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60401 善始还须善终

来源:央视网2016年04月01日 20:22

相关稿件

 

首播:

CCTV-1

4月1日19:38

 

CCTV-新闻

4月1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4月2日03:45

 

CCTV-新闻

4月2日05:45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海南省乐东乾金达钼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投资7个多亿的合法企业,还曾经名列当地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3年前,正当企业安装完设备,准备投产的时候,却被当地政府关停,这是怎么回事呢?

海南省乐东乾金达钼业有限公是海南省2006年的重点招商引资项目,一直到2012年都一直在省发改委要求着力推进的重点项目名录上。经过这些年的建设,经第三方评估,资产为7亿7千多万元,是当地最大的企业之一,可是记者在现场看到,企业里空空荡荡,虽然车间里的各种设备基本上是崭新的,但是厂房有很多地方已经破败了,看来近年来没有生产的迹象。

乐东乾金达钼业有限公司经理王志发告诉记者:“本来计划是2013年的1030号投产,设备都安装完了,矿也出来了,7月份(县政府)他们现场来通知的,通知我们停业,当时都给整傻了。”

那么,是不是该企业存在什么问题?被县政府强制关停了?乐东县政府办公室主任颜礼夫表示,这是省里面的招商引资项目,国土厅、安监局、林业厅等所有的审批手续都完善,是一个合法项目。

这么重大的项目,投资额又如此之高,怎么会说关就给关了呢?颜礼夫说:“因为它整个项目跟为08年海南省提出了建设国际旅游岛,并且也出了我们海南省国际旅游岛的规划纲要,包括我们中部生态区的规划纲要,甚至我们乐东县的总规,它这个项目跟我们规划有冲突。”

原来,这个项目是招商引资在先,两年之后在建设过程中,海南建设国际旅游岛的总体规划出台,这样的矿业项目不符合规划的要求,主要还是环保方面会出现隐患。

这家钼矿虽然手续齐全,也通过了环评,但是如果一旦正式生产,随之而来的粉尘、尾矿等污染物很可能会给当地的环境带来压力。关停并没有什么错。当然,被关停的企业肯定会受损失,但是对于这样被关停的企业,我们国家有着严格法律规定来保障当事人的利益。

国家行政学院法学部主任胡建淼认为:“由于公共利益的需要,比如说国家政策的调整,国家规划的调整,国家可以征收私有财产,然后要给你补偿,这个征收也要正当的程序,征收之前要做征收决定,征收决定要事先听取被征收人的意见,被征收的人不服他也可以复议也可以诉讼,要对他进行补偿,要符合这几条才行。”

那么,这些法律规定的程序都完成了吗?这家企业又是怎么被关停的呢?王志发说:“2013726号时任县委副书记常委副县长来现场通知我们必须停产。(但)红头文件到现在也没有。”

投资近8亿元的一家合法企业,难道真的是来了几个县领导现场口头通知就能关停吗?记者找到了当时去现场关停该企业的乐东县领导,他虽然没有接受采访,但是承认情况确实是这样。

尽管这样的关停方式很不正规,但是企业还是按照县里的要求执行了。一停产,首先银行贷款随即停止,融资出现断档,企业面临破产。而之后出现的问题更让这家企业的负责人始料未及。王志发说,政府答应给的补偿没有兑现,企业投资7个多亿,一年的财务费用几千万元,现在非常难受,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3年了,怎么法律规定的补偿款迟迟不给呢?颜礼夫表示:“这个补偿款,权限它不在县里面,所以对于这个问题我们县里面只能跟省里面汇报。”

颜主任说,这个钼矿项目是省里招商引资的项目,虽然是县里关的,但补偿不应该由县里承担,让记者去省里有关部门询问。按照规定,能对一家矿山企业下达停产通知书的只有国土、环保和安监部门。据了解,省环保和安监部门都没有对该企业下达过停产通知,于是记者又赶往主管矿产开发的海南省国土资源厅了解情况。

几经周折,海南省国土资源厅没有接受采访,只是告诉记者,截止到目前,他们虽然知道该企业不符合新出台的规划,但是没有法律依据也不好关停一家合法企业,所以一直没有下发过停产通知书。既然不是省里关停的,省里也不应该对此进行补偿,所以,省国土厅让记者继续找县里了解情况。对此,县里的颜主任说:“县里面也不能下这个定论,因为这个毕竟是省里面项目嘛,(补偿)决定权在省里面。”

县里说,这个事归省里管,省里说,这个事归县里管,结果就是,现在都快3年了,这件事没人管了。

钼业公司的负责人告诉记者,因为关停的手续不合法,没有正式法律文书,现在企业想打官司讨要补偿款都没有办法走司法程序,由此引发了一系列的问题,第一个大问题就是企业建设过程中发生的债务无法支付。王志发说:“拖欠工程款、设备款一共4000多万,拖欠他们工程款大概有2000多万。”

王志发说,企业从2007年开始建设,一直到2013年竣工,期间基本上按月支付建设单位工程款,后期有几个月没有付清,是说好投产后把9家建设单位的欠款一次性结清,突然被乐东县政府关停后,原先维持企业运转的贷款和融资都停滞了,和农民工的劳动合同有的签了一整年,无法解除,造成拖欠。对于这个问题,乐东县政府表示,尽管这个项目的遗留问题和纠纷很多,但对于拖欠工程款问题,他们已经解决了,并不存在拖欠问题,这是怎么回事呢?

