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70803 教育扶贫在行动:穷山沟里喜圆大学梦

来源:央视网2017年08月03日 23:51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重要信息】

教育部高校学生资助热线电话010-66097980、010-66096590,于7月21日至9月10日每天08:00-20:00开通。

全国学生资助管理中心官网(www.xszz.cee.edu.cn/)和中国学生资助微信公众号查询国家学生资助政策及相关规定,反映相关问题。

爱心帮扶联系方式:何倩:18398223766,王锐:15328275587,献一份爱心,帮贫困大学生圆大学梦!

(央视财经讯)高考已经过去一个多月,眼下正是陆续公布录取结果的时候。获得大学录取通知书,相信对每个家庭来说,都是一件大喜事,但对于很多贫困家庭来说,却是一个压力巨大的心酸话题,入学所需要的学费和生活费成为本来就很拮据的家庭最大的负担。今天我们就来认识这样两位来自四川山区的高考生。

为了打工赚学费  他再次错过走进重点大学的机会

王锐,四川省巴中市巴州区寺岭乡安家坝村人,今年以497分的成绩进入大学,但由于爷爷重病,父亲多次车祸,家中已是债台高筑。高考结束五天后,就读于四川省西华师大附中的王锐便应聘到一家家具公司,成为了一名暑期工。今天上午的工作是“扫楼”,就是去正在装修的小区,挨家挨户推销家具,要做到一层不落,一户不少。
 
就在王锐等电梯的功夫,同学打来电话,说今天是国家专项计划征集志愿的日子,所谓的国家专项计划,就是重点高校定向招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以及新疆南疆四地州学生的计划。

王锐今年高考分数为497分,与一本线仅差14分. 但作为建档立卡贫困户,如果国家专项计划申请成功,他将有机会走进重点大学的校门。不过眼下,王锐却说,工作时间要先工作,等中午休息时再申请。
 
上午连续走了4个小时推销家具后,王锐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他马上拿出手机上网,准备报名国家专项计划。然而事情让人沮丧,国家专项计划第三次征集时间刚好就截止到今天上午10点,错过了半小时。事实上,这已经是王锐第二次错过申请重点大学的时间了,上一次错过是两天前父亲刚刚出了车祸。王锐坐在小区的台阶上,非常心酸,但没有抱怨。

现在,工作一天,王锐的工资是50元,推销家具累计超过一万五千元还会有100元的奖金。对于王锐来说,这笔钱比申请第一志愿来得更加实际。因为无论去哪里上大学都需要钱。
 
王锐工作第一周就推销出价值7万多的家具。一个人的销售额比其它的两个组还要多,也是今年以来,公司推销的周冠军。可是尽管如此努力工作,中午路过包子铺时,王锐也只是看两眼。跟着他,我们来到了一处工地中临时搭建的移动板房,走过颤颤悠悠的楼梯,就是王锐现在的“家”。      

车祸前,王锐的父亲在这个工地打工,这里是工地免费提供的宿舍。为了省钱,现在王锐也住在这里。王锐说,在这里吃的最多的就是面条,不仅方便,还便宜。一碗白面条,就着方便面留下的调料和些许辣油,这就是这个十九岁的小伙子一天最重要的午餐。
 
王锐:吃饱了,真饱了,吃不了多少。

接近40度的高温,王锐跑了一上午,午饭却是一碗白面条,一点油星都没有。王锐却一直说够了,多了吃不了。

王锐:家里条件本来就不好,现在又是花钱的时候,所以能省一点是一点,已经没有多余的开支了。

5年前,王锐的爷爷突发脑溢血,为了治病,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欠了五万多的外债。王锐的父母一起外出打工还债。日子过得很辛苦。不久后,母亲便离开了他们,另组家庭。就在去年,父亲外出打工时,出了车祸,让这个本就一贫如洗的家庭更是雪上加霜。

王锐:当时我爸都直接是满头都是血,而且好像很多口裂开,就连牙齿下面都错位了,身上也有很多伤,到医院的时候我都不敢看。

不幸好像一直笼罩着王锐的家庭,今年父亲刚刚养好身体,工作不到两个月,去村里办手续时,又再次与大车相撞,小腿胫骨骨折。两个卧病在床的亲人,一个负债累累的家庭,年轻的王锐成了家里的顶梁柱。

王锐:其实压力每个人都有,包括我,虽然说家里确实比较严重,但是以后总会好的。

就在王锐打工时,姐姐王燕正在医院里照顾住院的父亲。这天午休时间,王锐赶到医院看望父亲和姐姐。自从父亲出事后,王燕就在医院里,24小时照顾行动不便的父亲。谈到家中这几年的变故,王燕忍不住落下了眼泪。

王锐姐姐 王燕:我爸去年做手术的时候,前一晚上钱都还不够,还差5000,当时就是打电话跟姑姑她们借钱,我爸他在工地上班还有工资还没发,当时求了好久,人家第二天才凑了五千块钱。

