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意大利口味的普洱茶——后期导演 方程

CCTV专区 CCTV-9纪录频道 来源:央视网2019年05月20日 15:33 A-A+

《城市24小时》武汉篇终于进入调色阶段,剪辑工作算是告一段落了,分集总导演要我交后期手记,我也不知道说些什么,我就说我印象最深的三件事。

 

大桥这个片段是我负责组织拍摄的,当时的设计其实并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前面还有一长段戏,就是陈卿明坐火车听铁轨的声音这个桥段。他的确是这样,有时候从汉口坐火车经过长江大桥到武昌下,路途中间会听听铁轨的声音。我觉得这段特别好,而且我个人由衷喜爱央视9套的《超级工程》,而这个片段看起来挺像那种风格,所以决定借用超级工程的形式感去拍摄。大桥施工段隶属武汉铁路局集团公司,机构庞大,协调起来,还比较复杂,只可能一次性拍摄,不然就又要走一遍程序,特别费事,所以我专门准备了五组摄影,一组跟拍陈卿明上车,汉口到武昌中间只有18分钟,所以必须抢时间一次完成。二组要在列车外拍主人公上车,因为上车时间就只有3分钟,所以也是必须一次完成。三组在调度室拍调度员和主人公的交流,我们本来想营造时空交错的紧张感。当然后来实际情况并不是那样。四组是我们团队的葫芦在龟山上远吊列车经过大桥,旁边站着武警保卫他。五组是麦导带着飞手准备航拍。还专门针对主人公安排了一个从车站里走出车站外的航拍长镜头。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美好,简直是天衣无缝,结果,大桥怎么剪都超过了十分钟,和计划中的六七分钟,差距太大。最后我们团队的爹爹来调片子,直接把前面这段干掉了,从此这个桥段被雪藏,永无天日了。

 

但是,这我还不算惨的,最惨的是我们团队里一个叫甘昕的新锐导演,在我眼中,他的导演与创作能力有时候像一个法师一样奇幻,让我联想到《哈利波特》里的那个大法师,所以我一直叫他甘道夫。他负责武汉篇的第一个主题人物——一个地道的武汉小老杆。分集剪辑的第一天就是他坐在我旁边。我作为一名剪辑师也有点私货和个人表达,至少对得起这个二度创作。可是甘道夫不仅控制着每一帧的断链节止,还精心准备了全部的BGM,除此之外,生怕我进入不了他的世界,拿着我的吉他演奏他的内心音乐。说实话,有些剪辑思路,我是不理解的。不得不问他理由,或者给他建议。但是往往只能得到三字“就这样!”那种剪辑过程让我感觉自己与机器没有太大区别,反正当时就想砸电脑。

或许麦导大概猜到我和甘道夫的首次合作会出现尴尬的结果,晚上特地赶来救场。他建议我们今天就关机休息,改日!

于是我们在机房旁的小酒吧开了一瓶芝华士,不知道就怎么通透了,继续剪,剪完了之后,觉得特别好。到后来央视大佬来的时候,也全部通过,但后来,还是被万恶的小龙虾给挤掉了,被全部毙掉。没办法。想想甘道夫的悲惨世界,我觉得我半条大桥的命还算不错,也很明智,当时没有砸电脑。不过,我们还是在最后的武汉夜归人,基本保留了甘道夫留下的原型和感觉,算是向他致敬吧!

 

我觉得还有一个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北京的锵锵三人行。那是片子被要求去北京调整。我、麦导还有团队里那个爹爹,到北京的第一天,居然找不到住地。大北京凌冽的寒风中,我们仨拖着行李,绕着土桥那个城中河,整整转了三圈。

 

进入房间我的第一件事是找拖鞋,麦导打开了电脑,说是准备拍摄一部差旅纪录片,爹爹拿出了一个据说是意大利带回来的蒸馏咖啡壶。美好的北京之行,由此开始。

来之前,说是直接用爹爹的MAC挂硬盘剪就行了,结果,根本带不动,调用一个镜头要两分半,所以说,爹爹一般好像不是太靠谱。爹爹大概是觉得对我有几份歉意,帮我蒸了一杯咖啡之后,悻悻的出门了,关门前留下一句:“我给大家买拖鞋去”。

电脑的事儿幸亏我留了一手,在北京找了一家电脑租赁公司,租了一台电脑,开剪。巧的是,这家租赁公司的老板是湖北老乡,打消了我们的顾虑,因为租赁公司收的押金差不多七千块,我们一度认为那可能是个变相卖二手电脑的骗子,为此,我们还讨论了半天。

来的时候说是5天返程,事实上待了整整七天,住在在中传的隔壁。

由于首都酒店颇贵,抠门的爹爹给我们预定了一个单筒阁楼间,就是有个小二层。于是一楼将就做了接待室和机房,二楼就是卧室。没错,三人卧室,通铺。第一晚,临睡前,麦导跟我略带歉意的说,太累的时候会有点鼾声,请多包容,我微微一笑。第二天早上我睁开双眼,看着这个彪形大汉,抱着自己的枕头,面对我侧躺着,双眼布满血丝,关怀一般问了我一句话,哥们,你可能比我还累,一晚上鼾声就没停过。那一刻,我由衷的感觉抱歉。

 

第二天,吃完早餐麦导拉着我们出去散步,说是来了这么多天,也该去中传溜达溜达,我们欣然同往。一路上我和爹爹聊着家常,麦导那个手机穿梭于我俩前后。路上爹爹传达了一个重要信息给我。那天给我们买拖鞋的时候,他在旁边的超市偷听到中传的女生说有人在宿舍吃火锅,特别讨厌。这句话让爹爹打那以后对小超市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要没他什么事的时候,就往小超市跑,偷听女生私语。频繁的去超市,总得有个理由,于是我们小阁楼里的咖啡壶旁边,多了一堆奶糖伴侣,咖啡几乎没动。

那天回到了小阁楼,咱们仨几乎一天没怎么说话,我依然剪着片子,麦导对着自己电脑专心的摆弄着纪录片,爹爹就老往超市跑(此处夸张了一万字——爹爹)。

 

还记得回程的前一天,央视大大过来审片,一人二两牛栏山之后,我打开了工程文件,所有人在亢奋中过了一遍片子,不知道是不是酒劲儿的原因,大家一致觉得挺好。于是我开心的想给大伙泡杯普洱茶,可惜没有带茶具。我看了看屋子里所有长得像茶壶的东西,最终拿起了那个意大利原产的咖啡蒸馏器,看了看爹爹,他也用无奈的眼神看了看我。

 

那一夜,片子让大家很满意,我的普洱茶也让大家很满意。

 

《城市二十四小时.武汉篇》拍了两年,也剪了两年,终于要面世了,不管怎么样,至少,那晚,用意大利蒸馏壶冲泡的普洱茶口感一级棒。

 

 

                                   作者:后期导演  方程

2019.3.28   汉阳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