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1118 炙热的普洱茶(上)

来源:央视网2014年11月18日 22:35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经常有散客拿着一箱一箱的现金来买茶

经常有散客拿着一箱一箱的现金来买茶

  眼下正是云南普洱秋茶收获、陆续上市的季节。但是在10月7日,云南省普洱市景谷县发生了一次6.6级地震,造成数百人受伤。作为云南普洱茶的产地之一,普洱市历来就是普洱茶的主要集散地,当地震消息传来,很多茶商、茶客、发烧友们开始担心—普洱茶会不会因此价格大涨?那么这次地震对于秋茶的产量和价格究竟会有怎样的影响?地震后,我们的记者第一时间赶到了普洱产地之一西双版纳勐腊县。

  普洱爱好者冒余震危险采茶 20克古树茶3万元

  云南西双版纳勐腊县,距离西双版纳景洪市区170多公里,是普洱古树茶一个主要的产区,从新疆来的陈刚正在赶往那里。作为普洱茶发烧友,陈刚在业内小有名气。10月7号地震发生的时候,他正在云南昔归收茶,那里距离震中只有40多公里。现在回想起来, 陈刚还是有些后怕。

  普洱茶爱好者陈刚:因为那种振幅、那种摆晃,包括那种声音,当时没感觉,现在想起来确实挺恐怖的。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到什么程度了当时?

  陈刚:当时那个钢架,钢结构的二层房子,他们二楼是晒台,给你感觉就像那个钢管像断的那种感觉,发出巨大的声音,而且强烈地摇摆。

  地震发生后,手机信号一度中断,想给家人报个平安的陈刚,只能焦急地等待。

  陈刚:在那个发生地震的15分钟后,当时往外打手机我就打不通了,直到一个小时以后,我的家人打电话给我,第一反应就给我说赶快回家,不要再逗留了。

  家人的担心,陈刚理解。但思前想后,他还是选择冒着余震的危险留下。因为,为了等到10公斤的茶叶,当时他已经在山上待了六七天了。

  陈刚:如果当时走的话,这个茶就毁了,那这是我的心血,我不可能放弃的,所以只有等到第二天下午全部晒干以后我才离昔归的。

 陈刚思前想后 还是选择冒着余震的危险留下

 陈刚思前想后 还是选择冒着余震的危险留下

  采完的鲜叶子,要等做好毛茶,才能取走。否则叶片没干,在路上一捂,就全毁了。就这样,陈刚留在了昔归。所幸的是,虽然有余震,但陈刚住的村子比较幸运,只有几所简易木屋倒塌,没有人员伤亡,茶农们的房子和茶树,也都没有受损。

  陈刚:还好吧,我去的寨子里面都没有受影响,只是在经过的路途中会发现塌方,或者滑坡现象,但是我觉得到了,到了茶地,我感觉没有受什么影响。

  做好毛茶离开昔归,陈刚继续穿梭于各个茶山。事实上,每年春、秋两季,陈刚都要像这样在山里呆上个把月,和茶农们一起上山采茶。云南西双版纳的勐腊县和勐海县,有12座古茶山,这些隐匿于在大山深处的古树茶,每棵都有上百年的历史,因为产量稀少,采摘困难,来自全国各地的茶商和发烧友想要抢到上等的好茶,“等着”、“守着”就成了他们必做的功课。

  陈刚:我每天都会把我每天所采茶的,或者寻茶的一种过程会记录下来。这个是我得到了曼松的古树,然后我把它泡了一下的观后一种体感,还有就是喝完的一种感觉,我就写下来了。

每天陈刚都会把自己采茶的感受发到微信里

每天陈刚都会把自己采茶的感受发到微信里

  地震后,不少茶商和茶友都从山里撤了出来,依然等在茶山的陈刚,让微信群里的普洱爱好者们格外关注。

  陈刚新收的仅仅20克的曼松古树茶,就刚刚以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一位茶友。如果不是这位茶友再三央求,并开出了高价,陈刚无论如何也舍不得转让。

  陈刚:我费了很大的心思,用了好几天时间,总共才寻了那么几百克,然后就出,就出20克,所以,如果不是关系很好的话不卖,我不会卖给他的。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卖完还挺后悔?

