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60327 北京警方破获网上涉医“号贩子”团伙案件

来源:央视网2016年03月27日 23:32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2016年1月底,一段“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网络上热播,视频中一个女子怒斥黄牛将300元的?专家号炒到4500元,害得她从外地赶到北京排了一天队都没挂到号。这段视频发出之后,引起了人们对打击号贩子的持续关注,政府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了对号贩子的打击力度。就在这名女子发出视频一个月之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公安分局多警种合作,辗转七省八市,在各地警方的配合之下,一举打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北京空军总医院,借助网络贩卖专家号的号贩子团伙。

北京警方辗转七省八市,一举打掉大型号贩子团伙

抓捕人员:把这两屋控制住!把那个口堵住!开门!开门!就你一个人,来,把他控制了。

抓捕人员:知道为什么找你吗?

号贩子:不知道。

抓捕人员:里面看一眼,北京的。知道什么事吗?坐着坐着,别动,踏踏实实配合工作!

抓捕人员:你去北京怎么跟她联系?

犯罪嫌疑人王某:我就没打算去,哥,要么就不回来了。

在北京市海淀区公安分局的周密部署下,这次打击医院票号子的抓捕行动共分为九组进行,随着现场指挥的命令下达,各个抓捕小组的办案警员,按照预定时间和方案,立即展开抓捕行动。

抓捕人员:别跑,后面,后面,后面,别动!在那。

抓捕人员:叫什么?

犯罪嫌疑人鲍某:鲍启帆。

抓捕人员:拷上!

抓捕人员:躲啥呀?给你打电话了吧有人,是不是?

犯罪嫌疑人鲍某:没人打电话,你翻。

抓捕人员:你去海南度蜜月去了,是吧?

号贩子:那里面的号,就是我帮她挂号的,有人名。

抓捕人员:你去海南度蜜月去了,是吧?度蜜月过程中联系过没?

号贩子:那没联系过。

2016年2月28日当天,海淀警方分别在九处抓捕现场,搜查出犯罪嫌疑人从事非法交易的大量证据,其中包括有医保卡、就医手册、涉案电脑、身份证和账本、手机账本等作案工具。

2016年2月28日当天,海淀警方分别在九处抓捕现场,搜查出犯罪嫌疑人从事非法交易的大量证据。

嫌疑人王某:她有一同学说是能给弄一下,怎么弄,我真不知道。

警方:什么叫弄一下?

嫌疑人王某:就是在网上人家想什么办法,人家这么说的,想办法能抢着号

警方:什么办法?

嫌疑人王某:我不知道,真不知道。

警方:那你的号都是哪儿来的?

嫌疑人王某:我的是我让我亲戚朋友一起约的。

这次抓捕行动声势浩大,分布在全国七省八市的29名犯罪嫌疑人同时落网。一个有组织、有计划倒卖医院专家号的团伙被彻底摧毁。

公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副局长赵磊砢:2016年2月2日,侦查部门在侦查工作中,接到群众举报,发现在空军总医院周边,窝藏着大量的涉医号贩子,他们利用抢票软件和人海战术来获取专家号,来贩卖专家号获取利益。

去医院看病挂号,人们经常会遇到一些兜售专家号的号贩子。很多人会有这样的认识误区,误认为现在医院挂号都是实名制,这些号贩子能拿到抢手的专家号,是他们半夜排队弄来的。但事实上这些都是号贩子过去的手段了,如今他们开始利用手机APP应用、114挂号平台,在线上,号贩子们雇佣大量人力在网上疯狂预约专家号获取巨额利润,大肆倒卖从网站上抢来的紧俏号源。严重影响了医院正常的就诊秩序。

疯狂人海战术抢号源,号贩子倒卖获利高

接到群众的举报后,海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立即开始了紧锣密鼓地调查。为了彻底摸清这些“号贩子”的行踪轨迹,海淀警方的办案人员首先从空军总医院的网络预约挂号开始入手。通过走访,办案警员发现,当前空军总医院对外网上预约挂号办法主要有两个

