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在看过1000多部喜剧电影后,这个妹子做出了一个重大选择……

CCTV节目官网-CCTV-4 中文国际频道《环球影迷大会》 来源:央视网2017年12月21日 16:57 A-A+

《淘金记》

我和喜剧的“红娘”

1

高中英语课上,老师放了《淘金记》做教学观摩片。当时我完全不理解她的思路:选择默片让我们学英语?看完之后有点明白了,这部无声电影所传达的能量振聋发聩。记得影片中有一场“煮食皮靴”的表演,淘金者查利烹调一双满是油污的脏皮靴,却姿态优雅,举止合度。

卓别林,默片时代最伟大的电影大师,他戴顶大礼帽、脚蹬一双尖头鞋、鼻子下留着一撮乌黑的小胡子,紧绷的上衣与肥大的裤子别扭地穿在身上,手里舞着一只手杖的小流浪汉夏尔洛的形象,他的作品总是以夸张的肢体语言嘲讽当时社会的弊病,以小人物的辛酸影射那个时代的悲剧……

这成了让我开始喜欢上电影,并钟情于喜剧类型的重要契机。

1

喜剧片

撑起阅片量“半边天”

我的阅片量主要是靠喜剧类型撑起来的,看过的喜剧影片有1000多部。卓别林,基顿,库斯图里察,许冠文,周星驰都是我钟爱的喜剧大师,我从他们的影片中感受到的是喜剧可以承载的宽度和深度。

1

与卓别林很像,许冠文饰演的街巷小人物,都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魅力。许冠文吸引我的,是他影片中对香港市井街巷处处可见的热爱与关怀,但他又绝不是一个简单的创作者,而是一个真正的电影艺术家。

今年夏天我去香港,走在街上总会因为语言不通感到自己是个异乡人,直到在筲箕湾的一家茶餐厅,点了一份烧鸭饭、一杯冻奶茶,无意中跟老板聊到许冠文,才发现不同地域的人会因为共同的爱好消融言语的差异。

1

来到电影学院

是最幸福的“礼物”

本科我学的广告学,有一门“视听语言”的课程,那时我开始真正从学理的角度去看电影,明白了电影是如何用视听形象将我们的心像外化。开始大量观看电影,跟朋友拍短片,去电影学院蹭课......也开始下定决心要考电影学院的研究生。

现在,我如愿以偿地进入北京电影学院。学习着自己真正热爱的专业,结交了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是喜剧让我爱上电影,是电影让我开始了人生新的旅程。

1

这就是妹子和电影的故事:当一直热爱又渴望实现的梦想照进现实,每分每秒都会变得充实又幸福;这或许,就是电影美妙的魅力。

860010-111617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