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60204 春运回家路:孤独中的坚守

来源:央视网2016年02月04日 22:51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导语:哈尔滨到齐齐哈尔间运行的哈齐高铁是世界上纬度最高的高铁线。这里冬季气温常常达到零下二十多度,而今年尤其寒冷。高铁在这样冷的条件下运行,必须增加保障措施来确保安全。与此同时,面对大面积的风雪冰冻,以及可能的其它隐患,高铁线路要每天派专人进行巡检,确保春运的安全运行。他们就是高铁线上的巡防员。

一个人、一条狗,每天32公里长途跋涉,周边四五公里荒无人烟,护路巡防员湿地深处坚守与寂寞为伴。

赵海涛是哈齐高铁大庆工务段的高铁护路巡防员。他和另外两名同事轮流值守哈齐高铁55号巡守岗亭,负责辖区4公里高铁大桥的巡护工作。早上5点,他开始第一班外出巡逻。和他一同外出巡逻的还有一名特殊的伙伴。

哈尔滨铁路局大庆工务段哈齐高铁护路巡防员赵海涛:虎子,走了,还抻个懒腰,咱俩去巡逻去了,到点了。

虎子,是一条警犬。2015年4月,它就和赵海涛一起驻守在这座高速铁路高架桥旁边,是赵海涛的重要同事和伙伴。

每天早晨五点,高铁护路巡防员赵海涛就要和警犬虎子一起外出巡逻。

赵海涛:每一天的早晨5点到6点,都有一次巡逻时间,因为6点以后,高铁就要开通了。

清晨的高铁桥边,依然是漆黑一片。借着手电筒的光亮,赵海涛和虎子,边走边停,仔细检查高铁大桥的桥墩和护栏,以及大桥周围的情况。

从巡守岗亭上下延伸两公里的路程,是赵海涛的巡检范围。每当海涛在一个地方检查的时候,虎子就会机灵地竖着耳朵,保护着海涛的安全。等海涛开始向前巡检的时候,虎子立即撒欢地跑出几十米远,开始为海涛探路。一侧检查完,再检查另一侧,全部走完是8公里的路程。等到赵海涛巡检完毕往回走时,天空已经微微发亮,哈齐高铁春运第一班火车来了。

因为是春运第一班高铁,巡检完成后,赵海涛和虎子像举行仪式一般,迎接那列车驶来,又目送它远去。

赵海涛:每天早晨巡视的时候,走着走着天就亮了,看着这个太阳一点一点升起,照过高铁大桥的时候,这副画面就感觉特别漂亮。

早班巡视完毕,回到巡守岗亭的赵海涛全身已经冻透了,他连忙坐在电暖旁边暖暖几乎冻僵的手脚。

稍稍缓解一下巡逻回来的冰冻,赵海涛开始填写护路巡防值班日志。

赵海涛:用电设备,齐全;警犬管理,良好……

2015年4月份,为防止人为破坏哈齐高铁防护网、桥墩或擅自上桥危及高铁安全,哈尔滨铁路局在哈齐高铁途经处设立了107个巡防岗亭,专人巡守看防,并在公安部门支持下配备了警犬协助巡守。
趁着距离下次巡检还有几个小时的时间,海涛先把虎子的早饭准备好,顾不上自己吃东西,然后赶紧跑出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

值班岗亭位于大庆市龙凤湿地的深处,吃水不便,赵海涛需要骑车去往四五公里外的村庄打水,雪地路滑,他不敢骑得太快,二十分钟才到达了距离岗亭最近的村庄。

赵海涛:大姐,能打水吗?水冻了。

村民:不能打水。

连续问了两家食杂店,海涛都没打成水。只能继续往前打听。

赵海涛:有人吗,大哥能打水吗?好,谢谢,他们那头冻了。像我们野外作业的,在里头就是吃水费劲。

容量50斤的塑料水桶,赵海涛不敢装太满,害怕把好不容易接到的水弄洒,赵海涛只能将自行车慢慢推回去,这样需要走一个小时,而由于天气寒冷,水桶外面很快结上了冰柱。

赵海涛:打一趟水来回将近两个小时吧,一个半点那样,来回就是8公里。

一小时后,赵海涛返回巡守岗亭,第一件事就是给虎子喂水、喂食。可是虎子只是看了看食盆,好像没什么食欲。看到虎子不想吃东西,赵海涛转身进屋,从柜子里取出一个白色塑料袋。里面装着自己家带来的十几个鸡蛋。半年多的朝夕相处,海涛和虎子成为了要好的朋友和伙伴。前段时间虎子生病,这可把赵海涛他们急坏了。

