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70806 教育扶贫在行动:苦藤上结出的“大学梦”

来源:央视网2017年08月07日 00:13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教育部高校学生资助热线电话010-66097980、010-66096590,7月21日至9月10日每天08:00-20:00开通。

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官网(www.xszz.cee.edu.cn/)和中国学生资助微信公众号查询国家学生资助政策及相关规定,反映相关问题。

爱心帮扶电话:

13099339361 程黎明   15249343018 程曦明  15809332939 张红金

庄浪县是甘肃省平凉市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在那里,我们的记者认识了一个叫程黎明的高三毕业生,今年他和妹妹程曦明同时考上了大学,在他们所在的偏僻小山村里,这还是头一次一个家里一下子出了两个大学生,但是……

过去的这些年里,贫病一直伴随着他们的家庭,两个孩子求学的道路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艰辛?他们又能不能凑够学杂费生活费顺利走进大学呢?

山沟里飞出金凤凰

贫苦家庭兄妹俩同时考上大学愁坏母亲

在甘肃省庄浪县赵墩乡井沟村的一个养殖场里,十九岁的程黎明正在忙着清理猪舍。养殖场有上千头猪,清理一次猪粪需要三个小时,眼下正是暑伏天,猪舍里散发着阵阵的恶臭,但程黎明从一参加完高考,就来这里打工,已经坚持了将近两个月时间。

在另一个破旧的院落里,程黎明的妹妹程曦明正在照顾卧病在床的奶奶。除此之外程曦明还要负担家里的所有家务、并帮妹妹辅导功课。

程曦明:我们俩这一次都同时考上大学了,然后这学费 车费 生活费,可能需要很多钱,所以我哥哥就想勤工俭学。我们班有好多同学都到浙江这一带去打工,我真的想去,但是奶奶这里不行,妈妈也不放心我。

今年,程黎明、程曦明兄妹俩同时参加了高考,都上了一本分数线,分别被兰州交通大学和兰州大学录取。在这个偏僻的小山村里,这还是头一次一个家里一下子出了两个大学生,但兄妹俩的家境却也是这十里八乡最为窘迫的。

他们的爸爸在十年前去世了,这么多年来,母亲王跟珠一个人含辛茹苦地抚养兄妹三人长大,还要赡养82岁年迈的奶奶。

果园里,冒着将近40度的高温,程黎明的母亲王跟珠正在给果树压枝、剪枝,一天下来她能有60元收入。

王跟珠今年刚四十岁出头,但看起来却比同龄人要苍老、憔悴,她告诉我们,从小因为家里穷困,就没少吃苦受累,到了结婚年龄,因为哥哥娶不上媳妇,就拿她换了亲。所幸的是,王跟珠的丈夫本分、勤劳,两口子一起下地、打零工,眼瞅着家里日子一天天好起来,还盖了两座砖房。

王跟珠:他(丈夫)对孩子也抱很大的希望,给孩子说你一定要考清华北大,孩子上三年级的时候就说过这样的话,你考第一名我给你奖十块钱,考第二名就是五块钱,考第三名就是两巴掌。

一提起丈夫,王跟珠的眼泪就夺眶而出,十多年前,他的丈夫在外出打工时不幸触电身亡。此后,全家的重担落在了王跟珠一个人身上。

王跟珠:天塌了,我给孩子说,你爸爸就像中间这一个房上的一个檩,折了,椽就都垮塌下来了。啥都没想,活着就要把我家三个孩子拉扯大,我死了也就能放心了。

通过短短几天时间的接触,我们感受到了王跟珠瘦弱身体里散发出的那份坚韧和顽强,为了供三个孩子上学、赡养年迈的婆婆,这些年,她从来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

王跟珠:只要能挣上些钱给我家孩子买个笔 买个本,能维持生活,就不怕风 不怕雨,只要我能干动。给人家割麦子、挖洋芋,挖一亩洋芋给80块钱,在预制厂上料 一天75块钱,我还在一个馒头店里打了一年工,三点半起来,四点到馒头店里,做到十一点半回来能挣40块钱,下午如果加班的话可还能挣30块钱,一天就能挣70块钱。只要哪里有活我都愿意去做。

但是,王跟珠拼死拼活地打工也只能勉强维持一家人的生活,两个孩子同时上大学一下子需要拿出将近两万元的学费、生活费,着实把她难住了,她背着孩子们偷偷流眼泪。

王跟珠:我就想,要是孩子看见我哭,说妈妈负担这么重,不念书,要出去打工了,这可怎么办?我不让我的孩子打工,不管怎么样,叫他们要念书。

其实母亲的付出,孩子们早就看在眼里,这些年,儿子很多次都跟妈妈提起想放弃学业出去打工,减轻妈妈的负担,两个闺女也从来不讲吃穿,穿的衣服都是别人给的,她们一门心思,就是好好学习,报答妈妈。报考志愿时,别的同学都是挑自己心仪的大学去填报,但为了节省路费,也放心不下家里,这两个孩子不约而的都报考了甘肃当地的大学。

