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50830 抗战财经记忆:自力更生的大生产运动

来源:央视网2015年08月30日 22:30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1941年,抗日根据地遭遇了抗战以来最艰难的岁月,一边是侵华日军残酷的扫荡封锁,一边是国民党军队严密的围追堵截。抗日武装供给紧缺,根据地百姓食不果腹,共产党人的抗日,面临生死考验。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在这个号召之下,根据地军民一体,发起了大生产运动,南泥湾,杨家岭,留下了共产党人自力更生的抗战记忆。短短几年时间,抗日根据地究竟拿出了哪些具体的办法,让经济建设从弱到强,从无到有呢?共产党人究竟依靠着怎样的力量,赢得了这场经济战场上的胜利呢? 】

  日军“三光”扫荡  国民党五条封锁线  抗日根据地该何去何从?

  每年的这个时候,到了8月15日,延安南泥湾镇的村民老王,就会登上了南泥湾的山岗。用自己的歌声,展开一次对这片土地的回忆。8月15日,是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的纪念日,老王说,南泥湾养育了自己,但如何评价南泥湾,老王给出的定义是,南泥湾是抗战的母亲,因为在70多年前,南泥湾是敌后抗日根据地最重要的粮食生产基地,由这里送出的粮食,养育了千千万万抗战前线的革命将士,铸就了中国人抗战历史中的一段辉煌历程。

  南泥湾位于延安东南45公里处,沟壑纵横,丘陵连绵。执行了多年的退耕还林政策之后,眼前的南泥湾,早已树木成林,和昔日中国人印象里的荒凉的黄土高坡,相差得很远。

  如今的南泥湾执行了多年的退耕还林政策后,早已树木成林。

  虽然今天中国人对南泥湾这首歌耳熟能详,但对于黄土高坡上的南泥湾,究竟怎样成为了塞北的江南,始终只有着模糊的记忆。回溯这段历史,一段刚刚被发现的珍贵视频,可以将我们的记忆拉回到那个硝烟四起的抗战年代。这是侵华日军在1938年11月拍摄的画面,在1938年的冬天,侵华日军展开了对延安抗日根据地的大轰炸。画面显示,轰炸当天的延安城火光冲天,墙倒屋塌,日军飞机几乎将延安炸成了一片废墟,毛泽东同志位于凤凰山的庭院,也被日军炸弹直接击中,党中央的领导人在当天,只能无奈紧急转移到了杨家岭的窑洞里,展开工作。

  在1938年的冬天,侵华日军展开了对延安抗日根据地的大轰炸。

  被日军飞机轰炸,仅仅只是抗日根据地遭受军事打击和经济封锁的一个开始,侵华日军更是采取疯狂的军事行动,在抗日根据地推行所谓的“以铁路为柱,公路为链,碉堡为锁”的“囚笼政策”。1940年8月,侵华日军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展开了“扫荡”,日军在晋中6县杀害了1600余人,烧毁房屋3万余间。1941年上半年,晋东南榆社、辽县、黎城、武乡等8个县,被日军杀害3142人,烧毁粮食11万余石,毁坏农具3700余件,抢走大牲畜1300余头。抗日根据地遭受到了建立以来,最严重的冲击。

  延安干部学院教授刘煜:他(日本侵略军)所到之处三光,这个军事进攻给我们造成很大的压力和消耗。

  在河北省委党史研究室里,保存了一张1941年9月17日晋察冀抗日根据地发行的报纸,这是中共晋察冀边区党委机关报---《晋察冀日报》。这一天的报纸刊登了中共晋察冀北岳区党委的一封指示信,“敌寇秋季扫荡边区,已由分区扫荡,进入严重的全面扫荡。以优势兵力一万五千人,企图打击我党、政、军首脑机关和后方机关,大量破坏秋收”。报纸的信息可以让今天的人们感受到当时紧迫的气氛。但无可否认,日军的扫荡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抗日根据地的生存。

  1941年日军的秋季大扫荡持续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的八路军战士与日军在此期间,共发生了800余次战斗,虽然英勇抗击了日军的行动,但晋察冀抗日根据地还是蒙受了空前的损失。

