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70216 包裹里的“炸弹”

来源:央视网2017年02月16日 22:15

相关稿件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眼下,全国快递业已经从春节假期模式恢复了正常,大家又可以愉快的买买买了。事实上在今年春节期间,中国邮政EMS坚持不打烊,和顺丰速运一起完成全国快递业务量的83.79%,扛起了春节快递业的大旗。今天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探访大山深处的中国邮政人,让我们跟随记者的镜头,去体验一下高山邮路的艰辛和这份大山中的邮路情。

13个深山村寨,怒江邮递员用脚步丈量了整整30年 日日无休

早上8点钟,桑南才来到称杆乡邮政所,开始了新一天的工作。今年47岁的桑南才是称杆乡邮政所的所长兼投递员和营业员,也就是说,全所上下,只有他一个工作人员。虽然还是春节假期期间,但称杆乡邮政所依然正常收发营业。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称杆邮政所所长 桑南才:每天都是就一开门第一步就是换邮戳,换完了邮戳,就开始等邮车,邮车来了以后就开拆总包,然后就勾挑,勾挑核对完了以后就拆开报纸,报袋,就可以就各个村,各个投递点分发了。

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地处云南省西北部的青藏高原南延部分横断山脉纵谷地带,两岸的山岭多在3000米以上,山高谷深。桑南才所在的称杆乡邮政所,是怒江州投递范围最大的一个乡村邮政所,辐射了周边13个行政村的信件、快递、包裹的收发以及邮政储蓄业务的代办。从1987年到现在,桑南才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整整三十年。

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泸水市称杆邮政所所长 桑南才:五条邮路。六天就可以走完了,一圈六百公里。

每天早上,都是桑南才最忙碌的时候。邮件都到了,桑南才按照清单上的号码一一勾挑核对,然后开始挨个给用户打电话通知邮件到了。就在桑南才在包裹房忙碌的同时,妻子蜜晓琴正在邮政所的业务大厅里替他值班。

桑南才妻子 蜜晓琴:这里就我老公一个人。邮车来了,就是接了邮车,他就是在那分包裹,如果有人来这里办业务了,我就在这里帮他处理这些,办理业务。

秤杆乡邮政所是典型的“一人一所”,因此,妻子蜜晓琴就成了桑南才得力的助手。

桑南才妻子 蜜晓琴:这里必须有人,如果客户来了这里等不到人,一天让客户在这里等着也不好,所以我就在这里等着客户过来,我就给他们办理一些业务了。

上午10点钟,桑南才分拣完所有的信件包裹,开始准备下乡投递。他今天要走的是秤杆乡邮政所五条邮路中最远的一条。这条邮路往返全长103公里,桑南才需要分两天才能全部走完。今天他需要走完其中一半的路程。

桑南才:今天去两个村委会,基本上差不多要六七十公里。

装好要送的信件,桑南才骑着摩托车离开乡邮所。然而他没有马上上路,而是在乡里的药店门口停了下来。

桑南才:这药是腊斯底村罗底一组一个客户,我经常去他家,今天早上打我电话叫我帮他买两盒感冒药。

买完药,桑南才又到乡里的小卖部,买了两袋白砂糖装进了邮包,这也是他帮村民们代购的生活必须品。这里因为山高路远,生活在大山里的村民,就连做饭用的白糖、盐巴都需要走很远的山路下山购买,十分不方便,因此桑南才免费给大家当起了“义务采购员”。一切准备完毕,他抓紧时间骑着摩托车上路了。

从秤杆乡通往腊斯底村的路,桑南才已经走了30年。2011年以前,每个村委会之间,都还不通路。桑南才只有步行给各个村庄的居民送信、送邮件。这几年,随着乡村道路的不断修建,桑南才说:邮路比以前好走多了。2015年,他自己花了7000元买了这辆摩托车,成为他在乡村邮路上的代步工具。

但是在随后的跟拍中,记者发现,所谓“好走多了”的邮路,其实并不好走,一侧就是深深的悬崖,一边则是陡峭的石壁。由于山体地质疏松,随时都有落石的危险。

桑南才:如果你不小心开快了,就回不来了,就害怕,一边观察,一边慢行。

桑南才骑着摩托车小心翼翼地在山路上行驶,丝毫不敢懈怠。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跋涉,一条十几米宽的河水截断了桑南才的邮路。由于河里水流湍急,桑南才二话没说,把摩托车停在河边,背起邮包趟水过河。

桑南才:这个是必须要走,两个村委会的,两个办事处,14个自然村的,要走这条路。

为了不打湿邮包,桑南才先把邮包背到对岸,再返回去把摩托车骑过来。桑南才说等到七八月份水大的时候摩托车过不了,就只能步行。

两次趟水,桑南才的鞋子已经全部湿透,裤腿也湿掉了半截,可是作为一名邮政人,他宁肯自己不舒服,也不愿意让自己送的邮件沾水。为了赶时间,桑南才顾不了太多,倒掉鞋子里的水,骑上摩托车,继续赶路了。又经过了近1小时的跋涉,他终于赶到了腊斯底村。

桑南才:上面车子走不了了,开车走不了了,只能到这里。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到山顶上还得有多远?