接到群众的举报后,海淀公安分局刑侦支队立即开始了紧锣密鼓地调查。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刑侦支队侦查员:通过我们的走访调查,在空军总医院网上预约挂号主要有两种途径。一是通过“114”预约挂号平台,二是通过健康之路医护网。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刑侦支队侦查员:通过我们调查发现,空军总医院以治疗皮肤科还有中西医正骨是最为著名的。平均每天的专家号在20个左右。患者可通过网上预约挂号。

起初的调查,让办案警员疑惑不解的是,这些号贩子和普通的患者同样,也是按照规定,通过“医护网”进行预约挂号,并没有什么异常的行为,难道是报案人传达信息有误吗?

起初的调查,让办案警员疑惑不解的是,这些号贩子和普通的患者同样,也是按照规定。

侦查员:当时确实是无从下手了,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办。

办案警员一筹莫展,而就在这时,无意中,一个奇怪的微信群闯入了警方的视线。

办案警员一筹莫展,而就在这时,无意中,一个奇怪的微信群闯入了警方的视线。

侦查员:一个名叫“龙商会”的微信群,进入我们的实现,该群共有33名成员。

“龙商会”,是这个微信群的名字,群里共有33个人,那么,这样一个看似普通的微信群,会隐藏着怎样的端倪呢?

侦查员:贩子因为便于他们协调和协商,然后建立一个以龙商会为名的微信群,在微信群内互通有无,然后互相介绍客源,在我们侦查中发现,成员里的33人,其中有23人曾经被医疗、挂号,还有扰乱社会秩序被治安拘留过。

一个由33名票号子组成的微信群,其中23人有犯罪前科的事实,一下子引起办案警员的高度警觉,这个看似普通的微信群,到底隐藏着哪些不为人所知的玄机呢?

侦查员:经过调查,我们发现,这个“号贩子”的犯罪团伙,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号贩子”,传统意义上的“号贩子”在我们理解,都是在医院的挂号大厅,进行排队、占位,进行挂号,这伙号贩子主要是在网上挂号平台上进行预约挂号、抢号。

在官方预约挂号平台上抢号,让办案警员感到吃惊,警方意识到,这个团伙与传统的、靠人工排队倒卖专家号的手段完全不同。经过认真梳理,这个犯罪脉络清晰可见。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刑侦支队政委毕波:一是有抢号人员,二是号源批发人员,三是一线兜售人员,所以这个分的三个层次。首先他雇佣了大量的人员,在早上起来医院一放号的时候,健康之路的这个平台上,进行大肆提前把姓名就诊的情况都输好了,然后就开始抢,瞬间就把5个、7个专家号抢到手,这层人员收费基本上,只要你拿着一个号,是五块到十块,等到他们拿到号之后,转给第二层的号源批发商,这个号拿到手之后,一线沾活人员跟他联系,这个号的加价,基本上就已经加到一百、两百了。一线兜售号源的人,拿着号之后就卖给患者,一线兜售号源人加多少钱呢?有可能加一千,加五百都有可能。

面对这样一个组织严密、分工明确的犯罪团伙,北京市公安局立即抽调各个警种的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

赵磊砢:接到举报后,我们就成立了由刑侦、治安、网安、法治为主,并商请了市局技侦部门,共同组织了“2.02”专案组。

专案组成立之后,对“龙商会”微信群细致地搜索,在微信群中,一名网名叫“小宇”的女子进入警方视线。小宇今年27岁,是河北张家口人,从2013年1月到2016年1月之间,曾经三次在空军总医院倒号被行政拘留过,多次被警方打击。小宇会是谁呢?