  陈刚:后悔。

  记者:那其它的会卖吗?

  陈刚:不卖了,准备收着。

  20克,仅仅相当于两泡普洱茶的量。虽然说好的普洱茶可以泡到20道以上,但两泡茶就能值3万块钱,这远远超过黄金的价格,还是让我们感受到了这个市场的烫手。那么这个价格,是不是因为地震才涨上去的?是不是所有的普洱茶品种都能有这样的行情呢?陈刚建议我们到山里的茶园去看看。

  提起云南的普洱茶,有一个地方不得不说,那就是云南老班章村。对茶界而言,老班章村就是普洱茶的一块圣地。就在今年春天,老班章村的春茶,每公斤收购价突破了8000元,达到历史最高点。这是当时拍到的照片,大批茶商背着巨额现金进山,路上堵着的全是来收购茶叶的车。眼下又是收获季节,经历了地震之后的老班章村,现在是什么样子呢?

  老班章村村民不担心行情 采茶最忙时餐厅接待千余人

  听说云南景谷发生6.6级地震,广东茶商蔡金华立即买了机票,赶往勐海县的老班章村。因为每年春天都会来收茶,他和这里很多茶农早已是朋友。三爬,就是其中之一。

  广东省东莞茶叶收藏家蔡金华:我们又见面了。

  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老班章村原村长三爬:辛苦了辛苦了。

  地震那天,三爬呆在家里,因为距离震中有200多公里,老班章村当时虽然有震感,但村民们并没有遭灾,看到老朋友们都平安,蔡金华总算放了心。茶园的情况也很好,还是原来的样子。

  蔡金华:地震以后我就怕这边受影响,来到看了,这个茶,这个地方没影响,我这个心里就比较踏实一点。

  老班章村的茶园里,随便一棵茶树,都有几十年、上百年的历史,对村民们来说,这是他们最宝贵的财产。今年春天,三爬家60亩古茶树产的500公斤茶,都让蔡金华买走了,光靠卖茶,三爬全家就拿到了200万的收入。

  三爬:工人住在这个地方,来采茶那些人就在这个里面住。

  记者:这是大房间?

  三爬:它就是全部铺满,通铺。

  记者:通铺。

  三爬:这些就是工人住的。那个时候那里面全部铺满了,全部是床。这个是工人住的。

  记者:工人,就你请的工人采茶?

  三爬:那我请的采茶那些。

  制茶师陈剑:采茶的工人,因为他人多啊。

  三爬:我说这个春茶时候,我们家一年至少要十多个人,他是两个月嘛,三月到四月份,二月到三月、四月两个月,他就有十几个请过来采茶。

  记者:他们一天给多少钱?

  三爬:现在是这个老班章这个东西太贵了,一百多块钱,120块钱。

  记者:那你这两个月,得付出去这部分钱付出多少?

  三爬:差不多五万块钱,五万块钱。

  老班章村17万棵古树茶,每棵都在200年以上,它们是全村致富的希望。说起今年春天村里收茶的景象,三爬很兴奋。

  三爬:我现在,我们家这个里面有一天就是4、50个人,100个人汇集来的。

  记者:就这里面啊?

