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90527 杨树:成长的烦恼

来源:央视网2019年05月27日 20:05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每年春天,总有那么几个星期,很多城市里都是杨絮柳絮漫天飞舞,让一些容易过敏的朋友苦恼不已,天天都不得不戴着口罩出门。我国是全球杨树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因为杨树好种好活成材快,所以,南方种,北方也种;城市里种,乡村也种;防风沙种,用木材也种。多年来,从南到北,杨树在生态绿化、木材生产等方面都功不可没。可是,杨树种得太多,种错了地方,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现在一些地方不得不大面积砍伐杨树。

湖南洞庭湖区域内的横岭湖自然保护区,林业工人们正在湖区内砍伐杨树,他们要赶在汛期来临之前,完成这一季的砍伐任务。

洞庭湖区域内的杨树种植是我国杨树种植的一个缩影。杨树是我国特有的乡土高大乔木树种,已有2000多年的栽培历史。上世纪六十年代,随着对木材的需求量急剧上升,我国开始进行速生丰产林的基地建设,杨树是能快速提供木材的速生用材林建设树种,因此被大规模推广种植。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林业研究所所长张建国介绍,从生态角度来说,杨树是非常好的树种。由于它有特殊的生物学特性,特别是杨树生长比较快,生态效果好,生态效益好,木材价格比较高,正好能满足我们国家当时急需的两个战略需求。

在那个年代,我国长江流域开始引进欧美黑杨。1977年,洞庭湖区的汉寿县和沅江市首先将欧美黑杨引入种植。九十年代,欧美黑杨在长江流域大规模发展。洞庭湖区域的杨树,在顶峰时期约有300万亩。

我国是世界第一大木材资源消费国,也是最大的木材进口国。据统计,我国现有的杨树人工林面积达到了854万公顷,除了近500万公顷生态公益林外,其余作为用材林经营,年采伐量占国产木材年产量的18.14%,加之杨树采伐周期短,在维护国家木材安全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杨树也是北京乃至黄淮海地区的基本树种之一,尤其是毛白杨,有一定的耐旱和耐盐碱能力,在历史上一直作为基本树种用于我国北方的城乡绿化。

上世纪70年代末,北京开始大规模城市绿化,在道路两旁种植了大量的毛白杨。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副巡视员王小平说:“杨树是北京应该说最重要的乡土树种,尤其是毛白杨,第一它好活,我们叫好栽、好活、好养;第二它生长快,它在很短的时期就可以形成很巨大的生物量;第三个树体高大,毛白杨在北京平均可以长到25米到30米高,看北京的天际线,你要看树的话最大的就是毛白杨。”

据统计,杨树占北京市森林面积的近一成,森林蓄积量更是占全市总蓄积的42.2%。

在中国的版图上,占据着祖国半壁河山的西北、华北北部、东北西部,简称三北地区。三北地区大多属干旱、半干旱气候,不少地区年降雨量甚至只有几十毫米,而年蒸发量却高达上千毫米。中国的八大沙漠、四大沙地以及广袤无垠的大戈壁全都分布在这里。   

1978年11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了农林部上报的建设大型防护林的规划,三北防护林建设工程正式启动。按照工程总体规划,三北防护林工程总面积406.9万平方公里,占我国陆地面积的42.4%,规划造林5.35亿亩。在当时资金极其有限的情况下,三北防护林首先要解决的是种什么树的问题。林业领域的科研工作者们经过广泛研究,最终推荐了好栽易活、长得快的常见树——杨树,作为首批主要绿化树种。当时国家投入不多,也没有专门育苗的苗圃,三北工程的建设者们只能用最常见的杨树等插条,先让土地绿起来,挡住风沙、保住水土。

张建国说,杨树相对来说抗风防风固沙的能力强,根系也比较发达,因此是一个很好的防护性的树种。另外,它材质也比较好,因此在整个北方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里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但长期以来,大规模种植的人工杨树,形成单一树种的人工纯林,也逐渐显现出一些问题。

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刘晓娟介绍,人工林由于树种比较单一,容易感染同一种病虫害,所以在极端气候发生的时候,如果有大规模病虫害发生,人工林的抵抗能力是远低于混交林的。

从2009年开始,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学者就与德国、瑞士合作,在江西的新岗山镇进行实验,模拟生物多样性丧失对生态系统功能的影响。经过8年的实验研究,发现混交林的固碳能力比人工纯林要高一倍左右。

1994年,东洞庭湖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主要保护对象为湿地和珍稀鸟类。湖南省随即对保护区内的杨树进行清理。截至2017年8月,整个洞庭湖区内,还有杨树50.13万亩。

