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613 聚焦地下管网安全 尴尬的共同沟

来源:央视网2014年06月13日 22:39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城市共同沟的建设避免了马路被“开膛破肚”的现象,然而国内共同沟发展正面临尴尬。】无论是在安全性、经济性、还是在确保道路的安全畅通、城市管线的共同管理以及城市环境保护等方面都将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它是保证城市具有可持续发展能力的重要基础设施,已成为21世纪城市基础设施现代化更新与改造以及城市现代化建设的趋势和潮流。那么如此惠及民生又有发展潜力的好项目缘何成为人人都不愿意接收的烫手山芋?

  这几天的目中,我们报道了多个城市的地下管网现状。由于地下管道的事故,马路拉链,断路施工的情况也不断在城市里上演。由于涉及到的部门多、管理分散、要想让城市的地下管网工程建设做到科学有序,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地下管网的各种事故,现在已经向人们发出了警告,提醒着我们必须开始重视这个问题。值得关注的是,一种名为共同沟的城市设施,正在改变这样困局。

  地下管网屡生险情,如何保障城市“血管”通畅?

  2011年6月23日 北京暴雨,积水造成22处道路中断,76条地面公交线路受到影响,3条地铁部分区段停运;5人遇难。

  2012年7月21日 北京暴雨,暴雨造成房屋倒塌10660间,160.2万人受灾,经济损失116.4亿元,79人遇难。

  2014年5月23日 广州暴雨,受灾群众达22.05万人,农作物受灾面积达20.6万亩,倒塌房屋6810间,直接经济损失超过7亿元。因灾死亡7人,失踪1人。

  每当夏季来临的时候,地下管网就会成为被提及最多的一个话题。暴雨引起的内涝 、交通阻塞和安全事故,不仅暴露出城市排水系统的巨大缺陷,同时也是对城市“地下生命线”的一次次考验。 

频遭暴雨侵害的北京

频遭暴雨侵害的北京

  2013年11月22日,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发生爆炸,造成62人死亡,直接经济损失75172万元。

  2014年4月10日,兰州发生自来水苯含量超标事件,自来水水管水样被检测出苯含量超过国家标准近20倍,结论是地下自流沟渗漏。

  接二连三的管道泄漏、爆燃等事故,将城市地下宛如“蜘蛛网”一般错综复杂的管网和诸多潜藏地下的管网隐患呈现在人们面前。而要想确保各种生命线设施的稳定安全,同时避免马路被反复开膛破肚,建设地下城市综合管廊,也就是人们俗称的共同沟,似乎就成了解决所有烦恼最好的手段。

  胡喆:上下交错,错综复杂。

  2014年5月份,北京通州的共同沟,北环环遂工程,还有不到一个月,就将进入最后的设备安装调试阶段。所谓共同沟就是在城市地下建造一个隧道空间,将市政、电力、通讯、燃气、给排水等各种管线集于一体,实施统一规划、设计、建设和管理,彻底改变以往各个管道各自建设、各自管理的零乱局面。

  胡喆:计划是今年的6月份,基本具备验收条件。主沟是跟着我们环遂走的,大约是1.5公里。  

  位于通州新城的北环环遂工程分为三层,分别为行车道层、设备夹层和共同沟。 工程主隧道全长为1.5公里,行车道宽度近11米。 
   
  北环环隧道项目施工方张学军:慢点,注意脑袋啊,注意这儿啊,注意。

  55岁的张学军已经从事建筑施工35年,他怎么都没想到退休前负责的最后一次工程,竟然是难度这么大的“棘手活”。

  张学生:最复杂的一个工程,出口多、洞口多,交叉作业多。

  由于还没有最后完工,管廊里漆黑一片。但张学军依然对这里的管线敷设如数家珍。

  张学生:这边是电力仓,这边是真空垃圾管,这个是中水仓。

  建成后的通州新城共同沟将包含水、电、气、热、真空垃圾收集等多种管线。整个工程前期在可研阶段预计投入近18亿元。虽然共同沟这一项目的投入究竟有多少还并没有最后清算,但与传统的管线敷设方式相较而言,这样的共同沟造价却非常高昂。
  
