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50706 打击防范经济犯罪在行动(四):揭秘“亮碧思”传销真相

来源:央视网2015年07月07日 00:47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传销是一种扰乱社会经济秩序,影响社会安定团结,引发社会刑事案件上升的行为,1998年4月21日,我国政府发布了《关于禁止传销经营活动的通知》,确定了传销的非法性质,全面禁止传销。但为了逃避国务院的传销禁令,十几年来,非法传销活动不断改头换面,变着种种花样,蒙骗不明真相的群众上当受骗。】

  名为“来港考察生意”实则传销洗脑培训  受骗群众倾家荡产借高利贷买商品

  2013年10月30日晚上,位于香港港岛铜锣湾的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门前聚集了上百名来自内地的抗议者。他们手举“拒绝传销,打倒蒙害同胞、负债累累的亮碧思”的标语,想要讨回自己的损失。这些追讨者来到香港已经3天,先后来到6家香港的亮碧思分店讨说法,但是亮碧思在港的6家分店以放假为名遣散了工作人员,公司店铺里空空荡荡,而亮碧思公司的高层或负责人更是无影无踪。据追讨者介绍,他们曾经到香港特区政府、中央驻港联络办公室提交投诉状,并向香港警方报案。他们白天在各个亮碧思店铺门前打标语、喊口号,晚上就在店铺里席地而卧。香港警方随即出动警力,在亮碧思公司门前划出警戒线,维持周边的正常秩序。

  2013年10月30日晚上,位于香港港岛铜锣湾的亮碧思集团(香港)有限公司门前聚集了上百名来自内地的抗议者。他们手举“拒绝传销,打倒蒙害同胞、负债累累的亮碧思”的标语,想要讨回自己的损失。

  追讨人:在我们珠海都有好几万。韶关啊、东莞啊,好多的地方,全国各地都有。

  追讨人:它是做精油、奶粉还有红酒的,这就是一些护肤的东西,其实很不值钱的,它卖就卖到500、600块钱

  追讨人:根本没有人把这个货真正销往市场,就是通过拉人头的形式自己内部消化。

  追讨人给记者展示亮碧思公司的商品

  据这些曾经参与亮碧思公司投资的人介绍,他们开始时都以为是“来港考察生意”和“免费旅游”的,但没想到,来到香港之后才发现,旅游和考察生意根本就不存在,他们一到香港就被带到了指定地点,开始了4天全封闭式的“洗脑培训”。

  追讨人:先是香港人上课,同一个班一个点差不多有一千个内地人,讲完以后,上线还有所谓的“公爵”大头就不断地围着你,十个人围着你讲,讲得你心都烦了,脑都很累,都没法思考。

  追讨人:有些没有钱的,他会让所谓传销团队里面的人协助他们去借钱。

  据投资者们介绍,“亮碧思”在内地有很多分支机构,尤其是珠三角地区规模庞大。就在这些投资者将大批资金投进亮碧思公司时,广东警方开展了对亮碧思传销的集中清理行动,抓获了多位传销网络在内地的上层核心人物。投资者们恍然大悟,原来,亮碧思公司竟然是一个非法的传销组织。眼看着自己上当受骗,大量资金掉进无底深渊,误入传销组织的参与者认清了亮碧思公司的本来面目,所以他们来到香港,向亮碧思香港公司讨说法,希望退还部分货物,获得一定的经济赔偿。但亮碧思香港公司的高层,始终躲躲闪闪,不用说解决问题,就连个人影也看不到。

  追讨人:好多亲戚在这里就是倾家荡产,在这里,就是负债几十万、上百万的都有,就都是借高利贷啊,卖房啊,通过好多手段搞钱来。

  追讨人:甚至还有一部分人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又借钱去澳门赌一次,看能不能赌回来。现在包括广东、广西、湖南、湖北还有江西,就这么几个省份,受害者有几十万。

  调查时央视记者了解到,事实上,早在1998年4月21日,我国政府就宣布不再允许任何形式的传销经营活动。2005年8月10日,国务院又公布了《禁止传销条例》,明令禁止传销活动。那么这些来到香港讨说法的投资者,当初是怎样走进传销的呢?

