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71216 用一生做成的事

来源:央视网2017年12月16日 20:05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他,很牛。他在浙江的生猪养殖户眼里,是他们离不了的“守护神”;在同事眼里,他是“浙江猪病防治第一人”;在一些媒体的报道里,他是“农科赤子”。他就是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所研究员王一成。但是今年9月,王一成却因胃癌晚期医治无效,不幸离世。养殖户们说,王一成走了,心里的“靠山”也一下子倒了。

2017年9月12日,王一成因胃癌医治无效病逝,享年59岁。

“2016-4-13 星期三 阴 14-20℃

下午一直胃痛。

妻子回家,又坚持安排(我)去医院检查,这么忙,是这病又咋办。”

王一成走后,妻子找到了他近三年来的工作生活记录,这才发现,他对自己的病情早有察觉,却一直在设法拖延。她说:“比如说他是腹胀,饭吃不下,饭吃不下维持了半年时间。我说很不好的,他也知道。他说,很不好,有什么办法呢。”

“2016-4-29星期五 多云14-25℃

我清楚:消瘦严重并腹胀是典型的胃CA(癌)。”

王一成趁妻子出差,独自去医院做了胃镜,得到了确诊报告。

医生建议立即手术,他却要求开药暂缓症状,并对所有人隐瞒病情。病情的严重程度,王一成不是不明白,之所以秘而不宣,目的只有一个——留更多时间安排工作。

“2016-5-3星期二 多云 6-27℃

1、早上接上虞郑忠苗电话,保育猪出现阴户红肿,要求去看看。

2……取出胃组织切片报告,确诊为胃幽门腺癌。……建议立即手术,好象是唯一选择。要求开药暂缓症状,留更多时间安排工作。

3、中饭后开车到上虞新苗猪场

4、下午4点回到单位,联系台州,确定赴临海讲课时间,预订动车票。”

“像我们浙江大一点的猪场,离不开王老师”,养殖户郑忠苗说:“基本上你这个猪场存在什么问题,他闲不住啊,一定要去。”

“2016-5-16   星期一  睛12-23℃

1、早上5点不到就醒来,发现颈脖发疼,可能癌细胞已转移的信号。

2、上午10点到达省中医院,就诊,从中医角度对确诊的癌症明确表示无能为力……要求开一些调理表面症状的中药,能缓解疼痛,完成手头工作。

3、中午本想休息一下,但长兴养猪户送来典型猪瘟病猪,李博剖检后与养猪户讨论分析了好长时间。

4、下午接华卫东电话……要求明天赴猪场出诊。”

科技牧场场长华卫东给记者说:“第二天早上我们职工还没上班,他就赶到场里,他就爬进栏去把(病)猪拎出来。自己一个人就一头猪一头地解剖,一个上午解剖了大概十三四头猪,弄到11点” ,“没感觉到他是一个病人,所以我到现在为止,自己内心还感觉到很内疚。” 

当爬进猪舍,拿起解剖刀,查找病猪疫情原因时,此刻的王一成是完全忘我的。

“2016-5-4 星期三 晴 21-31℃

1、早上5点起床,开车出门赴单位。

2、上午接青田小赖电话……要求出诊。上网能订到动车票,就立即赶了过去,下午送回高铁站,无座,买站票回杭州,同时带回二头病猪肠道。

3、晚上开车回家路上等红灯睡着,被喇叭声吵醒,到家9点多。”

王一成的妻子说:“我婆婆经常说他,哪有工作是这样做的,她就说这个是卖命怎么的?我先生就说,哪个做科研的不这样做,时间紧。”

然而,王一成并非天生就爱跑猪舍,做“屠夫”。这个长相儒雅的书生,学生时代一直是同龄人中的学霸,1982年作为尖子生从浙江大学毕业分配到浙江省农科院,在那个年代,他是同事眼中精通外语、会玩电脑、能开车、还有些小洁癖的“时尚”青年。他沉迷于在实验室里进行基础科学研究,一心想成为真正的科学家。

因此,王一成于1988年和1997年先后到澳大利亚墨尔本大学和美国阿肯色医科大学进修。“他在国外主要做的是分子病毒学,病毒的分子检测、基因技术,包括跟宿主之间的互作,已经做到机理这一块,所以他能够发比较好的论文”,浙江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副所长张存说。

“我在美国探亲的时候,我问他,我说,你动没动心,他们都想挽留你。他说,别想多了,不可以这样做”,王一成的妻子说。

1999年,王一成从美国学成回国,第二年就申请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当时恰逢浙江全省范围内接连爆发几次较为严重的猪病疫情,而王一成掌握的动物分子生物学研究若能用于猪病疫情的防控,将会大有作为。“这就两难了”,浙江农科院原副院长徐子伟说:“他是从基础延伸到应用这块儿来了,着力于这个方向。”

从2000年开始,王一成职业生涯的下半程变了,他的工作地点,不在试验室,就在猪舍,疫情是他的冲锋号。

17年来,王一成跑遍了浙江1000多家规模养殖场,亲手解剖过上万头病死猪,他将先进的基因工程技术应用于猪病防治上,使疫病诊断更加快速准确,成为公认的“浙江猪病防治第一人”。

浙江农科院科研处处长蒋永清说:“一旦碰到浙江省重大疫病的时候,我们的主管部门第一个想到他,所以就是他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的一个能力。”

养殖户王文辉说:“他在,我们心里很踏实。”

