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90224 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

来源:央视网2019年02月24日 20:11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大家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上医院看病,有时候会给配一大堆的药,花的钱不少。可这些药都是必须得吃的吗?不见得。这些药里,有的是对症治病的主要用药,治病就靠它,有的则属于辅助用药,单用它治不好病,用了,可能会有助于康复,也可能根本没什么用。辅助用药的乱用甚至是滥用,加重了患者负担,也增加了医保开支。怎么管理好辅助用药呢?

周勤是安徽省卫生健康委临床路径管理指导中心的主任,像辅助用药占到总药品比例一半以上的过度用药的案例,在他日常检查工作中发现过很多。

周勤告诉记者:“这个病人是胫骨骨折,你看,用了瓜蒌皮注射液5080(元),复方三维B,就是讲的那个高价维生素1140(元),总共用了9700多元钱的药,其中8200元钱是这些药。真正治疗的药其实只花了1000元钱。”

看一次病,开一堆药,很多病人都遇到过这样的问题。专家表示,很多药品对于疾病的治疗,并没有起到关键的治疗作用。

所谓辅助用药,顾名思义,就是在治疗中仅仅起到辅助作用,而不是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滥用辅助用药,造成的危害也是多方面的。

北京大学药学院教授史录文说:“不合理用药现象过分严重,对老百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对国家来说也是医药卫生资源的严重浪费。国家拿了钱,公众拿了钱和单位拿了钱,都无效医疗,无效医疗还致使经济上医药费用的损失。”

据不完全统计,辅助用药每年要消耗成百上千亿的医保资金。

辅助用药难管,滥开大处方屡见不鲜,面对这些问题,曾几何时,医疗机构管理的动力却不强。

安徽宣城市中心医院副院长陈拥军说:“以前我们也没太管这个事,因为以前药还有一点利润,因为这个药进来,国家允许加价15%的,所以我们这个药就管理得很少,有15%的加价,等于是医院的利润。”

这位医院负责人所说的药品加成、以药养医,曾经是公立医院的顽疾。随着我国深化医药卫生体制改革攻坚克难,2017年,我国所有公立医院已经全面取消药品加成。安徽是国家深化医改综合试点省之一,更是在2015年就已经在全省范围内取消了公立医疗卫生机构的药品加成。

取消了药品加成,医院里的药品并不会给医院带来盈利,所以,对医院来说,管理的动力就更强了。医院虽然愿意管了,但管理起来,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安徽宣城市中心医院心内科主任曲虹告诉记者,病人的思想也有待转变,比如,经常有人因为医生不给病人打吊瓶而来吵闹。

患者李梅说:“平常有个小病感冒啥的,家里人都说赶紧去吊点水来得快,快点好。再一个,我多开点药我可以报销。”

病人在药品使用上有误区,一些医生更是有恃无恐。周勤举例说:“我们发现某个医院这种药用量特别大,大到什么程度呢?2014年用了400万(元),2015年用了815万(元),比2014年翻了1倍。这800万(元)的药,其中有三个医生开了320万元的药,占里面40%。有个医生一年用到14000支,金额达到130万(元),平均一个月用10万多(元),这个简直是吓人的事。八个肿瘤科,最少也有六七十个医生,我们统计的时候就发现了,这三个医生所有病人几乎全用这个药。”

辅助用药的使用亟待管理,但是,怎么管,一直是一个难题。我国的一些省份也一直在进行积极的探索和尝试。2015年12月29日,安徽省卫计委发布了《关于成立安徽省县级公立医院临床路径管理指导中心的通知》和相关实施方案,方案中强调要在临床路径的管理中“加强辅助用药管理”,规定21种辅助药物不能纳入临床路径表单。

周勤说,这21种辅助用药不进入临床表单,并不表示这药不能用,只要合理用,临床路径也可以用,但要说明原因。

当时,目录一出,就引起了轩然大波。

周勤说:“这21种辅助用药一公布就受到社会的关注:安徽发布临床路径方案,21种辅助用药宣布死刑;21种药财路被断了……这都是网上的各种舆论。”