元旦那会,虎子生病了,得了腮腺炎,不爱吃东西,还把自己的脸抓破了。海涛和他轮班的工友非常着急,轮流带着虎子看病、开药,经过细心照料,虎子现在基本上痊愈。

这个不足6平米的小屋,既是宿舍也是办公的地方,虽然空间狭小,但房间被收拾得十分整洁。

赵海涛:(我)以前当过兵,在部队就养成习惯了,参加工作了,也始终保持着这个习惯。

29岁的赵海涛,曾在吉林当过两年坦克兵。已经在铁路上工作了七八年的时间。2015年4月,他通过应聘考试,来到这个哈齐高铁旁边的巡守岗亭,成为了一名高铁护路巡防员。

哈齐高铁每天有32对高铁对发往返于哈尔滨和齐齐哈尔之间,赵海涛和他另外两位同事轮流值守巡查,每人值班48小时。

赵海涛:咱们这个活就是一个责任心的问题,只要你天天这么走,突然有一天哪块变样了,咱们也能发现问题,发现问题就防止了一起事故。

刚开始工作时,赵海涛对新工作环境也有些不太适应。周边四五公里荒无人烟,交通、吃水都是需要克服的问题。

赵海涛:这个地方因为4月份是夏天,蚊虫什么的特别多。而且咱们门前是基础线,房上是高铁,所以这两面哪头过车动静都特别大,晚上睡觉都睡不着。

慢慢适应了以后,赵海涛开始每天按部就班地工作。让他最欣慰和庆幸的一件事是,有虎子一直陪他一起。

2016年1月24日上午11点,赵海涛带着虎子,准备进行第二班外出巡逻检查。

巡检过程中,每路过一个桥墩,赵海涛都要绕着走上一圈,认真检查桥墩上的沉降观测点是否发生变化。

赵海涛告诉记者,由于他巡守的这段高铁大桥建在湿地里面,对大桥沉降的检测是他每天工作的重点。

赵海涛:我从这个142一直巡视到140公里,这面,那面是从142一直巡视到144公里。这一个岗亭就一个人,你要是脱岗了,它就有可能在你脱岗的期间,万一发生点什么事故,那就不单单是一个人的问题了。那就是多少个旅客生命的问题了。

这条被冰雪覆盖的土路,是当初高铁建设时留下的施工便道,也是赵海涛每天巡视时要走的路。厚厚的冰雪上,海涛带着虎子艰难地、一步步走着。哈齐高铁开通前4个月,这样的巡检便已经开始,如今,海涛和他的工友们已经在这条路上行走了9个月的时间。

这次巡检,海涛走了8公里,用时一个半小时。中午十二点半,赵海涛巡检完毕回来之后,开始准备午饭。

不一会儿,面煮好了,赵海涛拿出从家里带来的咸菜,开始“享用”午餐。一盆白水煮面,几块腌萝卜,午饭就这样对付过去了。但是海涛却十分满足。

海涛所在的巡守岗亭地处龙凤湿地的深处,几乎看不到人家。每天见到的最多的是芦苇、水鸟,和一列列呼啸而来,又奔驰而去的列车。

赵海涛:有的时候也觉得挺寂寞的,但是想一想,咱们有这份工作在这块放着呢,这份责任在肩上放着呢,所以说寂寞自己克服吧,忍一忍就过去了。

黄昏之后,是海涛稍微可以喘口气的时间,工作之余,他会看看书,或者跟家里打个电话,甚至是看着儿子的照片发发呆。

6平方米的小屋,每天32公里的巡检,虎子是海涛最忠实的伙伴。

海涛和他的工友们都是这样顶着月亮出发,伴着星星回来。1月28日晚上,海涛和往常一样,巡检完最后一班岗,准备睡觉了。零点,海涛的房门突然传来急促的敲门声。

高铁检控工区工作人员:你好,我是高铁检控工区的,我们从142上线作业。

赵海涛:行,今天晚上有上线的。

原来,春运的时候,为保障线路的安全,高铁线路检修人员随时上线作业,海涛也要配合他们的工作,清点核对上线作业人数和工具。

赵海涛:6个人,一、二、三、四、五、六,手持对讲机一个,GSM对讲机一个喇叭一个,信号灯一个,工具和人数都对。

在监督完上线人员再次核对人数和工具之后,上线作业人员开始通过高铁疏散通道,进入高铁线路,进行施工作业。

再次确认通道门已经锁好之后,赵海涛返回岗亭,等候施工人员下线。凌晨4点,上线作业人员施工完毕,海涛再次对照清单认真核对上线作业人员和工具。

线作业的人员全部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凌晨4点半了,还有半个小时,海涛又要带着虎子开始一天新的工作,这一夜,海涛彻夜未眠。