在不少养殖户看来,王一成对他们可谓恩重如山。

生猪养殖户阮张峰说:“2004年5月份的时候,我父亲查出肝癌去世了,猪场是我父亲留给我的, 负债有700多万。”

这一年,还在农校念书的阮张峰,不得不辍学回家,接手养猪场。可是祸不单行,猪场又爆发了严重的疫病。

阮张峰说:“在8月份的一天,他就过来了,到场里。盖子一开的话,那个尸臭味很重,就在那边上解剖了两个多小时,二十几头猪,全部都解剖掉,一边剖还给我解释,防疫上面应该怎么做。那时候真的感觉就好像,王老师是从天上掉下来,就是来帮我的一样,就是那种感觉。”

在王一成的帮助下,初出茅庐的阮张峰找到了规模化养猪的经营之道,企业彻底走出了困境。他说:“如果那天他没有来我这里,可能就没有我的现在”,“通过他十几年对我的帮助,现在猪场2016年成栏是2.3万头,出栏是3.4万头。”

在浙江生猪养殖户中,可以说,很少有不知道王一成的,王一成也乐意跟他们做朋友,为他们义务当顾问。“他觉得一个人在活在世上,如果能够给别人带来什么,其实是很幸运的”,王一成的妻子说。

王一成对养殖户上门出诊、指导生产从来都是分文不取,不仅不收费,还经常开着私家车过去,尽量不给对方添麻烦。 

浙江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猪病研究室李军星说:“跟随王老师去猪场去了这么多年,时间长之后,我发现了一个问题,距离近的猪场出发早,距离远的反倒是出发晚。因为距离近的猪场,我们早点出发,然后早点到达猪场,早点把活干完,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就可以回到单位。距离远的呢,出发晚一点,到中午的时候,十一二点的时候我们还没有到达猪场,还在高速公路上。这出发一早一晚都是为了避开在养殖户家里吃饭。”

浙江农科院原副院长徐子伟说:“有些兽药的厂商来找他,他全都拒绝了,这就是他的品德。”

“2014-7-3星期四多云23-32℃

今天李总又提出要我作为公司顾问,再次缓拒之,他说预约我为顾问,等我退休。

2015-6-19星期五 阴19-24℃

上午上海一家公司业务员来办公室拜访,强留购物卡,要求他节后自己来处理。”

养殖户王国水说:“他父亲住院,他自己没讲,我们猪场出了事情打电话给他,他说我这两天真的跑不出来,第三天他又跑过来了,后来我知道,我真的眼泪都要掉下来。”

蒋永清说:“在我眼里他应该是一个心灵非常纯净的人,在这个社会里面他是一个心灵没有被污染的人。他的心是敞开的,他是透明的。”

浙江农科院院长劳红武说:“作为一名科研工作者来讲,他把对于科学问题的探究作为他生命的重要使命,作为一名三农工作者来讲,他把对农民的提供实实在在的帮助作为他生命的重要使命。”  

徐子伟说:“我不敢来妄断他是一个大师,但是如果有人说他是大师的话,我肯定第一个赞同;如果有人说他不是大师的话,那我会说他的很多方面超过了很多大师。”

“2016-5-16星期一 睛 12-23℃

早上5点不到就醒来,发现颈脖发疼,可能癌细胞已转移的信号。“

在病情确诊后的不到一个月时间里,他完成了手头的科研报告,整理并移交重要试验材料和数据,为一些养殖户制定了管理方案,给妻子母亲做了必要的交代,直到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然后写下了最后一篇日记。

“2016-5-19星期四 阴18-26℃

近二个月的努力,手头工作已安排妥善,准备明天请假。”

第二天,王一成最后一次来到单位,跟从事了35年的岗位道别。他知道,这一次转身,将是永别。

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研究所动物营养研究室、王一成的学生刘淑杰说:“我说王老师你为什么还要在实验室亲自做实验?王老师说,我觉得把各种的试剂加在一起,能够产生你预想不到的结果,他觉得这个很神奇,很奇妙,他说我非常喜欢这样的科研。”

王一成的妻子说:“他说,退休以后的时间,我都给你了,我们排得满满的。到哪里哪里去。”

2017年7月29日,王一成给妻子发了一个短信:“今天总算记住了,今天是你的生日,但已无能为力为你做点什么了,抱歉。空口一句:生日快乐。”

无论在人品上,还是在学术上,我们都要给王一成点赞。这样一个心灵纯净的人,让人敬佩。他把论文写在了浙江大地上,让一个个生猪养殖场起死回生;他无法延长生命的长度,却尽最大努力拓展了生命的宽度。从节目中也可以看出,现在不少地方还是缺技术缺人才,所以,我们需要更多像王一成一样,倾尽所学一心为民的科技工作者,需要更多脚踏实地、不计个人得失的科技工作者。

channelId 1 1 2 64b4c87aff344825a60356cd92b7509b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12月16日 20:05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他在浙江的生猪养殖户眼里,是他们离不了的“守护神”;在同事眼里,他是“浙江猪病防治第一人”;在一些媒体的报道里,他是“农科赤子”。他就是浙江省农科院畜牧兽医所研究员王一成。但是今年9月,王一成却因胃癌晚期医治无效,不幸离世。养殖户们说,王一成走了,心里的“靠山”也一下子倒了。(《焦点访谈》 20171216 用一生做成的事)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