  江贻芳:这里是你建一米管廊多少钱,高的有一米管廊20多万,低的也有不到两万。你的大型综合管廊建设费用,不必地铁低多少。

  江贻芳,中国城市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专家,他在全国各省的调研结果显示,虽然因地区差异和规模不同,各地的共同沟建设类型和造价也各异,但普遍造价很高。其中,土建和监控是导致共同沟投入过高的主要原因。土建的平均造价为每平米1万元。与之相比,传统的通过直埋敷设的地下管线造价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在这份由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业委员会提供的统计数据中,我们可以看到国内部分共同沟的造价。 

城市共同沟造价高昂

城市共同沟造价高昂

  其中,建成于1994年上海张杨路共同沟全长11.13公里,总造价3亿元,平均每公里2700万元;上海松江新城共同沟0.323公里,总造价1500万,平均每公里造价4600余万元;昆明昆洛路共同沟22.6公里总造价5亿元,平均每公里造价2200余万元。

  那么究竟是什么吸引越来越多的城市开始对这种昂贵的共同沟趋之若鹜呢?

  1966年的法国喜剧电影《虎口脱险》中,主人公划着小船逃跑的这个通道就是共同沟。其实,早在200年前,法国巴黎就开始建设共同沟,之后,英国伦敦、德国汉堡等地也纷纷加入兴建的队伍。

  2013年,我们在热播美剧《越狱》中再次看到了类似的情节:

  200年的洗礼,这些共同沟经受住了城市变迁和洪涝灾害的考验。频发的自然灾害,传统管线的种种缺憾使得包括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甚至像黑龙江佳木斯这样的小城都开始热衷修建共同沟。尽管对于建设共同沟充满热情,但处于起步阶段的共同沟,走得并不是一帆风顺。

  城市共同沟遭遇运营尴尬,惠民项目反成烫手山芋?

  看来,要建设共同沟,仅仅是资金投入就是个天文数字,更不要说其它的方面的困难了。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有很多城市不惜花费重金来打造它,目的就是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地下管网的科学规范问题。就拿北京来说吧,中关村在2006年建成了完备的共同沟,到目前已经运行了7年多。目前,除了刚才我们看到通州在建的共同沟外,昌平、朝阳CBD等地区也在进行共同沟建设。不用说,大家对共同沟的作用确实充满期待。那么,建成了的共同沟,运行起来是不是就跟我们想像中的一样呢?

  我家路面常打开 乐不乐意随你

  一到下雨深不见底 你会爱上这里

  不管新旧随便挖开 请不用客气

  东西南北都是工地 我们欢迎你

  这是网络上非常流行的一首被改编过的歌曲,上传仅半天,点击量就突破了4万次。随着音乐的推进,歌词一句句呈现出来,里面不乏挖苦和自嘲,但却也是对城市马路拉链的一种形象描述。

马路遍布大拉链

马路遍布大拉链

  侯静岩:这当时是北京市的一个重点工程,都是绿色通道,每个星期都专门有政府部门到这儿来解决问题。你们下去看看吧。

  侯静岩,中关村西区共同沟及地下商业开发工程设计与建设总负责人。十五年前,她接手中关村西区的共同沟工程。项目刚刚启动,挑战就接二连三的出现在她的面前。

  侯静岩:因为没有先例,在我们国家是头一个,没有什么先例,主要是当时能够做成三位一体的形式,所以对我们来讲,对我们的设计人员来讲难度是很大的。

  把商业、地下交通和共同沟结合在一起的三位一体的模式国内国外没有先例。这样设计的初衷一是为了缓解地面交通压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摊薄共同沟建设的成本。可面对这样一个完全没有先例的模式,即便是经验丰富的侯静岩,起初心里也没底。

  侯静岩:挑战还是很大的,在这方面我们专业人员做了一个很大努力,经过调研、考察,把一些东西最后确认下来,尽量做到万无一失。

  时至今日,这条共同沟已经投入运营7年。7年来,不但地面交通得到了有效缓解,也让中关村西区彻底摆脱了被重复开挖、“开膛破肚”的命运。

  北京科技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邗:就不能让人家IT巨头来了,然后一会儿他们家道路门口又给挖了,一会儿线路没架好又折了。

