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71016 创举: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发力

来源:央视网2017年10月16日 20:03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一个变化的节点。中国经济进入了中高速增长的新常态。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面对新形势、新特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决策:必须坚持把改革发力点转到调整经济结构上,在保持总量增长的同时,实现结构优化。而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就在供给侧。这项重大的改革举措实施以来,成效如何呢?

赵国平,从事纺织印染业二十多年了,二十年来,他的企业发展平稳,从一个濒临倒闭的乡镇小厂,成长为现在每天印染布料40万米的中型企业。但是从2011年以来,他的企业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难。“员工工资每年都是15%的增长,而且我们产品遇到瓶颈,没有突破,所以利润空间每年都在下降”,赵国平说。“一米布的利润能有多少?”记者问,“几分钱,碰到淡季的话,你就亏损了,已经亏损了。”

其实,不止是赵国平所在的纺织印染业日子难过。从2011年起,我国投资、消费和出口的增速同时下降,经济增速持续下行。钢铁、煤炭、水泥等多个行业,都出现了产能严重过剩、利润减少的情况。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说:“到底怎么去看待这个增长速度小幅下滑?在2013年的时候,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总书记在部署第二年经济工作当中,就用了‘新常态’这样一个提法。那么到了2014年的6月份,在河南考察的时候,总书记首次对外讲到了新常态,接下来在APEC领导人峰会上,总书记全面地阐释新常态。”

速度减缓、结构优化、动力转换,这是新常态的三个主要特点,这个全新的论断,回答了对中国经济怎么看的大问题,它带来的是党中央经济工作思路的重大调整。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后,随着经济增速的减缓,我国经济结构中供给和需求的矛盾日益凸显。一边是企业大量的产品积压,卖不出去,日子难过,另一边却是中国人的海外消费居高不下,每年上万亿人民币花在国外。面对这样的情形,靠要素驱动、靠刺激需求的老办法,已经行不通了,中国经济迫切需要找到新的发展路径。2015年11月,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词,首次出现在了总书记的讲话中。

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说:“所以总书记讲,现在我们面临的主要矛盾是结构性问题,而不是总量问题,主要矛盾的主要方面在供给侧,而不在需求侧,所以必须要丢掉这种要靠刺激政策,实行V型复苏的幻想,而采取‘中药式’的这种办法,通过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慢慢让增长速度稳定下来。”

如果说新常态回答了中国经济怎么看的问题,那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则是要解决中国经济怎么干的问题。这是习近平总书记继“经济发展新常态”之后作出的又一重大理论创新,是适应和引领新常态的必然选择。那么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怎么改呢?

“总书记多次讲,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最终目的,就是满足人民群众不断增加的新的需求、新的需要。 这是第一句话”,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陈东琪说:“第二句话就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主攻方向在哪里,总书记讲,主攻方向就是提高供给质量 ,包括供给体系的质量、供给产品的质量、供给服务的质量;第三句话就是根本途径是改革,也是中央提出的要使市场在资源配置当中起决定作用,要建立这个机制。”

2016年,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突破口锁定在“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这“三去一降一补”上。正如总书记指出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处理好“减法”和“加法”之间的关系。减什么?首先要减的就是低端供给和无效供给,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为经济发展留出新空间。

在绍兴柯桥开印染厂的赵国平,一直关注着这场供给侧大变革。他敏锐地意识到,这场变革,也许会彻底改变柯桥纺织印染业的传统面貌。2016年初,赵国平做出了他从业二十年来,最艰难的一个决定,那就是搬家。搬这个家初步估算要六个亿的资金。

“确实是个很难的抉择,我们这么多年都在犹豫之中”,赵国平说:“我必须搬过去,因为那边有希望,我看到了那边去了以后,存活的几率很高。”赵国平说的那边,是距离柯桥中心城区30多公里的滨海工业区。在那里,政府规划了印染企业提升区和集聚区。区域内的污水、废气和污泥统一收集、统一处理。到今年阴历年底,除了这两个区域之外,柯桥其它地方的印染企业将不再保留。

这是柯桥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企业搬迁,柯桥有212家印染企业,按照政府的规划,提升区和集聚区外,将有105家企业退出。这几乎占了企业总数的一半。

绍兴市柯桥区委书记沈志江介绍:生态环保的意识,必须放到统领的地位,没有任何退路可言,而企业产品必须要有市场,要更能赚钱。这两头卡了以后,中间要找条路,那就是集聚提升。”

