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70712 山林里蹚出致富路

来源:央视网2017年07月12日 20:07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在我国很多地方,都是地少山多。一边是农民在地里刨食,又累又挣不了多少钱;而另一边,山上的资源又不能变现。怎么办?15年前,福建在全国率先开展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这场改革释放出了强大的生产力,也被称为“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中国农村又一场伟大革命”。林农们有了林子,搞活了经济,生活有了希望。但是,他们想要继续发展,还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

张玉兰是福建省武平县永平镇昭信村村民,2002年,发端于武平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将集体林地使用权和林木所有权承包到户,以往集体林地没人管的现象得到改变,林农真正成为山林的主人。张玉兰就是林改的受益者,他家承包林地将近1000亩。有了实实在在的产权,老张对待林地很上心,从2004年开始,他陆陆续续种植杉木造林600多亩。杉木生长期要20多年,收益期比较长,前景虽好,但眼前要花钱的地方可不少,杉木的养护就是花钱的大头。

2011年,老张刚种了两年的杉木苗需要进行抚育,除草培土,周转资金一时不够,只能想办法筹钱。自己有近千亩的林地,郁郁葱葱,他有林权证,这也是不少资产呢。老张想:能不能用林权证抵押贷款呢?

为了贷款,老张找评估公司做了评估,花了6000块钱的评估费,两块林地评估价值为110万元,即使按照评估数额的一半来贷,他也能贷到50多万。老张觉得抚育幼苗的钱有谱了。但是后来银行又说不行了,张玉兰告诉记者:“说有风险。你要(出事故)烧了(山),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他这样子讲,抵押的东西就没了。搞了好几个月,没有贷出来,一分都没有贷,当时很气愤,我都跟他吵架了。”

老张的杉木林正处在需要抚育的关键期,贷不到款就没办法雇人力进行抚育,影响杉木苗的成长,造成的损失将无法挽回。“如果头三年抚育好了,等到成熟期的时候,每100亩的产值可能就有150万左右,如果头三年没有抚育好,产值只有七八十万,甚至一半都不到。”武平县永平林业工作站站长,营林工程师李东平说。

满山的林木资源无法变现,无奈之下,老张只好另想办法,向私人借贷,但利息增加了不少。

说好了的林权抵押贷款,怎么又没了呢?原来,银行也有银行的担心。武平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理事长阙臻说:“抵押物的管理,我们信用社没有办法管理,这是一个方面,还有一个就是如果山林失火的话整个抵押价值就降低了,这个就会增加我们银行的风险。”

福建省林业厅林业改革处处长徐文辉说:“本来从银行角度来说,林权在我手上抵押着,我能够变现,把林子卖掉,但是林业它不让,林木是活立木,你处置还需要一个过程,抵押物可能从原来资产100万可能剩下10万,这样银行就没有办法接受。”

像老张这样的林农有很多。林业发展再投入需要资金,林农们守着资源却变不成现钱。对于千千万万的林农来说,这是亟待解决的困难;对于希望推动林业发展的当地政府来说,这也是他们一直在试图破解的难题。

银行不是担心作为抵押物的林地林木不好处置、有风险吗?武平县财政出资设立了1500万元林权抵押贷款保证金,成立专业的收储担保中心,与银行合作,银行将保证金放大5倍进行放贷。收储中心为林农担保,通过评估林地价值实现林权直接抵押贷款,也解决不良贷款抵押物处置的后顾之忧。

武平县林权服务中心主任陈剑平介绍:“林农到期以后没有还,规定期限里面,我就进行处置,处置不掉,他就在我的保证金那里扣,风险实际上是我们政府部门去承担。”

2013年,老张的林子又要花钱,需要贷款。听说有人直接用林权证抵押办理了贷款,老张也去试了试。这次,只用了10天,他就贷到了20万元。

就这样,林农们山上的“绿色金库”变成了活钱。截至今年6月底,武平县面向广大林农的林权直接抵押贷款累计6236万元,惠及553户。

资源变活钱,促进更多的资金投入林业,推动林业发展,但是一方面,武平作为省级贫困县,财政收入有限,由财政出资的保证金额度有限,而另一方面,随着林业产业的发展,对资金的需求越来越大,这个额度不够怎么办?