  曹邗所在的北京科技园建设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是中关村西区共同沟的投资方、建设方,也是目前的运营方。作为中国第一个现代化的共同沟,7年的运营,经受住了洪涝灾害的考验,有效缓解了中关村西区地下管网的压力。但是这个承担了很多功能的共同沟现在却成了北京科技园建设股份有限公司一块难以摆脱的“心病”。中关村西区的共同沟在建设时得到了北京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但是作为一个承担建设的公司,他们希望能够在建设完毕后移交。但是却发现始终没有人愿意接手。

  北科建工作人员:原则遵循谁投资谁管理,政府投资政府管理,你投资你管理。第一:政府以前没有这个机构,他说我上哪弄一个部门管理你这个,我让燃气管,人家燃起说这里还有水泥,让水管人家说这里还有燃气呢,就一个他们说我没有一个编制,我让谁管啊。

  身背重点工程名号,诸多部门联手支持、打造的第一个现代化共同沟,如今似乎成了一个烫手的山芋。现在,北科建不仅要每年投入数百万元维护,还负有监管责任。一旦共同沟出现问题,他们就成了责任方。如此买卖,企业自然不愿意承担。他们也曾经试图寻找愿意接手共同沟的单位,但是却发现根本没有对应的部门。而政府也一直没有对共同沟的产权作出规定。无奈的北科建只能继续管理下去。

  北科建工作人员:问题在哪呢,你一建共同沟这沟归谁啊?是不是,没有一沟的接收单位。   

  据了解,目前在全国从南到北,从东到西,共同沟的建设项目遍布各地。但由于产权不清,这些共同沟在未来也许都会面临北科建类似的尴尬。北科建工作人员:总要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后面的人发现你咽不下去,又卡着了,自然就不建了。

  目前,中关村共同沟还在北科建的手中艰难运行,而与之相隔不远的通州新城为了避免中关村共同沟的局面也曾试图与将来要进入共同沟的电力部门商量能否共同建设共同沟,从而降低成本,但是却被委婉地拒绝了。

  胡喆:我们下面的电力沟道,电力仓,人家电力为什么不愿意跟我们一块儿来弄,因为人家有一套的东西,管理啊,安装啊,是一个系统,咱们相当于给人家裹在一起了,对于人家的管理不方便了啊,设计满不满足人家要求啊,可能都是一个问题。

  共同沟运营的困境就像一道坎,要想跨过去,绝非易事。

  胡喆:这以后运营管理的切分,你比如说电力这个,我们不可能拿过来,我们也没有这个能力,你想拿过来,你拿过来你怎么管理啊,你没法管理,人家电网公司人家肯定是自成体系的。

  事实上,对于一个负责工程建设的公司来说,想要出面协调各个职能部门几乎不可能。

  胡喆:这不是一个纯的技术问题。以共同沟,从咱们国家说,就是利益方太多,缺乏一个统筹的部门,没有一个部门,能把这些部门统筹起来。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管委会不能吗?

  胡喆:您觉得电力公司一般的人协调有用?

  市政管线,每一根管,每一根线背后都代表着一个政府部门。以北京为例,北京市政地下管线包括燃气、供水、自来水等12个类别,这些管线分别由包括自来水公司、燃气公司、电信公司等在内的几十个单位建设和管理。然而众多的管线却缺少一个统一的协调管理部门。利益格局如此复杂,让共同沟未来的使用情况也充满了不确定性。

  侯静岩:周边如果有一些开发项目,就说它想进就进,不想进就绕着走。

  记者:那绕着走这个还有什么意义呢?

  侯静岩:是啊,所以说没有发挥出它的综合管廊这个建设的初衷。有很多地方,像上海最初的有一些个别的项目,日常的维护、运营都已经捉襟见肘,就说很困难。 

城市共同沟日常维护管理

城市共同沟日常维护管理

  侯静岩告诉我们,传统的管线建设和管理,是由各管线建设主体各自独立负责。如果管线进入共同沟,成本会大大高于传统的管线敷设方式。因此,在没有法律约束的情况下,各类市政管线缺乏进入其中的动力。

  侯静岩:大家都认可这个东西,但是让谁掏钱谁都不掏,然后让谁进去,谁都不进去。

  那么这些管线权属单位到底是如何看待共同沟的呢?记者联系了水务、燃气等相关管线权属单位,但截至节目播出,记者并未收到任何回复。

  现在对于自己参与的通州共同沟项目,胡喆觉得是一块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的硬骨头。如果始终无法送出去,也就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彭:有的项目它就是骨头,可能有的是肉。

  记者:共同沟是骨头还是肉?

