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200818 乡土中国农村系列调查 柳家山脱贫记

来源:央视网2020年08月18日 20:08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临县曾经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山西省贫困人口最多的县,2015年冬天,被称为红枣之乡的临县遭遇卖枣难,《焦点访谈》记者第一次到临县的柳家山村采访,这是当时拍下的村民因为大枣滞销而哭泣的画面。从那之后,记者年年都到柳家山回访,持续关注了乡亲们在脱贫路上的跋涉,记录下村里每一年发生的变化。2019年年底和不久前,记者又两次来到柳家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村里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

沟壑纵横,漫山枣林。地处吕梁山深处临县的柳家山村,在村头,记者又一次见到了村民柳占贵,趁着天气还算凉爽,老柳正在自己家的枣林忙个不停。

今年85岁的柳占贵老伴早已去世,两个儿子常年在外打工,老人独自在村里以种枣为生,虽然2020年当地普遍干旱,墒情并不是特别好,但提起枣树,柳占贵还是满面笑容。

柳占贵现在说起枣树来一脸喜色,然而时光倒流5年,情况却大不一样。2015年冬天,记者第一次来到柳占贵家里时,满院子的红枣,两毛钱一斤都无人收购,老人无奈地守着堆积的大枣,满面愁容。那年之后,记者每年来到柳家山回访,都能看到村里发生的变化。2019年冬天,记者第5次到柳家山时,虽然柳占贵家有18亩枣林,但院子里只有这不到一筐红枣。

每斤红枣一块四毛钱,这是2015年以来,柳占贵家红枣的最高价格,虽然价格创了新高,但他家大枣的销售量却只有往年的四分之一。

原来,柳占贵的18亩多枣林,一多半正在进行品种改良,当年不能挂果,所以,2019年打的1000多斤枣主要是两三亩没有改良的枣林的产量。说起红枣改良的事,柳占贵特别兴奋。

被柳占贵叫做“圆蛋蛋”的这种新枣叫“临黄一号”,是大枣优良品种。从2017年开始,临县由财政支持陆续在全县推广“临黄一号”,种惯了传统大枣的柳占贵也嫁接了新品种。

新品种个头大、裂果率低,柳家山村第一批改良的村民已经受益,这是村民柳玉奎家,他家2017年嫁接了4亩新品种,2019年收获1300多斤。

利用枣树改良间歇,柳占贵在枣林里种了些玉米,加上前两年栽的核桃树也有了收成,仔细算下来,2019年,老柳迎来了好收成。

柳占贵告诉记者,玉米卖了3000元,核桃卖了1500元,红枣卖了1850元,一共6350元,对这个收成他非常满意。

6350元,是2015年以来老柳收入最高的一年。和往年相比,老柳家里也有了明显变化,2019年,村里全面进行危房改造,他从原来住了几十年的旧窑洞里搬了出来,住进了旁边的这孔新窑洞,纸窗换成了玻璃窗,自来水直接安在了灶台旁。

2020年老人家里又有了变化,手上戴的手表是儿子给的春节礼物,家里用了十几年的老电视机也换成了全新的。

柳占贵的日子一年比一年好,那其他乡亲呢?

柳有奎是十里八村的种枣好手,也是记者的老朋友。2015年,记者第一次到这位种枣好手家里时,面对满院子无人收购的红枣,柳有奎曾经痛哭失声。随后的几年,柳有奎的枣产量在全村始终数一数二,那么2019年,他家收成怎么样呢?