侦查人员:根据我们侦查发现,在这个犯罪团伙中,有一个叫宇某的号贩子,她就是我们现在在侦的网络特大号贩子犯罪团伙的头目之一。

根据线索,2月24日,专案组民警前往福建,在“医护网”的配合下开始进行取证工作。侦查员发现,从2015年10月至2016年2月24日,这个团伙所使用的账号就在网上挂号2362次,其中预约成功的数据就有1511条。在这1511条记录中,有535个号源都是由小宇本人抢挂的。侦查员发现,虽然其他挂号者的身份信息并不是小宇,但最终使用小宇名下银行卡支付挂号费的记录就有1033条之多。除此之外,另外一名姓王的男子的银行卡下,也有350余条交易记录。王某随即进入警方的侦查视线。

虽然其他挂号者的身份信息并不是小宇,但最终使用小宇名下银行卡支付挂号费的记录就有1033条之多。

今年3月20号北京市海淀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破获这一案件,涉案的29名成员被抓获,其中14名犯罪嫌疑人被刑事拘留。据悉,这一案件是北京警方首次动用刑警力量打击网络号贩子团伙。经过审讯,犯罪嫌疑人小宇、和王某对倒卖专家号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主犯之一小宇在警方审讯时交代,她利用一款“抢票软件”,在官方预约挂,所有号源都是她雇人从“医护网”上抢挂而来的。“抢票软件”的幕后操作者另有一人。

侦查人员:调查发现,在幕后操纵所谓的抢票软件的是杨某,而杨某是嫌疑人宇某的同学,两人关系比较密切,在北京曾经共同一起打过工。

那么,杨某究竟是怎样利用所谓的“抢票软件”实施犯罪的呢?

侦查人员:犯罪嫌疑人杨某供述,她是通过健康之路app在网上找了一些亲戚,大概有50多人,每天七点半的时候,健康之力发号,所有人都通过小宇提供的这些号源的信息输上之后,然后他们准时利用人海战术进行抢票,谁抢到票以后,给予5块钱的报酬。

杨某:早晨7点30分医院放号,看见号源,占住号源,显示预约成功,然后给北京宇某发截图。

审讯人员:然后呢?

杨某:他会给相应的报酬,5块钱到10块钱20不等。我自己一人抢的概率也低,然后宇某说,你可以找别人,给你10块,你就挣5块,也给他们5块钱,然后我就在朋友圈里发了谁想做网络兼职,他们有谁想做网络兼职,他们就进了这个群里了。

审讯人员:你们这个群大概有多少人?

杨某:46人。

审讯人员:这40多人一天大概能抢多少号?

杨某:不等。

审讯人员:大概呢?

杨某:10个、20个的。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截止2016年2月29日,杨某成功抢挂了700多张专家号,使这个犯罪团伙非法获利高达30多万元。

审讯人员:你们这段时间大概抢了多少号了?

杨某:有五六百吧 六百多吧

审讯人员:这些号大概给你们多少钱?

杨某:如果一个号按10块钱或5块钱,五六千块钱。

调查时,警方向记者透露,事实上,犯罪嫌疑人小宇和幕后操作者杨某,对外宣称的“抢票软件”并不存在,他们主要的犯罪手段就是专门组织“枪手”,在网站上实施犯罪活动。之所以要拿抢票软件做噱头,目的就是吸引其他的票号子找她批发号源。

侦查人员:在侦察过程中其实并未发现小宇有抢票软件,他他们只是通过熟练的操作和先期准备,缩短抢号时间。

杨某:我们会7:25刷屏

审讯人员:刷是怎么刷

杨某:就点哪个界面,医生。

审讯人员:怎么刷?

杨某:以前我不知道点医生。

审讯人员:用鼠标点?

杨某:用啥鼠标,不是用手机嘛。没用过电脑啊。

审讯人员:就用手点“医生”?

杨某:恩。

审讯人员:它自己默认的就是刷屏?