  三爬:嗯。

  制茶师陈剑:这个是事实,因为那个时候我带我的茶友来的时候,在这面,这里面您现在看的是空荡荡,当时来的时候这里边全部是满的。

  三爬家的餐厅有200平方米,之所以要盖这么大,是因为采茶季最忙碌的时候,这里前前后后要接待上千人。2011年盖新房的时候,三爬本以为有12间客房就足够用了,但现在看还是少了,今年客人最多的时候,三爬家同时住了六七十人。

 三爬家的餐厅在采茶季最忙碌的时候要接待上千人

 三爬家的餐厅在采茶季最忙碌的时候要接待上千人

  制茶师陈剑:(卖)老班章的人呢,为了要做生意,他几乎让自己的孩子,自己的人去外边亲戚家去住,把家里面全部让出来给茶友或者给客人住。这里面当时来的时候就几乎乱套了,鸡蛋都没有。

  因为秋季茶叶产量小,通常秋季来的客人就要比春天少得多。加上地震,今年来得人就更少,但三爬一点都不担心行情。毕竟,老班章茶早就因茶气刚烈,味道醇厚,在普洱茶业内有了“茶王”的美誉。三爬相信,等明年开了春儿,家门口的这条路,还会像今年春天的时候一样热闹起来。

  记者:能排到多远?

  陈剑:他当时从这里应该排到村口。

  三爬:他是为什么呢。

  陈剑:从那个村口一直排过来,根本上动不了。

  三爬:太多了,而且这里面停满了,全部停满了。

  无论是茶商还是茶友、访客,来到这里,总想一睹老班章村最古老的茶树的真容。在这条通往茶山唯一的路上步行10分钟,我们来到了古茶园。眼前的这三棵茶树,是古茶园里树龄最长的“寿星”,历经900年的岁月,依然枝繁叶茂。今年春天,这三棵树产出了12公斤茶叶,卖了整整12万元。

这三棵茶树是古茶园里树龄最长的茶树

这三棵茶树是古茶园里树龄最长的茶树

  记者:就是你们这儿最高的价格了吧,这个价钱在你们这个村子里卖的是最高价钱了吧?

  三爬:最高价钱,最高价钱。

  记者:就是因为它的树龄很长?

  三爬:树龄很长,它就很,有一个老板就是这三棵树里面摘下来多少,他就全部拿走嘛,这三棵树里面就是他就买得到那个,一天就买得到12万。

  买不到这三棵树的茶,也没关系,只要是古树茶,不管多少钱都有人要,这种情形三爬还是第一次见。

  三爬:人进来得太多了,一个人带十公斤,一个人带五公斤,不管是价钱贵不贵,他是不管这个价钱的问题。他说好,那就我买给他怎么办,那就从一般飞过来这个地方,我就一定要带一公斤回去,两公斤回去。那就我给你六千就六千,八千就八千,这样的。

  记者:那他就不砍价了?

  三爬:不砍价。

  平均每公斤4000元、5000元,8000元,被称作普洱古树茶价格风向标的老班章,就这样被慕名而来的散客迅速推到了高位。拿着一箱一箱的现金来收茶的,不在少数。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么一摞这得几百万吧?

  蔡金华:每回都这样嘛。

  记者:这一箱子。

  蔡金华:他要拿钱给不给,茶农不给钱给你的嘛,不给这个茶叶给你的嘛。

  类似这样的场面,其实我们并不陌生,2007年普洱茶的疯狂让我们至今难忘。这是我们七年前拍摄到的画面。

  2003年起,市场疯传普洱茶的保健功效、投资价值,这种云南大叶种发酵加工,鲜叶价格从前只有的几块钱的普洱茶,不到一个月,价格就翻数十倍。到2007年,不管是什么品种,只要是片普洱,就能卖出去,股票经纪、房地产商,纷纷加入普洱收购大军,最热的时候,当地有的在校师生都开始屯差卖茶。尽管判断普洱茶的价值,需要参考原料产地,用料级别,工艺,年限,品牌等多种因素,但普洱可以存放,且年份越高相对越值钱的特性,还是让很多人都把普洱当成了投资品。

  然而,大家并没有等来“普洱三年涨一倍”的行情,先前大量囤货却没有销路的茶贩子,开始抛售,市场迅速崩盘,普洱价格一落千丈。宜兴做茶文化生意的陈加兵,就亲历了那场普洱浩劫。尽管宜兴距离西双版纳至少有2900公里,但当年宜兴也有不少人去云南炒茶,想大发一笔。

