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开讲啦》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仁俊:等待下一只白鱀豚出水一跃

CCTV节目官网-CCTV-1 开讲啦 来源:央视网2020年02月14日 18:16 A-A+

长江,不仅孕育了古老的华夏文明,也滋养了万象生命。长江流域拥有水生生物四千三百多种,各种鱼类四百余种,是诸多珍稀水生生物的避难所。2020年年初,一则长江白鲟灭绝的新闻令很多人痛心,而作为长江的旗舰物种,被宣布功能性灭绝的白鱀豚,更是见证了长江曾经的严重透支。本期《开讲啦》邀请到的嘉宾是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刘仁俊研究员,他饲养了二十二年半的白鱀豚淇淇是截至目前已知的,人类见到的最后一头活着的白鱀豚。

一通电话 此后半辈子都跟淇淇联系在一起了

1980 年1月 11 日的晚上,刘老接到一通电话,在湖南城陵矶捕到了一只活的白鱀豚。数九寒天的日子,刘老二话不说,随即了一辆破旧的吉普车就动身赶往湖南。看到尾柄被麻绳捆着,系在渔船上,养在水里的白鱀豚,刘老顾不上江水有多冰冷,直接跳到江里面去,把淇淇抬上悉心布置的吉普车,运回水生所。但没想到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淇淇太虚弱了,背部两个对穿的大洞,是捕捞过程中铁钩造成的伤口,看上去像是烂了一样,一挤全是脓液。为了医治淇淇背部的伤,刘老专门到北京动物园,请了两名专业的兽医帮忙。但是,大半年过去了,治疗一直没什么起色,淇淇的皮肤已经溃烂,让刘老焦虑不已。后来,他突发奇想,给淇淇用四层的消毒纱布做了一个背心,上面撒了生肌散和云南白药。五天过后,纱布一掀开,淇淇皮肤上的伤口上发生了奇迹。“哇,全好了!”刘老在回忆这段时,脸上堆满了笑容。

白鱀豚淇淇不仅在刘老心里种下了深深的思念,更在他的手上留下了永恒的印记——一个非常明显的疤痕。看着手上的这个疤,刘老说“我很感谢它”。这是在刘老给淇淇一次喂鱼中发生的,淇淇不小心咬到了刘老的手,它一发现是刘老,就赶忙松开。白鱀豚是充满灵性的动物,聪明的淇淇记得这个对它悉心照顾的人类朋友。世界上的生灵都是以爱作为最基本的交流元素,你对它付出多少,它一定能够感觉得到。

2002 年7月14日,又是一通电话,打进了刘老的家,而这次传来的是淇淇去世的消息,让他去看看淇淇。刘老说他不想去,他们让他来是要去解剖淇淇。“想,我养了它二十这么好的感情我舍得动手把它千刀万剐吗我不愿意!”现在,淇淇静静地躺在水生所的标本室。刘老说他不愿意到那个地方。“我一看到这个标本,淇淇可爱的样子现在躺在那里不声不响的我心里不舒服

白鱀豚和长江白鲟的消失带给我们怎样的反思

在淇淇短暂的二十二年生命中,曾经有过一个同伴。1986年刘老带着六十多个渔民,在长江边上没日没夜地等啊等,等啊等,终于等来了一只雌豚——珍珍。也就是在1986年,历经长江考察,刘老和他的团队向世界宣布,长江有三百多头白鱀豚。淇淇和珍珍曾经有过快乐的时光,但是,就在它俩相伴两年半,即将配对成功的时候,珍珍因为间质性肺炎去世了。刘老也尝试着再去给淇淇找同伴。他每年在长江上跑,每次都满怀希望地出去,但总是无功而返。

上世纪九十年代,白鱀豚就逐渐从长江里消失了。刘老说,白鱀豚在长江里头是没有敌人的。它的敌人是什么?是人!建坝建闸,阻碍了鱼类的洄游通道,鱼类很难长大,白鱀豚的食物紧缺;作为航运业的重要通道,长江上密布着大吨位船只,锋利的螺旋桨甚至将白鱀豚一切两半;渔民非法捕鱼,更是让白鱀豚在水下的生活危机重重…… 最初白鱀豚是长江的主人,人类是客人,可如今进化了2500万年的白鱀豚在人类50多年对长江的开发后,消失了。

行走江湖 他期待下一只白鱀豚出水一跃

一位研究方向为河流生态评价与修复的同学提出了自己的疑惑。她了解到,关于长江立法的声音最早是出现在上世纪九十年代之后,曾经有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法(专家建议稿)》而在201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长江保护法(草)首次提请审议从长江法到长江保护法多的两个字多了什么?刘老说,这管是两个字变化实际上是思想理念的发展以前不管生态发展但我们现在知道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保护两个字加进去实际上更加定位准确了强调了法律的功能保护长江成了我们国家的发展战略各个工作就要以为纲长江保护法会让全流域的省市都明晰责任,意识上达成统一,步调一致,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范围内,保护的声音会压倒一切 

刘老分享,自1963年复旦大学毕业以后,就中科院水生所的同志看上了说他身体好可以走江湖从此就走了一辈子江湖研究生活在长江的生灵。他痛心呼吁,修复长江受损生态系统到了刻不容缓的地步,保护长江母亲河事关长远发展,事关生态文明建设全局。他期待随着2020年开始的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十年禁捕”措施的实施,长江自然保护区群的建立,有朝一日能再次看到白鲟、白鱀豚等珍稀水生生物跃出水面。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