桑南才:要差不多一个小时吧。

桑南才收拾好背包,把摩托车停在山下,首先来到克花才家,帮他们看一下那个定期存款到期了没有。桑南才所在的称杆乡邮政所,可以代办储蓄业务。因此桑南才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到他代办的储蓄户家看一看,了解一下存款是否到期,客户还会否续存等。

从克花才家出来,桑南才还有两个客户家在村子的山顶上。这样崎岖陡峭的山路,桑南才已经奔波了30年。

桑南才:你存的时间是2015年11月15号,2016年11月15号就到期了,一万块,利息是195,总共差不多两百多块。

村民克南付家的一万元定期存款已经到期,桑南才拿好他们的存单和证件,答应帮他们去办理续存手续。临走前,他又把感冒药和白砂糖交到克南付妻子的手中。桑南才给村民们的生活带去了极大的方便,而这都是他分外的工作。

村民:对我们帮助相当大,打个电话他随时就送上来,他辛苦也不管,买种子,买盐巴,没有时间的时候,打个电话他就送上来,送到温泉那个地方,他是最好的一个邮递员,我们心里面是很高兴。

所有的业务都办完了,下山之后,桑南才不敢耽搁,骑着摩托车继续赶路。他还有两个村委会的报纸信件没有投递。

连绵起伏的大山中间,一个墨绿色的小点在缓缓移动,桑南才的30年一直走在这条不平坦的山路上…尽管现在很多村庄路修通了,但他的这台的摩托车也只能骑5个月,怒江州每年长达7个月的雨季,路就基本上全垮了,他依旧要靠走路去投递邮件。

又经过一个多个小时的车程,两个村委会的报纸信件才全部送完,而此时,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山里的天色暗得很快,太阳落山不久,大山里便漆黑一片。桑南才骑着摩托车孤单地在大山里行驶。晚上9点钟,饥肠辘辘的他终于回到了位于称杆乡的家。

桑南才妻子 蜜晓琴:前几年比这个天晚得多,前几年他回来有些时候他都是在山上过夜回不来的。

三十年的寒来暑往,让桑南才和当地的村民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和伙伴。即便再难走的山路,他也坚持准时无误地把邮件送到村民的手中,年近半百的他全凭两条腿一步一步丈量。有一次在路上突然赶上暴雨泥石流,没有办法就只能在半路上一个石洞里面睡了一晚上。害的家里人以为桑南才已经被泥石流冲走了。桑南才的右手中指,也是因为在外出投递的过程中不小心跌倒,被石头砸掉了一截。不过尽管大山里的邮路充满艰辛,桑南才依然无怨无悔。在三十年的前行和坚守中,他说他收获的是快乐和满足。

桑南才:我已经走了30年了,这一片土地就是老百姓每个人都是最喜欢我,我也很喜欢他们,都是离不开的,每天跑到山上跟他们打交道,我很高兴。

20岁子承父业坚守大山送邮件 网购最后一公里全靠他

上午9点,鲁军林开着乡邮所的邮车赶赴贡山县城。每隔三天,他都要进城一趟,收发邮件包裹。

中午12点,鲁军林的邮车准时赶到了县邮政局,往外寄送的只有一封到天津的邮件,交完邮件,鲁军林和县邮政局的工作人员一起清点要带走的邮包。等所有的邮件包裹都装上邮车之后,鲁军林却并不急于返回,而是开着车,在县里的菜市场附近停了下来。

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邮政所所长 鲁军林:三天来一趟吧,三天拉一次邮件,顺便帮村民买点菜。

这次鲁军林帮当地的村民买了十斤猪肉。采购完毕,鲁军林开车返回乡邮所所在地,也是他的家乡——独龙江。29岁的他已经在自己的岗位上工作了9年。

独龙江乡,位于云南省怒江傈僳族自治州北部,地处中国与缅甸交界,是云南最偏远、神秘和最难到达的地方。刚开出县城不久,小鲁的邮车便开始在连绵的盘山公路间穿梭。

鲁军林:这条路非常那种弯多路窄,而且旁边那些一下雨就松动的石头滚下来,还有泥石流那些都冲下来,还是挺害怕这条路。

2014年独龙江隧道开通,改变了独龙江长期封山的境况,然而环绕在高山丛林之间的盘山公路依然是挑战。鲁军林现在还记得2015年的时候遇到塌方不得不在路上睡了一晚上的事情。经过三个小时的小心跋涉,鲁军林终于顺利到达了独龙江乡。

