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曹德旺:如果没有丰厚收入支持,市场等于零!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7年12月25日 15:02 A-A+

中国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世界对中国的关注度越来越高。自2001年中国正式提出“走出去”战略至今,中国企业“出海”不断跨越升级,与全球同行同场竞技日趋火热,中国企业的每次“出海”都紧扣中国经济结构性变化的脉搏。纵观中国企业走出去过程,从开始的买买买,简单化的投资,到现在有特色的中国模式、中国企业、中国平台、中国方案、甚至中国标准走出去,这样的一种变化意味着什么?新时代的企业走出去该如何与世界打交道?

世界会给中国庞大的市场带来什么?

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建红告诉我们,其实他们下属的中机集团,十年以前在美国收购了前三家的trailer制造公司,就是半挂车。“收购以后,我们用它的技术和标准,然后用我们的半成品,在美国市场提升了竞争力。但同时我们又用它的技术和标准,回到中国来发展我们国内的半挂车,又用它的技术在欧洲市场、澳洲市场打开了我们的半挂车产品,竞争能力大大提升了。所以现在看来,走出去、引进来、全面开放,对中国企业应该说是有很大的竞争力,对中国市场也是巨大的支持。”

曹德旺:如果没有丰厚收入支持,市场等于零!

福耀玻璃工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曹德旺在现场自黑道,他这个人始终嘴巴想讲的大家不一定喜欢听。“我认为走出去,这过去的三十几年时利益主要是人口红利,还有牺牲环境污染的代价。现在政府收紧这一端以后,企业压力会很大,走出去很多企业但是出不去产品,成本受不了。中国人缺什么呢?现在缺的是天然气、石油,是吧?铜矿、铝矿、铁矿,还有粮食,基础材料这一块。导弹我们自己已经有了,我们目前在做了这个事情,还有一个买回飞机,但是那个都要钱,但是人家不会送给你,要自己去跟它买。我们应该很认真地坐下来共同去想办法提高走出去的拓展的途径,千万不要说我们市场很大,市场很大人口很大,但是他们是卖过来要钱,我们怎么样去筹备钱跟它买,这个是很关键的。就是有广阔的市场,需要我们丰厚的收入来支持,如果没有丰厚收入支持的话,市场也是等于零。

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宏前说,他是搞资源的,中国的资源是短缺的。“我们大量的需要资源,比如说我们在哈萨克斯坦的铜矿项目,这就是产能合作,典型的产能合作的双方共赢的案例。我们融资然后用技术去建设,帮它运营,然后它的铜锌光全部卖给中国市场,所以哈方得到的是它的就业和经济社会的发展,这个非常典型。”

企业和世界的关系要升级?

招商局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李建红告诉我们,其实走出去就是代表中国形象和世界打交道,和对方国家的合作都是伙伴关系,伙伴关系是互相帮助的关系,兄弟关系在伙伴关系的基础上就是进一步发展了。“我觉得要成为什么?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志同道合,你也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你,非常紧密。”

对于企业和世界的关系,曹德旺表示,他很想升级,但升不上去。“现在正努力做的工作就是消除伙伴之间的隔阂。前一个月我们今年不是碰到很大麻烦,美国人攻击我,中国人也攻击我,美国人工会组织的时候,一定要在我那边成立工会组织,协调没有效果,他说那来投票解决,我说好,陪你,结果在前一个月8号投票结果,我以848票,它得了444票,如果说加进去我们会票一百多张,中国人参加投票,我远远领先它。但是我在家里指挥外面这样做完以后,我跟他讲了,不要说我们赢了,就说我们一场误会,其实都是我们员工内部的矛盾,一部分人说要工会,一部分人不要工会,我们反对工会的人要张开双手拥抱那些提出要工会的人,这样我们矛盾就解决了,就会成为更好的伙伴关系。”

中国有色金属建设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宏前:在生意上,伙伴关系生意上就是朋友和合伙人,合伙人应该说这个词也比较好,比较恰当。

走出去如何与世界打交道?

山东能源枣矿物产集团董事长夏竞告诉我们,他带给世界的礼物是“环保”。“现在孵化的一个技术,叫铜的尾矿回收技术,因为有色冶炼尾矿的回收一直是个世界性的难题。2016年,中国精铜的产量是780万吨,那么以火法炼铜的方式,一吨铜的生产要产生两到三吨的尾矿,大概中国一年的尾矿的产量就是2300万吨。通常这些尾矿是以露天堆存的形式来储值,随着雨雪的融淋,它大量的可溶物就会渗入到地表,而且这种污染会持续几十年甚至上百年。但恰恰这些尾矿,它里面富含了铁和锌,如果我们能以科学的技术加以回收利用,那么这个2300万吨的尾矿一年产生的市场价值就是100亿。全球一年的铜尾矿的产量是6000万吨,以南美的一个国家为例,这个国家一年的精铜产量500万吨,但是它已经生产了一百年了,所以这个国家的尾矿堆积如山,前些天他们国家的矿业部长也来到国内跟我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谈合作,那么未来我们想通过技术加成套设备输出,包括技术换资源的方式,继续跟“一带一路”沿线的国家来深入合作。”

企业的发展形成了国家的符号!

中国服务外包研究中心副主任邢厚媛说,对企业来说,它伴随着整个国家的发展,并作为整个社会和国家发展的一个细胞,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国家符号,就是在全球产业分工体系当中的地位正在发生变化。所以从生产、出口初级产品到高级产品,一直到向世界去输出生产这些产品的装备、技术这样的一个过程,包括企业品牌和发展模式,这就是代表着大国崛起的一个伟大的进程。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