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70826 砥砺奋进的五年:生命禁区的绽放

来源:央视网2017年08月26日 20:06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一个多月前,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第41届世界遗产大会上,世界遗产委员会一致同意,把中国青海可可西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可可西里就此成为了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为什么可可西里能申遗成功?这是因为可可西里具备两项申遗条件:一是顶级自然现象或者具有绝佳自然美景和美学价值的地区;二是最重要的在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自然栖息地,包括从科学和保护角度看具有突出普遍价值的濒危物种栖息地。世界自然保护联盟认为,可可西里符合自然遗产的这两项标准,并具有较高的完整性、真实性,保护管理整体状况良好,所以可可西里成功入列。也就是说,可可西里申遗的成功不仅是因为它独有的自然环境,也是因为成功的生态保护。二十多年来,在这片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高原上,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一代又一代守护者,用生命守护着这片神奇的土地。

现在正是藏羚羊迁徙的时节,在青海省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五道梁保护站,几只头羊带领着几百头藏羚羊,小心翼翼试探着通过青藏公路。

每年的四五月份,大批的藏羚羊都会从西藏羌塘、新疆阿尔金山等地,迁徙几百公里,来到可可西里的卓乃湖和太阳湖等地产羔,产完羔,七八月份又会迁徙回到原来的栖息地。

为了让这些藏羚羊安全回家,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五道梁保护站的巡山队员们,早早将过往的车辆拦下了,当起了“藏羚羊交警”,等候藏羚羊群通过。“今天早上我们6点开始起来,天一亮就害怕它们要过来,所以就观察着一直到晚上,”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五道梁保护站副站长孟克说,“半夜我们有些时候也在观察。” 

只要有藏羚羊群聚集,巡山队员们都会拦截车辆,留出迁徙通道,而且他们还会统计藏羚羊的数量。

几经试探,藏羚羊群终于通过了公路。孟克介绍:“去年我们迁徙的藏羚羊的数据是4300多只,今年统计到的是4457只。” 

藏羚羊是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标志性物种,它的多少直接反映出可可西里的生态是否健康。

可可西里保护区位于青海玉树藏族自治州西北部,保护区总面积4.5万多平方公里,比海南省还要大1万平方公里。境内平均海拔4600米以上,最高处可达6860米以上。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是我国目前建立的面积最大、海拔最高、野生动植物资源最丰富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之一。

“这个地区是我们国家乃至东南亚的水源地或者叫中华水塔,大江大河的发源地,”中国科学院成都生物研究所所长赵新全说,“青藏高原其实对整个东南亚包括我们国家整个气候变化非常敏感,同时它也会影响到区域的气候变化。”

可可西里独特的地理和气候条件孕育了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是大量高原特有动植物的重要庇护所。全世界共有150种垫状植物,可可西里就有50种。可可西里一共生长着214种种子植物,其中有84种是青藏高原特有种。与之共存还有大量特有的食草哺乳动物。可可西里有74种脊椎动物,是藏羚羊、藏野牦牛、藏野驴、藏原羚、狼和棕熊的乐园。赵新全说,这个地区世界上海拔最高,号称第三极,它形成的物种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这些物种对气候的适应,包括它抗紫外线、抗缺氧、耐寒冷都有一些特殊的基因资源,是一个非常宝贵的资源库。

可可西里能够拥有今天这样好的生态环境,来之不易。上世纪80年代可可西里发现了金矿,淘金者疯狂涌来。当时,还有一种名叫“沙图什”的披肩,它的原材料来自于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藏羚羊。可可西里大量藏羚羊被残酷猎杀,最少时剩下不足2万头,可可西里脆弱的高寒荒漠和高原湿地生态系统遭到了严重破坏。原治多县西部工委巡山队员谢周回忆:“场景确实惨不忍睹,没有办法说……有些小藏羚羊有些饿死了,有些是快断气的,有些小藏羚羊趴在已经被扒皮的母羊身上找奶吃。”

