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70809 教育扶贫在行动:寒门照样出贵子

来源:央视网2017年08月09日 22:32

相关稿件

资助信息

教育部高校学生资助热线电话010-66097980、010-66096590,于7月21日至9月10日每天08:00-20:00开通。

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官网(www.xszz.cee.edu.cn/)和中国学生资助微信公众号查询国家学生资助政策及相关规定,反映相关问题。

罗梦龙:13333658959    王佳鑫:13037652175

河南省南阳市淅川县,地处豫鄂陕三省交界,这里是南水北调重要水源地——丹江口水库的所在地,也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教育,是这里很多寒门学子走出贫困的重要途径,也是当地政府最重视的扶贫手段。

在今年的高考中,全县有800多位学生考上了一本,比去年的数字翻了近一倍。5名同学上了清华北大,其中一名同学成为了南阳市的理科第一名,他也是淅川县的第一位市级理科“冠军”。今天我们就先走进他的故事。

贫寒家庭走出理科状元父亲病重却放弃治疗

罗梦龙是南阳市淅川县第一高中的高三毕业生,在今年的高考中,他考出了685分的好成绩,成为南阳市理科第一名,并被清华大学自动化系录取。考取中国最顶尖的大学,这是无数高中学子的梦想,也是罗梦龙奋斗十几载的最大奖励,但是这份喜悦只停留了短短片刻,这个17岁男孩的心头便压上了沉甸甸的心事。

罗梦龙的家在淅川县上集镇罗寨村,在罗梦龙还不到一岁时,他的母亲就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父亲和奶奶把他抚养长大。本来在县城建筑工地打工的父亲罗遂昌,每月有两千元左右的收入,可以养家糊口。可就在三年前,孩子刚刚考上高中时,罗遂昌突然患了双侧股骨头坏死,病情不断加重,过去的两年多里,他几乎只能躺在床上,甚至生活自理都变得越来越困难。家里的顶梁柱就这样倒下了,全家的生活只能靠三口人每月550元的低保来维持。

在这样的贫困条件下,罗梦龙却一直在努力学习,能够走进重点大学的校门一直是他心中的梦想,也是病榻上父亲最大的期盼。等待高考放榜的日子,罗遂昌比儿子还要紧张。

罗梦龙父亲:突然他们班主任打来电话,我一看是他们班主任,我让孩子接了,孩子一问一说,说成绩出来了,说是河南省第14,当时是光出来个名次,之后反正心里特别高兴。

作为父亲,罗遂昌总觉得非常歉疚,三年来,他连孩子每个学期1600元的学费都拿不出来。幸亏罗梦龙的母校淅川县第一高中在了解到他的家庭情况后,为他减免了全部的学费,这才让他顺利完成了高中学业,成为了全市的理科第一名。罗逐昌没什么文化,生病前他只在淅川县城打过工,连南阳市都很少来,更别提首都北京了,他多么希望亲自把儿子送到北京,送进中国最高学府的校门,但现在看来,这已经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其实对父亲,罗梦龙同样怀有一份歉疚。这些年来,为了让他安心上学,父亲一直不舍得去花钱买药治病。

为了省钱,罗逐昌就这样把该吃的药全部停了,即便疼痛难忍时,他也从不去医院。直到高考捷报传来,这位自强不息的状元打动了当地很多人,南阳市骨科医院得知了罗梦龙父亲的病情,专程把罗遂昌接来进行治疗,这也了却罗梦龙最大的一桩心愿。

经过一周多的治疗,罗逐昌已经能拄着拐下地走路了,尽管医生承诺还会继续关注自己的病情,但罗遂昌并不乐观,这几年由于治病,已经欠下了十几万元的外债,眼下更发愁孩子上大学一年一万多元的学费、生活费该如何筹集?