  宜兴茶商陈加兵:那我身边也有很多朋友,就是原来在07年之前因为大量买进,同期的特别多,有人几千万砸进去之后,因为他一直没有调升或者回升的这个迹象,所以很多人在2010年到2011年因为看不到希望,认为比如说我2007年是高峰回落之后,应该2010年或者2011年已经就会有迹象了嘛,但是很多人还是看不到,看不到希望之后就有很多人还是在抛,开始抛。

  经历了2007年的疯狂,此后的普洱市场一直波澜不惊。

  陈加兵:因为07年之前呢,它是什么茶都热,或者普洱整个,整个普洱的产区啊都会热。但是2013年开始,就包括直到现在,真正涨幅比较大的,或者是回调比较大的,是一些古树,一些生态环境好的一些老树,或者是一些野茶的这样的一些茶。

  从普洱茶发烧友,到普洱茶收藏者和茶商,对于普洱茶的态度似乎都是不怕价格高,就怕买不到。茶农对于普洱茶的未来似乎也是信心满满。8月以来,普洱、西双版纳、临沧等地纷纷进入秋茶采摘期。今年云南省普洱秋茶价格均比去年高约30%,部分品种甚至涨幅超过50%。那么市场真的有那么热闹吗?来看记者接下来的调查。

  茶商谨慎观望 对未来普洱茶价格走势并不乐观

  尽管今年在普洱古树茶价格的带动下,普洱茶市场价格整体上涨了百分之二三十,但眼下,这里不少普洱经销商依然在为生意冷清发愁。

  普洱茶经销商:以前呐,以前嘛几乎怎么说,每天都会稍微进点吧,但是现在的话差不多一个月不进的也有。

  记者:不进是?

  普洱茶经销商:不进钱。

  记者:不进钱,一个月都不进钱?

  普洱茶经销商:嗯。

  记者:那怎么维持呢?

  普洱茶经销商:没法。

  市场里停放的高档车,见证着七年前普洱价格的辉煌。不过现在,已经有不少经销商改做了其他生意。

  普洱茶经销商:虽然这茶叶市场很难做嘛,但是这房租每年不是在涨嘛,有些人就不是负担不起这些房租,就是换(人)做了。

现在已经有不少经销商改做了其他生意

现在已经有不少经销商改做了其他生意

  这家店铺里的牌匾,引起了我们的注意,从日期看,店主经历过市场的大起大落。老板孙道贤2003年开始经营普洱茶,是景洪市最早一批做普洱茶生意的人。2007年市场重新洗牌后,孙道贤发现市场出现了分化:2007年以前,普洱茶基本不分品种,但之后则开始了品种细分,什么古树茶、小树茶、台地茶,在这些细分市场中,孙道贤迅速找到了机会,现在,他只经营古树茶。

  普洱茶经销商孙道贤:特别古树茶,它本身量就不大。而且它的农残也好,各种有害物质很少。那这样的情况下,人们都是为了健康,为了这个各方面来考虑,都在寻找一种替代它。

  古树茶产量少,本来就“物以稀为贵”,再加上不施农药,就有了健康卖点。而古树茶的市场表现,也印证着孙道贤的判断:在普洱茶市场整体低迷的情况下,七年来,只有古树茶走出了独立行情,价格异军突起。

  孙道贤:古树茶的涨势在这些年的基础上翻了几个倍。举个例子,老班章,今年综合收价不会少于7500(元),今年,春茶时候,综合收价,像去年的收价就是3800(元),翻了一个倍。

  2007年以来,在普洱茶业内,无论是卖茶的还是喝茶的,都知道有句话“红酒论酒庄,普洱讲山头”。越是名山出的古树茶,价格也越高,而像冰岛、老班章、昔归这些村寨出产的普洱茶,因为树龄相对更老更稀缺,备受市场热捧。