  彭:目前来说,我们肯定是没有什么收益,你从整个咱们这个来说,是没有什么收益的,但你比如说真空垃圾收集系统,你如果单就这个系统来收费的话,可能包括开发商,人家肯定是有意见的,比如觉得昂贵或者觉得什么,但实际上这个东西,是一个绿色环保理念,是非常好的一个东西,现在好东西,一般可能都会付出一些代价。

  明确管理部门,他山之石能否让城市共同沟迎来运营春天?

  通州的共同沟建设者希望在项目完成后能够尽快转交出去。因为他们知道如果继续运营的话,只能像中关村的共同沟建设者一样,每年继续要赔上几百万承担运营和维护。作为一个建设企业,自然不愿意的承担运营和维护的事儿。可是,怎样才能让共同沟科学运行呢?

  由于产权不明晰,运营成本高,责任重大,共同沟的管理方正处于尴尬的困境。虽然共同沟在我国还属于新兴事物,还没有相对成熟的经验和运营模式,在前进的探索中难免走一些弯路,但这并不影响共同沟对城市运行所起到的巨大作用。在我们国家,更多的共同沟工程建设,也正在如火如荼地建设。

  5月中旬,北京市住建委召开了有关城市地下管网的会议。5月27日上午,参加完会议的肖然,侯静岩的同事,中关村西区共同沟的另一位设计者,在这间会议室里,给大家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北京城建设计院副总工程师肖然:我参加了住建委关于地下管线要立法的一个会议,因为在咱们国家来讲,明确这个管理部门,管理单位,然后这样话呢,让每个城市的政府都能把他们忽视的这个部分,地下空间地下管线,然后上升到一个管理层次。

  肖然对于刚刚结束的会议很兴奋。她希望管理部门能够尽快到位,这样就有可能把共同沟项目移交出去。眼下,她手里还有成都和郑州两处共同沟的设计工作,马上要到出图的日子了。

  从中关村西区的共同沟到现在成都和郑州的项目,肖然告诉记者,目前共同沟建设正在全国遍地开花。肖然和同事们既要兼顾两个工程,又要赶工期,不得不快马加鞭。 

更多城市地下管网设计图

更多城市地下管网设计图

  肖然:你说几号,给你两天时间行不行。你一天都不能耽误。

  陈毅:每到节假日,都赶上了

  肖然:都赶上上班,每到节假日,他都在加班。你先问他,甲方肯定说,30号不行,你说几号?

  陈毅:然后10号砍一砍。

  肖然:不是不是,现在不讨价还价,已经很多次了,人家不讨价还价。

  出图日期迫在眉睫。肖然和同事们希望能将出图日期后延。即便这样,接下来的日子她们依然会非常忙碌。而相较于共同沟建设的热火朝天,一位在对中国地下管网有着二十多年研究的专家江贻芳对共同沟却有着自己的思考。

  江贻芳:按我所了解的情况,大多运营效果都不是很好。但是综合管廊就是大家都讲的一个观点就是综合管廊代替地下管线那是不现实的。

  江贻芳,中国城市规划协会地下管线专家委副主任。2011年,他受住建部委托,和众多专家一起,历经一年的时间,经过实地调研,交出了这份中国城市地下管线发展报告。这也是真正意义上关于城市地下管线的第一份权威报告。时隔两年,当我们再次提起这份报告的时候,江贻芳却显得有些淡然。

  江贻芳:我认为我干得比较寒心,做了这个东西,没用起来,那就没有意义了。

  在这份报告中,江贻芳对我国城市地下管线的管理现状、法规标准体系、安全现状以及城市共同沟建设等几个方面进行了深入的调研和分析。通过调研他发现,眼下我国的共同沟运行状况并不理想。

  江贻芳:如果你要收的钱很高的时候,那么各个管线单位不愿意进来,因为这样的话造成它成本压力就很高,它成本压力很高的时候,那么就是最后造成管廊的运营效果,就不是很好。

  江贻芳告诉记者,城市共同沟仅土建部分的建设资金就比在同一道路上所有市政管线的建设资金总和高出几倍。大型共同沟的造价几乎与地铁造价不相上下。成本高,又没有任何约束的情况下,管线权属部门就会缺少进入共同沟的意愿。