杨某:恩。

审讯人员:没有什么专业的软件。

杨某:没有。

调查时,警方透露,“号贩子”团伙的三个层次分工明确,杨某带领雇佣来的“枪手”在后台负责抢号;抢到专家号后,通过小宇和王某进行号源批发人员;最后一个环节是,小宇和王某以数百元不等的价格再兜售给一线人员,这些一线人员向病人或家属倒卖专家号挣取差价。

警方透露,“号贩子”团伙的三个层次分工明确。

审讯人员:一个专家号挂号费多少钱?

王某:7块,14块。

审讯人员:7块 14 ,还有9块钱的,你卖了多少钱?

王某:有100的,80的,200的。

审讯人员:怎么跟客户联系?

王某:电话。

审讯人员:都是老客户?

王某:恩。

审讯人员:是你找人家还是人家找你?

王某:找我。

审讯人员:需要那儿的就挂哪儿是吗,跟你说是吗?

王某:只接空军总医院的。

审讯人员:空军,别的呢。

王某:别的不去。

审讯人员:一天能出手多少号?

王某:也不多,有时候1个,有时候2个。

号贩子们抢占了紧缺的专家号,导致真正需要专家诊的患者无法正常就医。其实有关部门对号贩子的打击一直都没有停止过,但倒卖专家号的行为却屡禁不止。就在海淀警方打掉“龙商会”号贩子团伙新闻发布会的第二天,我们的记者在北京市的部分医院进行了调查,发现号贩子依然存在。
屡打不绝,屡禁不止,资源紧张滋生号贩子生存土壤

3月21号早晨6点,记者来到301医院挂号大厅,“严厉打击‘号贩子’,整肃医院诊疗环境,维护患者合法权益”的醒目大字,在挂号大厅的电子屏幕上来回滚动。距离挂号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家属就挤满了整个挂号大厅。1个多小时,才终于轮到《经济半小时》记者开始挂号。

距离挂号开始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家属就挤满了整个挂号大厅。

《经济半小时》记者:我挂那个陈凛的号,普外科。

医院人员:没有,只有普通号。

《经济半小时》记者:董光龙有吗?

医院人员:没有。

《经济半小时》记者:今天挂完了是吗?

医院人员:嗯,后面往前走。

挂号大厅旁边有自助挂号机,但是上面同样显示的是“号源已满”。记者走出挂号大厅,准备次日早点过来排队挂号,而就在记者走出大厅不远,一名红衣男子突然来到记者身旁,直接搭讪兜售专家号。

《经济半小时》记者:多少钱?

号贩子:一千块钱最低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便宜点,他这号不也就14块钱。

号贩子:挂不上,那没有。

301医院的专家号14钱,但是这名红衣男子给记者的开价是1000元。

号贩子:你找我办可以办,价钱在这放着呢,你这号你都不舍得掏,别说你住院更不舍得。

除了兜售专家号,这名红衣男子还向记者炫耀,通过他还可以确保患者尽快住上院。

《经济半小时》记者:住院多少钱?

号贩子:一万块钱。

《经济半小时》记者:就给你一万块钱来?

号贩子:对。我都不想跟你谈,一个号你都不舍得出。

几番交涉,红衣男子告诉记者,最少800块钱可以成交。

号贩子:你到底要还是不要?你说你这一天整这事,八百块钱你要不要?

倒卖专家号的情况几乎出现在每个大医院门前。在北京另一家三甲医院附近,《经济半小时》记者刚刚下车,就有人上前拦住我们,询问是否需要专家号。除了挂号费以外,还要另外加钱。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你收我多少钱?

当记者说价格太高,准备自己去医院挂号时,这位东北口音的男子非常肯定地告诉记者,根本不可能挂到号。

号贩子:啥号都没有,现在医院里边,就有一个中医科,一个儿童科。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看过了是吗?
号贩子:我们天天在这待着,早晨都进去挂一遍了,挂完了没有号才出来。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你挂上的号是你的名字吗?谁的名字?

