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小心,爱睡觉可能有病

CCTV节目官网-CCTV-2 职场健康课 来源:央视网2018年05月23日 17:12 A-A+

伴随着立夏的到来,很多人的工作状态都进入了“夏打盹”模式,提不起精神总想睡觉,殊不知爱睡觉也有可能是一种病。本期节目的主人公大志从初中开始就爱睡觉,甚至因为上课过程中秒睡被老师和同学误会学习态度有问题。经历了被身边人近十年的误解经历,大志终于摆脱了大家的误解,自己的疾病也得到了有效的治疗。大志到底得的是什么病?如何判断嗜睡到底是病态还是正常生理状态?我们应该如何与我们的睡眠和解? 5月15日21:48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职场健康课》将邀请北京大学人民医院睡眠医学中心主任韩芳聊一聊睡太多到底是一种什么病。

人的一生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一般人只知道失眠是一种病,可是居然睡得多也是一种病,由于这种病的认知率特别低,患者往往被贴上懒、没有责任心、没有毅力等等的标签,受到误解,其实这种疾病有一个非常形象的名字——“发作性睡病”。

发作性睡病的典型症状是患者白天闭眼会出现幻觉,这个幻觉是很真实的,让患者与现实无法区分。晚上睡觉会容易醒好多次,经常是被噩梦惊醒,也经常会出现“鬼压床”、“梦中梦”,就类似电影《盗梦空间》一样有好几层梦境,甚至做梦像“连续剧”一样,中间醒来再睡着梦境的前后情节都能接得上。

发作性睡病的诱因有:

●中枢神经系统:有证据表明,发作性睡病伴猝倒型患者存在下丘脑神经元的丢失和神经多肽——下丘脑分泌素的不足。但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下丘脑分泌素缺失尚不清楚。

●遗传:发作性睡病与遗传因素有相关性,但遗传率很低,约8%~10%的发作性睡病具有家族史。研究发现在人类6号染色体的基因出现问题会导致发作性睡病。所以可以去医院抽血检查染色体和基因。但如果有一方有发作性睡病的话,遗传的概率还是很小的。

●环境因素:也有报道环境因素在疾病发生中有很重要的作用,但其可能的具体的环境因素尚不明确。提到较多的因素有头部外伤、突然睡眠习惯的改变或者各种感染。

可怕!“鬼压床”只是发作性睡病的一种症状,还有其它……

大家可能都有过做噩梦的时候,做噩梦也是一种病吗?在我们身边有一些人,他们深受梦境的困扰而不能自拔。经常做噩梦,甚至出现各种幻觉,可能发作性睡病的症状。临床上,发作性睡病主要有五种症状,叫做“五联症”,小编依次给大家详解:

◆不可抑制的嗜睡

日间严重的困倦感和难以克制的睡意来袭是发作性睡病患者的主要症状。根据患者所处的环境不同,其白天入睡的时间长短不一,短者几分钟即醒,长者可持续数小时。但多数患者仅需数十分钟的睡眠就可以改善困倦程度,这也是发作性睡病与其他中枢起源的过度思睡症的鉴别之一。

困倦的不可抑制性也是一个重要特点,患者可在进餐、交谈、甚至行走中睡着,在阅读、看电视、驾驶、听课、开会时更易发生。这在其他睡眠疾病中是不常见的。

◆猝倒

猝倒是发作性睡病一个特征性的症状,表现为在情绪变化时骤然出现局部或者全身骨骼肌瞬间无力突然倒地。多数情况下由正面情绪引发,如惊喜、大笑、嬉闹等。少数情况下由负面情绪引发,如焦虑和生气等。其实质为因情绪而诱发的躯体双侧肌张力突然部分或完全丧失。

一般来说,肌肉无力仅持续1~2秒,极少超过2分钟。发生时患者意识清楚,无记忆障碍,可完全恢复。可见于跌倒或被迫坐下,更常见的如低头、面部表情异常或张口等。随着病程延长,多数患者学会主动避免情绪起伏,发作便随之减少。

◆睡瘫,俗称“鬼压床”

是发作性睡病患者从睡眠中醒来时发生的一过性全身不能活动或不能讲话,仅呼吸和眼球运动不受影响。正常人也可发生,但发作性睡病患者的发作频率及程度要严重得多。患者并时常伴随一种恐惧和紧迫的心理感受。也可在旁人触摸等帮助下缓解。睡瘫发作频率差异很大,可以整个病程中仅出现数次,也可以密集到一晚上发作多次。

◆入睡期幻觉和醒转期幻觉:

发作性睡病患者无论是日间还是夜间,在睡眠和醒转过度时容易出现幻觉,看到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如看见牛鬼蛇神、阴曹地府、感觉自己有特异功能或会法术,或者是被人袭击等,或者出现听幻觉,听到一些根本没有的声音。