  早在1998年4月21日,我国政府就宣布不再允许任何形式的传销经营活动。

  张先生向记者讲述了自己深陷传销陷阱的经历。2011年春节刚过,张先生在一个熟人的劝说下,踏上了香港之旅,朋友告诉他,这次旅行不仅可以旅游,最重要的是“免费到香港参加招商会,考察一项能赚钱项目”,和自己一批来港的还有90多个内地人。

  张先生:铜锣湾怡和街68号的13楼。一进去就是上课,我记得是下午的两点半开始一直到晚上的一点半。真的是不让你有任何休息,让你的精神非常混乱,一开就是四天。如果是一个、两个、三个人讲,你不会相信,但要是有几十个、上百个人不断和你讲,我想很多人都会做出一个这样错误的判断。然后算算算,算到最后说这个生意可以赚到3.75个亿,然后说上到41(级)你每个月可以赚到几万、十几万,上到42(级)月入几十万,上百万。

  几次上课后,张先生和其他投资者很快就明白了,其实这就是一个传销。尽管赚快钱的诱惑让人动心,但他们都知道,传销是非法的。面对投资者的质疑,亮碧思香港公司的高层开始了更具有说服力的解释,并灌输了一个概念,那就是:传销在香港合法,传销是内地还没有的先进营销方式。
  张先生:第三天给你说香港的法律跟大陆(内地)的法律那些不一样,反正就是告诉你这个生意合法、可以做、没问题。(把传销)改了个名字,叫做多层次网络营销,告诉我们在中国以后一定会开放(这种销售模式),只是暂时没有开放,说我们是先行者。我那一批是全部90多个人,全部买了大单,做了这个生意。我可以负责任的告诉你,我那一批来到这里的个个都倾家荡产。

  亮碧思香港公司的高层开始了更具有说服力的解释,并灌输了一个概念,那就是:传销在香港合法,传销是内地还没有的先进营销方式。

  在香港接受“洗脑”培训后,参与者陆续回到了内地,但他们并没有机会冷静下来。新一轮的又攻势开始了,这词洗脑被传销组织的高层称为“泡温泉”。

  张先生:现在在珠三角,有一个庞大的组织,继续洗脑,继续讲课,他们就怕你冷静下来,知道这个生意是骗人的。

  张先生说,之所以那么相信“亮碧思”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看到了身边那些原本不富裕的人,因为亮碧思而摇身一变,变成“老板”。张先生的家乡在湖南长沙市宁乡县,随着“亮碧思”的到来,县城里出现了一些让人羡慕的“老板”,他们买豪车,住豪宅,而他们在“亮碧思”组织里的头衔也是贵族味十足的侯爵、伯爵、公爵。

  张先生:(那些老板)走出来很有面子,很有气场,太羡慕了,突然发现这个生意可以给他们这一切,就像拉到一个救命稻草一样,拼命地要往上拉。它就是利用你这一点,利用你对财富的这种追求。

  张先生告诉记者,随着“亮碧思”的到来,县城里出现了一些让人羡慕的“老板”,他们买豪车,住豪宅,而他们在“亮碧思”组织里的头衔也是贵族味十足的侯爵、伯爵、公爵。

  加入“亮碧思”一段时间以后,张先生渐渐发现,身边的所谓侯爵、公爵,也是在传销组织的诱导下靠透支信用卡,欠着高利贷过上“老板式”生活的。

  张先生:先去借,反正(都想未来)收入这么高,到时候赚回来钱,一下子就还掉了。管你5分的利息还是7分的利息,过一天要付出去的利息就有五六百块人民币。有一次聊天,他和我说,我不知道我还能活多久,我知道我迟早有一天会上吊,要不就会坐牢,就是这样的。我现在手里货现在大概还剩了20万港币,因为我把唯一的房产都卖了,我现在大概负债还有30万人民币。

  那么,亮碧思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公司呢?为了了解“亮碧思”公司在香港的经营情况,记者来到了香港铜锣湾怡和街68号,楼层指示牌标明13楼整层都是“亮碧思”集团的所在地,而这也正是张先生提到的自己曾接受“洗脑”课程的地点。大厦门口专门为去13楼的乘客开辟了专门的通道,排队的人毫不讳言自己是去亮碧思“拿货”的。

  记者:什么公司啊?

