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70218 买卖个人信息有“内鬼”

来源:央视网2017年02月18日 20:06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很多人都曾经碰到过这样的事情,家里刚生完孩子,就有电话打来问你要不要做胎毛笔;刚买完房,就有装修公司问你要不要装修;刚报名要考试,就有人问你要不要参加培训班等等,这让人烦心更让人担心。甚至在网上还有人声称,只要提供一个人的手机号码,就能查到这个人所有的隐密信息,而且范围覆盖全国。如果这是真事,是不是感到有些恐怖? 

在很多QQ群中,这些个人信息被公开叫卖。记者登录了其中的一个,可以看到这个群成员多达1946名,不仅大,还非常活跃,这个名叫“斩魄刀”的声称可以查到身份户籍、婚姻关联、名下资产、手机通话记录等;这个QQ名为8569966的人留言,只要提供对方的手机号,就可以查到手机通讯录、滴滴打车记录、名下支付宝账号、全国开房记录、淘宝、顺丰送货地址等信息;这个网名叫“水中取火”的人给记者发来了一张可以交易的信息清单,图表里列出的个人信息有28类,几乎包括了一个人的全部个人信息,并且表示价格优惠,甚至可以先验货后付款。

这些叫卖者声称,只要提供一个手机号,就能买到对方所有隐私信息,那在这些网上信息黑市中,这些公开的叫卖是不是夸大其词呢?经过同事小王的授权,2月4日中午12点06分,记者把小王的手机号提供给了一个网名为“孤星泪”的卖家,要求查询小王的户籍身份信息,孤星泪要价220元。

两小时50分钟后,下午2点56分,“孤星泪”发来了一张截图,其中包括小王的照片、身份证号码、户籍所在住址、民族、所属派出所等。经过仔细核对后,小王发现,这些信息与自己的户籍信息完全一致。

随后,网友“孤星泪”表示,还可以查询其他关联信息,包括出入境信息、名下机动车信息和违法犯罪记录等。这时,记者提出要查询小王名下的车辆信息,仅过了二十分钟,对方就发来了信息截图,内容包括车辆的型号、车牌号、车架号、发动机号等,完全属实,这一次的要价是50元。

能查到的还不仅仅是身份信息。现在网上购物、约车越来越多,在QQ群中活跃的信息贩子称网购送货地址、打车记录这些,仅凭一个手机号也完全可以一网打尽。要价130元查“淘宝”送货地址,网上付款两个小时后,对方发来了小王所有“淘宝”购物的送货地址,甚至包括几年前小王大学毕业前的学校地址,这些地址小王确认无误。

网上约车也一样,一号可查,费用是55元。这个信息贩子两个小时就发来了小王的一张滴滴打车清单,时间显示为2016年11月份到2017年1月份,每次打车哪里上车,哪里下车,时间精确到了秒,甚至连取消的订单都一览无余,这个记录和小王自己手机里的打车记录完全一致。

身份信息、网络打车、购物信息、能买到的还不仅止于此,在这些信息黑市QQ群中,最热的产品、也是单价最高的产品是手机通话记录,每个号1500-2000元之间,而且必须提前付款。

付了1500元后,第二天,这名“水中取火”的网友发来了一张截图,上面是小王2016年9月到2017年2月份共6个月的一千多个通话记录,每次通话的来电与去电号码、通话时间、通话时长以及每次通话的话费都非常清楚。

更让人震惊的还在后面,如果说前面这些都是已发生的已有信息的话,这些信息贩子凭借一个手机号还可以对人进行3网定位,也就是移动、联通和电信的手机实时定位,并且声称误差在50米以内,每次定位的价格在750元到1100元之间。

那这种说法,是否也所言不虚呢?

2月10日晚7点左右,记者和同事小王来到了北京西客站北广场,晚上7点24分,记者要求对方定位小王的实时位置,对方回复了一个字“好”。

大约9分钟后,对方发来了两个字“马上”。又过了8分钟,晚上7点41分,对方发来了小王的多张实时位置图,有平面地图,还有卫星地图,其中还清晰标记了经纬度,定位的位置地点是:距离北京西客站北广场向北约150米。

随后记者和小王又来到北京西单君太百货附近的天桥上,晚上8点24分,记者要求再次定位小王。这一次仅仅过了7分钟,对方就发来了位置图,显示的地址是北京西单君太百货旁边。

身份及关联信息、网购和网络约车信息、通话记录、实时定位,充斥在网络黑市中的这些个人信息从何而来?专家指出,黑客入侵和“内鬼”倒卖是目前个人信息泄露最常见的两种方式,那前面记者调查到的网络黑市中遍布的个人信息通过黑客攻击,获取的几率有多大呢?