  原聂荣臻秘书周均伦:日本侵略军(总共)出动了7万兵力,聂帅(聂荣臻)那一次他自己说法,讲这打仗中间最紧张的一次就是这次,七天七夜他没有睡觉。日本人的扫荡非常残酷,他是烧光、杀光、抢光,所谓“三光”政策。他是彻底的摧毁,另外还制造无人区。

  1941年日军的秋季大扫荡持续了近两个多月的时间,抗日根据地蒙受了空前的损失。

  在今天回溯历史的时候,有一个时间节点,是无法回避的,那就是1941年1月4日的皖南事变。

  1941年1月4日,安徽泾县暴雨倾盆,奉命转移的皖南新四军进入茂林地区后,突然遭到了国民党军队的伏击,新四军部队血战7昼夜之后,弹尽粮绝,除2000余人突出重围外,其余6000多人大部分壮烈牺牲。新四军军长叶挺被国名党扣押,副军长项英在突围中,被叛徒杀害。

  这就是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周恩来悲愤的写下了“千古奇冤,江南一叶,同室操戈,相煎何急?”的诗句。皖南事变不仅撕裂了国共合作的统一抗日战线,而且,对抗日根据地的经济建设,也带来了巨大的冲击。1941年以前,陕甘宁边区的财政收入有一半以上,依靠国民党政府拨付的军费和国内外友好人士的外部援助。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政府不仅停发了八路军的全部军饷,而且加紧了对抗日根据地的军事和经济封锁。国民党部队北起府谷、横山,西起宁夏、甘肃,南沿泾水,东到黄河,对抗日根据地构成了五道封锁线。封锁沟堡绵延,关卡哨站林立,便衣侦探四处巡逻,检查扣押过往商旅,不允许任何物资和钱款进入抗日根据地。

  延安干部学院教授刘煜:他们就是要困死我们,饿死我们,所以加大了我们的困难。我们许多物质边区都没有,需要从外面贩运,这一封锁,比如说我们穿衣问题就解决不了,别说其他的一些日用品。

  皖南事变后,国民党政府不仅停发了八路军的全部军饷,而且加紧了对抗日根据地的军事和经济封锁。

  一方面是日伪军的残酷的扫荡,一方面是国民党军的严密封锁,抗日根据地在面对强大的军事压力同时,更重要的是抗日根据地损失了大量的财力物力,后续经济补充的能力大幅削弱。这让下一步的抗日斗争面临极大的困难。

  延安军事研究会主任郝凤年:毛泽东就讲过,说我们的困难真是大极了,他说我们弄到几乎没有衣穿,没有油吃,没有纸,没有菜,战士没有鞋袜,工作人员在冬天没有被盖。

  平山县老八路军战士田顺心:1941年以后,1942、 1943年这是最艰苦的时候,往平山县里头走,全有无人区,黑夜去运粮食,你运一回被(日军)截了,运一回粮食截了,真没办法,吃不上,喝不上。

  这是当时晋察冀军区摄影记者沙飞,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拍摄到的三张珍贵历史照片,影像记录了当时根据地百姓艰难的生活状况。这是晋察冀根据地北岳区的群众,扶老携幼采摘树叶的情景。从照片可以看到,低处的树叶已所剩无几,饥饿的百姓不得不冒着危险,爬到高处去砍树枝。

  当时晋察冀军区摄影记者沙飞在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拍摄到的三张珍贵历史照片。

  今年86岁的杨胜荣老人,当时就是河北阜平县妇救会的成员,回忆当年,老人说那时候老百姓把树叶当成宝贝,因为树叶就是全年的粮食。

  阜平县麻棚村村民杨胜荣:采下那树叶子,弄个大瓮,一瓮瓮沤。 沤完了是苦的,都是泡泡,泡泡甜了,人们弄碎了,蒸饼子吃。还搞上房上晒了,弄上布袋装起来,几时吃几时泡上它。

  1939年的2月,陕甘宁边区召开了一次的特殊大会,这次会议没有商议任何军事行动,也没有商议如何调兵遣将保卫根据地的问题。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动员根据地的全部人员,参加工农业生产,召开这次边区干部生产动员大会,用毛泽东同志的话来说,就是要通过“自己动手”,来克服经济困难。从而打破日军和国民党对抗日根据地的封锁。