长期科研监测表明,大规模种植杨树对洞庭湖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湿地生态系统的安全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挖沟抬垅的种植方式导致土壤含水量减少,土质变硬;杨树挤压了其他植物生存空间,造成物种单一,同时侵占了天鹅等大型候鸟的栖息地。

而在城市中,每逢春天,漫天飞舞的毛絮给人们带来了不少的烦恼。这些空中飘散的杨柳飞絮其实是杨柳雌树的种子和衍生物,杨柳树为了传播繁衍下一代,就“派出”这些白色絮状的绒毛,携带着种子,以风为媒,漫天飞散。这种现象主要发生在杨柳树种植普遍的北方十多个省市区,具有明显的季节性和周期性,一般会持续两周左右。

在杨絮、柳絮飘飞的高峰时期,易感人群吸入毛絮和其中携带的过敏源,有可能出现鼻塞、打喷嚏、嗓子、眼球干痒等症状。

此外,杨絮遍地铺撒,遇到明火极易燃烧。5月2日,在安徽宿州萧县,一些村民为了清理杨絮,竟然点火去烧,结果酿成了火灾,上千条轮胎被烧毁。

为了有针对性地开展杨柳飞絮治理工作,近年来,北京市园林绿化部门持续开展杨柳雌株资源清查。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北京市五环内共有杨柳雌株28.4万株。为了在不破坏杨柳树生态功能的前提下有针对性地开展飞絮治理,园林绿化部门提出了因地施策,集中治理的方案。

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副巡视员王小平告诉记者:“第一个字就是堵,就是不增加量,现在是解决存量,没有增量;第二是疏,现有的杨柳的雌株如果生长不是很好,有病了、有虫了、有风险了,我们先把它伐除,减少总量;第三个换,就是在进行疏伐以后,我们再换树。”

此外,北京市园林绿化工人还对杨树雌株进行高压水枪冲洗、修剪疏枝。为了让落下的飞絮不产生“二次飘絮”,工作人员及时清理飘落到地面上的杨柳絮,同时加快林地绿地裸露土地治理,增加对杨柳飞絮的吸附滞留能力。

40年来,三北防护林工程累计完成造林保存面积3014.3万公顷,森林覆盖率由5.05%提高到13.57%,乔灌草、多林种、多树种相结合的近自然森林生态系统正在修复和形成,成为我国北方的一道绿色生态屏障。

在湖南,截至2018年12月底,洞庭湖区域内的杨树已清理18.37万亩,其中核心区已全部清理完毕。杨树砍伐只是第一步,砍伐后,林业工作人员要进行生态修复,平整当初种杨树时所开的沟壑,逐步恢复退化的湿地。

湖南省林业局局长胡长清说:“关于洞庭湖杨树采伐的问题,我们应该处理好昨天、今天和明天的关系:昨天就是我们应该客观地去看待历史;从今天我们来看的话,必须坚决果断地采伐所有人工种植的杨树;从明天来看,我们需要科学的研判,需要科学合理、实事求是地去恢复和保护好未来的生态系统。砍完了不是结束,更大的任务,我们要按照生态系统的要求,按照原征性的要求来恢复好这一块儿湿地,恢复好这一块保护区。”

当初因为生态保护和生产木材的需要,我国大规模引进和种植杨树。今天同样因为生态建设的需要,一些地方又需要砍伐杨树。这其实反映了我们的生态理念从追求绿的数量到追求绿的质量的变化。生态环境保护得好不好,不仅要看绿色多不多,环境够不够美丽,还要看整个生态系统够不够健康,看生物多样性保护得怎么样,抵抗极端天气的能力怎么样,甚至还要看,生活在这个生态系统中的人的感受怎么样。高质量的生态建设,人与自然会更和谐。

channelId 1 1 2 1c8c6e216140494fa1692b8da2d17ab0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9年05月27日 20:05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每年春天,总有那么几个星期,很多城市里都是杨絮柳絮漫天飞舞,让一些容易过敏的朋友苦恼不已,天天都要戴着口罩出门。我国是全球杨树种植面积最大的国家。因为杨树好种好活成材快,所以,南方种,北方也种;城市里种,乡村也种;防风沙种,用木材也种。多年来,从南到北,杨树在生态绿化、木材生产等方面都功不可没。可是,杨树种得太多,也带来了一些负面影响,现在一些地方不得不大面积砍伐杨树。(《焦点访谈》 20190527 杨树:成长的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