王跟珠告诉我们,自己没有读过一天书,但是却听过戏,她最喜欢听的一出戏,就是《王宝钏》。

王跟珠:王宝钏在寒窑等着 等着,盼着薛平贵回来呢,我盼着 盼着,我家两个孩子考上大学了。王宝钏也坚强得很,挖着吃苜蓿菜也要等薛平贵。我就说是把我苦死苦活,只要把我家孩子供出来上了大学,也值得了,我当妈妈的这一点我就做到了。

庄浪县是国家级贫困县,属于甘肃省平凉市,而平凉市所辖的六县一区大都属于六盘山集中连片特困地区。为了让每一个贫困学生都能上得起学,今年平凉市教育局印发了《教育精准扶贫政策摘要》,同时对建档立卡贫困户逐户制定了《平凉市教育精准扶贫政策明白卡》,像程黎明、程曦明,这样品学兼优又家境困难的孩子,正是这些政策保障的对象。

甘肃省平凉市学生资助管理中心主任 董接续:去年我们总共筹措3.36亿元,资助了28万名贫困学生。今年上半年我们筹措8600万元,实施了学前免保教费,普通高中国家助学金和免学费资助,以及中职助学金和免学费资助,当前我们正在实施福利彩票公益金资助、路费资助和生源地助学贷款,今年的生源地助学贷款,针对建档立卡贫困户,要求实现应贷全贷,帮助这些遭受贫困困扰的学生,顺利完成学业,实现人生理想。使他们的人生也跟其他孩子一样,都有出彩的机会。

亲人离世、房屋倒塌

孤儿兄妹发奋读书先后考上大学

“应贷尽贷”就是凡是提出申请的,凡是符合家庭经济困难条件的大学生,国家都会给予资助,确保不让一个学生因家庭经济困难而失学。正是有了国家的助学政策,让程黎明程曦明他们这个不幸的家庭从此有了新的希望。而在甘肃省的另一个国家级贫困县静宁县,我们的记者还认识了一对孤儿兄妹,他们更是经受了比同龄人更多的磨难。

在甘肃省静宁县县城的这家餐厅里,我们见到了正在忙碌的张红金。端茶倒水、上菜、撤盘子、打扫卫生。将近三个多小时,张红金没有时间歇脚,大部分的时间都是一路小跑。

张红金穿着这身餐厅工作服,干起活来像模像样,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她还是一名坐在课堂里的高中生。今年6月,张红金刚刚参加完高考,以480分的成绩被兰州财经大学录取。高考一结束,她就来到了这家餐厅打工赚钱。

张红金的家在距离静宁县城80公里的仁大乡东张村。外出打工已经一个多月了,这天,她利用周一不忙的时候,回了一趟家,想看看刚从兰州农业大学放假回家的哥哥。张红金家原来的房子是村里最破的土坯房,因为是危房,没法住人,已经拆除。现在他们暂时借住在邻居家这个废弃的土坯房里。

哥哥张鹏是张红金现在唯一的亲人。在张红金还不到两岁时,母亲因病去世,6岁时父亲外出打工发生了车祸,最终没能抢救过来。她和比他大一岁半的哥哥从此就靠年迈的爷爷奶奶抚养。虽然家里连遭厄运,一贫如洗,但张红金的爷爷哪怕借钱也要让兄妹俩读书学习。

张红金:我爷爷经常说,我们这个家庭已经这样了,只要我们把书念成了,有出息了,有好的工作了,走出大山出人头地,才能有一个好出路。

但不幸却接连降临在这个贫病交加的家庭里,在张红金十岁那年,疼爱她的奶奶也去世了,爷爷的精神受到很大的打击,身体也不好了。为了减轻爷爷的负担,张红金一度萌生了退学的念头,但爷爷却坚决反对。最终靠着老人家东挪西借,兄妹俩没有辍学,而且成绩一直都名列前茅。但就在张红金读初三要备战中考的关键时刻,爷爷因为常年的疾病和操劳,撒手人寰。

甘肃农业大学大二学生 张鹏:唯一相依为命的一个人已经没有了,就剩下我们兄妹两个,我那天晚上自己偷着流了一晚上泪,反正已经没办法了,那年我也快高三了,我就好好复习考大学。

张红金和哥哥张鹏没有辜负爷爷的嘱托,在爷爷去世后,他们没有放弃上学,凭借农村低保、孤儿补助和假期打工的收入继续着各自的学业。哥哥张鹏考上了兰州农业大学,张红金也考上了静宁县最好的一所高中。按照教育精准扶贫的相关政策,学校减免了张红金的学费、每学年还会给她发放1500元的助学金。就这样,生活费和学费才有了着落。读书的机会来之不易,张红金一门心思想把自己的成绩搞上去。