当时看着爸爸重病,弟弟马上要高考,已经大学二年级的王燕决定放弃学业,出来打工,供弟弟读书,但是爸爸死活不同意,借钱也要让王燕上学。

只有初中文化的王开明一直深信知识改变命运这句话的意义。日子再难,他也始终没有让儿女放弃求学的信念,在他的心中,孩子们考上大学、走出大山是这个家庭的希望。

王锐父亲 王开明:我们也希望尽我们最大的能力完成她最大的愿望,不可能让她放弃读书,因为读书是她的前途。

抽空来医院看望了父亲,王锐又匆匆赶回了家具公司。别人一天只做一项工作,他会做三项。不仅“扫楼”,还“扫街”,给街上的每个店户、摊主、甚至路过的行人发传单。

下午三四点,正是太阳最烈的时候,整个城市像在蒸笼上,不断散发着热气。王锐没有休息过一分钟。传单发完时,整个后背全部被汗水打湿了。

为了能够多攒点学费,一脸清瘦的王锐几乎是把一分钱掰成两半花。可是,在公司组织为罕见病少女捐款活动上,他还是献出了自己的一份爱心。在公司里,他也几乎从未对外人提起过家里的情况。前几天由于父亲车祸迟到,他还向公司交了5元钱的罚款。

趁着周一不忙,已经半个月没回老家的王锐,请了一天假,回家给80岁的爷爷洗澡。洗澡过程中,每个细节,王锐都要反复嘱咐。

王锐:眼睛闭好 不要睁眼,背伸直 头抬起来,稍微忍一下 等一下给你擦,脸等一下擦 先把头发洗干净。

吃过饭后,王锐顾不上休息,又帮爷爷刮胡子,上药,洗衣服。洗衣服时,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发现王锐的短裤有个很大的洞但他并不在意。不该花的钱,王锐绝不多花一分,为了节省,今年填报志愿时,他选的都是学费在五千以下的学校。他说由于在农村长大,他特别喜欢农业和生物,报的都是相关的专业,学费也相对便宜一些。

离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王锐才赚到了一千多元钱,这离第一学期所需要的费用,缺口还不小。为了了解国家助学贷款的事情,这天,他特意找到巴州区团委咨询。区团委副书记董艳告诉王锐,现在有生源地信用助学贷款和国家助学贷款,这是由国家开发银行等金融机构向符合条件的家庭经济困难的普通高校新生和在校生发放的助学贷款,帮助他们支付在校学习期间所需的费用。

不需要担保和抵押,贷款期限原则上按全日制本专科学制加10年确定,最长不超过14年。学生在校期间的利息由财政全部补贴。除了国家助学贷款,针对建档立卡大学生,四川省政府每年还会提供学费和生活费补助4000元。

此外,共青团四川省委主办“我要上大学”项目,针对不同程度的贫困学生,还会提供两千到五千不等的补助。就是为了让每一个孩子不要因为贫困而失学。

这么多助学项目“保驾护航”,王锐心里一算,基本不用再为学费和生活费的事情发愁了,他赶紧去医院,把这个好消息告诉爸爸和姐姐。

王锐:我们那个助学贷款 还有资助,基本上家里用不了太多钱,所以你打不打工都无所谓,把你的腿养好就可以了,以后那些欠债以后我们还。

听到这个好消息,父亲的脸上明显轻松了不少。不过,这个暑假,王锐还要继续打工,因为他想尽快还清家里的债,让父亲和爷爷奶奶的日子能过得好一些。

在我们身边,很多高考学子在拿到录取通知书之后,都会以旅游放松等各种愉悦的方式来奖励自己,但懂事的王锐,高考一结束就开始在县城打工,而为了能够多攒点学费,这个大男孩,每天中午就是一碗清水煮面,舍不得多花一分钱,支撑他的是圆梦大学的梦想。

如今,有了国家助学贷款的扶持,梦想即将照进现实。但是王锐说,作为家中唯一的男子汉,他一定会继续努力,帮助亲人摆脱贫困。

贫困户家庭陡生变故负债累累  18岁少女坚强面对

四川省巴中市平昌县原山镇长城村,早晨六点刚过,何倩就和母亲在厨房里忙活起来。这个18岁的姑娘今年高考考了486分,超过二本线整整50分。然而短暂的喜悦过后,何倩几乎彻夜未眠。

何倩的父亲何云平原来在北京从事装修工作,家中虽不算富裕,但不用为吃穿发愁。2014年父亲突发脑溢血,一下子让这个平静的家庭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为了给父亲做手术,家里花光了所有积蓄,并欠下高额外债。术后,何云平右半边身体瘫痪,并患有癫痫,生活起居都只能靠精神时好时坏的妻子和马上要上大学的女儿照顾。今天这顿早饭,一家三口吃得很是沉重。

何倩父亲 何云平:上大学要多少钱?