  延安干部学院教授刘煜:在生产动员会上,主席曾经提出过三种办法,这是我们访问过当时听的,他说主席讲第一条饿死,等着饿死,大家说不同意,那么还有第二条,解散。就像我们湖南人说的,聋子放炮散了,大家也不同意,那么还有第三条,自己动手克服困难。

  1939年的2月,陕甘宁边区召开了一次的特殊大会,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通过“自己动手”,来克服经济困难。

  民族的存亡,似乎已经不完全取决于战场上的胜负,经济建设上的成败,也是决定抗战能否延续的一个关键,这一点,中国共产党人在抗日根据地里,已经看得清清楚楚。1940年2月10日,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在延安发出了这样的一道命令,《关于开展生产运动的指示》,全军将士要在这个指示下,展开生产自救的大运动,指示最后强调,“财政经济问题的解决,必须提到政治的高度,望军政首长,各级政治机关努力领导今年各部队中的生产运动。开辟财源,克服困难,争取战争的胜利。”由此,一场扭转抗战危局的生产自救运动,在各个抗日根据地里全面展开。

  抗日根据地生产自救运动:南泥湾从荒地变“江南”

  说起抗日根据地的生产自救运动,南泥湾一直是人们记忆的核心,但陕北高原上出现的这块塞北江南的热土,究竟是谁发现的,始终不为更多的人知晓。在北京理工大学的档案馆,我们找到了这张70多年前老照片,照片的这个人叫乐天宇。1940年,他是延安自然科学院生物系的主任,在1940的7月,乐天宇在一次野外考察的过程中,和学生们在延安的固临镇意外的发现了一块极适合农垦的荒地,这里水土丰茂,土壤肥沃,完全不是黄土高坡贫瘠荒凉的景象。当地百姓把这片土地称为“烂泥洼”。

  乐天宇在一次野外考察的过程中,意外发现了一块极适合农垦的荒地。

  有了这个新发现,乐天宇迅速赶回了延安,给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同志进行了汇报。听闻延安的附近就有生产粮食的风水宝地,朱德很是兴奋,一个月后,朱德在乐天宇的带领下,亲自勘察了“烂泥洼”,面对眼前肥沃的土地,朱德起了一个好听的名字,南泥湾。朱德不仅给土地起了名字,在1940年9月到1941年3月期间,还三次亲自到南泥湾进行实地勘察。经过反复调查研究以后,朱德向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提出了开发南泥湾的建议,并很快得到了批准。

  国防大学刘波:朱总司令考察的时候呢,晚上就到旁边一个破窑里住着,他们就在地下燃起一堆火,结果外面不远的地方,那个狼嚎了一晚上,搞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原来是把人家狼窝给占了。

  1941年3月,陕西延安的固临镇迎来了一支全副武装的队伍,让固临镇村民感到意外的是,战士们到达这里之后,放下了手中的步枪,拿起的却是开荒的锄头,这个春天,这支八路军整编359旅的部队,分成了四批,高唱着“一把锄头一支枪,生产建设保卫党中央”的战歌,浩浩荡荡开进了南泥湾。

  扛枪的战士,干起了农活,359旅的官兵刚开始到达南泥湾时,最初遇到的困难就是没有住房。为了不误农时,抓紧时间开荒,战士们最先居住的,都是用树枝搭起的草棚。八路军总指挥朱德多次到南泥湾参加劳动,对于这场大生产运动,朱德说:“敌人来了,就去打仗;敌人不来,就搞生产,用我们的双手,做到生产自给,丰衣足食。”

  这是1941拍摄的南泥湾的生产照片,照片上的南泥湾,已经开辟出了成型的水稻田,战士们在稻田里正在插秧。这是1942年拍摄的照片,照片上的八路军战士,已经在农田里收获着胜利的果实,这是1943年,南泥湾充分开发之后的景象,尽管年代久远,但今天的人们依旧能深刻的感受到照片里战士们高涨的劳动热情。

