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7 《致富经》

[致富经]带着漂亮媳妇回家啃老的背后 20170711

来源:央视网2017年07月11日 23:03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2008年春天,张传利带着一万多元回到了老家齐齐哈尔市甘南县,就在这间小破屋里,开始了他的养鹅之路,可头三年,张传利的感觉只有一个:

张传利:憋屈。

一万多元进了950只鹅苗,用家里自己种的玉米当饲料,鹅有吃的了,可人没钱吃饭。那时候,张传利全家都靠父亲一个月300元的工资过活。

记者:300元养几口人?

父亲:5口人。这么说吧,连看病,你想看病都没钱啊, 真没钱啊,硬挺,真硬挺。

张传利:我都37岁了还靠父母呢,有点过不去,心里过不去这砍。但是当时条件不靠父母你真就活不下去。

致富经:带着漂亮媳妇回家啃老的背后(20170711)

那时候,张传利不敢出门,生怕遇见熟人。

四婶:不愿意上街,根本就不上街。出门就耷拉了个脑袋,总是抬不起脑袋那时候。吃饭都他爸妈给粮食,你算吧,他有什么啊。

有时候,他和妻子还要忍受一些风言风语。

妻子:说我早晚都得走,不可能留住,他们说。

还有时候,要面对债主上门讨债。

妻子:一天出去外边回来就不想回家,因为回家,家里就有要账的在等着。

父亲:说良心话,烦欠人帐,人一要帐,我心里直突突。

记者:那你最难的时候你都没有哭过。

张传利:你猜呢。

记者:老让我猜,那肯定是哭过了。

张传利:当时没有钱。这个别播了,因为我这个眼泪从来不在别人面前现。

一直以来,无论多难,张传利对外都是笑着,可私底下这个男人偷偷哭过好几次。

这950只小鹅雏就是张传利的希望,他算计着几个月之后卖出去就是十来万的收入,到时候全家就能喘口气。可问题来了,这几个月鹅的粮食根本不够吃。

张传利:过去讲,三只鹅顶一头猪,吃的,可能吃了。

没钱买饲料,眼看鹅就要断顿,张传利灵机一动想到一个办法。

鹅20多天的时候,张传利把它们都赶到了家附近的草原上,草遍地都是,鹅吃草也可以长,这样即能省粮食又能让鹅锻炼身体,可就是这个想法,让他酿下大祸。

第一天放鹅,张传利就傻眼了。

张传利:就是这鹅看不住就进地里了,刚坐这块那边鹅就跑里边去了。

村民:多了,钻人地里去,有时候就丢了,有时候好几天出来了,这都很正常。

第一次放鹅,就丢了40多只。鹅在前面跑,妻子就在后面追,有好几次,妻子累得直哭。

妻子:我在这边追,鹅在那边跑,成天我绕这个河我已经绕了10遍了,我已经跑不动了,我坐那我就哭。

后来,张传利就领来了丽丽,训练他放鹅。

张传利:丽丽来,这边。后边,后边去,慢点。

记者:第一年让它放鹅的时候它几岁?

张传利:一岁吧。

记者:一岁。

张传利:一岁半。那性子更野,管不住它,我给它编一个铁的口罩给它带上。

本打算靠着让鹅吃草省钱,可张传利没想到,结果酿成了大祸。

鹅放出去没几天,就开始不断出现死亡,到最后,950只鹅只剩下不到600只。就为这事,母亲急得一夜白头。

张传利:我放鹅去,那鹅饿得在后面都走不动道,那鹅我们不会养,鹅料给得不够充足,大鹅抢着小鹅吃不着,小鹅老是抢不着,今天抢不着明天抢不着,天天吃不着料。

父亲:能不扯吗,养那鹅都直打晃。

鹅本来就营养不良,再加上往野外这么一折腾,很多鹅没挺过去就死掉了。

然而, 这一切对张传利的考验似乎还不够,到了卖鹅的时候,鹅价突然大跌,从十几元一斤跌到了4元一斤,张传利就像被扼住了命运的喉咙,只剩憋屈。

父亲着急得不得了,让他赶紧把鹅卖掉换别的行当,可张传利只有一句话。

张传利:你不懂,我说你不懂,我说你卖了的话不就彻底赔了吗?

父亲:咱不干这玩意不行吗?非干这玩意,离开这玩意不吃饭了,是不是这个道理,选别的项目呗。那不行,你不懂,就这一句话。

现在,张传利的脑子里只有一个思路。

张传利:蛋生鸡,鸡生蛋这种方式,鹅肉不行我们给它养大了让它下蛋,卖蛋。

记者:当时蛋的价格怎么样。

张传利;蛋的价格是2.5元一个。

记者:没有降。

张传利:蛋价没有降。

那年冬天,几百只鹅留下过冬。等到开春的时候,张传利乐开了花。

张传利:把鹅赶出去了,整个一地全是蛋。

卖鹅蛋,第一笔赚了2500元。2009年,在这间小屋里,张传利开始自己搞孵化,那两年靠着鹅蛋和鹅雏,他每年都能用几万元的收入。可那40万元的外债得还到啥时候是头呢?

这就是鹅身上最值钱的宝贝。一百克鹅绒价格从几十元到几百元不等。

2009年,张传利引进了一个叫霍尔多巴吉的品种,就是为了鹅绒。之前,张传利养的都是籽鹅,当地俗称东北白鹅,一只籽鹅能产30到50克的鹅绒,而霍尔多巴吉鹅个头大,能产50到100克的鹅绒,而且生长速度快,绒朵大,张传利想靠霍尔多巴吉的鹅绒打开一条路子,可现实又给了他一巴掌。

张传利:我养这霍尔多巴吉鹅就寻思回来拔毛,一年拔4次毛。结果回来就不一样了,因为我们东北的天气和南方天气不一样,昼夜温差大,拔第一次毛以后,这鹅有病了。

致富经:带着漂亮媳妇回家啃老的背后(20170711)

记者:冻的?

张传利:冻的,毛都没有了,只剩两个大翅了,拔了几只,那天拔了几只好像这几只鹅全都有病了,其中早晨的时候还死了一个。

靠霍尔多巴吉的鹅绒赚钱似乎走不通了,可当张传利把霍尔多巴吉当商品鹅卖的时候也不行。

张传利:到屠宰场一问,屠宰场不要。

记者:为什么。

张传利:它太大了,都长15,16斤。

屠宰场负责人:我们的收购也有个标准,在7斤以上,7斤半到10斤,在这个区间。

霍尔多巴吉鹅个头太大,屠宰场不要,而籽鹅倒是能适应东北气候,可是长得又太慢,四个月只有6斤多,想再养大些就要多喂一个月,成本就高了。太大不行,太小也不行, 40万的外债还在那压着,张传利到底该咋翻身呢?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7月11日 23:03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黑龙江的张传利曾风光无限,年入百万,是个不折不扣的有钱人。可到了37岁,他却当起了啃老族,全家都要靠老父亲一个月三百元的工资过活。他天天往彩票站里跑,花钱买彩票却又不是为了中奖。别人养鹅,都往大了养,而他却偏偏要给鹅减肥,就这一招,让他年入千万。 (《致富经》 20170711 带着漂亮媳妇回家啃老的背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