目前,记者的报警被受理,公安部打击整治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专项行动办公室高度重视,立即部署相关省市公安机关开展侦查调查工作,现已锁定相关涉案人员。这个案件还有待于警方的调查,但是近年来内鬼出售个人信息获利的情况层出不穷。

2016年10月《焦点访谈》播出节目,张某是中国民航信息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也就是通常简称的中航信的机票代理商,中航信是民航集团旗下的信息系统,也就是航班信息的总后台。这个系统的软件是一套开放的软件,任何人都可以下载。下载安装之后,只要有登陆账号,就可以访问中航信的数据库。通常中航信只会发给经销商一个账号,但是通过某种软件,经销商可以分出若干个登录账号。

通过分号软件,作为经销商的张某分出具有同样权限的非法小号,出售这些小号,凭借买到的小号,信息黑市的贩子们就可以拿到航班的详细信息。

监守自盗,内部人员泄露公民信息,这样的案例不仅发生在民航业。

犯罪嫌疑人徐某曾是江西赣州农业银行的员工,在黑市中他专门出售客户银行账户信息,每条60到90元。

这是爆料人提供给记者的一份在黑市上获得的银行信息单。这份长达33页的文件中记录了1000多条银行卡信息,每条信息都有卡主的姓名、银行卡号、身份证号、银行预留手机号码以及银行密码,经记者验证其中大部分信息准确无误。

除了民航、银行,近年来,电信运营商中的“内鬼”也是频频被曝出。

去年,中国联通公司员工肖某利用工作之便,非法获取并出售公民个人信息一案被审理。据检察机关指控,2015年5月至7月,肖某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多达129400条。拿到信息后,肖某在家中利用QQ批量兜售,牟利8到10万元。

肖某这起案件并非个案,电信运营商“内鬼”倒卖公民个人信息也早已不是新鲜事。已经被公开报道的,移动、联通、电信三家无一幸免。

张某在买卖个人信息黑市中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信息贩子,手机的移动定位就是他的主营业务之一,而张某能够获得这些信息,主要是来源于他的上家。其上家的查询范围,遍布移动、联通和电信。

侵犯公民个人信息属于违法犯罪,原来在刑法中就有非法获取公民信息罪,2015年,刑法修正案(九)出台之后,非法获取公民个人信息罪改为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即违反国家有关规定,向他人出售或者提供公民个人信息。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但是在专家看来,相比获得的巨大利益,犯罪成本还是很低。同时个人信息现在并没有被看成是个人财产,面对个人信息被泄露,个人维权往往很难。

个人维权难,犯罪成本低,导致了这些个人信息在网络黑市被买卖、被滥用,甚至被用来诈骗犯罪。专家指出,必须通过立法有效防止个人信息滥用才是解决个人信息泄露的根本。

个人信息泄露的严重程度大家有目共睹,想想就让人后怕。信息泄露,不仅会扰乱人们的正常生活,更关系到我们的财产安全甚至人身安全。现在,公安机关正在对网络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开展新一轮打击整治,对非法获取、贩卖、非法利用公民个人信息的人员将予以严厉打击。而要从源头遏制信息泄露,有关收集、存储和使用个人信息的部门和单位更应负起责任,不仅要在技术层面加强信息保护,更应建立制度并严格执行。而从法律上保护个人信息,更是刻不容缓。形成合力,才能拧紧个人信息泄露的阀门。

channelId 1 1 2 9ddec8fa317f4846bc063d6aad05fcf0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2月18日 20:06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很多人都曾经碰到这样的事。刚生完孩子,就有电话打来问你要不要做胎毛笔;刚买完房,就有装修公司问你要不要装修;刚报名要考试,就有人问你要不要参加培训班等等,这让人烦心更让人担心。甚至在网上还有人声称,只要提供一个人的手机号码,就能查到这个人所有的隐密信息,而且范围覆盖全国……近年来,内鬼出售个人信息获利的情况层出不穷。(《焦点访谈》 20170218 买卖个人信息有“内鬼”)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