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2018最美教师候选人:严凌君

CCTV节目官网-CCTV-10 2018寻找最美教师 来源:央视网2018年08月07日 11:20 A-A+

严凌君,广东省深圳市育才中学语文教师。
  青春做伴好读书
  20岁做了教师,任职江西吉安师范,创办文学校刊《乳狮》,以期长出一些读书种子。
  1990年转职深圳育才中学。到特区的理由之一是有钱买书。买书、读书、在深圳的各大报刊开设个人专栏,日子过得饱满而充实。
  1999年,终于获得校方批准,“青春读书课”在育才中学开课,这可能是全国最早的一个成系列的语文校本课程。
  为什么是青春读书课
  这门课,应该与青春心智成长相关:为自己读书;应该与现实生活相关:真的语文课是一门帮助学生建设精神家园的课程。
这套教材,要重新认定语文的真价值——汉语+文学+文化;要将中国传统教育的智慧与世界人文教育的诉求有机融合,最终,打造一代“新青年”,为民族的未来播种。
  学生反馈:对我青春生命的救赎
  学生的反馈是最本真、最重要的,也是对他的最大激励。
  深圳大学一位学生偶然读到《白话的中国》,其中尖锐的思想刺激得他彻夜难眠,第二天跑来自费购买十余册,说是要送给他的同学好友,他说:不读《白话的中国》,同学无法跟我在同一个精神层面对话。
  语文教育届反馈:带来了一点希望
  2000年开始,这门课的“课文”作为校本教材,陆续印制出来,最早印制出来的《白话的中国》、《成长的岁月》等不胫而走,从深圳往外扩散,在民间悄然流传数年之久。
  2001年11月和2002年5月,K12教育论坛分别有过两次由网友自发发起的关于《青春读书课》读本的推介,全国语文届同仁反映热烈。
  袁庚先生与青春读书课
  大约是2001年年初的某一天,忽然接到王庭尧校长的通知,说是袁庚先生约见他们。去到袁老家里,老人正手捧着《白话的中国》,一见面,袁老竟然开口就背诵了一首他选入读本的短诗。从文革说到时局。分别时,袁老将他们送到外楼梯口,告别过后,走了一段路,回头看去,袁老依旧在目送他们,见他回头,挥挥手,说了一句:“往前走,别回头。”
  两年之后,他与王庭尧校长再次拜访袁老。袁老已年近九旬,知道他是语文老师,特意翻出那本绛红色封面的《白话的中国》,向他推荐:这本书,值得看,值得让学生读。他已经不认得严凌君了,执意向他推荐他编的读本。
  春韵网站,在文学的天空播撒群星
  语文的双翼,是阅读和写作。立意从两方面改变语文教学的生态。
  1999年,一边开设选修课《青春读书课》,一边创建一个开放式的文学网站。春韵网这个网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个汉语电子书摊,网站的追求取向是建设一座全球中文学生用户共享的“网络汉语家园”。这是中国第一个将校园文学社升级为门户网站的尝试,变纸媒体写作为网络写作,变命题作文为自由创作,变作文任务为快乐写作,从让学生不怕写作文,到让学生喜欢自由创作,推动了作文教学的变革。
  成就每一位少年的文学梦
  深圳育才中学的学生文学创作在特区中学久享盛誉。1996年职高学生郁秀创作的长篇小说《花季雨季》是个响亮的信号,被称为“新时期青春文学的典范”。其后,身患绝症的谭向攀同学,在网络发布与病魔抗争的文字,获得网友的支持,称之为“深圳的张海迪”,文字结集为《亲吻阳光》,这可能是最早网络炒热的民间文集之一。而春韵网站的创建,将文学创作变成了每一个中学生触手可及的梦想。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