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让国民收入分配更加公平、高效,应从这几个方面入手

CCTV节目官网-CCTV-2 中国经济大讲堂 来源:央视网2018年11月19日 10:02 A-A+

2018年10月1日,个人所得税“起征点”提高至每月5000元等新的减税政策正式实施;10月20日,《个人所得税专项附加扣除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布,税费制度改革再次成为社会焦点。2018年,“减税降费”可以说是政策不断、持续升温。税费制度是将社会新创造的价值在政府、企业、居民之间进行分配的重要手段。如今,我国政府、企业、居民,三者在国民收入分配中分别占多少份额?如何让国民收入分配更加公平、高效,共享发展红利?《中国经济大讲堂》特邀重量级嘉宾刘克崮为您精彩解读。

嘉宾简介

刘克崮,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家开发银行原副行长,财政部税政司原司长。作为金融、财税领域的学者,他长期潜心研究财税体制改革和调节国民收入分配问题,为政府决策建言献策。

在国民经济的管理中,国民收入的分配是宏观经济政策中的重要问题。刘克崮在《中国经济大讲堂》演讲时,深入分析了中国国民收入分配大格局中居民、企业、政府三者的占比情况。

自1992年到2015年,23年的时间,居民部门收入占国民收入初次分配的比重从66%降到60.9%,大概降了将近6个百分点;企业部门从18%升到了24%,上升了6个百分点;政府从15.9%下降到14.9%,大约降了1个百分点。而再分配的概念就是在初次拿了工资、获了利润、缴了普通流转税的状态下,加上政府的所得性收入、政府的转移支付、各种补助进行调节之后。

我们把这个局面与国际做一个比较,看看这三个部门的结构是什么状态。

2009年—2015年,我们的居民分配比重与国际上相比较是偏低的,企业占比是明显地上升。凡是涉及到中国税费结构,或者在评论微观企业,大家一定要牢记我们部类的总状态。像中国的企业,总税费是高了还是低了?我们要先明白我们在国际中的位次,和我们在国内上升和下降的势态。这两个背景才是我们讨论微观,说企业税费高低的总背景。离开了这个背景,我们的讨论是不能出现科学结论的。那么,在政府这个维度上,与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相比,我们应该是大体适中,这个结论就是中国政府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应该是大体适中的。

对于政府部门,我认为它的份额大体是适中的,但是内部结构失衡。从内部来说,我们各级政府收入和支出划分是不合理的。地方政府大量地依赖中央的转移支付,地方支出占整个财政的支出效率、效益不够高,努力提高的空间非常大,特别是行政支出占比很大,在国际上比较占比是明显高的。那么,该如何调整?我认为对政府部门来说,应该是大体稳定、阶段性微降。政府微降的空间主要用于给居民部分提高占比。另一方面,经济低温的时候,政府应该尽可能地多降一些,节约自己的开支,用于减低处于比较困难时期的企业的税费。因为经济低谷,运转比较困难,很多企业转不动,这个时候如果还征常规税,它就受不了了。它本身的肌体还是不错的,这样做,给了它一个恢复空间。再有,这个特殊时段减的税费,那就是主要对于生产企业。生产企业转起来,社会就有就业;有了就业,社会的家庭就稳定。对于企业部门,我认为,它的总的在国民收入分配占比是比较高的,但是这二十多年它的内部结构分化很厉害,需要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总的来说,我认为,企业部类分配占比应该在近中期总体微降,就是要降,但是不要大,内部结构要有升有降。

那么,内部怎么有升有降呢?我认为要把企业部类分成三块。

第一块是金融。现在国际上有很多国家把金融独立出来,中国的金融应该独立出来。金融在中国现在的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中不断地上升,如果把它混在一个大的企业概念里面,它会冲淡我们对企业中一部分弱者的关注,就是现在制造业、小微企业会被冲淡关注。金融的国内生产总值份额比较高,金融会把企业里面低的给“带”上来,把份额给“带”上来。

第二个是物质生产企业。我认为,不要把它大分,但是内部要分一下。我们的“三桶油”和气、电力、交通、通讯等等,这些在我们国家都是规模很大,总体的效益比较好,质量也很高的企业,就是就业的人不多,但是他们占国内生产总值份额很明显。

第三个是制造业。中国一定要在近中期,甚至远期,坚持制造业为主的方向。现在,中国的制造业已经比较大,但是近些年,比重却在迅速下降。要把它们和资源类、垄断类两块分割开,就要吸引投资回来,把制造业做大。要把大企业、大金融和小微企业、小金融分开,因为小微企业、小金融对于经济的活跃性、社会普遍就业有利,大面积就业会直接带来社会大面积稳定,小微企业、小微金融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对于居民部门来说,居民的份额占比是偏低的,这是它的问题。那么内部的收入差过大了,标志是中国的基尼系数在全世界主要国家中一直是偏高的。

基尼系数是指国际上通用的、用以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居民收入差距的常用指标。基尼系数介于0-1之间,基尼系数越大,则表示收入分配越不平均。

国际上把基尼系数0.4作为一个警示线,当你超过了0.4就要注意了。我认为调整的方向就是近中期,居民分配占比要持续地微升,从方向上要不断地上升。居民分配占比提上来以后,它就有增量了,有增量就用增量去弥补更多需要提升的中低收入者部分,这是增量和存量两个调整要结合。

860010-11140564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