1992年,时任玉树州治多县委副书记的杰桑·索南达杰,组织成立了治多县西部工作委员会,并担任西部工委书记。西部工委在条件异常艰苦、装备十分简陋的情况下,开展巡山,抓捕盗猎分子,有力打击了盗猎、盗采违法犯罪。

1994年1月18日,杰桑·索南达杰为抓捕盗猎分子牺牲,年仅40岁。一年后,索南达杰的妹夫,时任玉树州人大法制工作委员会副主任的扎巴多杰,主动要求来到可可西里。他辞去在州人大的职务,自降一级行政级别,重新组建西部工委巡山队,保护可可西里的生态环境。1998年,46岁的扎巴多杰不幸去世,他的两个儿子又追随亲人的脚步,先后来到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加入到守护者的行列。

1996年,可可西里被列为省级保护区,1997年又晋升为国家级保护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现在设置了5个保护站,配备了吉普车和冲锋枪。虽然装备好起来了,但巡山的路途还是一样的艰险,一次主力巡山行程都要几百公里,少则20天,多则30天。

可可西里保护区平均海拔4600多米、氧气含量只有内地40%多,巡山路途中举步艰难,夏日沼泽泥泞,大河拦道;冬季冰封雪冻,哈气成霜。有时候一天只能在泥淖中前行几公里;有时候巡山队员连续几天睡不上一个囫囵觉。一次次的艰难挺进,一次次爬冰卧雪,一块干馍一口冰雪。

从1991年到现在,二十多年来,一代又一代巡山队员,无怨无悔,用生命和汗水忠实守护着可可西里。“就两个字,坚守。”可可西里管理局局长布周说,“在他们眼里,容忍不得任何人破坏草场或者是猎杀野生动物。”

近5年来,各级财政对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投入达5000多万元,在政府、社会各方的不懈努力下,现在可可西里保护区内的藏羚羊已从最初的不到2万只,恢复到了6万多只。野生动物的种群数量,普遍呈稳步上升趋势。

随着中央提出建设生态文明的要求,2015年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通过,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被包含在三江源国家公园之内。更大范围,更加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在三江源地区展开。

由中国科学院等7个单位组成的一个考察团,正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这里进行本底调查。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是无人区,而除它之外的三江源保护区域都有世代逐水而居的牧民。近年来随着全球气候变暖等因素,一些地区出现了草场退化、家畜与野生动物争食、生物链失衡等问题。中科院的这次考察就是要摸清这片区域的生态承载力,为制定政策提供依据。

针对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三江源国家公园采取了生态移民、设置生态管护员等政策。目前,三江源国家公园共设置了4077名生态管护员岗位,一张拥有广泛群众基础,全覆盖的管护网络正在形成。玉树藏族自治州副州长、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副局长王湘国认为:“逐水草而居这种生活方式,是维护青藏高原生态平衡的一个重要原因,这个东西不能丢。接下来在牧民草场承包经营权不变的前提下,让他们转型以后,依赖草地、畜牧业生产的人慢慢减少,给野生动物一个更大的空间。”

可可西里是人类最后的净土之一,有着巨大的生态价值。中国工程院曾经做过研究:三江源区生态资源存量价值高达14万亿元。可可西里申遗成功,是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成果在国际社会的一次展示,是我国扎扎实实推进生态环境保护的一份答卷。同时,成功跻身世界遗产也给可可西里的保护带来了更大的责任,虽然可可西里幅员辽阔,几乎没有受到现代人类社会的冲击,但是潜在的威胁并非没有。唯有不忘初心,继续加强科学化管理,才是中国作为世界遗产大国应有的做法和态度,也才能实现申遗最重要的目的: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

channelId 1 1 2 ce1051ade29d4339a88132882d533260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26日 20:06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一个多月前,在波兰克拉科夫举行的世界遗产大会上,世界遗产委员会一致同意将中国青海可可西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可可西里就此成为了中国第51处世界遗产。二十多年来,在这片平均海拔超过4500米的高原上,面对着恶劣的自然环境,一代又一代守护者用生命守护着这片神奇的土地。(《焦点访谈》 20170826 砥砺奋进的五年:生命禁区的绽放)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