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民营火箭第一人:我心里五味杂陈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8年08月23日 17:51 A-A+

2018年5月,一家中国民营企业用自主研发的小型商用亚轨道火箭,圆满地完成了客户的飞行任务,创造了中国民营商业航天的历史。这家企业的创始人是一位出生于1985年的年轻人。火箭发射,这个几乎被央企垄断的类军工领域,他是迈过多少门槛才闯进来的?做一个军民融合先行先试的拓荒者,他又经历了怎样的喜悦和困惑?

军民融合背后是商业航天热?

零壹空间创始人舒畅:我是1985年的。我来自零壹空间,零壹空间是国内第一个营业执照上写的运载火箭的民营企业,主要针对现在商业市场上蓬勃兴起的卫星公司的发射需求来提供发射服务。原来国家队主要是给像咱们北斗,这些大的国家的卫星来提供发射服务,我们这个火箭主要针对现在商业市场上,现在有几十家的民营企业开始做卫星了,那么我们就是要把他们的卫星,更好,更快,更可靠地送上天,这也是民营企业第一次自主研发的火箭。
军民融合路上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特约评论员宋晓军:我们国家是2015年把军民融合第一次作为国家发展战略,十九大已经提出来了,2035年我们军队要实现现代化,2050年我们要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我们常说要走一条花钱比较少,效益比较高的军工发展路。这个模式就是需要民营的大量创新的血液,使得最终我们不至于走到像有些国家,军费高到不得了这样一个状况。当然他们第一个往上闯的,一定会留下很多的经验,当然也会有教训,他们都是在军民融合这条路上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吃出什么味来,当然他们现在信心很满,但是将来恐怕你们也会有五味杂陈的东西。

零壹空间创始人舒畅:现在已经有了。

特约评论员宋晓军:这些东西会反映出来,然后国家根据你们的五味杂陈做机制政策上的调整,包括国营军工企业,跟你们来完成一些对接,比如标准的对接,规范的对接,武器装备许可证发放的简化等等。最后形成一种新的军民融合深度发展的,有国营的,有民营的,来参与的这样一个热潮,只有这个热潮才能最终实现深度军民融合战略的雏形。

民营火箭第一人的军民融合之惑

零壹空间创始人舒畅:宋老师确实讲到我们心里去了。原来我也在航天科技集团,国家队在工作,2015年4月份我辞职出来创业,其实很大的一个背景就是2015年3月份总书记有一个讲话,要把军民融合上升为国家战略,我就觉得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机遇。但是真正踏入这个行业以后,我们会发现政策上还有很多不完备的地方,比如说保密资质,我们刚刚成立的时候,由于火箭是类军品管理的,所以需要有保密资质,可是这个保密资质有一个要求,必须成立三年以后,才能有这个保密资质,我们去找保密局沟通,说我们一个新成立的企业,我们想进入军工领域。

所以这本身就是一个问题,到今年五月份,我们的首飞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其实首飞的前几天,我们接到了很多电话,说什么问题呢?这个火箭发射到底该履行一个什么样的流程,取得什么样的资质你得说清楚。要不然你不可能在中国大地上突然给打一发火箭出去,大家总觉得这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有一些政策法规可能还没有跟得上,我觉得这是我最想分享的一个点,这既是我们的时代机遇,其实也面临很多先行先试的痛苦。

政策法规是撞门槛撞出来的

特约评论员宋晓军:作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这个过程是必然的,其实有些政策法规是你撞门槛儿撞出来的,撞完之后形成了一套机制。只要有成功,国家就可以创造一个机制,就以这样的东西为样板。像小舒这种,他想进入军工,拿到这个证,这是很关键,就是你具有这个资质,在战时你可以变成一个动员企业,国家说你给我发卫星。但是平时你可以挣钱啊。我觉得这非常灵活的。然后人家一看,你有这么大本事,还有武器装备科研生产许可证,平时发卫星还能挣钱,那我资本就过来了,我帮你扩容,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军民融合的方式。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