何倩:学费一学期四五千,我个人想办法,不要你们操心。

何云平:吃饭呢?

何倩:吃饭,生活费要不了多少,四五百。

何云平:别人都说生活费一千二,你还说四五百。

何倩:节约点,怕什么,别人一千二是吃得好。我可以找点活,你们莫担心。

女儿说得很平静,一旁的父亲却早已泪流满面。残酷的现实,一遍一遍重重地敲打着父亲何云平的心。生病的他,现在无法和常人一样说话、走路。可为了供孩子上学,他希望早日回北京赚钱。

母亲苟琼虽然精神时好时坏,但她却坚信,不学习就没有出路,他们这代人就是吃了没读书的亏,因此现在一有时间,她就会跟女儿何倩学学语文、英语,希望等丈夫病情好转后,去镇上找份工作。

吃过早饭,何倩在土坯房前,陪父亲练习走路、跳跃。一天三次,每次20圈,常人5分钟就能走完,但何云平需要至少一个小时。

陪爸爸练习完走路,何倩就跟着母亲苟琼抓紧时间收拾行李,准备搬家。原来,现在一家三口住的这间土坯房是何倩大伯借给他们的。虽然墙壁有裂痕,但比自家的好多了。隔壁这间土木结构的房子,才是何倩的家。整面墙都向外倾斜,随时可能倒塌。
由于是危房,根据国家易地扶贫搬迁住房保障政策,政府给何倩一家在不远处修建了一个新房。今天是村里要求搬入新房的最后期限。
 
在何倩家的桌子上端端正正放着一个小本子,里面清楚地记下了何倩一家这三年的外债情况。亲朋好友,一共欠下14万1千元。二伯更是把父亲在医院的每一笔开销,以及何倩上学借宿时的花费列了清单。高考后,何倩在二伯的欠条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这意味着这个十八岁的女孩,还没走进大学校门,就背上了一笔沉甸甸债务。

何倩:觉得那么多钱一下压到身上,就觉得挺慌的,就自我安慰,想着困难是暂时的,但是你不能这么悲观下去,悲观也没用,坚强面对吧。

煮玉米,是何倩一家搬入新房的第一顿饭。生火的炉子是个简易的小煤炉,放在屋外。事实上,对于建档立卡贫困户,政府把电会通到家门口,但需要自己找工人,接电线。对于何倩家来说,实在拿不出钱来,只能暂时这样凑合。
 
不知道新家什么时候可以接上电,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用灶台做饭。何倩一家三口在烛光中吃着最简单的晚餐。

第二天一早何倩来到了县城,希望打份零工挣点钱。但是一天下来,不管是餐馆、手机促销、茶楼,得到的答复都是不需要暑期工,就在何倩十分沮丧的时候,班主任的电话打了进来。

作为何倩的班主任,谭长平了解何倩的家庭情况,今天特意打电话给她,告诉她上大学的学费有着落了。

何倩班主任 谭长平:8月4日到30日之间就直接在学校团委办,就是那二楼办理助学贷款,上学的时候所有的车船费用都可以报销,所以每一年你有八千的无息贷款。

有了国家贴息贷款的政策,何倩也不用再为学费的事情发愁了。这让何倩轻松了不少。回到家已是深夜,屋内没有通电,房子周围一片漆黑,父母早早休息了。辛苦一天的何倩,点着蜡烛,借着微弱的烛光,学着自己最爱的英语。

何倩:我最喜欢的一句话是:Be alike flower,Spread beauty and happiness wherever you stay ,irrespective of your surroundings .它的中文意思是像花儿一样,无论身在何处,不管周遭环境如何,都依然潇洒地绽放自己的美丽,活出自己的精彩。我觉得这句话就像说我一样,无论现在的环境如何,我都要坚强面对,努力活出自己的精彩。

半小时观察:助学改变命运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回到北京后,收到何倩发来信息,说村里将在一周内为她家接通水电,并且免费搭建灶台。这下何倩可以安心去上学了。我们节目里的两位高考生都生于贫困,但是他们都选择了勇敢地面对贫困,并通过自己的努力,试图改变自己甚至整个家庭的命运。事实上,为了不让一个孩子因为贫困而辍学,历经十年努力,国家已经建立起了覆盖学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地方政府等部门也都推出了多种资助措施,为那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实实在在地解决了后顾之忧。我们衷心希望,这些完备的资助政策能真正惠及到每一个困难学生,让他们得以在同一片蓝天下共享教育公平。

channelId 1 1 2 e21f370a2b5c480f9c4334d102ab2b8b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8月03日 23:51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为了不让孩子因为贫困而辍学,历经十年努力,国家已建立起了覆盖学前教育至研究生教育的学生资助政策体系,地方政府等部门也都推出了多种资助措施,为那些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实实在在地解决后顾之忧。本期节目讲述两位贫困学子王锐和苟琼的故事。(《经济半小时》 20170803 教育扶贫在行动:穷山沟里喜圆大学梦)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