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重阳节心里话:如果有一天,我老无所依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6年10月09日 14:39 A-A+

10月9日,又是一年重阳节。就在当下,我国60岁以上人口接近2.5亿。中国已经正式迈入“银发时代”,到2050年,我国每三个人中就有一个老年人,占全球老年人口的1/4。养老问题已上升到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战略的新高度。     

本期《对话》特别邀请了两位特别的老人:曾主演过经典影片《飞越老人院》的两位老艺术家许还山和李滨。就中国式养老这个问题,两位老人说了很多心里话。

晚年应该自信、自觉

电影《飞越老人院》男主角许还山:一天一天接近终点,这是共同的,谁也躲不过去,不管你是高官厚禄,还是草民乞丐,都要走这一步,但是每一个人,每一个老人,到了最后的时光,一方面回忆过去,二方面也想象我怎么走,走的很有尊严。要有一种晚年自信。要留下一点东西是你的心灵、你的精神,你自信的那一点核心,留给后代。

电影《飞越老人院》女主角李滨:老年人的财富唯一的是回忆,我觉得更应该抓住当前,他说的自信,我说更自觉。自觉什么呢?人生活的旅程,从生到死是一个过程,有长有短,那么既然到这个岁数了,那就是更自觉地把握最后的时光,还应该是能做点事,更独立地生活,才能够生命的细胞在身上更旺盛一点,我觉得是这样。

许还山:那场戏不是演出来的,是从心里拱出来的

陈伟鸿:电影当中许还山老师扮演的角色是老葛。老葛的续弦去世了之后,被这些非血缘关系的孩子请出了家门,不得不住进老人院,但是老人院的床位特别紧张,他只好在他的好朋友老周的旁边搭了一个铺。

电影《飞越老人院》男主角许还山:那场戏在是在天津段祺瑞故居拍的。当时请来了一些当地老人院的群众演员,最大的有90岁了,他们都是平民的老人,生活很拮据,种种原因住进非常廉价的、简陋的。

电影《飞越老人院》女主角李滨:可能是2000、3000块那种。

电影《飞越老人院》男主角许还山:就这样一个老人院,其中有一个我跟他聊过,他四个孩子,没有一个人愿意管他,因为他太穷了,没有可能留下遗产,所以能甩掉就甩掉,能拖掉就拖掉,他没有办法,街道把他可怜的那一点退休金全部交给老人院,四个人一个房间,不能洗澡,下床之后要侧着身子才能走过来。我拍摄我就想到那个老人的感受。这一场戏不是演出来的,是我从心里面拱出来的。

对老人来说,什么是有尊严的生活?

电影《飞越老人院》女主角李滨:有尊严的怎么样怎么样,基本一天衣食住行,起居,能够平和把这事了了就算不错了,我觉得是这样的。我准备去养老机构,那就是你花钱买服务。但是有一个问题,我是回民,另外我肾不好,很多基础病,肾功能不全,少油少盐,一个月伙食一两千,也很麻烦,我想到那儿去买服务,我买不了,因为吃食对我的病很有影响。

电影《飞越老人院》男主角许还山:尊严大家都好理解,说白了就是自己的面子,人家自己给自己面子,人家也希望给人家自己面子,有一种尊严,活得像一个人一样。老人的尊严是什么?老人有没有尊严?我们那个片子里面,老人吃、喝、穿、用都有,虽然不是很奢华。

电影《飞越老人院》女主角李滨:要飞越出去寻找东西。

电影《飞越老人院》男主角许还山:老人的精神世界怎么满足?老人想看电影吗?老人想不想旅游?老人想不想到花园走一走?可是腿脚不利索了,楼梯障碍,让他住在七楼,他没有办法下楼。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10月9日21:52《对话》重阳节特别节目“飞越老人院”!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