲁木齐谈对象,我要回去对象又不愿意,我想不能跟对象闹翻了,就把电话关了。”张锁柱说:“第一个电话没有给我明确表态,第二次再打把机子给我关了,可把我气坏了。”

李广德回来后,被点名不算,还被扣了奖金,这让他觉得挺没面子。事后同事告诉他:当时活儿急人少,你师傅是工长,当然得先叫自己的徒弟。李广德知道师傅的家也在乌鲁木齐,只是为了照顾他才临时把假给推了,看来这次得罪他了。然而事后,张锁柱还是宁可自己不回,也要保证像李广德这样的年轻人有固定的假期。

李广德起初觉得师傅这个人比较古板,也不通人情,可是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就觉得师傅也挺有人情味的,其实是挺不错的一个人。

认准了师傅的为人,李广德少了当初的拘束,他问师傅,这30多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张锁柱说,你整天忙着,就不会有“熬”的感觉。李广德觉得,是做出改变的时候了,此后,他跟着师傅学调整,学测量,几个月下来,虽不像师傅拿捏得炉火纯青,也能准确判断出钢轨的高低误差与平顺程度,他以为得了真经,可没成想,又挨了一顿批,原来,收工以后,师傅去检查他的工具,发现少了一个螺丝扳,师傅很生气。

李广德觉得,一个扳手,下次带回来不就得了,哪至于?而张锁柱认为,扳手忘在道岔附近,列车经过时震动很大,万一震入道岔,就可能影响行车安全,所以必须找回来。李广德赌着气原路返回,用了一个多小时摸黑找回了扳手,从此明白了,干这行,责任大,再细不为过。

2013年7月,段上要更新线路数据,他觉得,这正好可以证明一下自己对细节的把控能力,便主动请缨。测量这100多公里线路用了一个半月的时间,李广德的女朋友在乌鲁木齐,非常不愿意,他想了很多办法去哄女朋友,加班加点,终于把数据测量了出来。

结果,李广德100公里的线路测量数据被上级认定为“零误差”。这个“零误差”让他拥有了一定的知名度,连师傅也觉得脸上有光。2014年2月,随着兰新高铁开通,李广德从兰新铁路红台工区调到兰新高铁红层南养路工区,也当上了工长。师傅虽然有点舍不得,但也替他高兴。

当了高铁的工长,李广德当然高兴,可上任没几天,他便遇上了一个在红台从未遇到的问题。红层南同样地处百里风区,这里建有三道防风墙,使得风力有所减弱,但风力减弱后,随风而来的砂砾却沉积下来。由于高铁采用封闭式整体道床,沉沙不能像老线那样渗漏下去,便形成积沙,如果不及时清理,就会危及行车安全。 

红层南工区负责的高铁线路共计66公里,其中40公里积沙严重,如何才能快速有效地清除积沙,李广德曾专程回红台找师傅支招,而张锁柱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但是他强调一点,事关高铁安全,不能怕累,必须得干。

由于高铁白天运营,线路处于全封闭状态,所以清沙只能在夜里零点到4点之间进行。4月16日,李广德接到通知,要求他们清除3027号路段的积沙,大家晚上10点出发,在戈壁滩上行驶一个多小时才赶到现场。

红层南高铁工区班长王康告诉记者,这么冷的天,一直干,身上还热乎点,一停下来,被汗打湿的衣服贴到身上就冰凉冰凉的,一晚上至少得背七、八十袋积沙。李广德说:“我们干活时间是有限的,等时间一过之后,线路上就有火车经过了,我们必须要下线了。”

返程,已经听不到谁在交谈,而每天回来都已接近黎明,此时,没有人吃得下早餐,只想尽快入睡。李广德还不能马上休息,他要等5点30分第一班高铁从工区安全通过,并由前方确认之后才能躺下。中午醒来,大家吃第一餐。由于买一次菜需要往返开7个小时的车,只能外出工作时顺便带一些,所以在这里,菜是奢侈品。 

这天,张锁柱来到徒弟所在的红层南工区,除了看望徒弟,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今年年底他就要退休了,在兰新铁路干了一辈子,他很想看看高铁养护是什么样子。李广德知道师傅的心思,赶上当天风力较弱,他们的精测设备可以正常使用,便征得段上同意,和师傅一起上了高铁线。

李广德的小伙伴儿都是近几年毕业的大中专毕业生,他们在清沙的同时,还负责线路精测、线路精调等工作,测量轨道高低和平顺程度的精密仪器,属于高铁专用设备,李广德耐心地给师傅示范讲解这些设备的使用方法。

一夜下来,感触良多。然而羡慕归羡慕,张锁柱知道,自己的根还是在红台,第二天,他匆匆赶往附近的一处兰新铁路施工现场,去进行质量核验。张锁柱说,虽然高铁很先进,但他觉得他的技术也没过时,因为现在运量很大,还有很大市场。

此时,李广德正与伙伴们准备新的夜战。午夜,是许多人一天的终点,而对他们,则是起点,这样的生活不是一天,而是几年,其他的工区有人选择了离开,而李广德和他的团队全在坚守,他想学师傅,不想当过客,他觉得,每当有一列高铁从工区通过,都足以回报他整夜的付出。

采访即将结束,红层南高铁工区的年轻人诉说了自己的心里话:

李广德说:“这份工作的确很苦,默默无闻还顾不了家,可是这份工作关系到旅客的安危,我觉得很重要也很有意义;再者我师傅影响了我,他在这儿工作了35年,我今年才是第4个年头,我觉得不算长。”

柴国威说:“我学铁路工程的,这里地方虽偏但专业对口,挺好。”

张小龙说:“祝爸妈一切都好,我在这儿也挺好。”

王肖说:“我今年最大的喜事是,我女朋友答应要嫁给我,她要从河北来新疆。”

王康说:“我现在还单身,记好了,我叫王康,我在红层南养路工区。”

看着心爱的徒弟,张锁柱说:“这种环境,这种干法,这帮徒弟,我看行!”

张师傅曾被乌鲁木齐铁路局评为2012年“感动乌铁十大功臣”,两年后,徒弟李广德也获得了这项荣誉,而给他颁奖的正是他的师傅张锁柱。今年年底,张师傅就要离开戈壁小站,怀着留恋而宽慰的心情退休了。而徒弟李广德则已经适应了戈壁滩,一个月中,他有20多天要在这里度过。不久前,李广德也收了徒弟,他要把师傅教他的和师傅教不了他的,都教给徒弟。戈壁深处的这份坚守,就这样在师与徒之间传承,就像戈壁滩上寂寞而坚实的铁路线,伸向远方。

channelId 1 1 2 d0d8650eb9064262bda705c08eafe6be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5月02日 20:17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在中国,师徒是人际交往当中非常独特的关系,中国人注重文化的传承,千百年来,一个人要想掌握一门技艺都要学徒拜师。本期节目将带您走进新疆戈壁深处的百里风区,4年前这里迎来了一位刚刚大学毕业的年轻人,他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师父,这对师徒在随后的日子里一起经历磨砺。 (《焦点访谈》 20160502 师徒(一)与风共舞)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