  参与者:DCHL。

  记者:是叫亮碧思吗?

  参与者:对。

  记者:你们是去公司拿货的。

  参与者:对啊,去公司拿产品。

  记者跟随拿货的人群,以咨询的名义,在一个“上线”的带领下,进入了13楼的“亮碧思”公司。记者看到,张先生他们抗议那几天大门紧锁的公司大厅,已经重新被挤得满满当当。大厅里欢呼声、叫好声此起彼伏,气氛热烈。初来的学员们就是在这种气氛中被“上线”分别领到一张张圆桌旁,开始“上课”。

  上课人:其实我当时第一次来也和你们一样,也是坐在这里。其实今天不管你们的朋友或者你的亲戚,把你们带过来,那都是说明有这个商机。你来深圳这么多年有没有赚到钱?没有。如果赚到钱了我们就不会来到这里再找机会了,我们既然来了就要给自己一个机会,自己去看自己去听,光靠我说没用的。

  在这个现场,张先生向记者讲述的“洗脑”细节一一得到证实,“上线”们的说教、演讲激情澎湃。但是记者发现,这个自称可以赚大钱的公司,除了几张贴在门口、有着香港公司老板出席的宣传活动海报外,几乎没有一点办公的痕迹。从演讲的上线到在场的听众,几乎全部来自内地,他们离开香港回到内地之后,将以同样的方式继续发展他们的下线。

  上课人:我今天把我最好的兄弟也叫来了,为啥咧,我看到它有商机,过来看一下这些产品,他试过我们公司的产品,到底有没有风险他最清楚了,我们公司的酒他也喝了,我不可能骗我自己的兄弟。那既然来了,把你的心打开,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儿了,公司的情况这几天会慢慢去了解,不是说我们说它牛它就牛的,要用你自己的眼睛放亮一点,耳朵掏干净好好去听一下。

  “上线”正在“上课”

  亮碧思香港公司涉嫌非法传销的事实引起了警方的注意,据广东警方介绍,早在2006年,珠三角地区就发现“亮碧思”传销组织的活动。

  广东省公安厅经济犯罪侦查局副科长温梁坚:2006年左右,我们就开始发现有亮碧思这样在广州的珠三角地区,包括广州,深圳,珠海啊,江门,中山这些地方来到有这种活动,我们省内陆陆续续除了韶关以外还有这个惠州啊,广州啊,惠州啊,中山啊,肇庆啊这些地方都有有侦办这个案件。

  从2012年开始,公安机关连续开展打击传销专项行动,抓获了一大批“亮碧思”非法传销团伙。

  温梁坚:从2012年以来连续三年的专项行动期间,广东、韶关、中山、肇庆等地经侦部门破获亮碧思传销案件50多宗,抓获犯罪嫌疑人一大批,涉案价值上亿元。

  从2012年开始,公安机关连续开展打击传销专项行动,抓获了一大批“亮碧思”非法传销团伙。

  打着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旗号的传销团伙,以“境外投资”为名进行非法传销活动,从内地圈钱近百亿元。从2006年以来,这个传销团伙在广东地区非常活跃,广州、珠海、韶关、中山、东莞等多个地市都发现了亮碧思传销组织的身影,他们四处招揽不明真相的群众,拿出手中的存款,加入传销组织。当群众发现真相以后,损失已经难以挽回。那么亮碧思到底是怎样一个非法传销组织呢?