张红金:到了晚上,别人都是睡得比较早,我有时候就是12点多,1点多睡觉,早上就是多起半个小时,校园里面有路灯,就是看一会儿书。

学习压力大,张红金能挺过来,但是每每看到别的同学有父母来探望时,她的心里总不是滋味,觉得格外孤单和难过。张红金偶尔的情绪低落被细心的老师看在了眼里,老师们总是会给她宽慰和鼓励。

张红金:我记得我们数学老师说了一句话,我记忆最深刻。我们现在经历的这些事情,每个人都得经历,是我们承担这些事情的年龄不同而已,我们是过早的承担了这些事情,老师也说了,只有高考才是最公平的,才不看你的地位,不看你的身份,就是看你的成绩,成绩好的话就可以考一个好的大学,把学念成了才有出息。
 
十二年的求学之路,伴随着张红金的是一路的荆棘和磨难,但是她却考出了无数的好成绩,今年高考她的分数超过一本线20多分,村里人都唏嘘,红金是鸡窝里飞出的金凤凰,但她对自己的成绩却并不满意。

张红金:这一次其实考的也不是挺好,因为所有的人都在看着,亲戚还有一些爱心人士,帮助过我的老师,我的压力其实挺大的。

最近一段日子,仁大乡东张村正在进行整村的危房改建,张红金家被拆掉的土坯房在改建名单中。但是修房子需要很多钱,兄妹俩上大学的钱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他们该到哪里去筹钱呢?

甘肃农业大学大二学生 张鹏:我听说一平方是1300块,咱们修的是40平方,5万2。这光房子起来了,里面的门窗都不算,下来反正得花个七八万块钱。咱们队上说到时候给补助,补助一人8000,补助一万六,然后修个40平方的房子,剩下的钱由咱们贷款。

一边是需要贷款修房子,一边还需要筹集两个人开学的学费。兄妹俩的堂伯今年70岁来了,虽然从小看着两个孩子长大,并接济他们一点零用钱,但也是生活窘迫,完全没有能力再借给他们建房的钱,无奈张鹏只能和妹妹找村支书想想办法。

甘肃省静宁县仁大乡东张村支部书记 张三有:你该上学上学,房子质量我给你保证,我修成啥样你就修成啥样。

张鹏:房子贷款的事情让你操心了。

张三有:这是我职责。

村支书说张红金录取通知书一到,就可以按流程去申请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每年最高8000元,秋季开学上大二的哥哥也可以再次申请这笔助学贷款。所谓的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就是专门向家庭经济困难的普通高校新生和在校生发放的助学贷款,帮助他们支付在校学习期间所需的费用。不需要担保和抵押,贷款期限原则上按全日制本专科学制加10年确定,最长不超过14年。学生在校期间的利息由财政全部补贴。学费、生活费解决了,但是要不要继续贷款修房子,兄妹俩还有些拿不定主意。

张鹏:以后挣了就慢慢还,你时刻想着,现在你就好好吃点苦,以后出来挣钱了就好了。咱们已经两个考上大学,既然考上了就上去好好的学,把心情放乐观,以后啥事都能解决。

采访结束时,兄妹俩告诉我们,他们还是决定再去乡里、县里想想办法,哪怕日后课余时间多打几份工,家里的房子还是要修起来的,因为即使是再小的一间屋子,那也是自己的家,无论将来走得多远,家对于他们而言,也许就是这个遥远的小山村里,那么一间并不起眼的房子。

半小时观察:治穷要治本 扶贫先扶智

在采访中,我们的记者真切感受到了,在贫瘠苍凉的大西北,人们是多么渴望能够通过上大学这个跳板,让自己的子孙后代走出大山、摆脱穷困。不让一个孩子因贫辍学,这是党和政府的庄严承诺,也是教育精准扶贫的目标任务。

目前,全国仍有4000多万贫困人口,脱贫攻坚任务繁重,越往后脱贫成本越高、难度越大,而教育扶贫是阻断贫困代际传播的根本之策。为此,教育部提出了“三不愁”的高校学生资助工作任务和目标,就是现有的学生资助体系能够帮助广大学生“入学前不用愁、入学时不用愁,入学以后更不用愁”。

如果你也在为学费发愁,请拨打教育部高校学生资助热线电话了解更多详情。我们也衷心祝愿这些寒门学子用汗水、泪水浇灌的梦想之花,终将会开放得绚烂多彩。

channelId 1 1 2 b3b8e2276c8f4d71a435a6cdeec4a50a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07日 00:13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庄浪县赵墩乡井沟村程黎明全家4口人,哥哥和妹妹都在上学,全家仅靠体弱多病的母亲维持。程黎明和妹妹程曦明一起参加高考,两人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大学。静宁县仁大乡东张村张红金,父母相继去世,从小就成了孤儿,和哥哥相依为命,主要生活来源是低保金和亲戚的帮助以及国家和学校的资助,哥哥张鹏去年被甘肃农业大学录取,今年张红金被兰州财经大学录取。 (《经济半小时》 20170806 教育扶贫在行动:苦藤上结出的“大学梦”)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