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60126 “1040”的骗人把戏

来源:央视网2016年01月27日 04:40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今天我们来关注一起传销大案。其实,这个听起来很高大上的所谓国家工程,却始终处于一种半地下的状态。而它最大的诱惑就在于,它会让人相信,这是一个巨大的财富机会。但是事实上,它就是一个被伪装了的传销。2014年,我们《经济半小时》栏目曾经对广西等地同一类型传销案进行过调查。但是到目前,仍然有人陷入其中而难以自拔。前不久,山东警方又破获了这样一起传销案件。《经济半小时》的记者赶到山东进行了采访。

  传销美梦投69800元挣1040万,一妇女被骗入伙致倾家荡产,警方抓获23名传销头目。

  2014年8月27号,一个神色慌张的莱阳籍妇女走进了山东省莱阳市经侦局的接警办公室。根据警方的回忆,当时这名妇女神情恍惚,说话有些语无伦次,一直声称自己被人给骗了。

  山东省莱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三中队指导员张宪群: 2014年春天的时候,她同学就来找她,穿着貂,开着奔驰来找她,说你看看我2012年才出去一年多,你看我现在生活非常富足,你看你干这个装饰又累还操心还挣不着什么大钱,说能不能跟我去,上西安去看一下。她觉得这个的确发展很不错,她就抱着试试看入了第一笔69800元。

  然而让这名报案人没有想到的是,这笔69800元的所谓入股资金,给她带来的不是当初同学鼓吹的高额回报,而是一个巨大陷阱。

  张宪群:她没有经过家人任何人同意,把店变卖之后,提了一百多万的现金坐火车赶到西安。当她把这钱真正打入传销组织账户之后,第二天她的同学就翻脸。

  在与警方的交流中,这名报案人情绪十分激动,一直在反复述说自己被欺骗的经历。经过警方的梳理,一个以莱阳籍团伙为首的传销组织逐渐浮出了水面。

  山东省莱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三中队中队长赵洪磊:我们发现这是一个打着集资本运作还有1040工程为名的传销活动。通过这种方式来骗取下线人员的钱财。

  1040代表的是这类传销案中最具诱惑性的“高额回报”——1040万元。该组织的诱人之处就在于,组织者会要求刚加入的成员直接购买21个“股份”,共计69800元,不仅可以直接升级为“主任”,而且立刻就获得19000元的返现。成为正式“股东”后,每发展一个成员都有返利,发展成员越多所拿返利越多。如果成功晋级为老总后,就可以分配老总奖金,老总奖金来源于每个份额的48%。其下线每发展一个成员,均可获得10500元的返利,一直领到第三代下线会员达到老总级别为止。此时第一代成员自动出局,要想再进入组织就要从头开始。就这样这个传销组织声称,一个成员从加入组织到最后出局,在一年的时间里通过所谓的“资本运作”最高可获得1040万元的回报,这便是“1040工程”。

  报案人:为什么要交钱,因为说3800(元)赚380万,69800(元)赚1000多万,两到三年就赚到了,上面老总穿金戴银,他们又开宝马又开什么。

  报案人告诉记者,刚接触这个传销组织时,每天都有几名成员轮番给她洗脑,短短几天,吕某便相信所谓的“1040工程”是国家项目,并缴纳了69800元的入会费。

  报案人:一份是3800(元),21份是69800(元)。

  《经济半小时》记者:是说投这个钱做什么呢?

  报案人:就是做这个资本运作,你升到经理级挣到万元收入,到了老总(级别),是六位数收入。最低不低于10万,上不封顶99万。

  报案人为了晋升老总,给十几个人缴纳了入会费,包括自己的儿子和弟弟。

  记者:这十几个人都是你拽进来的?

  报案人:我也不是拽进来的,就是我雇的别人来考察了,然后(那个人)不做了,我拿去做了。

  记者:就是你用他们的名义来做?

  报案人:他用身份证转让给我了。

  记者:那你一共是帮多少人做?

  报案人:十几份。

  记者:这些钱都是你出的?

