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聪慧的律政女孩,爱着那个“傻乎乎”的它

CCTV节目官网-CCTV-4 中文国际频道《环球影迷大会》 来源:央视网2018年01月31日 15:16 A-A+

1

前有哈利·波特骨灰级铁粉林品,穿着格兰芬多的袍子叱咤《环球影迷大会》超现实单元。

这次在“电影里的孩子”单元,又来了一个从《魁拔》里走出的小姐姐李槊:“三个糖加号”甜甜的声音、“乐活”的心态、从事律政工作却又超爱动画电影……一看就是自带故事属性。

和动画电影的故事,让她讲给你们听——

《宝莲灯》

1

“在我还小的时候,我家住在广场大院后头。当地第一家电影院就在广场中央,那时它已经辉煌不再,楼体老旧,排片也不多了。

我凭着隐约的印象揣测,在爸妈的价值观里,家里已经有了电视,花不算很便宜的钱去看场电影,并不值得。

没等我成为高级的五六年级生,老电影院就要拆除了。在即将拆除的前一周,爸爸带着姐姐和我去看了《宝莲灯》。

那是我第一次在电影院里看电影,独特的观影体验完全不记得,只感觉被情节和活灵活现的配音表演深深吸引住了。很多画面到现在还能清晰投射在脑海中。在结尾张信哲《爱就一个字》的歌声中,历尽艰险的小沉香终于见到了妈妈。

哭得稀里哗啦的同时,熊了吧唧的我心里突然也涌上了很多情绪:妈妈说不喜欢看电影,没有一起来,我知道她是想省一张电影票让我和姐姐都去,坐在我身边的、那个时候对我们十分严厉的爸爸,我很想并且也在慢慢转明的电影院里抱住了他。”

《哈尔的移动城堡》

1

“有一次和刚认识不久的同学聚会,大家一起吃完饭后凑到某同学的宿舍商量挑个啥电影来看。

多花样多门类的各种提案中,一位男同学说,我们看《哈尔的移动城堡》吧,宫崎骏的作品中我最喜欢的一部。

涌上心头的是一种微妙的喜悦,称不上叫遇到知己,但觉得在某一刻我们一定透过电影隐秘地分享过共同的感动和旨趣。虽然没说出口,心里已小声跟了一句,我也是哎。那时候我不由得多看了他两眼。

那位男同学后来成了我的男朋友。”

《魁拔》

1

“因为画家老爸的原因,我从小就喜欢动画片,自然在电影门类上也更偏好动画电影。这让大学的我对配音社团和动漫社团,也都想尝试一番。

很多时候,我们一边看迪士尼、吉卜力和京阿尼,一边更加渴望见到有意思、精制作的国产动画作品。

后来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接受了对《魁拔》导演、中文系校友王川老师的访谈任务。为进行准备,我不得不看了《魁拔》系列动画电影。

结果就是又哭得不行。我再一次相信国产动画电影的故事也能讲述一个带有哲学思辨深度的故事,在主人公童声童气的对白里也可以表现一种古朴又动人的尊严气节。而王川导演与大家交流的很多想法,传递着与电影如出一辙的诚意,勇气和坚持。

《魁拔4》在17年下半年的众筹下重启了,不知道会不会在电影院里遇到此时看到这里的你。”

关于电影,未完待续

“喜欢看喜剧,不喜看悲剧。不会一个人看恐怖电影;但会和一群朋友旅游合宿的时候,大家窝在旅店的房间里一惊一乍、鬼哭狼嚎地看。

我并非自由职业,工作不算轻省;我和电影专业毫不相关,但我喜欢在私人时间里和电影一起度过。或许这也正是大多数人沉浸电影的形态:我们通俗化地观影,但又怀揣着基于价值观的个性化的审美解读。

有些人觉得电影是省悟,适合独自静默地观赏与体味;我却觉得电影是分享,除了故事与表现艺术外,画面内外、观影你我的心灵相通才最为动人……”

动画电影,常常将一种傻乎乎的善意与希望拥入怀中。

人总会一步步长大,但仍然,可以同李槊一般

守护着那份“童心”,

因为它会提醒着我们:

在逆境时不应颓废,在沉潜时不菲平庸。

860010-111617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