号贩子:你的名字,你的名字。你要看就看,不看,现在便衣这么多,谁敢跟你俩说话?你看不看?看就跟我走,不看就拉倒。

随后,《经济半小时》记者朝着协和医院门诊大楼方向走去,还没走两步,一个小伙子突然又追上来了。

号贩子:你记一下我电话吧,挂不上你出来给我打电话。

门诊大厅里,《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每个挂号窗口都挤满了长长的排队患者,所有的专家号都是一票难求。

《经济半小时》记者:挂张保如的,皮肤科。

医院人员:皮肤科的号都挂完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王宏伟的呢?

医院人员:皮科号全部挂完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普通号有吗?

医院人员:全部挂完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专家号普通号都没了?

医院人员:都挂完了,全部挂完了。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自助挂号机预约7日内的专家号,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一周后的号源也全部约满。而在这家医院外,倒卖专家号的人依旧不绝。

号贩子:张宝如今天愣是没加。早晨愣是没加上。

《经济半小时》记者:不给加是吗?

号贩子:试试,看找人能拿吗?

    《经济半小时》记者:皮肤科今天的没有了?

号贩子:有,今天下午有俩大夫。

《经济半小时》记者:没有,我刚挂了,今天一天都没有。

号贩子:我给你安排。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挂上要票贩子干吗?

看到记者在询问挂号的事,周围突然聚集上了几个人,他们七嘴八舌地向记者兜售专家号。

号贩子:不管多少钱,14,几块,二百、三百,你都得交给医院,我们手里是我们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说的这个四百是你们的?

号贩子:对。

当记者表示14块的专家号卖出414块钱太贵时,他们不以为然。

号贩子:400块钱,现在哪还有贵,早上挂号一千二百块钱。

《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号,一千二?

号贩子:谁买,不差钱,有人买,全国各地都有人买。

调查时记者了解到,倒卖专家号的号贩子由来已久。号贩子之所以有从生存的市场空间,最主要的是,我国的医疗资源紧缺,好医院名医生的资源紧张。

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刘国恩:号贩子的成因很简单,就是因为我们在大医院挂号,这个号源紧张,你只有紧张,才有人来钻这个空子,这是它最根本的一个原因。

那么专家号的号源有多紧张呢?仅以北京三甲医院为例,一个专家最多每天可以看十个病人,但是来自全国各地的患者却高达成百上千,专家即使使出浑身解数,也无法满足数量庞大的患者需求。这样一来,专家号就变得紧缺而抢手。为了能早一天看上病,患者的亲朋好友只能深夜排队。这是记者在一家北京三甲医院拍摄到的画面。

在自助挂号机前一位远道而来的姑娘正在为专家号发愁。

姑娘:(普通号)专家都没有号。

《经济半小时》记者:普通号、专家号都没有,那怎么办?

姑娘:等呗。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是从哪里来的?

姑娘:从老家来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你在这得租房子,挂了几天了?

姑娘:昨天来的。

在挂号大厅的门口,记者看到了两位坐着小马扎的中年妇女。她们告诉记者,凌晨3点多就过来排队,仍然没有挂到专家号。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几点开始来的?

妇女:半夜,三点多钟就来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三点多就来还挂不上?

妇女:没有号。

《经济半小时》记者:排第几?

妇女:没号就是。

《经济半小时》记者:排第几?

妇女:第几也不好使,第几也没有号。

这两位妇女告诉记者,她准备在这里“驻扎”下来,直到挂上号为止。

妇女:有的都来一宿,咱半宿还行呢。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一直排不上怎么办?

妇女:那就排,晚上都有睡觉的,拿被铺着,盖被来睡觉。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哪睡?