离开南阳的医院,父子俩回到了淅川县罗寨村的家里,想着孩子上大学的费用,罗遂昌躺在家中,心急如焚,家里已经没有一点积蓄了,他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一个他不太愿意拨出的电话号码。

罗梦龙父亲:你现在手头宽裕不宽裕,我想给娃筹点学费,让他路上带着,看看你咋样。不行就算了,我肯定理解,没事。

这是罗遂昌以前的朋友,自从生病以来,他已经不止一次地借过钱,直到现在也没还清。今天硬着头皮又开了口,他也感到很难为情。

罗梦龙父亲:以前借了两万块钱,就还了六千。

翻遍了通讯录,罗遂昌犹豫着又拨通了一个电话。

罗梦龙父亲:我不好意思再跟你张嘴了,想让你再帮个忙

但这一次,罗遂昌同样没能借到钱,因为他还欠对方两万多元没还清。借钱这条路行不通,罗遂昌望着自己的腿沉默了很久。

比起爸爸,罗梦龙要乐观得多,他早就给自己打听好了,可以通过申请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帮助自己支付在校学习期间所需的学费和住宿费。所谓生源地信用贷款,就是国家专门向家庭经济困难的普通高校新生和在校生发放的助学贷款,不需要担保和抵押,贷款期限原则上按全日制本专科学制加10年确定,最长不超过14年。学生在校期间的利息由财政全部补贴。

罗梦龙:到时候可以申请贷款,无息贷款。不够了就勤工俭学,还有申请助学金,还有奖学金之类的。

可是,爸爸治病的费用,仍然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重重地压在罗梦龙的心头。

罗梦龙:尽量挣奖学金,如果挣到奖学金了,肯定要给家里拿一部分。让他们都过得比较简单,快乐一点。

 山村教师的女儿高分考上同济大学家里却没有一分钱积蓄

在罗梦龙年轻的肩膀上,扛着重重的责任,他渴望通过读书来改变自己,也改变家庭的命运,让爸爸和奶奶过得简单一点,轻松一点,快乐一点。而接下来我们要认识一位女同学,她是罗梦龙的同班同学,今年高考她被同济大学录取,家境同样贫寒,来自大山深处的她,又有着怎样的求学故事呢?

高三的毕业生们刚刚离开校园,高一的新生就已经入学报到了。这一天

,淅川县第一高中的高三毕业生王佳鑫,带着高一新生,她的弟弟王中强来报到。一走入学校大门,就能看到今年高考的红榜,王佳鑫以640分的好成绩排名全校第十,被上海同济大学物理系录取。而弟弟今年中考以很好的成绩考上了自己的母校,王佳鑫的心里比自己考上名牌大学还要高兴。

在王佳鑫姐弟俩很小的时候,妈妈就离家出走,再也没回来,从此他们和爸爸相依为命,爸爸是村子里的一名山村教师,每月的工资只有一千元,姐弟俩都在县城上学,生活再节俭,每人每月也需要400元的生活费、书本费。每年开学季,都是爸爸最犯愁的时候。

过去的三年,淅川县第一高级中学为王佳鑫免除了全部的学费,让她顺利完成高中学业。考虑到贫寒的家境,今天,王佳鑫带着弟弟来报道,又找到了班主任孙均可,希望学校能继续免除弟弟的学费。在孙均可的印象中,王佳鑫的生活极其节俭,平时舍不得多花一分钱。

孙均可:一顿饭可能就是两三块钱,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不低头,没饭吃了,帮学校卖饭,饭堂的师傅就让她吃饭不掏钱,交不上学费了,自己想办法找老师,找学校。

从不低头,永远积极地想办法解决问题,这是班主任对王佳鑫最深刻的印象。今年高考成绩出来不久,王佳鑫就花了50元钱坐火车去了西安,住在一个亲戚家里,在餐厅打工挣学费。

为了安顿弟弟入学,王佳鑫又从西安赶了回来,看到老师很肯定的回答,她悬着的心终于放下。

第二天一大早,王佳鑫启程回家,她的家在盛湾镇卢庄村,虽然就在淅川县,但是每次回家,都要花上3-4个小时。

河南省淅川县,正是南水北调源头——丹江口水库的所在地,一望无际的丹江口水库和绵延不绝的伏牛山脉,正是阻隔这里和外界的屏障。

王佳鑫回家,要先坐一个多小时公交车,然后再登上摆渡船,到水库对岸的盛湾镇,从镇上再去村子,就没有公共交通了,只能靠爸爸骑着摩托三轮载她回家。

这一天,王佳鑫的爸爸在山里面教课,没办法来接她。《经济半小时》记者带着王佳鑫,又开了一个多小时的山路,终于到了盛湾镇卢庄村。

卢庄村卢庄小学正传来阵阵读书声,这位50岁的山村教师叫王振国,也是王佳鑫的父亲。因为离中心小学路途太遥远,村子里三岁以上的孩子都会到这里来念书,到小学三年级再转入袁坪中心小学。王振国是卢庄村唯一的一名老师,其余3、4名老师都陆续离开了这个艰苦的地方,如果他也离开了,教室里的这9个孩子,就没有老师了。任教30年来,他是几千名山里娃娃的启蒙老师,但是他最最得意的学生还是自己的女儿——王佳鑫,这是卢庄村有史以来第一位考上名牌大学的学生。

