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顶部

那些年,我们追过的光伏

CCTV节目官网-CCTV-2 对话 来源:央视网2016年09月26日 11:45 A-A+

从诞生的那天起,中国的光伏产业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政府的支持、媒体的吹捧,资本的趋之若鹜,让这个产业如明星般红极一时,2012年,仅光伏产业园全国就有三百多,各个地方城市争相把光伏作为城市名片,放眼全国,以大型光伏命名道路的城市不少,无锡的尚德路,常州有天合路,江西新余则有条赛维大道。而那些年几乎所有主流商业媒体的封面,都被光伏企业家所占据,各路资本也纷纷涌向光伏领域。

被所有人追捧的感觉如何?几度沉浮中,又该如何把握自己?本周《对话》,几位企业家与你分享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光伏。

市领导追着签约

阿特斯阳光电力有限公司董事长瞿晓铧:那些年我们共同追过的光伏,让人想起现在老说那些年我们共同追过的女孩一样。2010年,苏州市找我找了几次,说我们政府给你一些支持,你在苏州扩产,来建一个太阳能电池片组件的厂好不好?第一次我想想有点犹豫,没动,第二次到2011年,领导再找我,意向书签了,连协议也签了,而且合资公司都成立了,地也买好了,而且小工棚已经搭起来了。但是2011年直觉来讲,我觉得这个行业已经开始过剩了,但是政府盛情难却,我想我就拖一拖吧,再观察观察。观察了大概一年时间,2011年、2012年太阳能行业进入了产能过剩跟低谷,在那个点领导倒也不追了,到后来再过一段时间,领导说你那个厂要是不做,要不然把地退掉吧,我们现在苏州地也挺难找的,我说好吧,就把地退掉了。

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

王勃华中国光伏行业协会秘书长:在光伏上一轮过山车之前,全国600多个城市,有300多个上光伏,地方政府的领导来做我的说服工作,要求同意他们上光伏,我掰开了揉碎了,讲各方面道理,你们不具备这个优势,现在你们要上的话,是非常不合适的。

陈伟鸿:但是他们创造条件也想上是吧。
 
王勃华:对,创造什么条件呢?来找我的是副市长说如果你不支持我们上,那能不能请你跟我一块回去,去做做我们市长的说服工作。

陈伟鸿:要不然回去没法交待。

资本曾在光伏最困难的时候无情离去

平安银行能源矿产金融事业部总裁樊位洲:我觉得这是资本与生俱来的缺陷。我见到这三位行业领袖的时候,我有一段时间心里是有点忐忑的,我感觉在2011年、2012年光伏行业最困难的时候,资本和实业之间多多少少结下了一点梁子,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资本无情地离去,停贷、断贷、抽贷。当前,这个行业又经历着一轮繁荣,我们可能要为建立一个长期可持续发展的行业生态而努力,如果若干个月以后,这个行业有新的悲观的情绪出现的时候,大家还应该团结起来,理性的看待我们还有更好的未来。

施正荣:资本该把目光放长远

尚德电力创始人施正荣:新能源产业是影响人类生存的。我觉得资本界还是要有长远的眼光。比尔.盖茨说过,我们人类往往高估了一年之内的能力,反而低估了我们十年之后的能力。资本往往追随的是过于短期,如果我们放长远一点,尤其像我们现在觉得不管从政府的政策,媒体,都应该把资本引导到真影响生存的气候变化,可持续发展,供给侧改革等等这些方面,我认为非常有必要。

860010-1114051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