妇女:在这地下。

调查时,记者了解到,目前很多医院都采取两种挂号方式,第一在医院窗口挂号,第二是在网上预约,起初在没有网上挂号的时候,很多号贩子靠自己排队,自己购买专家号再转手卖给患者,如今实行网站挂号之后,号贩子打起了挂号平台的主意,他们四处招人,用人海战术的方式登录挂号平台,以患者抢专家号,这样一来原本紧张的专家号变得更加稀缺,使得号贩子从中牟取暴利。

近些年,倒卖专家号的行为屡打不绝,屡禁不止,国务院国家医改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北京大学发展研究院经济学教授刘国恩对此作出这样的分析。

刘国恩:要治理号贩子,就是要使得我们大医院的号源不紧张,不紧张显然就需要我们对医疗服务进行重构。

刘国恩表示,事实上很多三甲医院就诊的患者病情并没有严重到非得专家诊疗的程度,完全可以在地方的普通医院里接受治疗,从未来情况来看,全国医疗单位实行分级诊疗,势在必行。

通过分级诊疗,让大量的普通全科服务,需要全科服务的病人,你鞥个转移到我们社区去,让我们分级诊疗的作用能够发挥,让大医院真正做大医院应该做的事情,那就是急诊服务、住院服务、手术服务等等,而不包括普通性的全科医疗服务。甚至最后大医院取消了门诊服务之后,你只剩下住院服务,那那个时候号贩子想存在,也没有存在的土壤了。

号贩子在一些医院周围,通过多种手段,获得专家医生诊疗的权利,并加价转让牟利。在这种交易之中,扰乱了医疗秩序,还严重影响患者得不到及时就诊。

号贩子在一些医院周围,通过多种手段,获得专家医生诊疗的权利,并加价转让牟利,严重影响患者得不到及时就诊。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卫计委主任方来英:两会的时候我提了一个提案,建议国家将号贩子入刑。实质上号贩子危害了我们国家医疗卫生的价格政策,号贩子这种行为,他牟利了,但由于他的非法经营,非法活动,他逃避了国家的税收监管,通过倒卖所谓的号,影响公民公平公正地获得国家基本医疗保障服务的权利,所以我说,它不仅是一个一般性的破坏经济秩序的问题,同时影响我们公民的基本健康权,打击号贩子,不仅是我们患者的呼声,也是医护人员的呼声,他是社会一致的一个呼声。

方来英认为,倒卖专家号实际上是一种非法交易,在屡打不绝、屡禁不止的情况下,应该用法律加以严惩。

方来英:我们国家的法律,已经对车票、有价证券的倒卖都作出了相应的刑事处分的规定,那么医院这个号其实它具有有价证券的特点,我们是花了挂号费,获取了一个就诊权利,这个权利的具体表现是这样一个挂号单子,不管它是电子的,还是纸面的,这个单子的后面是有价值的,那么既然车票船票有价证券,都可以拿刑法的有关规定去予以刑事处分,那么我以为这种号,我们这种医疗服务的号,也同样应该具有被我们刑法所保护的权利。

半小时观察:打击“号贩子” 需要组合拳

“号贩子”是生长在医院的毒瘤,也是城市管理的牛皮癣,他不仅严重侵害了医院正常的问诊秩序,还侵害了患者获得医疗服务的公平权利。事实上政府在不断加大整治号贩子的力度。国家卫计委日前部署了打击号贩子专项行动,北上广等城市则保持着打击号贩子的高压态势,近日北京警方甚至动用刑警打击网络号贩子,这些都表明了政府坚决整治号贩子的决心。但要想真正根除号贩子,还要采取治本之策。

号贩子现象的症结在于医疗资源配置不合理,就医分级分流的不科学。解决这个问题必须要从医疗资源配置入手,改变目前的优质医疗资源过度集中的状况,逐步建立科学的分级医疗制度,这样才能破坏号贩子生存的土壤,为患者提供公平优质的医疗服务。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3月27日 23:32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2016年1月底,一段“外地女子北京看病怒斥黄牛”的视频在网络上热播,视频中一个女子怒斥黄牛将300元的 专家号炒到4500元。就在这名女子发出视频一个月之后,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公安分局多警种合作,辗转七省八市,,一举打掉了一个长期盘踞在北京空军总医院,借助网络贩卖专家号的号贩子团伙。 (《经济半小时》 20160327 北京警方破获网上涉医“号贩子”团伙案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