  报案人:六七十万。

  然而2014年,由于再也拿不出一分钱,报案人被踢出了这个传销组织。当初为了筹集资金,家里的房子也已经全部卖掉。

  报案人:卖了,哪有房子了,我回去我都没地方住了。

  莱阳警方成立专案组开展打击传销组织行动。

  接到报案后,莱阳警方立刻成立了一个专案组。在打击传销组织的行动中,最为关键的是确定传销组织的头脑和上层人员。然而报案人当初是在合肥加入这一传销组织,报案时这一组织已经在合肥销声匿迹。

  张宪群:她来报案的时候,只是凭着她在滨湖新区居住区的自己的一种印象,连这个人具体叫什么名都不清楚,后来我们通过她提供的一些支点的信息,我们通过自己的大平台大数据库进行查询,找到人再进行辨认,逐一逐一地进行确认。

  根据报案人提供的信息和警方掌握的线索,这一传销组织是 “1040工程”传销组织的一个支线,组织者周某是莱阳人。2014年安徽省合肥市的传销组织头目被抓捕归案后,周某将这一传销组织转移到了西安市,以发展莱阳人为目标,截至报案时已发展500余人。由于传销组织一有风吹草动就会转移活动地点,因此莱阳警方决定速战速决。但是锁定这一团伙却并不容易。

  张宪群:全部是十天电话号码就换掉不便于我们侦控,发展的成员全部是亲戚同学,身边的人,他们这个逃避打击的心理防范要比陌生人要比陌生人重的多   

 

  警方利用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加上网络数据平台的数据,逐一锁定了传销组织核心成员的名单。

  在十多天的时间里,张宪群、赵洪磊和同事们一起,利用报案人提供的线索,加上网络数据平台的数据,逐一锁定了从发起人周某到下游老总、经理等二十多名核心成员的名单,绘制出了这张网络图。

  在确定了名单后,2014年9月15日,莱阳警方从莱阳市驾车出发,行程1300多公里,来到了这个传销组织活动的西安市。面对一个陌生的办案环境,警方又遇到了新的难题。

  赵洪磊:他们全部是租房子住,租房子而且还不是固定的,定期就搬家,继续到另一个地方租房子,在一个地方不是很固定,可能今天知道他在这住了,明天可能他就搬到另一个地方去。

  根据报案人提供的线索,这个传销组织每个月都会开几次固定的会议。这成为了警方第一个突破口,但是确定开会地点却是一个头疼的问题。

  赵洪磊:他们是每个月开二(两)到三次老总会,老总会开完了留下两个人在同一个地点继续给下面的总管开会。给总管开完会以后,总管再逐步给下面继续开会。

  张宪群:以前开过会的地点她(报案人)提供的,现在都不用了,要不我说,他们很狡猾,开过会了就不用了。

  为了能够尽快确定新的开会时间和地点,警方决定利用线人混进这个传销组织。

  经过几天的摸索,警方终于获得了一条重要信息。9月20号,这个传销组织将召开新一期会议。时间确定了,但是地点依然没有确定。

  张宪群:我们发现他们要开会,地点和我们掌控的不一致。

  根据之前搜集到的情报,警方掌握了近期这个传销组织开会的五个地点,几十名警员分批部署在这五个地点,一旦某个地点发现有动向,其他四个点的警力立刻前来支援。

  赵洪磊:9月20号咱们过去各个地点监视,一直到中午还没有信息。到下午咱得到线索可能在其中的一个宾馆。

  民警:别动,过来。把手机都拿出来。

  最终收网行动顺利完成,共有14名传销人员落网,其中老总级8人,经理级6人。10月24号,这个传销组织的头目周某和王某也双双落网。

  张宪群:抓捕下面人员的时候,经理层放哨人员的时候,他们都进行狡辩,我们抓他的时候,控制他的时候,他都在那说我们是来旅游的是来玩的,你为什么要控制我。上面的人员老总级的就是非常吃惊、惊讶,没想到我们这么迅速。

  收网行动顺利完成,截至2015年11月,共有23名涉案的传销头目落网。

  根据莱阳市警方的介绍,截至2015年11月,共有23名涉案的传销头目落入法网。 2015年11月30号,一审判决结果,23名犯罪嫌疑人刑期最短为一年半,最长为六年。

  就像片子中所说的那样,“1040工程”,单从字面上看会给人一种极大的神秘感,其实这个数字所代表的,正是这类传销案中最具诱惑性的所谓高额回报——1040万元。这是新式、而且涉及面非常广的传销。这次莱阳警方打击的传销组织,正是“1040工程”传销组织的一个分支,其核心理念同样是发展下线,从这些被诱骗进来的下线身上摄取财富。2014年,《经济半小时》栏目就曾经 报道过这种传销骗局。

  传销组织反复洗脑诱新人,母亲深陷“泥潭”执迷不悟,欲与女儿断绝关系。

  事实上,这个所谓的“1040工程”并不是一个新骗局。近年来广西、安徽等地都陆续出现打着这一名号的传销组织。2013年以来,各地警方便破获了多起以“1040工程”作为噱头的传销团伙。