  江贻芳:我在旁边新建一个管,我可能一次性考虑100万就进去了,那我在这里面,你让我每年掏个二三十万,他每年都要掏这个钱的,如果不掏这个钱,管廊就运营不了,你说你干不干,这还是一个投资回报的问题。
   
  除此之外,共同沟涉及到市政、电力、通讯、燃气、给排水等多个部门和行业,牵涉政府部门特别是垄断行业的权利和利益问题,统一管理难度很大。在我国,传统的管理体制是“谁拥有谁管理、谁建设谁管理”,针对共同沟,既没有专门的管理机构,又没有完善的监督机制,这也给共同沟的运营增加了难度。

  目前在我国,对共同沟的所有权、使用权、管理权并没有界定,再加上牵涉的部门和单位众多,缺乏一套完整的行政法规和有效的机制作为支撑,因此未来共同沟要想推广,充满了挑战。

  那么,共同沟发展最快的日本又是怎么做的呢?日本共同沟的运营模式是怎样的?又有哪些法律保障呢? 

  财经频道驻东京特约记者赵潮:目前日本共有80多个城市建成了共同沟,总长度超过了1千公里,并仍在不断扩建当中。我目前所在的这个东京中心区域的地下,就正在建成一条长度约为1.5公里的大型共同沟,这个工程是由2004年开始投入,目前已经进入了最后的地下管道的铺设阶段,预计整体的建设费用将超过200亿日元。 

日本规范了城市共同沟的管理单位

日本规范了城市共同沟的管理单位

  为推动共同沟建设,日本于1991年在全国范围内成立了共同沟的专职管理部门,东京国道事务所就是其中之一,至今已经完成了东京国道中约119公里的共同沟整治,占到管辖道路的7成以上。这里的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日本共同沟最发达的城市,东京不仅将电力、电信电缆、上下水、燃气管道收容于共同沟,还纳入了交通信号灯和路灯电缆等设施。

  东京国道事务所道路工程调整课课长:把这些设施都纳入共同沟,十分有利于地震等灾害的防范。另外,共同沟的普及,可以有效避免反复挖路,缓解交通压力。最近10年,东京的道路工程减少了约3成。

  虽然共同沟优势明显,但在东京每1米的建设费用至少达到50万元以上,多则上百万,高于管线独立铺设的成本。为此日本在1963年就颁布了《共同沟特别措施法》,规定共同沟的规划、建设、运营由城市建设部门统一负责,并明确建设资金由道路管理者,也就是各级政府连同管线预定使用单位共同承担,但没有对承担比例做出明确规定。在后期运营中,同样采用道路管理者与各管线单位共同运营的模式,各级政府基本分担一半以上的管理维护费用,其余部分由各入沟管线单位分摊。并同时通过法律条款,规范了企业的后期行为。

  东京国道事务所道路工程调整课课长:共同沟建设前,我们会主动询问当地管线单位是否愿意加入。等到建成以后,想要在同一路段,再单独挖沟建设的话,原则上我们会根据相关法规,拒绝此类申请。

  【半小时观察】:

  其实建设地下管网的共同沟,不失为一个好主意,但一本好经,念着念着,眼见着就要念不下去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呢?在调查中我们看到,共同沟在建设之中,不知不觉中被异化成了一个建设者自掏腰包,自负盈亏,商业运作的个体沟。变成了谁建的谁来管,共同二字被忘得一干二净。但这样的城市基础工程,实质上是关系城市的健康运行和城市的管网安全。它担负的重任,是不言而喻的,几家建筑公司,几个企业老总,让他们来肩负这样的责任和义务,恐怕也是不现实的一个愿望。目前在国内,共同沟的运营还处于一种探索状态,还有许许多多的难题等待破解。但如何理顺共同沟的权属关系,明晰这项城市基础工程的功能属性,应该是共同沟未来能够科学运转的一个重要基础。在这方面,我们或许可以借鉴日本的经验,通过司法界定共同沟的属性,使它的运营和使用不再模糊,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把共同沟当作大家共同的事业,或许所有的期望才能真正的落到实处。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6月13日 22:39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网友戏改歌词:我家马路常打开,乐不乐意随你。由于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