颜主任告诉记者,几年来,一些被拖欠工程款的单位不断到县政府反映情况。因为钼矿确实拿不出钱,县政府出面担保让企业贷款和财政出资共计1000多万元两次支付给他们。这些钱虽然是政府担保和出资,但是等省里的补偿款到位后,再由企业偿还给银行和政府。颜主任说,有了这两笔钱,现在基本上不存在工程款被拖欠的问题。县政府说欠款全部结清了,企业却说并不是这样,孰是孰非呢?颜主任说,之所以说结清了是有证据的,证据就在乐东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

县劳动监察大队证实县政府确实拿钱出来解决欠款的问题,而且就是他们单位主持的。他们还拿出了证据,几张被欠款建设单位的承诺书。

在乐东县劳动保障监察大队大队长陈麟出示的承诺书上,记者看到,几份承诺书内容基本上一样,主要是钼矿被关停之后引发的拖欠问题,经县政府和劳动部门协调,由政府支付的款项支付给工程队之后,收到钱的工程队包工头或者班组长需要作出不得再提要求的承诺。可是,记者发现,这些支付的款项居然是打了折扣的。比如在乐东县工程公司承诺书上,被欠197万多万元工程款,政府只给了140万元;内蒙古二建,被欠270多万元,县政府只给184万元,所有的承诺书都存在政府给付的低于实际的欠款。

陈麟说:“这个东西说到实话合不合法,也不叫合法,反正这个东西能处理,尽量能大事化小这是我们的责任,就能扯清就行。”

事情真的像陈队长说的扯清了吗?记者找到了几个被拖欠相关款项的建设单位。四川省君源水电建设有限公司项目经理夏克登说:“去年政府拿出钱来700万补偿的时候,他在分配的时候要让我们一定写个承诺书,我说我这个没有发清我怎么给你写,他说你不写行,不写我一分钱不给你。”

记者又向几家被欠款单位核实情况,他们说当时确实是不签字不给钱,大家急于拿钱,只好签了字。夏克登拿出自己和钼业公司签订的工程合同,欠款约为245万元,政府两次支付给他的工程款为145万元,也就是说,还有100万没有拿到,而在其他5张被欠款单位的承诺书上,实际拖欠的和政府给付的相差230多万元,但是他们都在承诺书上被迫签了字盖了章。

胡建淼表示:“这个违反了合同法的规定,因为合同法就是双方真实意识的体现,这个合约才是有效的,有一方去强压他了,不做这个承诺你连一分钱都达不到,你现在签这个字,你有30万了我可以给你15万,但是你拿到15万你要承诺相当于我拿到全部款,而且保证以后不去诉讼了,不去主张权利了,这个本身就是荒唐的。”

由于关停企业的补偿款没有着落,钼矿公司也无法解决与建设单位的债务问题,而这又进一步使众多受牵连的建设单位陷入经营困难。比如给钼矿建设厂房的四川君源公司,因为拖欠上百万,负责人夏克登说他实在无力支撑整个工程队的费用,无奈之下只好解散了工程队,借贷偿还他欠下的债务,现在靠在老家卖灯泡维持生计。

同样的遭遇也发生在为钼矿搭建钢结构的儋州浩泰机械厂的负责人蒋润莉身上,他说自己以前是老板,现在成了打工仔,要去打工来偿还自己的欠款。他和夏克登一样,欠了别人的钱,他们再难,也要想方设法也要付给人家。

由于规划的调整,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当地政府要关停一家企业,本来无可厚非,但是正确的目的也需要用正确的方式、合法的程序去实现,而不能一拍脑门,就这么定了,就这么干了。口头通知的关停,迟迟不给的补偿款,不仅使企业蒙受巨大损失,引发一系列债务纠纷,也会伤害当地政府的公信力。治理一个国家、一个社会,关键是立规矩、讲规矩、守规矩。建设法治国家,首先政府部门就得要依法行政。

channelId 1 1 2 fe67111d4af14becae31f8db8db03bfe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4月01日 20:22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海南省乐东乾金达钼业有限公司是一家投资7个多亿的合法企业,曾经是当地重点招商引资项目。可是三年前正当企业安装完设备将要投产的时候,被当地政府关停了。由于规划的调整出于公共利益的需要,当地政府要关停一家企业,本来无可厚非,但是正确的目的也需要用正确的方式、合法的程序去实现。 (《焦点访谈》 20160401 善始还须善终)

860010-1102012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