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70805 教育扶贫在行动:贫寒压不垮我的大学梦

来源:央视网2017年08月05日 23:23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重要信息】

教育部高校学生资助热线电话010-66097980、010-66096590,于7月21日至9月10日每天08:00-20:00开通。

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官网(www.xszz.cee.edu.cn/)和中国学生资助微信公众号查询国家学生资助政策及相关规定,反映相关问题。

【联系方式】

何艳云:13527548200

曾辉:13527548344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眼下,高等院校录取工作正在如火如荼地展开,数百万高中毕业生已经陆续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正在翘首企盼大学生活的到来。然而,有一些是失去了父母的孤儿,他们不得不独自为大学学费和生活费而忧心忡忡。家庭的变故过早地让他们尝到了生活的沉重。

父亲去世 母亲离家 兄妹相依为命艰难生活

重庆市酉阳县后坪乡,何艳云给父亲上坟。

何艳云:爸,我回来看你了。高考已经考完了,我的分数考上了本科线的,我填报的学校是师范类的学校,应该要不了几天就可以收到录取通知书。

这个正在父亲的坟前和父亲说话的女孩叫何艳云,她来自重庆市酉阳县后坪乡。今年顺利考上大学,何艳云特地来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给九泉之下的父亲。何艳云5岁时,母亲离家出走,7岁时父亲去世。12岁时,一直照顾她的爷爷也撒手人寰,全家只剩下何艳云和大她四岁的哥哥相依为命,生活顿时陷入困境。当时,哥哥何亚正准备参加中考,家中的变故让他不得不放弃学业,外出打工,供妹妹上学读书。也就是从那时起,年幼的何艳云便离开了自己的家。眼前这个曾经属于她和爷爷、哥哥的家已经有八年无人居住了,这里封存着何艳云关于合家团圆的所有记忆。

从12岁起,何艳云就再也没有在这个家居住生活了。平时上学住在学校,寒假在姑姑家借宿,暑假则外出打工挣钱。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14岁就开始利用暑假打工的何艳云,至今已经有了4年的暑期工经历。暑期工不仅为何艳云提供了一份收入,还为她在长假期间提供了一个落脚之地。

年幼的何艳云干过服务员、销售员、收银员,可是即便她再努力,每天顶多只能赚到30多元。一个月下来,最多也就1000元左右。读高中时,何艳云每学期的学费和生活费需要4500元,为了供妹妹读书,哥哥在外拼命打工赚钱,六年时间里,只回来过一次。相依为命的兄妹俩很长时间只能靠书信联系,眼下已经四年多没有见面了。这是何艳云刚刚写好准备寄给哥哥的信。

何艳云:哥,咱们不能经常在一起,你要照顾好自己,别老是担心我,我也会好好照顾好自己的,我会好好学习。哥你知道吗,你是世界上最好的哥哥,你是我最爱的人。

特殊的家庭背景,让她的高中班主任老师陈伟很早就关注到何艳云,几次提出了资助意向,但都被何艳云婉言谢绝了,乐观自信的她总是说自己能行。

高中期间,一年两个学期,何艳云需要9000元学费和生活费。学校每年发给她4000元学费补助和助学金,再加上自己打工能赚1000多元,剩下的,就需要由哥哥来承担。想着哥哥在外含辛茹苦的工作,何艳云总是能省就省,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平时都舍不得买衣服。

今年高考,何艳云考了436分的成绩,超过了二本线41分。可是,短暂的喜悦过后,她就马上陷入了深深的苦恼中。上大学所需要的学费、住宿费,还有路费、生活费,这加起来将近一万元的费用,像一块沉甸甸的石头重重地压在她的心上。就在她一筹莫展的时候,当地一个叫做绿叶义工的志愿者协会找到了她,承诺会资助她5000元学费。于是最近,何艳云来到了重庆,参加绿叶义工为期一个多月的活动,为自己赚取这笔学费。正在长江货轮上当船员的哥哥何亚,听说妹妹考上大学正在重庆打工,想尽办法利用货轮来重庆的机会,找到了妹妹。见面之前,何艳云还特意从同学那借了一条新裙子。这是兄妹俩四年多来第一次重逢。

何亚 何艳云哥哥:我觉得你很懂事,然后其实说来说去真的没有什么太多的要求,我只希望你以后能……

何艳云:你不说了,我晓得,你哭我就想哭了,你一哭我就想哭。

何亚:没得啥子,这么多年都过来了,有啥子嘛。

何艳云:我以后晓得,心里面明白,我做的是什么。

何亚:就简单一点。

何艳云:我不需要活得那么复杂,我觉得小时候幸福很简单,长大了简单就是幸福。快乐一些。

何亚:不管任何时候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力所能及的尽我最大的努力。我帮不了我也会想办法帮你。

