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在这类产品上 中国制造还有很大差距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7年11月08日 11:37 A-A+

中国制造业的水平,全世界都有目共睹。火箭、航母、大飞机,高铁、大桥、核潜艇,上天入海我们都做得到。但是,在为老年人提供方便的各类用品上,中国制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全世界有六万种老年用品,日本有四万种老年用品,而两年前我们中国的数据是多少呢?差不多两千多种。所以中国的老年用品的品类完全不足。

中国的养老产业和德国、日本的差距在哪里?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我们目前的制造业水平和德国、日本的差距到底在哪?现在已经进入智能制造了,比如说这个床到底要到多高多低,按照分类,比如说失能失智,要造什么样的床。不光是床的问题,整个老人用品,从现在开始就要建立我们的大数据,然后再进行创意设计,我们就能生产出适销对路的产品。

中国制造的产品达不到养老院的要求?

北京寸草春晖养老院院长王小龙:我们现在80%多的产品都是进口的,尤其是我们新建的养老院,小到扶手,大到床,还有地胶。国产的一些产品确实从质量、从环保、从技术的一些指标,还是有些差距的。比如说床,床在我们老年人的使用中,第一,使用频率最高。第二,它的金额确实也是非常大的。

高科技养老床的市场尴尬

江苏慧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晓君:所以我认为要设计一张好用的床来破解养老里边护理的难题,让老年人有尊严地被护理,让护工有尊严地去护理人。我设计了一个智能的多功能护理床,这个床既能大小便,也能躺在上面通过声控控制家里所有的电器。

一张床卖多少钱?

江苏慧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晓君:这个也是我们现在推向市场最尴尬的地方,养老机构采购床的时候,民政部门会给它一个价格核定。我们的床一般都在三万左右。但是进口的床达到七万、八万,甚至十几万,它的功能不如我们。

陈伟鸿:这样两三万的国产的床,院长您会考虑吗?而且它有这么多的功能。

 北京寸草晖养老院院长王小龙:不好意思,基本不会考虑。

江苏慧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晓君:我们也有新的办法,就是我们的床基本不卖了,采用租赁。我和谁来比?和护工来比。护工你能做到哪些功能,你一个月的护理费是多少。而我能实现哪些功能,我的护理费用多低。

机器代替人工,在养老产业也可以实现了?

江苏慧明智能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罗晓君:但是我们现在还受一个什么样的局限?就是民政部门对养老院有一个政策限制,就是你招了一百个老年人,你必须要配多少护工。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这就是我们今天讨论问题的必要性。就是将来我们在护理床上的生产、制造、销售上,我们要在政策上要把它搞清楚。比如说我们公办的养老院应该政府采购。这个是没什么好含糊的。目前家庭的收入水平来讲,三万多块钱说实话是有一点高。所以他非常智慧,他改变了营销的方式,我改卖为租。但是从总体的趋势来讲,我们今后的政策应该是政府采购加上我们家庭的租赁,还有社会的捐赠,这样更好,这是一个多渠道的办法,把这个问题给它解决了。 

制约养老产品质量的关键是什么?

常州市 康复设备制造公司总经理樊天润:整个老年制造业的从业企业,整体的规模、企业的单体规模以及整个的配套厂商的规模,规模不是很大,其实造成继续再投入的资源比较有限。

中国老龄科学研究中心副主任党俊武:现在中国的整体制造业的水平很高,但是养老制造业的水平目前还是比较低下。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的制造业要想做这件事,是非常容易的。比如刚才提到的零部件,像电机,我们国内有这个生产能力的有的是,但是他们不给你造这个东西,因为他认为你这个市场太小了。原因就在于我们现在没有意识到整个养老制造业未来的市场潜力有多大,    未来我们整个老龄产业的市场潜力,到人口老龄化高峰的时候,要超过100万亿,未来整个养老制造业的市场潜力大概在30万亿以上。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