  传销组织上千人涉案金额4800万元  警方调查四个月摸清构架一网打尽

  2013年8月14日,韶关警方重拳出击,成功摧毁一个打着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旗号的跨境非法传销团伙,打掉传销窝点2个,查处涉案人员78名,依法对传销团伙骨干成员采取强制措施14人,涉案金额高达4800多万。

  2013年8月14日,韶关警方重拳出击,成功摧毁一个打着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旗号的跨境非法传销团伙

  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副支队长赵执森:这个传销组织的团伙、成员,会员这个数量还是比较大,一千多号人。

  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经济侦查支队三大队队长刘俊斌:我们目前韶关有史以来最大的一个传销案,另外一个还涉及境外的。

  那么,这个名声在外的亮碧思香港公司,他们的非法传销活动究竟是怎样的呢?2013年3月12日,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了一个神秘的报警电话。

  刘俊斌:他当时反映的就是有一个叫辉哥跟一个明姐的两个香港籍的人员,介绍他们去香港。把这些人带到香港以后就参与亮碧思公司的一个招商会,叫他们在香港交钱,交了6万多块钱,他感觉自己上当受骗了。

  报案人在电话中反映,他和同伴被“辉哥”“敏姐”带到香港 “亮碧思”公司,交了61400元购买了一些“亮碧思”公司的精油、红酒等一系列的产品,成为了“亮碧思”公司的会员,刚回到家,“辉哥”和“敏姐”就打来电话,劝说他们介绍亲朋友好友入会,只要发展下线就可以提成。韶关警方根据报案者的描述分析,这很有可能是一个非法传销团伙。于是对“辉哥”“敏姐”展开了调查。

  刘俊斌:只知道他是辉哥和敏姐,对他的真实身份我们还是一无所知的

  赵执森:到底这两个人是谁?

  “辉哥”“敏姐”是广东警方侦破这起传销案唯一的线索,韶关警方只知道 “辉哥”“敏姐”是香港人,但要想确定他们的准确身份简直就像是大海捞针。

  赵执森:通过一些车辆信息,边境的一些信息,就是我们的出入境记录,还有我们一些旅业信息等等。

  通过一个多月的详细调查,韶关警方终于确定了“辉哥”“敏姐”的真实姓名和身份,这是一对香港夫妻,丈夫郑某辉,妻子柏某敏。确定身份之后,广东韶关警方迅速对柏某敏、郑某辉两名嫌疑人进行了跟踪和排查。

  刘俊斌:香港籍夫妇经常往来香港与韶关,经常带很多人去香港,在香港停留四五天时间又回来,多的时候有两三台大巴成员去香港。

  随后,警方顺藤摸瓜,发现了一个集群网,在这个网,韶关警方有了一个惊人的发现。

  赵执森:我们发现亮碧思这个团伙已经在我们韶关盘踞了有两年多的时间。

  刘俊斌:调取他们集群网的所有的成员情况,发现这个传销团伙的成员已经达到了800多到1000人。

  赵执森:布及到我们10个县市区,这个人数比较多,比较广。

  刘俊斌:我们对这个情况感到非常意外。

  不仅如此,警方还发现柏某敏、郑某辉还经常组织会员在韶关的一些酒店组织培训,培训内容也都是如何拉拢会员、发展下线。通过韶关警方近4个多月的摸底和排查,终于查出韶关亮碧思传销组织的架构。

  刘俊斌:这个就是我们亮碧思专项团伙的组织架构团伙,第一最上层的就是柏某跟郑某,两夫妇为主。然后再一层一层发展下线,他原来要求是每个人要发展五个作为一代,有些继续往下发展。它是靠每一代发展交纳的会费作为佣金,再提取这个佣金,所以他的下线,所发展的下线都可以拿到佣金。

  通过韶关警方近4个多月的摸底和排查,终于查出韶关亮碧思传销组织的架构。

  根据警方的调查,锁定了韶关“亮碧思”非法传销团伙14名骨干成员。他们以经营亮碧思产品名义,要参加者交纳每单6万多元港币参与经营,参与者每发展一个下线可得到14360元港币提成,每发展5人加入公司算为一代,加入团队后按照发展人头数额和三个月内做到的业绩升级,从“经销商”至“尊爵”的顺序分成经销商、爵士、伯爵、侯爵、公爵、勋爵、尊爵7个阶层,每个阶层按照比例瓜分下线交纳的费用。