不仅仅是媒体关注,甚至还有一些机构提出了行政复议申请。

当时的安徽省卫计委,顶着压力也要把辅助用药的管理继续推动下去。周勤说:“花了一个星期找文件,找证据,我们的这种做法完全符合医改的精神,国务院办公厅的医改文件,国家卫计委的医改文件精神。我证据拿出来,我就不该撤销这文件。这文件就没有撤掉,后来这是药企撤销了。”

辅助用药的管理有政策依据,药企也撤了诉,管理就顺理成章了。但是目录的发布仅仅是一个开始。

周勤说:“文件发下去了,他做不做?我组织了专家,组织了安徽省我们临床药师,培训了一批临床药师,我们下去每季度督查一次。”

这天,周勤和同事们来到宣城市中心医院病案室、药剂科、医务科以及财务科实时调取相关数据,并随机抽取120份病历及其费用清单进行现场检查,在这些病历中,督查组成员发现了一些问题,并叫来相关的医务人员了解情况。

在督查中发现问题,反馈并解决问题,这样的方式已经持续了三年。

督查和一些工作做得实,一些医院开始感受到压力,主动采取措施来控制辅助用药的使用。

在省级督查的压力之下,各地市也开始进一步加强管理,将管理工作做得更细更实。

安徽宣城市卫生健康委副主任佘敦宇说:“我们建立了一整套的辅助用药管理,从目录的遴选,到临床分级的使用原则,到处方的第三方点评和病例的第三方点评,以及下来的定期的督查考核,以及对发现问题的一些跟踪处理,都形成了一整套的辅助用药管理的整个链条。”

对辅助用药的管理动了真格,这就切切实实地减少了辅助用药的使用。

安徽合肥市民李梅说:“医生讲了,是药三分毒,你还是注意平时的饮食,注意锻炼,还有合理用药来控制你的病情。”

佘敦宇说:“每次患者住院平均花费的药费的数值,(宣城市)从2015年的1550元,降低到了2018年的1050元,就是说每个患者每次住院要平均少花500元的药费。”

患者少花了三分之一的钱,医保节约了资金,这是安徽辅助用药管理带来的红利。

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了《关于做好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有关工作的通知》,强调要“加强辅助用药临床应用管理,努力实现安全有效经济的合理用药目标”,并提出要“制订全国辅助用药目录以及省级和各医疗机构辅助用药目录”。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我们的目标永远都是要合理用药,把这个费用当中不合理的成分挤掉,挤掉了这一部分的费用,节省下来的费用,我们说改革要腾笼换鸟,这种费用腾出来的空间,用于调整医疗服务价格,用于薪酬制度的改革,来调动医务人员积极性,同时又降低老百姓的用药负担,国家医保的经费也保证它能够真正用在刀刃上。”

多年来,辅助用药已经成为过度用药和利益输送的重灾区。管不好辅助用药,合理用药就无从谈起。自从2018年12月12日国家卫健委发布通知,明确要尽快建立全国辅助用药目录以来,各地已经将汇总的目录上报,目前专家正在进行论证。一份全国性的辅助用药目录呼之欲出。有了这份目录的规范,医生在使用辅助用药时将会更加审慎。挤干临床用药的水分,让每一张处方都更加合理,不仅关系到患者健康,关系到降低患者和医保费用的负担,也将为下一步的医疗体制改革留出结构性空间。

channelId 1 1 2 00ffb3f49e934035a266cbb1bc85acf5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9年02月24日 20:11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大家可能都有过这样的经历:上医院看病,有时候会给配一大堆的药,花的钱不少。可这些药都是必须得吃的吗?不见得!这些药里,有的是对症治病的主要用药,治病就靠它,有的则属于辅助用药,单用它治不好病,用了,可能会有助于康复,也可能根本没什么用。辅助用药的乱用甚至是滥用,加重了患者负担,也增加了医保开支。怎么管理好辅助用药呢?(《焦点访谈》 20190224 辅助用药:从滥用到规矩用)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