  就拿老班章来说,2009年,老班章毛茶均价还在600元/公斤左右,到2012年,就已经上涨到2000元至3000元/公斤,2013年的价格更是飙升到4000元至4500元/公斤,今年老班章春茶突破了每公斤8000元。然而,对这样的涨势,孙道贤却并不敢乐观。

  孙道贤:所谓的炒作,实际上就是内地的客商到这里来以后,他们把价格撑高,自己呢又不懂。关键问题他们不懂,把价格撑高,一个人买一斤两斤就走了。他买一斤两斤,当然你说是一万也好,两万也好,每个人都能喝我说的。哪怕就到十万、一百万喝一斤也会买,但是这种毕竟少数,他不是多数。但是在当地这些商人的手中呢,真正地说今年收的,像这个价位几乎不敢存茶。

  正因为经历过普洱茶的疯狂,孙道贤格外谨慎。虽然今年古树茶的收购价比去年高出一倍,但孙道贤的店里却没有存茶,只有接到订单,他才会去进货。孙道贤的谨慎有他的道理,调查中我们发现,虽然茶山上的收购如火如荼,但当地批发市场里的反应却明显没有那么热烈,不仅仅是孙道贤,很多专营古树茶的商家,都觉得生意不那么好做。

  普洱茶经销商王飞:那么今年价格都在普遍偏高,你也会觉得考虑是否要拿这个东西,有的又考虑了,可以就是说是看看,就观望一下,这种态度的人特别多。

  对于普洱未来的行情,王飞同样不那么乐观,在他看来,无论是春天大旱还是秋天地震,都没有对普洱产量构成实质的影响,而从市场需求看至少他自己没有感受到茶山里那样的火爆。与此同时,古树茶的价格已经是历史最高位,未来还能不能继续走高,王飞觉得要特别谨慎。

  一方面普洱茶价格的持续上涨让发烧友和茶农们对普洱茶的未来充满信心,另一方面相隔仅仅80多公里的茶叶市场对普洱茶趋势的判断却显得非常小心。不过,老班章村的茶农们似乎并不在意茶商们的谨慎。为了迎接下一波的好行情,整个村子都已经热闹了起来。

  茶农依靠普洱茶走上致富路 村里127户车有300多辆

  记者:全下来呢有算过总价吗?

  三爬:130多万。

  记者:哎哟,那看来你今年是卖茶卖得挺不错吧?

  三爬:没有啊,那去年嘛是好一点那个茶价,卖的去年是我卖的一公斤五千元一公斤嘛。

  记者:卖了多少公斤?

  三爬:三百公斤。

  记者:三百公斤?

  三爬:三百公斤。

  记者:那就150万,够盖房子了。

  三爬:只能盖一栋房嘛。

  把几乎全年的收入都拿来盖房子,村民们觉得值。古树茶价格一路上涨,把房子盖得大一点,接待的茶商、茶客就能多一些。

  记者:三爬村长,你这个房子我看现在全是蓝顶的,好像以前的旧房子没有多少了。

  三爬:现在没有多少了,可能127户里面只有两三家,现在我们没有看到,那边有一个房子看得到。

  记者:黑顶那个?

  三爬:石棉瓦那个,不然的话全部就是,现在120户里面就是只有两三家没有盖。

  记者:都是新盖的吗?

  三爬:新盖的。

  搬进新房子之前,三爬一直住在这里,能拥有这种石棉瓦的木屋曾是哈尼族祖先一生最大的心愿,但现在这样的木屋在村里也只剩下了五六家。三爬家2004年建木屋的时候,特意盖了一间厕所,这也是全村建起的第一个厕所。这里,曾远离现代文明,贫困一直相伴。谁都不曾想,祖辈们种下的这些百年老茶树,有一天会让后辈们过上如此富足的生活。