  在亮碧思非法传销团伙内,分为7个阶层,每个阶层按照比例瓜分下线交纳的费用。

  确定这些犯罪事实后,韶关警方迅速成立专案组,经过一个多月的侦查,警方锁定了2013年8月14日上午十点,韶关警方集合浈江区、武江区、乳源县等多县市的巡警、特警、刑警多警种150多名警员兵分多路,实施收网行动,一举端掉了长期盘踞在韶关的亮碧思非法传销团伙。

  赵执森:香港这两夫妇就到案,还有其他十几个主要的嫌疑人,也就是我们传销的领导、组织者、骨干也到案,那么盘踞在我们韶关两年多的这个传销这个团伙这个组织,就给我们行动的这一天一网打尽了

  直到被抓,这个被叫做亮碧思的非法传销组织头目还是拒不承认自己犯法。其实,我国对于非法传销早就有明确的定性。第一、金字塔式的销售模式;第二、拉人头赚钱入网费;传销销售对象以自己为主,自己购买公司的产品,并把这种销售方式推广给下线,下线其实就主要以自己亲朋好友为发展对象,它不会给下线销售员带来任何报酬,相反还造成了损失,这种方式根本不是一种正常的工作,而是一种害人害己、为少数顶级上线牟取暴利的骗术。面对大量的事实足以证明,亮碧思就是从事着非法传销活动。我们听听这些参与了亮碧思传销组织的成员是怎样说的?

  传销组织首脑称是境外投资合法经营  参与者被洗脑坚信“今天睡地板,明天成老板”

  涉案人员:香港是什么地方你也知道,国际金融世界,有什么可能有象你讲的那些呢。都是自由贸易港都,也没有人逼你,绑着你或怎么样。

  涉案人员:代理的产品都是比较有历史的,就是很有实力的一个公司。

  涉案人员:精油,你去查一下。是法国已经有110多年历史了,它很多功效的,它又有杀菌,消毒。

  在韶关警方抓获的60多名传销人员中,大部分都被带到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总部洗过脑,坚信自己做的是“境外投资”,认为自己是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经销商。

  涉案人员:其实我个人觉得这不是传销吧,我的想法是,是不是有些人把这个模式做坏了,而让人产生这是一个犯法的想法。我没做过传销我不知道,直销我觉得这绝对像直销,因为安利我也做过,我去学习过的。

  在韶关警方抓获的60多名传销人员中,大部分坚信自己做的是“境外投资”,认为自己是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经销商。

  警方调查时发现,尽管亮碧思公司有保健食品、奶粉、红酒和精油等产品,但并不是以销售产品计算业绩的,而是以发展下线为目的,那些被洗过脑的传销人员也并不认为自己是在做传销。

  涉案人员:不是叫我们卖货,这个形式就是这样子的,一拉一的形式,但是我觉得有点像“拉人头”的形式。

  记者:你已经意识到是这样的情况了?

  涉案人员:但他跟我们解释说什么不是“拉人头”,做什么事都需要人才做得到,就这样子。

  记者:那你现在投入多少钱进去?

  涉案人员:实际要我投资六万一(港元),现在投了三万五千一百(港元),我还差他一点钱,我还在筹钱。

  据这些传销人员交代,他们曾被带到香港的亮碧思公司参观,加入亮碧思是属于“境外投资”,并不违法。

  涉案人员:因为我觉得他在铜锣湾是有店的,而且每次去都很多人。

  刘俊斌:都是介绍这个公司的情况,还有你加入了以后会获取什么收益,达到什么职务能够拿到多少奖励,他把这个奖励制度是定到很高的,等于就是你一次加入可以终身受益,你这辈子都可以得到这个公司的回报,就是这辈子都可以发大财。

  警方介绍,这些被带到香港的人在被洗脑的过程中,都会被灌输一个概念。

  赵执森:今天睡地板,明天当老板,往往他们都是这种概念。

  警方介绍,这些被带到香港的人在被洗脑的过程中,都会被灌输一个概念。

  亮碧思传销团伙打着经销某种产品的招牌,实际上是从事“拉人头”发展下线的传销活动,其高回报、终身受益的“设计”,更容易麻痹参与者的意识。

  亮碧思传销团伙给会员描绘了一张在短期内得到高额回报的蓝图,让他们信以为真。那么在韶关的亮碧思传销人员,他们是否就发了财了呢?
  犯罪嫌疑人:说真的,投资这间公司我真的没有赚到钱。我投了三十多万进去。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投这么多钱?

