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我的中国年》导演手记:我们的福建渔家拍摄历险记

CCTV节目官网-CCTV-4 外国人在中国 来源:央视网2019年04月22日 16:11 A-A+

导演:张与静

新年临近,摄制小组接到在福建闽东的拍摄任务,满怀着对美食美景的憧憬,大家愉快地出发了。殊不知,等待我们的并不是鲜美海鲜和美丽大海,而是数次险象环生的遭遇。

三都澳雨夜捕捞,百吨黄花鱼如何上岸

福建宁德,又称闽东,是全国著名的大黄鱼之乡。相传苏东坡在品尝黄花鱼时曾赞其“琐碎金鳞软玉膏”,巧妙描绘出了黄花鱼肉嫩、味鲜、少骨的特点。

此次行程我们首先要拍摄的是三都澳黄花鱼捕捞。傍晚,天色昏暗,雨越下越大,海风呼啸。我们跟随当地渔民驱车来到码头,

由于雨很大,天气条件非常不利,渔民出于安全考虑,屡次劝大家放弃拍摄。但由于此行行程安排紧张,我们最后还是壮着胆子登上了渔船。

1

风雨不停,无法撑伞,所有工作人员在寒冷的冬雨中冒雨作业。大黄鱼捕捞区域甲板狭窄,宽度只够一人通行。

捕捞船通体铁制,地面湿滑,我们的摄像师刚登上甲板就狠狠滑了一跤,所幸摄影器材没有受损。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晚的记忆几乎都停留在了这个登船的瞬间。

安全,成了我在这个雨夜里最大的担心,所有拍摄人员也打起十二万分精神,互相搀扶着投入到紧张的拍摄中。所幸,我们成功拍摄到了海上夜捕黄花鱼的独家奇观。

1

 

美味险中求。大黄鱼一定要在黑暗中捕捞才有价值。大黄鱼体内的黄色素,见光快速分解褪色。鱼身在出水后也会很快渗血影响身价,必须第一时间放入冰水急冻。

一小时内,近百吨大黄鱼要打捞、称重。撒冰倒鱼、入箱急冻、摆齐封盖、搬运上船,整个流程必须一气呵成。

1

滩涂捕捞,深陷泥潭“讨小海”

闽东滩涂风光旖旎,海岸线曲折绵延。随着季节变化,景致也大不相同。很多摄影爱好者把滩涂当做取景圣地。

1

四个小时说长不长,可身处当时的环境,四小时里每分每秒都像在蒸锅里加热一样。

虽然闷热,但依旧非常幸运。因为这一天是我们此行唯一的晴天,也是天气预报里近一个月中唯一的晴天。趁着天公作美,我们很幸运地完成了计划中的拍摄。

滩涂每天退潮时是“讨小海”的最佳时机了。当地渔民管下滩涂挖贝类、章鱼等小海鲜,统称“讨小海”。

感慨中文的精妙,这个“讨”字,其一寓意滩涂里的小海鲜是大自然赋予的,人类是怀着感恩的心向大自然讨要这些小海鲜;其二则是说明了渔民们在滩涂挖小海鲜的艰辛不易。“讨”字用得实在生动精准。

1

每走一步都要非常小心,因为要保障摄影器材安全,所以我们只下到了泥巴比较浅的地带。

然而一脚踩下去,泥也直接没过了膝盖。团队互相扶持,每前行一步都要使出浑身力气,两条腿都如同绑了沙袋。

2小时后,西客因为被闷热不透气的胶鞋包裹,再加上泥中行走体力透支,出现了中暑脱水症状。在补充了食品和水之后,症状才慢慢缓解。

所有的辛苦没有白费,我们带着兴奋的西客收获了章鱼、蛏子、海参、小螃蟹以及各种小海鲜。推着平板车、挖着小海鲜、装进篓子里、回到岸,艰苦的拍摄到这里告一段落,随之而来的是收获的美味。

1

傍晚,西客在海边架起石头,生起火。把捞上来的章鱼烧得鲜香四溢。

悬崖缝里求佛手螺,被困孤岛无船归

佛手螺,一种藤壶类生物,十分受海鲜爱好者喜爱,有“来自地狱的海鲜”之称。

因为佛手螺长在海流交换频繁的岛屿礁石缝隙中,对生长环境要求极高。其味道鲜美、微量元素含量高、生长慢、却又不能养殖,这让品尝佛手螺成了一件不那么容易的事。

1

为了拍摄到长在礁石缝隙中的佛手螺,拍摄计划前后调整了4次。

冬季,福建闽东阴雨频繁,持续近一个月的风雨天气,都不利于出海;而且去往海岛乡捕捞佛手,需要潮汐适合,才能有礁石露出水面,达到安全登岛的条件。熟悉当地情况的渔民屡次劝说我们放弃拍摄,强调安全隐患不可忽视。

我们所在的蕉城每天有一班船开往佛手螺所在的西洋岛,航行时长4小时。当地渔民们一致认为4小时足以让没有海上经验的摄制组成员们严重晕船,吐得人仰马翻.....而且,就连这每日仅有一班的出海客轮也因风浪一直停驶。

种种不利的条件下,我们每晚都急切地关注天气预报,调整后续安排,始终不愿放弃。

眼看6天的时间已经过去,天气始终没有好转,12月仅剩唯一一个潮汐情况符合的半天。摄制组全体成员最终决定冒险出海。

因客轮停驶,一大早,我们包了一艘快艇,直奔西洋岛。

顺着风浪航行到了西洋岛,眼前一幕吓坏了外国嘉宾西客。风大浪急、岩石陡峭,他根本不敢走下去挖礁石缝隙中的佛手螺,就连当地渔民也直呼“危险得很”。

眼看潮水就要涨上来了,大家都心急如焚。渔民大哥经验丰富,身手矫健,终于带领西客在顶端岩石缝隙中挖到了佛手螺。摄制组也紧跟其后记录下这些惊险瞬间。一脚踩空万劫不复,“来自地狱的海鲜”可谓名副其实。

1

本以为到这里曲折坎坷的拍摄就结束了,大家可以顺利班师回朝了。却又因回程逆着海浪,没有船从西洋岛返回蕉城,被滞留了一晚。第二天摄制组才绕路乘船到霞浦码头,再奔赴火车站乘火车辗转回到焦城。

三次惊险拍摄,摄制组记录了闽东的绝美景观,也见证了当地渔民的辛劳善良。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