这种幻觉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非常生动逼真,患者常常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现实。有时患者会误以为恐怖的幻觉是真实的从而采取防卫错失,甚至会出现幻觉把手剁掉的病例。

◆夜间睡眠紊乱:

每次睡眠无法持续数小时之久,常在梦中醒来,有的患者可以马上再次入睡,有的患者一旦醒来很难入睡,患者也时常被恐怖的梦所吓醒。

这个病除了“五联症”以外,还有其他的情绪变化,如易怒,自卑,情绪不好,不愿与人交往,而且患者可能在短期内迅速发胖。

“五联症”因人而异并非同时出现,在疾病的某一阶段,或许只表现其中的个别症状也可能具有全部症状。

睡眠多不可怕,看病挂错科室就可怕啦
 
发作性睡病的主要症状是日间难以克制的嗜睡。根据患者有无猝倒症状,分为发作性睡病伴猝倒型和发作性睡病不伴猝倒型。在中国可推算出大约有70万这样的患者,但由于认知率较低仅有不超过5000人确诊。

发作性睡病不容易确诊也是因为它容易与很多其他疾病混淆。

√癫痫:二者相似之处是猝倒,容易混淆。但癫痫患者无不可抗拒的睡眠发作和猝倒发作,脑电图可见癫痫波。另外癫痫发作时可伴有意识丧失,但发作性睡病的猝倒常是意识清醒,发作前常可以意识到,并主动采取保护性动作,发作后也能回忆相关情况。

√抑郁症:二者的相似之处是容易情绪抑郁或焦躁。

√精神分裂症:二者相似之处是容易出现幻觉、幻听等。有的人误诊为精神分裂症,有的人也确实合并了精神分裂症。但发作性睡病并不等同于精神分裂症。
√长期缺觉:二者相似之处是某个时段一直犯困。但长期缺觉是可以缓解的。

√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二者相似之处是白天过度嗜睡。但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无猝倒发作。

以上这些疾病与发作性睡病只有某一种相似症状,如果实在难以区分,可以到医院进一步检检测与确诊。

如果大家睡眠感觉不舒服,千万别挂错科室了。应到医院挂睡眠科,看病人最重要的就是看病史,还有就是要使用监测和检测手段。

发作性睡病比较特殊,所以,第一要做睡眠监测,根据国际标准方法,需要做整夜多导睡眠监测,白天做多次小睡实验;第二,有些复杂的案例可能就需要做基因检测,虽然不能诊断病人,但可以大概确定发作性睡病的范围;第三,可以做脑脊液的下丘脑分泌素的检查。

职场健康问答:发作性睡病

●发作性睡病有特定的易感人群吗,比如年龄段啊性别比例啊?

韩芳:发作性睡病可以起病于任何年龄段,但有两个发病高峰分别为15岁和35岁。第一个发病高峰以女性多见,第二个发病高峰则以男性多见。在中国有超过三分之二的患者在儿童时期发病,严重影响学业和成长。

●发作性睡病能治愈吗?

韩芳:很遗憾,这个病无法治愈。临床上,主张采用“三七”方式治疗,即“三分治七分养”。发作性睡病可以通过药物治疗,使病人的症状得到基本的控制。用法用量是根据不同的个人情况进行不同的个体化治疗,没有一个统一的方法针对所有人,并且药物治疗不是最主要的。

●发作性睡病所谓的七分养的手段有哪些呢?

韩芳:首先饮食要清淡,不吃甜食,少食多餐,特别注意避免高热量食物。其次要保持乐观积极的心态,科学地认识发作性睡病。虽然是不能治愈的罕见病,但并不会危及生命。还要注意避免大的情绪波动,以免发生猝倒。最后是适当加强体育锻炼,做自己感兴趣的工作,尽量避免从事单调的活动。注意要尽量安排午睡,建议最好避免一个人开长途车,以及从事高空、水下等危险工作。

●成年人的健康睡眠状态和深度睡眠怎么算正常呢?

韩芳:一般成人来讲,就七八个小时;当然也有一些极端的,有很短的时间或很长时间的,这是一个正常的变异。睡眠质量就是要睡好,这里有个深睡眠的概念,深睡眠在脑电波上面看就是慢波睡眠。睡眠质量最重要是每一个睡眠时期的比例要适当,尤其深睡眠要足够才可以。

●很多人都没有听过发作性睡病,是新发现的?

韩芳:不是的。发作性睡病在美国普及性很高,大多数人都知道这个病。但在国内普遍认知较低,甚至都没听说过这个病。所以我们要提高对发作性睡病的认知,并学会科学对待。

860010-1114055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