今天气温达到39度,但讲台上的王振国一丝不苟,衣服早已湿透了好几次,他却毫不觉察。临近中午,王振国要赶去给孩子们做饭。伙房的温度有40多度,看到爸爸已经浑身湿透了,王佳鑫赶紧过来给他扇风。平时在县城上学,很少回家,但她心里十分清楚,爸爸每天既当老师,又当厨房师傅,非常辛苦。

王振国:作为一个深山里的人要为山里的孩子做点事。能成才,能出去,能用自己的一技之长,为社会做点贡献,这就是我最大的期望。

王佳鑫的家,破旧的木屋已经有30年历史,姐弟俩和父亲,就挤在这间屋子里,外屋的一张低矮的小桌子,是姐弟俩学习的地方。这个年久失修的家,只有从墙上厚厚的一叠奖状,和父亲案头的书籍,才能看出这家人对知识的热爱和渴望。

回到家,王佳鑫顾不上休息,拿起了爸爸的脏衣服就去洗。这些年,爸爸又当爹,又当妈,又种地,又教书,把他们拉扯大,冠心病越来越重,白头发越来越多,背也越来越驼,王佳鑫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她非常希望能替父亲多分担些。

看着女儿忙里忙外,王振国犹豫半天还是开口了,他想和女儿商量一下学费的事,这也是他眼下最发愁的事,这些年都是自己省吃俭用,紧巴巴地供养俩孩子读书,家里可以说一分积蓄都没有了。

懂事的王佳鑫一直安慰父亲不用担心,在西安她打工赚了七八百元,眼下把学校和家里的事情帮着做完,还可以回县城继续打工,她觉得如果开学前就这样待在家里,就白白少了一份收入。尽管王佳鑫不希望父亲总是前出门借钱,但王振国还是想试一试,不过跑了好几家,村里也只借到了几百元。王振国知道乡亲们的家底儿,对于这些钱,他心里很感激。但是,离他心里四五千元的目标,却差得太远。

就在王佳鑫和父亲为钱四处奔波的时候,一个好消息传来,淅川县县委县政府倡议设立的爱心助学基金,特别为成绩优秀的第一批寒门学子们捐赠了助学金。这一天,在淅川县第一高中进行捐赠仪式,王佳鑫获得了3000奖励,罗梦龙获得了5000元奖励。

在学校的帮助下,王佳鑫在淅川县学生资助中心,成功地申请了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这即将到账的六千元贷款,将解决她大学第一年的学费和住宿费。

中共淅川县县委书记卢捍卫:我们全县60474人,贫困人口比较多,但是我们脱贫的路径比较窄,可以说是有水不能养鱼,有山不能放牧。

所以我们这个,对于脱贫攻坚这项任务,异常艰巨。连续三年来,我们对教育的投入,每年在5个亿以上,要使我们淅川没有一个学生因为贫困而辍学。

半小时观察

来自于残缺和贫寒的家庭,这两位学子却以乐观、阳光、自强不息,交出了一份漂亮的高考答卷。而他们所在的淅川县,政府、学校和每一个家庭都矢志不渝地把教育扶贫放在重要位置,今年全县有800多名学生考上一本院校,其中300多人都是贫困生,教育为这些寒门学子打开了一扇窗,而国家学生资助体系的不断完善,地方政府对教育的进一步重视和投入,都是为了“不让任何一个学生因贫困而辍学”。“教育改变命运”既是源自自身发展需求的切身感悟,更是国家意志的强力推动,祝愿这些历经生活磨难的寒门学子,早日看到那一抹最绚丽的彩虹。

channelId 1 1 2 7ee85c5e8ac14479a0f3adb65e2a97d4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09日 22:32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淅川县,政府、学校和每一个家庭都矢志不渝地把教育扶贫放在重要位置,今年全县有800多名学生考上一本院校,其中300多人都是贫困生。教育为这些寒门学子打开了一扇窗,让他们不会因为贫困而辍学。本期节目讲述寒门学子罗梦龙、王佳鑫的故事。(《经济半小时》 20170809 教育扶贫在行动:寒门照样出贵子)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