在最亲的妹妹面前,哥哥忍不住流下了男儿泪。这些年一个人在外闯荡,只有初中学历、没有接受过职业教育,没有工作经验的何亚,无数次碰壁,吃尽了苦头。他在工厂做过工、饭店切过菜、维修过轮船。只要对方给点钱,什么苦活累活他都愿意去尝试。而支撑他坚持下来的唯一动力就是让妹妹好好上学。

何亚 何艳云哥哥:总而言之一句话,我就是希望通过自己努力多挣一些钱,我希望我妹妹在学校跟别的学生一样,能得到平等的对待这样子。

这两天,何艳云在绿叶义工志愿者协会的帮助下,来到一家培训学校进行为期3天的职业体验,担任助教,每天可以赚到100元工资。从小立志要成为一名老师的何艳云非常用心,她想给学校能留下好印象,这样以后的假期还能来这里做兼职。何艳云说,她已经长大了,不想再成为哥哥负担,今后她要自己打工挣生活费,她相信心中的彩虹一定会在风雨后飞扬。

他从小被亲生父母抛弃 和病残养父艰难度日 五天不吃饭省钱读书

重庆市江北区绿叶义工志愿者协会创建于2006年,以困境儿童的救助和成长为主要使命,今年高考结束后,它们找到了50位像何艳云这样的贫困高考生,他们全都来自重庆市的国家级贫困县,家庭因病、因残而一贫如洗。在志愿者协会的组织下,这些贫困学子还利用假期,在步行街义卖报纸,为自己筹集大学学费。在这个群体里,我们还认识了一位叫做曾辉的高考生。

这天上午,重庆市江北区的步行街上活跃着一群年轻人。他们身穿统一服装,带着印有统一标识的义卖箱,在街头义卖报纸。这些孩子都来自重庆市各个区县的贫困家庭,今年刚刚参加完高考。因此这个假期,他们被绿叶义工选中参加义卖活动。绿叶义工承诺为每个参加活动的孩子提供5000元学费。曾辉正在努力卖报纸,他来自300多公里外的重庆市酉阳县,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离开家乡。

曾辉的家乡酉阳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而他又来自一个低保户家庭。为了参加绿叶义工的活动,曾辉已经有半个月没有回家了。这天他专门请了两天假,回家看看身体不太好的父亲。从县城坐车到他家所在的兴隆镇,需要2个多小时。从镇上到曾辉家,又得花上半个小时,沿路都是盘山碎石路。走完大路,还有一段只能步行通过的小山路。眼前这栋有着几十年历史的老房子就是曾辉的家。即便外面艳阳高照,屋子里依然十分昏暗。

曾辉家里甚至没有什么像样的家具。衣服、书本都只能乱糟糟地堆在床上。房子的屋顶已经年久失修,一到雨天便会漏雨,甚至会漏到床上。

曾辉的房间里,这盏40瓦的灯泡,是家里最亮的一盏灯。但即便在日光条件最好的中午,也不能照亮这间屋子。由于没有书桌,曾辉只能用一张小板凳压在腿上写作业。长期在昏暗的环境下看书,曾辉的近视达到600多度。

曾辉的父亲叫曾忠银,今年已经65岁,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曾辉从小就和他相依为命。其实,曾忠银并不是曾辉的亲生父亲。曾辉出生后不久,便被亲生父母抛弃,一直跟着养父长大。曾忠银一直没有结婚,还有严重的风湿病,连走路腿脚都会疼痛不已。现在年纪大了,风湿也越来越严重,根本干不了重活,只能勉强养几头猪,再种些洋芋维持生计。一年的收入加上国家的补助也不过五六千元。眼看着儿子读书需要钱,自己却帮不上什么忙,曾忠银急得寝食难安。

看着日渐衰老的父亲,曾辉很想能分担一些生活的艰辛,但是进入高中以来,他很少有时间帮助父亲务农。曾辉高中就读的学校酉阳一中,距离家里有三个小时的车程。一趟下来,需要30多元车费。为了节省路费,曾辉在高中期间很少回家。一到假期,教室里往往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埋头苦读。

除了努力读书,曾辉还付出了比常人更多的努力。高中三年,他只在高一开学时从家里带了2000元学费。此后,他再没有从家里要过一分钱。学费、生活费,主要依靠自己争取奖学金,以及政府和社会爱心人士提供的助学金。不过这些钱并不稳定,高二期末考试,曾辉没考好,没能拿到奖学金,这让他吃了不少苦头。

曾辉:当时一周五天就没吃过饭,一般是吃饼干,买点饼干然后充饥喝水,学校的矿泉水嘛,矿泉水,等到五天结束之后,第五天晚自习嘛,星期六是放假,第五天晚自习,下课之后站起来我腿都没有力了,差点跪下去那个感觉。