  这是2013年10月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合肥市记录的画面。传销组织的成员正在轮番给记者展开洗脑攻势。

  传销人员:你今天来了解的,是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以来的,又一次大好机会,是个生意,很新鲜,知道的人呢,是特别少。今天这个生意呢,采取了封闭式运行,健康有序地发展了十五个年头 。它叫自愿连锁经营业。那今天这个生意呢,它为我们想得非常周到。它可以边学边做、边教边拿收入的一个生意。当您学到初级阶段的时候,你就会有千元的收入,到了中级阶段你就有万元的收入,那么到了高级阶段呢,你就有六位数的万元收入。记者:一个月?

  传销人员:一个月。也就是说,十万以上,百万以下。你觉得可能吗?

  记者:我觉得,没听说过,只能这么说。

  传销人员:没听说过,我们可以讲。很多事情不怕是假的,就怕是个真的,那万一是真的呢?那就会需要你几天的时间去了解了。 

  这名中年妇女滔滔不绝,东拉西扯,但始终不透露她所说的这个所谓“自愿连锁经营”是做什么的。一个小时之后,记者又被带到附近另一个小区,在这套三室一厅的住宅里,有一名男子正在等候记者的到来。

  传销人员:这里是一次性投资69800(元),你以后可能要领几十年的钱,通过那个工具,五级三阶制,保证大家拿的钱都一样,累计拿到1040万。

  这是2014年经济半小时的记者在广西记录的画面,画面中的这名传销人员正在宣传所谓的“1040工程”。

  传销人员:飞碟是什么,宇宙当中,空中虚拟飞行物。我们用空中的虚拟飞行物来代表我们,虚拟经济的一个象征。把它落户在广西的首府南宁。(南宁)没有产业、农业又落后,它这么多银行干吗来了?这些服务人员应该没有事情可干吧,恰恰相反,在国家银监会的监管下,它的资金流动量超过了全国各个省份。就是因为这个虚拟项目带来的效应。国家目前对这个行业采取的是正面打压、侧面提倡。你没录音吧?

  记者:没有。

  传销人员:我咋总不放心,你揣起来。

  记者:给我给我。

  传销人员:你知道吗,今天咱们这经济间谍特别多。

  记者:经济间谍?

  传销人员:你以为呢?国家为什么让我们低调,就这个意思。

  从全球经济,讲到了中国经济;从广西发展的现实,又讲到西部大开发;从众多银行网点,又讲到了一个所谓的“资本运作”或“1040工程”的神秘项目,这一系列诱导,会激发新人对这一项目的强烈好奇心。

  传销人员:那你正常人来讲都是一家子,亲戚朋友在一块,你肯定心里没有设防。对吧,人家一家子都来了,那我们也可以干。那不就稀里糊涂就干了。

  一旦加入这个传销组织,轻则损失上万元的资金,重则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小娟的母亲是传销组织中的一员。在警方端掉了这个传销组织后,她不仅没有后悔,反而要与女儿小娟断绝关系。

  小娟的母亲朱女士:你想死啊。

  警察:坐吧。

  朱女士:你这样害我啊你。

  警察:你不要在这发火,这是什么地方,你在这摔。

  朱女士:我怎么做人啊我,我告诉你,我活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好活的?我告诉你,有你今天就没有我的明天。我告诉你,你回去肯定就有你就没有我,我跟你讲了多少次了。放屁啊你,放屁啊你。从此以后,我跟你一划,划得清清楚楚。你不许去丹阳,我也不去常州。你爸爸都动摇不了我,你还想动摇我啊?

  解救行动不但没有让这个母亲回心转意,反而使母女关系面临崩溃。

  解救行动不但没有让这个母亲回心转意,反而使母女关系面临崩溃。看着被传销人员洗脑洗成这样的母亲,小娟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她突然冲出房间,直奔传销头目李传富等人所在的房间。

  小娟:我不打他,我不打他。

  警察:不能动手。

  小娟:我不打他。你有没有想过(你女儿)啊?(你女儿)跟你一样啊?你五十几岁 ,你到牢里一辈子,你女儿呢?才二十几岁啊!

  这边,因为爱母心切,女儿小娟的精神几近崩溃;而那边,执迷不悟的母亲朱女士面对警方还在振振有词,完全意识不到自己其实是一个传销受害者。

  朱女士:这个行业当中,也有很多司法机关的人。

  警察:把自己亲朋好友的钱全骗过来,然后最后,什么亲情,什么都不要了。这就是你们的后果。你不想看到这些后果。

  朱女士:我没什么骗亲朋好友、亲戚什么的。

  警察:那你今天跟你女儿,你觉得正常吗?