  三爬:我们这个老班章以前是太穷了,人太多,92年才通电的这个地方,92年才通电,02年才通路。

  老班章村海拔1800米,由于海拔高,粮食和蔬菜的产量少,许多村民过去饭都不吃饱。

  但这样的海拔,却最合适茶树生长。“天高云雾出好茶”,从2004年开始,这些藏在深山的好茶,逐渐为外界所知晓,村民们开始享受大自然的恩赐。

  三爬:都挣到钱了,所以我这个老班章村里面,127户里面,车子都有三百多辆。

  记者:三百多辆。那每户基本上一家是两辆车。

  三爬:两辆嘛,基本上两辆,就是有三百多辆嘛。那有些人是三辆,有好几家。

  2000年时,老班章村每户的年均收入还只有2000元,但现在,平均每户已经达到了60万,收入是原来的300倍。住新房,开越野,正在成为老班章村民生活里的新标准,不过,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盖得起新房。

  云南勐海县布朗山乡老班章村村民李学东:打算盖。但是呢钱不够。

  记者:那不够,我就先不盖房子呗。

  李学东:那人家都盖完了,那有压力,寨子里有害羞啊。

  记者:就看到别人盖房子。

  李学东:对,我也是想住那楼房嘛,人家都盖了。

  因为当年分到的茶叶地少,李学东今年家里只收了一百多公斤春茶,和村里其他人家没法比。村里现在盖个新房怎么也得七八十万,他把希望都寄托在了眼下的秋茶收购上。

  一大早,李学东就和媳妇上山,摘下来不少鲜叶,这些鲜叶先要经过十个小时左右的晾晒,然后再炒,茶叶好不好喝,跟炒工有很大关系,所以每次炒茶时,李学东都不会让别人插手,连媳妇也信不过。

每次李学东都亲自炒茶

每次李学东都亲自炒茶

  李学东:现在就吱吱响了,这个就说明就锅烫了。

  记者:好吗这样的?

  李学东:如果不烫的话,它就会炒红了,对那个茶质有影响。

  从小,李学东就跟着大人学炒茶,为了更好地把握火候,他从来不带手套,他坚信,同样是古茶叶,只要炒得好,就会赢得更多的客户。

  李学东:书读得不高,书读得少嘛,文化少,是很难走出大山的,所以我们农民就只能这样了,在山上生存了。

  记者:就是这是以后作为你一辈子的职业了是吗?

  李学东:对,这一辈子的职业,就靠这个茶了。

  临近11月,秋茶收购也接近尾声。满怀希望的李学东,略微有点失落,他家今年秋茶收了30多公斤,目前还有20多公斤没卖出去。因为产量较小,秋茶收购原本就不比春茶收购规模大。但即便和往年秋天相比,今年来收秋茶的人也明显少了,这让他有些着急。

  李学东:大一点的厂家来都是,去收他们自己的熟悉的地方去收了,就亲戚家都收这样,所以我们就见得少,客户见得少,都把自己家的亲戚都收了,但是不会来到我们这里,他们就够了,所以我们就没卖出去。

  半小时观察:普洱投资 仍需谨慎

  在云南景洪茶叶批发市场走了一圈,我们陷入了困惑,茶山和茶叶市场仅仅相隔80多公里,但对市场趋势的判断却如此不同。也许是在经历过2007年普洱茶的大跌之后,市场对于普洱茶的投资与消费变得更加理性。事实上,普洱茶之所以受到广泛的追捧,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它被称作能喝的古董,具有投资价值,然而投资是否真正具有价值,一方面看茶叶本身的品质,另一方面则是投资的变现能力。如果价格高得难以接受,导致有价无市,这就不再是一个令人欣喜的结果了。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11月18日 22:35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三爬是个老班章村的普通茶农。今年春天光靠卖茶,全家就拿到了200万的收入。陈刚是普洱茶的发烧友,别人从他手里花三万元买了20克曼松普洱茶。陈刚至今还后悔不迭。普洱茶真的这么值钱吗?普洱的江湖到底有多深?敬请关注! (《经济半小时》 20141118 炙热的普洱茶(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