柳有奎告诉记者,2019年一共卖出6390斤红枣,卖款8721元,收成一年比一年高,越干越红火。

2019年,柳有奎的总体收入也是创了新高。柳有奎说,这两年,卖枣不再是难题。2018年秋季,记者采访时,村里的土路因为下雨被冲断,现在水泥路通到了家门口,彻底解决了交通问题。村里还建起了电商便民服务站。2015年底,手机放在门框上才有微弱信号,之后村里通了4G信号,安装了宽带,70多岁的柳有奎还学会了玩短视频,自己拍摄红枣生长、管理等内容,分享红枣种植心得。

通讯改善,道路畅通,柳家山的红枣远在深山也有人问。2015年冬天,我们第一次来柳家山采访的时候,枣农正遭遇卖枣难,村民们每天站在村头期盼收枣的贩子却没人来,大批红枣只能烂掉。经过几年的发展,全县销售红枣的电商企业已经有上百家。据临县提供的数字显示,2019年,全县红枣产量2.9亿斤,百分之六十是依靠电商销售出去的。

相比过去的愁销路,未来红枣生产面临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缺乏壮劳力,以柳家山村来说,大多数家庭都是一两位老人在留守。眼前这些人,都是村里种枣的主力。

如何破解劳动力不足的难题呢?柳林顺是村里的返乡大学生,2018年春天,他办起了柳家山头一个合作社。2019年,流转了200亩枣林集中经营,合作社集合村里的劳力,通过合理分工,统一管理枣树,还在林下套种中药材,村民除了大枣的收入,还可以得到土地流转费。此外,有劳动能力的还可以在种植基地里打工,按劳取酬,又得到一笔收入。

柳林顺说,吸收更多的村民加入合作社搞规模化经营,既能避免撂荒,也会在一定程度上解决枣农年龄老化的问题。合作社这两年搞得有声有色,2020年继续和乡亲们签订合同,以保底价敞开收购大枣。柳占贵早就加入了合作社,两年来已经尝到了甜头。柳有奎原来对合作社一直持观望态度,不过2020年他也加入了进来。

2020年开春,合作社还和县里的蜂农联系,在柳家山的枣林里建起了蜂场,生产纯天然的枣花蜜、蜂蜡,一箱蜜蜂就有1000多元的利润。树上红枣、树下药材、林间蜂场,合作社还琢磨着下一步把林间养鸡发展起来,形成立体产业。

要吸引更多的青壮年回村,发展多种产业势在必行。柳家山村头南侧的一处工地,建筑已经有了雏形,几名村民正在工地上忙碌着。

原来这是村里2020年新上马的一个肉鸭养殖项目,由财政投资40万元建设鸭舍,肉鸭加工厂提供鸭苗,按合同全部回收成品鸭。

肉鸭养殖除了能直接为打工的贫困户增加收入外,额外的收益交给村集体,村里再雇佣其他贫困户从事村庄管护等劳动,让乡亲们再得到一份收入。事实上,除了肉鸭养殖,村里2019年在扶贫资金支持下已经上马了光伏发电项目,发电收益留给村集体补贴公益岗位。柳占贵从2020年4月份起,就当上了村里的保洁员,每月有300元的收入,日子越来越好,柳占贵的笑容天天挂在脸上。 

2020年2月27日,经过第三方评估,临县正式退出了国家贫困县。柳家山全村108户建档立卡贫困户,包括柳占贵在内,已经有104户退出。 

74岁的种枣能手柳有奎老人对未来充满了信心。而对于85岁的柳占贵老人来说,这一两年新改良品种就将进入丰果期,早在去年底,老柳就为新的一年定下了新的目标。

柳占贵和柳有奎两位老人对未来充满希望,村里农林产业的发展壮大也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回乡,让村庄真正地恢复活力。五年来,柳家山村有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村民的笑容也一年比一年灿烂。2020年,虽然已经整体脱贫,但致富之路才刚刚起步,未来还要应对新的困难和挑战。下一个收获季节,我们会再去柳家山看一看,为您讲述发生在那里的全新的故事。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20年08月18日 20:08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临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山西省贫困人口最多的县,2015年冬天,被称为红枣之乡的临县遭遇卖枣难,《焦点访谈》记者第一次到临县的柳家山村采访,当时村民因为大枣滞销而哭泣,从那之后,记者年年都到柳家山回访,持续关注了乡亲们在脱贫路上的跋涉,记录下村里每一年发生的变化。2019年底和不久前,记者又两次来到柳家山,让我们一起来看看村里又有了什么新的变化。(《焦点访谈》 20200818 乡土中国农村系列调查 柳家山脱贫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