  朱女士:我现在管不了正常不正常。

  每个加入传销组织的人,经过一次又一次的深度洗脑之后,都会成为传销所需要的那种诚信缺失、道德失衡的人。他们骗完亲属骗朋友,不惜将同学、同事、同乡,战友、室友,甚至父母、兄弟、姐妹、亲戚全都骗入到传销的“泥潭”中。而其中的真相,那些传销高层都心知肚明。我们来听听这些传销组织的高层人员是怎么说的。

  为升高层发展下线、自己垫资,一家三口深陷其中终入狱。

  在莱阳市看守所里,记者见到了犯罪嫌疑人李某。他在2015年8月份落网,是这23名传销头目中最后一个落网的成员。

  记者:原先你是做什么的?

  李某:原来我在家是务农的。

  传销头目李某原本只是一个在家务农的。

  记者:在老家的时候当时是哪一年被人介绍参加这个的?

  李某:是2012年吧。莱阳一个朋友介绍的。当时跟我描述就是说那个合肥国家在那开发,开发滨湖新城,说可以过去成立一个公司,入个股。

  李某告诉记者,几天的时间里,不断有人向他灌输所谓的“1040”国家工程的前景,一年能赚1040万的许诺让他动了心,最终他借钱缴纳了69800元的入股费用。

  李某:当初主要就是能挣个钱,不用投入很多资(金),干其它的生意投入几十万、几百万,当时就这么想的,当时没有想别的,也没有想就是说这个生意能干多大,就是说这个生意投资少,一份才3300块钱。接下来他就说,可以就是说你可以有三个名额,你可以介绍三个朋友。

  就这样李某成功发展了一个下线,半年后,当初他拉进来的这个业务员,业绩已经远远超过了他。

  李某:也没有工资,什么都没有了,就叫人家给我顶下来了,我下面的那个发展挺快,已经超过我了。

  记者:他是往下发展了多少个人?

  李某:他发展多,他发展四十几个人吧。

  2014年合肥市警方端掉了这个传销组织的高层,莱阳籍犯罪嫌疑人周某等人决定转移到西安,继续发展这个传销组织。原本一直无法晋升为老总级别的李某也成功变成了老总。

  李某:跑到西安去了,去找他们,找了五六天才找到他们,找到他们以后,他们说你是老总了,你来参加会议吧。

  2015年8月,李某被警方带走。目前一审判决结果为有期徒刑一年零八个月,罚款十万元。

  李某:被逮捕以后觉得这个事情丢人,赔了钱又被抓进来了,不丢人啊。

  2016年1月13号,又有一名莱阳籍的“1040工程”传销案犯罪嫌疑人来到莱阳市经侦大队自首。

  张宪群:你是怎么去的?

  传销人员辛某:我老婆把我叫去的。

  张宪群:她让你上哪?

  辛某:安徽合肥。

  张宪群:安徽?安徽滨湖新区吗?

  辛某:对。

  张宪群:你加入的传销叫什么名?

  辛某:1040(工程)。

  根据民警介绍,辛某因为“1040工程”传销案已经被列为网上逃犯。为了能够升到老总级别,辛某曾经利用别人的身份证,由自己垫资发展挂名会员。根据辛某的交代,这种做法在这个传销组织中是一个普遍现象。

  辛某:他本人不在那做,他的钱全部是我拿的。

  张宪群:你是挂个空名?

  辛某:挂个空名。

  张宪群: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辛某:当时为了(升为)经理。

  张宪群:为了(升)经理,早早挣提成,是不是?

  辛某:对。

  2011年以来,辛某的妻子、儿子和他先后加入到这个传销组织当中。为了尽快升到这个组织的上层,他们借过高利贷,也变卖了家里的房产。

  辛某:她就是借了高利贷,所以说她就硬说服我叫我去,去看看,再去看看。所以我就又去了一次,去看了看,看了这第二次去看了,也确实跟她讲的(一样),也见到了很多(自称是)政府部门的人员,高层次的人也见到了不少。咱就想人家那么好的工作,那么高的工资都放弃了来做这个事情,咱一个普通农民还没有存款,为什么这么好的事情不来赌一把。