  当年参加南泥湾大生产的那些战士,今天大多都不在人世了,为了寻找当年南泥湾大生产的记忆,我们在延安,找到了75岁的张德祥老人,他1941年出生,是土生土长的南泥湾人,当年军队开进南泥湾进行大生产时,359旅的二营就住在他家里。

  原延安革命纪念馆摄影师张德祥:359旅一个团,叫717团,就住在我们家这个院里头,我父亲和我母亲1940年的2月份结婚,所以这个部队打前站的这货成员们,就帮忙搞的四个骆驼,把我母亲给迎回来。

  从小到大,老人的记忆里最深切的,就是南泥湾里响彻耳边的劳动号子。

  张德祥:他们一吃饭,我就去了,拿个他们给我那个搪瓷碗,勺勺。戴他们给我那个(缴获的)日本那个儿童帽去了。中间一盘菜,旁边一个大簸箩,不是米饭就是馍馍。我就过去,吃上肉的话,这个给你挑一块,那个给你挑,我那个碗碗常是满的。

  吃着359旅的饭长大的张德祥,在解放后,进入延安革命纪念馆,当上了一名摄影师。老人说,自己一辈子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保留和记录好延安抗战的各种影像资料,在纪念馆,吴德祥老人如数家珍一般,讲述着每一张照片的故事。

  张德祥:(这些照片)都是我翻拍过的,你看还有这,这也是,还有鸡鸭成群。翻拍一个是主要是从外边征集回来的照片,翻拍的。

  从1941的春天开始,到1944年,经过359旅的四年耕种,南泥湾从一片荒地,变成了塞北的江南,统计数据表明,1941年359旅共开荒地1.12万亩,收获细粮1200石,打窑洞1000多孔,盖房子600余间,粮食自给率达到79.5%,经费自给率达到78.5%。

  1942年,359旅开垦荒地2.68万亩,收获细粮5451石,蔬菜10万斤,每人平均每月能吃到2斤肉,每天5钱油、5钱盐、1.5斤菜,粮食和经费的自给率分别提高到96.3%和90.2%。到1944年,359旅共开荒种地26.1万亩,收获粮食3.7万石,养猪5600多头,不仅完全满足了部队所需,而且还上缴了1万石粮食。

  经过359旅的四年耕种,南泥湾从一片荒地,变成了塞北的江南。

  四年时间,南泥湾的变化,极大振奋了抗日根据地大生产运动的热情,毛泽东同志对南泥湾的变化,写下了这样的总结,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这句话不仅是对南泥湾的表扬,更是对当时抗日根据地经济建设,最精辟的概括。

  延安干部学院教授刘煜:南泥湾精神,什么呢?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这是一个特征。

  自力更生 艰苦奋斗  大生产运动保证了抗战胜利

  大生产运动的记忆核心,在人们的心里,很大程度上都集中在南泥湾,但在整个延安,大生产运动留下的历史印记,其实还有很多。今天的人们在回顾这段历史的时候,关于大生产运动的记忆,人们在延安杨家岭的这口窑洞前也会有着更多的感受。

  杨家岭的这个窑洞面积只有十几平方米,毛泽东在这里居住了5年。在通往窑洞的小道旁,毛泽东亲手开辟了这片菜地,种满了辣椒、西红柿等蔬菜。他不仅用自己种出来的蔬菜招待世界各地来到根据地的客人,还作为礼物送给抗日根据地的劳动模范。

  延安干部学院教授刘煜:这块地就是主席在大生产运动中种过的,主要种蔬菜。大生产不能让一个人站在生产运动之外,人人都应该参与,以身作则,就传递这么一种精神。

  在通往窑洞的小道旁,毛泽东亲手开辟了这片菜地,种满了辣椒、西红柿等蔬菜。

  今天,毛泽东开辟的菜地,依然瓜果满园。这块菜地在延安保留了70多年。虽然今天的延安早已成为一座现代化的都市,但都市里的这些历史片段,总是能让人在内心处触碰到抗战年代的紧迫与艰辛。