集聚是为了提升,已经搬到园区的印染企业中,有60%的设备达到国际领先,仅今年上半年,柯桥投入技术改造的资金就达到161亿元。现在这些企业都在产品的质量和差异化上下功夫,努力提高产品的附加值。

浙江某印染有限公司总经理吴燕芳说:“以前就是说你产量赶出来就可以,反正是市场的单子,现在讲的是品质为主。”

浙江某印染企业董事长季国苗说:“我每年的利润两千万,我拿出一千万的钱来投入研发。普通的东西大家都会做,只有去研发、去研究,才能保持我的企业的生命力。”

柯桥的这些企业,正在这场从有到优的供给侧变革中,蜕变重生。与此同时,在其他城市、其他行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也在全面推进,这是一场关系全局、关系长远的攻坚战。

2016年10月,山西潞安石圪节煤矿最后一个井筒封闭。这一年,山西全省关闭25座煤矿,退出煤炭产能2325万吨。

2017年4月,武汉钢铁集团公司的大红色招牌被拆除。有着59年历史的武汉钢铁与上海宝钢,重组为宝武钢铁。未来三年内,宝武集团将压减钢铁产能超过1600万吨。

放眼全国,仅2016年就压减粗钢产能超过6500万吨,化解煤炭产能超过2.9亿吨。随着过剩产能的大规模化解,土地、资金等各类资源逐渐从产能过剩行业释放出来。

这里是东莞一家企业的数字化车间,数控机床和工业机器人正在有条不紊地工作,偌大的车间里只有十几名工人。“以前我们是帮客户做加工,他发图纸我们来定制,现在我们是要做设计研发,而且要做制造。”广东某智能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王建说。

在另一家机器人生产企业,客户络绎不绝,为完成订单,员工几乎每天都要加班。这家50万元起步的企业,如今产值已经超过了7个亿。“我们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提供产品之外,能够给它更多的附加价值。这个里面最重要的就是技术创新”,广东某企业董事长兼总裁吴丰礼说:“我认为最终是改变我们经济当中的含金量。”

改革改到深处,必然落到寻找新动力,挖掘新动能上。今年8月28日,中国散裂中子源第一束实验中子束流,从东莞发出。它标志着这个国家重大科学装置主体工程顺利完工。散裂中子源就像一台超级显微镜,可以看到物质的内部结构,从而分析出物质的特性,能够大幅提升中国材料、生命、纳米等学科的前沿基础研究。眼下,散裂中子源第一个直接转化的产业化项目已经进入设备研发阶段,也许在未来几年,针对肿瘤,人们将会有更加精准和便宜的治疗方法。

目前,围绕散裂中子源,一个庞大的中子科学城正在规划当中。对东莞而言,散裂中子源更像一台加速器,会大大推进产业转型升级的步伐。东莞市常务副市长白涛说:“我们过去是以劳动密集型、出口导向型的、加工贸易为基础的产业基础,我们缺的是什么?东莞缺的是科技创新的这些要素聚集 。国家的大科学工程落户在东莞,会在这一块补全一个短板,培养更新的动能来真正挑起大梁。”

在东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在重塑这里的实体经济。改革的力量正在撬动着中国经济结构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

服务业跃升为第一大产业,成为经济增长的新引擎;四年提供了6000多万个就业岗位。

工业向中高端迈进态势明显,高技术产业和装备制造业在工业中所占比重大幅上升;第三产业增加值的占比,超过56%。

中国经济的发展方式正在发生历史性转变:经济保持中高速增长的同时,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下降5%,科技进步的贡献率超过56%。

中国经济,正在突破结构之困。

国家统计局近期公布了今年8月份国民经济多项宏观指标,数据显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转型升级成效突出。“三去一降一补”取得新进展。产业结构调整和新动能成长取得新成效。推进结构性改革就是协调发展过程中的重大关系,在破解难题、补齐短板的同时又巩固和厚植原有优势,是让中国经济健康发展、行稳致远的一项重大举措。

channelId 1 1 2 42a8124b67624eabbd0e1caa705fe800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10月16日 20:03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在中国经济发展的关键时期,面对新形势、新特点,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了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大决策,必须坚持把改革发力点转到调整经济结构上,在保持总量增长的同时,实现结构优化,这一创举对中国经济健康发展、行稳致远具有重大意义。 (《焦点访谈》 20171016 创举:结构性改革 供给侧发力)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