鲁军林说,独龙江虽然偏远,但是受网络和电商发展的影响,网购邮包在当地不在少数。

鲁军林:多的时候这个邮车都摆不下,双十一,双十二,那个网购的挺多的。

中国邮政是唯一在当地有网点的快递物流企业,鲁军林也是独龙江乡唯一的一名乡村邮递员,所有的邮件都通过他来送达。

鲁军林:乡政府所在地,三天投递一次,还有各个村委会,十天投递一次,最远的就是马裤村了,往返是82公里。投递量、投递范围还是蛮大的,下雨也去投递,哪怕是只有一个邮件,也亲自送到他本人手中的。这些包裹不能投递到村里面,只能亲自到村小组里面他本人签收才可以。

独龙江乡有六个村委会,报刊杂志每十天送一班,而快递包裹则要随时投递。装好邮包,锁好门,鲁军林开车出发了。

鲁军林:今天这货送到巴坡村委会,从我们所在地大概有一个小时半的路程。这条路大概有七八十个弯,而且路很窄。

一个半小时后,鲁军林到达巴坡村委会。今天他给一个叫马军刚的村民带来三个包裹。29岁的马军刚,是从去年开始尝试网购的,一拿到包裹,马军刚就迫不及待地拆开查看。他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独龙江位置偏远,平时进趟县城都很不方便,但现在网络购物的兴起,中国邮政又解决了配送“最后一公里”的问题,这让他们的生活也充满了现代化气息。

云南省贡山独龙族怒族自治县独龙江乡巴坡村村民 马军刚:路远,路费也挺贵的,坐车也时间长。去一趟要两天,很不方便的,网上订购很方便。都是这个邮递员,这边只有中国邮政,别的快递到不了。

29岁的鲁军林,曾经在昆明读书,学习计算机专业。但毕业之后,他毫不犹豫地从城市回到了偏远宁静的独龙江,成为了一名乡村邮递员。对于自己当初的选择,鲁军林有着自己特殊的原因。原来鲁军林的父亲鲁国华,也曾是独龙江乡的邮递员,曾经在人背马驮的步班邮路上,行走了整整30年的光阴。

1964年就做邮递员的鲁国华,走了30年的步班邮路,直到1994年退休。现在老人还依然保存着他当年穿过的邮政制服,和背过的邮包。而最让老人最高兴的,还是儿子“子承父业”。

曾经的独龙江,步班邮路是当地与外界沟通的唯一通道,如今,时代不同了,虽然配送工具在发生变化,但是邮政人坚毅执着的精神,却在鲁国华父子间代代传承。

鲁军林:我喜欢这个邮政行业,也是受我父亲影响,我是独龙江乡唯一一位邮递员,我选择这个职业就把它干好,这也是我的一份责任,继续传承上一代邮政人的梦想。

2017年中央一号文件把实施“快递下乡”工程纳入其中。这是继2016年后,“快递下乡”内容再次被纳入中央一号文件。实际上,从2014年国家邮政局提出实施“快递下乡”工程以来,农村地区的快递网络布局和设施建设发展迅速。

2016年,农村地区的快递网点覆盖率上升到80%,全年农村地区收投包裹超过80亿件,直接服务农产品外销达1000亿元以上。而这背后,离不开基层邮政人的坚守和付出,仅云南省,像桑南才、鲁军林这样的中国邮政乡村邮递员就有900名,在他们的努力下,2016年云南省中国邮政农村快递包裹总量达到1200万件,较2015年同期增长了150%。

半小时观察:守护邮政“最后一公里”

一条路,一个人,一份坚守,今天的节目,我们聚焦的是这些大山里的邮政人,他们朝风暮雨、披星戴月、寒来暑往,把青春和汗水留在了高山邮路上,把希望、欢笑、温暖带给了深山里的群众。

我们常说,邮政联系着千家万户,而这些基层邮政人更是邮政“最后一公里”的守护者,风雪无阻是他们职责和品质所在,也是对邮政服务质量最“冷峻”的考验。祝愿所有的“绿衣使者”在风雪中走好,安全平安,向你们致敬,你们辛苦了!

channelId 1 1 2 7c8fd2a716c94284b57ae5d2325ed238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7年02月16日 22:15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近年来,快递业的发展非常迅猛,快递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了便利,但是有的人动起了歪脑筋,暗中寄送违禁用品。2016年浙江省诸暨市公安警方了解到有人寄送违禁快递,快递里面有易爆炸的鱼雷爆竹。更多详情,敬请收看。(《经济半小时》 20170216 包裹里的“炸弹”)

860010-11140509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