  这架木制纺车,在很多中国人的心里,几乎是一个时代的记忆。今天,它静静摆放在周恩来同志曾经住过的窑洞里。1943年,周恩来就是带着这架纺车,在陕甘宁边区政府的大院里,参加了中央书记处组织的军民纺线比赛,两百架纺车纺了三小时。周恩来虽然左臂曾经受过重伤,但他依旧坚持完成了比赛,纺出的线又长又匀,被评为了甲等产品,周恩来也由此获得了纺线能手的称号。

  今天,《想起周总理纺线线》的歌声一遍又一遍的播放着,时空在音乐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理想与激情交织的抗战岁月。

  写于1942年12月的《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是毛泽东为数不多分析财经问题的专著。在毛泽东看来,系统总结经验,全面推广大生产运动是保证抗战胜利的重要工作。他在论述中说,“发展经济,保障供给,是我们的经济工作和财政工作的总方针。财政困难,只有从切切实实的有效的经济发展上才能解决。” 由此,“自己动手、丰衣足食”成为了抗日根据地一场不分军民,不分男女老幼,不分级别高低的集体行动。

  写于1942年12月的《抗日时期的经济问题与财政问题》,是毛泽东为数不多分析财经问题的专著。

  延安干部学院教授刘煜:毛泽东1935年12月27日在瓦窑堡,党的活动分子会议上讲了一个讲演,就是《论反对日本帝国主义的策略》,开始他就讲,我们中华民族有同自己的敌人血战到底的气概,有在自力更生的基础上,光复救国的决心,有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的能力,其实这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所以他在接见斯诺和接见其他记者都多次讲到,中国抗战依靠自力更生。

  延安军事研究会主任郝凤年:应该说是,陕甘宁边区的大生产行动,带动了影响了其他的抗日根据地的生产运动。你比如说晋察冀,晋冀鲁豫,晋冀豫也减轻了老百姓负担,改善了生活条件,保障了抗日救国的这样一些物质的供给。

  在这场生产自救大运动中,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引起了今天很多研究者的注意,在延安发出号召军民生产自救的同时,1942年的共产党人就已经开始重视金融手段在经济建设中的运用。1942年,陕甘宁边区政府在财政极为紧张的情况下,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政府向农业投资增加1000万元,其中仅延安等7个县就发放农业贷款158万元,帮助农民添置了4980件农具,开垦荒地10万亩。晋冀鲁豫根据地1942年发放农业贷款1657万元,1943年又发放9570万元,一年之内贷款额增加近5倍。

  1942年,陕甘宁边区政府在财政极为紧张的情况下,向农业投资增加1000万元。

  从人力上解决了生产的基础,从金融上提高了生产的效率,大生产运动让抗日根据地贫瘠的土地,开始释放出巨大的经济能量。从1941年到1942年,陕甘宁根据地共开垦荒地180万亩,增产粮食47万担,公营工厂发展到62个,1942年底,陕甘宁边区的生产自给率就达到了60%以上,1943年生产自给率更是达到了100%,边区农民在这一年已经不需要缴纳抗日救国的公粮,边区财政也开始出现结余。经济上的成绩,对军事力量的补充在1944年体现得最为明显,1944年,全国19个敌后抗日根据地基本度过了困难时期,根据地人口增长到8000万人,正规部队发展到47万人。

  1945年4月,就在抗战胜利的前夕,毛泽东在《解放日报》上撰写社论,他说大生产运动“使我们的军队克服了生活资料的困难,改善了生活,个个身强力壮,足以减轻同在困难中的人民的赋税负担,因而取得人民的拥护,足以支持长期战争,并足以扩大军队,因而也就能够扩大解放区,缩小沦陷区,达到最后地消灭侵略者、解放全中国的目的。”

  1945的春天,毛泽东已经预见到,中国人只有首先取得了经济战场上的胜利,才能决定抗日战场上最终胜利,大生产运动的历史推动力,将彻底改变中国抗战的历史。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5年08月30日 22:30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负责敌后战场的中国共产党抗日武装挺进敌后,开辟抗日根据地。抗战伊始,面对根据地和侵华日军在经济上的差距,面对双方在军事装备、战争物资、后勤补给上实力悬殊,贫困落后的根据地,怎样在危机关头,凝聚人心,汇聚力量,英勇抗日呢?敬请收看。(《经济半小时》 20150830 自力更生的大生产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