为了省钱,整整五天时间,曾辉没有吃过一顿饭。而事实上,他早就有靠饿肚子来省钱的习惯。进入中学以来,为了节省开销,处在长身体关键期的曾辉长期不吃午餐,一天只吃两顿饭。

除了靠饥饿来省钱,曾辉在别的方面也能省则省,别的同学一个月吃饭、生活要花好几百元,他却只花一百元,相当于一天只花三四元钱。

酉阳一中老师石玲平:给我印象比较深的就是已经入秋了,我去查寝,突然发现他的床铺上挺单薄的,结果发现就只有床单铺上,我就想着天开始凉了,冬天怎么过,但是他手里面有钱,是我转交给他的,但是他都没有去买棉絮,我就想着那孩子挺懂事,挺节约的,没有想着有钱,就给自己买一床棉被,挺不容易的。

吃不饱,睡不暖,靠着节衣缩食,到高中毕业时,曾辉硬生生地从不稳定的奖学金和社会资助中抠下了4000多块钱。曾辉说,这笔钱是他上大学的基金。其实,生活的苦,曾辉并不在乎,从小没有母亲,才是他心里最深的伤痕。看见有同学家的母亲中午来给她的孩子送饭,心里总是特别难过。

可是,即便没有母爱的呵护,即便总是饿着肚子,生活的不易都没有阻挡住曾辉求学的步伐。今年高考,他考了559分,高于一本线67分,被福州大学录取。苦熬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曾辉说,自己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早点毕业,让相依为命的父亲能跟着自己过上好一点的日子。

曾辉: 我父亲年纪大了,65岁了,我大学一读四年,读完就70岁了吧。就怕他身体抗不住,担心。

眼下,曾辉手头只有高中时期攒下来的四千元钱,年迈的父亲根本拿不出来什么钱。9月一开学,曾辉与何艳云就需要好几千元的学杂费和交通费,这对他们而言显然是一个难以承受的压力。绿叶义工虽然承诺会帮助他们解决5000元学费,不过两人还是打算去县教委了解一下国家的资助政策。

教委工作人员:家里是建卡或者低保户吗?

曾辉:建卡。

教委工作人员:你这种情况的话就可以最高可以贷16000块钱,在你的学费和住宿费没有超过16000元,就是需要多少贷多少。

这是由国家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向符合条件的家庭经济困难的普通高校新生和在校生发放的助学贷款,帮助他们支付在校学习期间所需的费用。不需要担保和抵押,贷款期限原则上按全日制本专科学制加10年确定,最长不超过14年。学生在校期间的利息由财政全部补贴。除此之外,酉阳县教委还联合社会力量,推出了更多的助学项目。

重庆市酉阳县教委计财科科长白玉华:今年我们贫困大学生的资助有四项政策,第一项政策是助学贷款,第二个就是泛海资助行动计划,第三个就是金秋圆梦计划,第四个就是新生入学路费资助,主要通过四项资助政策,确保每一个贫困学生都能够正常入学,实现他们的大学梦。

今年暑假,同何艳云和曾辉一起在街头义卖报纸的贫困高考生共有50人,他们全部来自重庆市的国家级贫困区县。

在重庆、在全国,还有很多像何艳云、曾辉这样成绩优异的孩子,他们为了自己的大学梦,十年寒窗苦读,虽然家庭贫困、生活不易,但在国家多种助学政策的支持下,他们始终坚信,只有有梦,希望总会实现。

【半小时观察】

阳光照耀下的大学梦

曾辉与何艳云都是在不完整的家庭中长大的。母爱缺失,生活艰辛,残酷的命运让他们经受了比同龄人更多的磨难。但是家庭的贫困并没有让他们意志消沉,他们不约而同地选择勇敢面对生活的考验。靠着自己的乐观与坚强,一路走来,即将顺利跨入大学校门。我们在感叹孩子们成长的艰辛和不易时,也欣慰地看到,国家教育部门、公益机构都在向他们这些贫困学子伸出援手,让他们正常的学习不再受生活窘迫的困扰,成长的脚步不再步履艰难。祝愿他们接下来的道路越走越阳光。

channelId 1 1 2 f76bd91fa41e4aa1b6c4c022c03ef446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05日 23:23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眼下,高考录取工作正在如火如荼的展开,数百万的高中毕业生已经陆续拿到了录取通知书,正在翘首期盼大学生活的到来。而有些失去父母的孤儿不得不独自为大学学费和生活费而忧心忡忡,家庭的变故让他们过早尝到生活的沉重。本期节目就让我们认识这样一位贫困学子,她叫何艳云。(《经济半小时》 20170805 教育扶贫在行动:贫寒压不垮我的大学梦)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