2015年10月,武平县政府印发《武平县农村林权抵押贷款村级担保合作社管理办法》,推动以村级担保的方式,进行“农保农贷”,由村级担保合作社担保,方便农户办理贷款。

李德雄是园丁村的村支书,2015年底,听到县里支持村级担保合作社的消息,他马上和临近几个村的村民一起,成立了武平县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

相邻村子的22个人入股加入了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最初,他们筹集到100万元资金,目前已经发展到600万元,作为担保基金存入银行,通过为银行提供担保金,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作为担保,把银行与农户连接起来。林农在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申请通过之后,就可以直接拿到银行的贷款。

而作为股东来说,他们也能获得一定的收益,每月按照贷款额度的千分之二收取。比如贷款10万元,他们一年收2400元。

林玉英是武平县园丁村的村民,常年种植苗木盆景。这两年收益不错,为了扩大规模,购进新苗木,她从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向银行申请了贷款,两天就办下来了。

林玉英不用找担保人,也省去了评估的麻烦。这对于银行和贷款农户来说都很方便。但记者在看合同时发现,在每一笔贷款合同上,合作社的理事都作为担保人出现。

武平杭兴村镇银行信贷部科长钟荣盛说:“因为现在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还没有取得(融资性担保)牌照,所以现在的担保方式就是由园丁村村集体合作社担保金跟五名理事作为连带责任的一个担保方式。”

原来,由于武平县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暂时还没取得融资性担保牌照,合作社就不具备担保的资格。但是,为林农担保、办理贷款的工作还是要做下去,在政府协调下,经过各方协商,银行做了变通。

通过这样的变通,林农贷款方便了,但随着贷款总额的增加,合作社的理事也遇到一些困扰。武平县园丁村级担保合作社理事李天生说:“本来当时想买100多平方(住房),现在我们按揭,他查了我们征信,查了你已经给人家担保太多的钱,没办法给你按揭。”

这样的尝试,对于推动村级担保合作社成立的当地政府来说,不是没有压力的。武平县委常委饶辉表示:“林农这一块我们必须想办法去扶持他进一步提高林业生产水平。但是要实现这个目标,又必须让他有资金。试行这样一种模式,考虑先把这个事情做成,当时就觉得这个事对林农有利。成功那是我们的愿望,失败我想这个责任我们也会承担起来。”

截至今年6月,合作社累计为313户农户发放担保贷款共计4210万元,促进了园丁村的花卉林木产业蓬勃发展,种植面积比2015年翻了一番。不过,这也意味着,理事们的个人担保已经达到数千万。既要给林农解决实际问题,又要控制可能产生的社会风险。这也是当地政府一直在探索解决的。

福建省林业厅副厅长严金静认为:“政府不想作为,不担当,那你就不做了,但是作为政府回避不了这个问题,既然干就要担当这些问题,去解决,为老百姓解决这些问题。因为改革,要找解决问题的办法,永远在实践中摸索,从基层干部群众中去总结去提升。不断深化,不断创新,不断解决矛盾和问题,同时推动发展。”

从福建开始的这场林权改革,已经在全国推开,让1亿多农户直接受益,不仅带来了生态美、也赢来了民众富。但是,我们也要看到,在改革向前不断推进的过程中,还是会出现意想不到的新问题。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改革是由问题倒逼而产生,又在不断解决问题中而深化。这就需要我们在改革的过程中直面问题,有担当、有所为、有办法。林权改革如此,其他改革也是如此。

channelId 1 1 2 30124899a72448d79a2e47a0a0b19fa6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7月12日 20:07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在我国很多地方,都是地少山多。一边是农民在地里刨食,又累又挣不了多少钱;而另一边,山上的资源又不能变现。怎么办?15年前,福建在全国率先开展了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这场改革,释放出了强大的生产力,也被称为“继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后,中国农村又一场伟大革命”。林农们有了林子,搞活了经济,生活有了希望。但是,他们想要继续发展,还会碰到各种各样的问题。面对问题,又该怎么做呢?今日的节目将带您到福建去寻找答案。(《焦点访谈》 20170712 山林里蹚出致富路)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