  犯罪嫌疑人:初步你是用产品,用完后没有产品了,她就叫我发展五个人,我说没那么多人发展,那时我约了三个朋友过去,因为当时的级别是你齐了五个人,你可以自己买的,你齐了五个人,就有资格挑战上侯爵的级别。

  犯罪嫌疑人告诉记者,自己投资了三十多万元并没有赚到钱

  为了凑足人头数升上更高的等级,期望以此得到高额回报。传销人员在拉不到足够的人头时,自掏腰包投入几十万买下所谓的“大单”,结果不但没有赚到钱还因些负了债。

  犯罪嫌疑人:我到现在都是负债的,都是借债借息的。借人家那些钱有息的,要还的。现在他们有些人买车,可能有些是借钱买的,有些是贷款买的。我到现在都没有车。

  记者:你那五六十万大部分是借回来的?

  犯罪嫌疑人:大部分是借回来的。

  身陷牢笼的嫌疑人最后才清醒过来。

  犯罪嫌疑人:现在投了三十多万我很后悔。

  那么,亮碧思到底是怎样的一家公司呢?调查时记者了解到,亮碧思香港公司是1998年在香港注册的一家直销公司,按照规定,在我国从事直销经营,必须取得由商务部颁发的合法牌照,但是亮碧思香港公司并没有,所以他们在内地以所谓的直销模式经营是属于违法的。但是很多被骗的人不知道其中的原因,不断将自己的钱,亲戚朋友的钱,往这个公司送,在投资的同时,成了非法传销的参与者。

  警方:你交了钱没有?

  涉案人员:交了。

  警方:交了多少?

  涉案人员:六万一(港元)。

  警方:公司在哪里?

  涉案人员:公司在香港。

  警方:你怎么交到香港?

  涉案人员:去香港,交到香港去。

  半小时观察: 打击传销必须出重拳

  提到传销,很多人会联想到“开大会”“喊口号”等情景,不过那已是过去的传销。如今的传销,手段不断升级,方式更加隐蔽。传销组织不再“开大会”“聚众洗脑”“扎堆上课”,而是以四五人为一个小单位,在居民区合租一套公寓房。传销骨干分子则在各公寓房之间来回走访、串门进行传销活动。除此之外,传销现在开始了变异,网络传销已成为当前传销活动主要形式。传销组织者把传统销售模式搬到网上,有的是以点击广告赚钱为名实施网络传销,还有以消费返利为名的传销,以股权投资、网络理财为名的金融化网络传销也正在兴起。一个原本不难识别的骗局,一种人所皆知的犯罪行为,何以屡禁不止?除了一些地方出于地方利益而置传销于不顾外,造成传销屡禁不绝的另一个原因就是相关法律的不完善和欠缺。所以想根除传销,还按这种驱赶苍蝇的模式进行治理,那根本不可能根除传销的毒瘤。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5年07月07日 00:47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打着香港“亮碧思”有限公司的传销团伙,以境外投资为名进行非法传销活动,涉嫌骗取巨额资金,涉案人员达千人。广东省韶关市公安局接到报警,称被两个叫辉哥和敏姐的香港人骗了,警方很快意识到这是一起传销诈骗案,于是成立了专案组对案件进行了跟踪调查。不久警方就查出“亮碧思“传销集团的组织架构。该组织以柏某和郑某为主,一层一层发展下线,要求每个人发展五个下线作为一代,内部人员都靠每一层人员交纳的会费作为佣金的,虽然有所谓的精油、红酒,但是并不是靠卖这些来赚钱。最后,警方对所有涉嫌传销人员进行了集中抓捕,案件终于告破。 (《经济半小时》 20150706 打击防范经济犯罪在行动(四):揭秘“亮碧思”传销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