  辛某和他的妻子、儿子均陷入了传销组织。

  2014年,辛某和家人一起跟随这个传销组织从合肥转移到了西安。尽管已经连续做了几年传销,但是不仅没赚到当初这个传销组织宣传的巨额回报,反倒倾家荡产。

  辛某:他给你讲工资制度的时候,业务员是能拿到多少钱,组长能拿到多少钱,主任拿到多少钱,经理拿到多少钱,老总拿到多少钱,级别越高拿得越多。当然不是每个月都按时发这个工资给你,就是你有业绩,是不是,你下面一个人没有发展,不管是谁就没有钱,对不对,是有钱以后才来分这个钱。

  如今,辛某的妻子和儿子已经入狱,孙女只能由儿媳独自抚养。当初为了筹集入股资金,夫妻俩的婚房已经被卖掉,她只能带着女儿借住在亲戚家里。

  为筹资入股,婚房被卖,辛某的儿媳只能带着女儿借住亲戚家中。

  辛某的儿媳妇:整天往上赔钱,干那个传销把房子赔上了,然后欠了一屁股的债到现在。就是白日做梦感觉他们,想钱想疯了那种。

  2013年合肥的“1040工程“传销组织被警方打击后,辛某一家人曾经返回老家。然而2014年一家人又经不住诱惑,来到西安加入到了转移后的这个传销组织中。

  记者:当时有劝你老公不要做吗?

  辛某的儿媳妇:他不听,不听也就那样了,不听能跟他打吗。反正他妈他爸都同意。其实他们早知道,就是当时下边的人太多了,不干怕他们走,就这么硬着头皮干。

  2014年9月份,丈夫和婆婆先后被抓捕归案,等待他们的是法律的制裁。尽管已经过去了一年多时间,但是提起传销,她依然恨之入骨。

  辛某的儿媳妇:自作自受吧,在里边好好反省反省,也未必是坏事在里边。

  记者:现在有觉得就是后悔当时没再把他们再拉回来一下?

  辛某的儿媳妇:当时把他们拉回来,他们不经历这个过程还不(死心),又好像耽误赚钱了。

  记者:就觉得有点走火入魔了。

  辛某的儿媳妇:他们不经历,就不会觉悟,就感觉被洗脑了,一心想赚大钱。

  该传销组织两年共发展了500名左右成员,跨越广东、安徽、陕西、河南等多个省份,涉案价值高达3000余万元。

  根据莱阳警方提供的信息,这个传销组织两年的时间里一共发展了500名左右成员,跨越广东、安徽、陕西、河南等多个省份,涉案价值高达3000余万元。尽管23名主要的犯罪嫌疑人已经落网,但是莱阳警方打击传销的行动并没有结束。

  张宪群:这只是其中的一支。我们打击的主要是我们管辖范围之内的莱阳籍人员是这个样子的,但是还有很多不是这支的,我们也在陆续把线索梳理一下继续进行打击,绝对不能让这种毒害社会的毒瘤越长越大。

  半小时观察:

  传销是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为了骗来更多的人,组织者往往会打着各种旗号,编织谎言,称是国家“暗中支持”,甚至伪造公文等等,显得冠冕堂皇,骗取人们的信任。现在,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传销也穿上了“新衣”。从最初的传商品,发展到传虚拟的概念,什么“资本运作”“连锁销售”“电子商务”“原始股投资”“基金发售”等等,都能够成为传销的幌子。这就需要我们格外的警惕,擦亮双眼,识破骗局。魔高一尺还须道高一丈。传销屡打不绝,暴露的是打击传销的“道”仍然滞后。也有专家认为,在打击力度不断加大的前提之下,传销还能够坚持很多年,成为“打不死的小强”,也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在于,一直有人愿意相信谎言,想做这个发财梦。所以,从民众来说,要清醒地认识传销的危险性,坚决远离。只有全社会形成共识,才能够有效地铲除传销毒害,维护健康的经济和社会秩序。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1月27日 04:40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近年来,传销组织已经不再单纯以商品为诱饵,而是开始打着国家的名义,以编造出来的国家项目作为载体,组建所谓的“秘密组织”,进行洗脑,发展传销团队。“1040阳光工程”就是典型的案例,伪造国家文件,编造国家项目对新人进行洗脑。1040传销案件在传销变种案件中尤为突出。为杜绝传销的危害,公安机关就“1040传销案件”展开打击行动,有效地打击了这个横跨广西、新疆、安徽、四川、山东、甘肃等多个省市,成员超过5000人,层级超过40级的传销团伙,其中有确凿证据证明的传销人员就超过1900多人。(《经济半小时》 20160126 “1040”的骗人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