车站虽小,责任重大,十年“老搭档”护卫行车安全。

每天早上九点,53岁的朱耕华手里拎着一兜蔬菜,在铁路林口站和他的老伙计夏兴元会和,他们不是回家也不是去走亲访友,而是到十几公里以外的一个车站去上班。他们都是小站山河站的职员。

这样的场景已经持续上演了十年的时间。每次与朱耕华会和之前,夏元兴已经坐了两个小时火车。

由于正值春运,他们的通勤列车都开去支援南方。老哥俩下车后,要走路到达他们的工作单位山河站。

哈尔滨铁路局山河站车站值班员朱耕华:我们每天都是从林口坐到古城镇,然后走到山河车站。

记者:走多少公里?

朱耕华:7.7公里,每天都是。

记者:多长时间?

朱耕华:大概一个半小时。

这条上班的路,老哥俩已经走了十年。朱耕华已经在山河站坚守了20年。

上午十一点,老朱和老夏到达山河站。十一点半,老哥俩正式交接上班。之后,老朱和老夏开始正式投入工作。

朱耕华:21263闭塞好了,26213两道停车,灭灯,进站。红灯,两道。

在山河站,老朱是车站值班员,老夏是助理值班员。他们这对老搭档,在这间不足二十平米的操作间,已经共同合作了10年的时间。

朱耕华:(做)值班员20年了,基本上就是熟练了,张嘴就来,举手就按,就是熟练。

记者:基本上闭着眼睛也知道怎么操作。

朱耕华:现在闭上眼睛,车站哪个按纽都能按住,伸手一摸就能按住了,不带按错的。

这座26年安全运行的小站,处处是老哥俩工作记忆。老朱旁边的对讲电话,从他到山河站工作时就在,已经整整陪伴了他20年。而老夏常用的信号灯信号旗,也不知用坏了多少个,换了多少批。

哈尔滨铁路局山河站助理值班员夏兴元:这个灯我也使用过七八个了

记者:您换了多少旗?

夏兴元:这可没数了,真的,使用这么些年,五六十副是有了。

58岁的老夏,再过两年就要退休了,说起对自己老伙计的评价,老朱还忘不了开个玩笑。

朱耕华:就是挺能干,岁数有点大。面临着,马上要退休了,挺好个人。

午饭时间到了,老哥俩忙于眼前的工作,不能离开操作间。年轻的站长王壮,专门做了好了饭,端到操作间。

趁着列车停靠的间隙,老朱和老夏在操作间吃饭,吃着饭,老朱还时不时地回头看着电脑屏幕,一刻也不敢放松。

老朱和老夏的坚守,在年轻的员工身上延续。站长王壮和副站长韩星已经连续在这个小站值班两周时间。前几天小站这儿下了大雪,王壮必须带着工友立即清理道岔的积雪。

哈尔滨铁路局山河站站长王壮:咱铁路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叫“以雪为令”,只要是下雪天,休息的职工就要来到车站主动参加咱的除雪工作,不管是休息还是下班的,就是只要有这个降雪的情况下。

数九寒天,滴水成冰,大山深处的这条铁路线上异常寒冷。但是对小站的铁路职工而言,下雪就是命令,必须随时清扫道岔积雪,保障列车安全通过。

哈尔滨铁路局山河站副站长韩星:每天像现在这种小雪、飘雪,必须两三个小时来清理一次。如果说暴雪的话,基本上是到这了以后,两三个小时就是不能回去了,就得在这了,因为涉及到会车,不断地会车,你就得在这。过去一趟车就得马上清理干净,过去一趟车,就得马上清理干净。

雪花依旧在飘舞,三名小站职工丝毫不敢懈怠。他们加快了清扫的速度,要赶在下一趟列车驶过之前,把道岔的积雪清理完毕。

两个小时的除雪攻坚战刚刚完成,几乎没有一点休息的时间,年轻的王站长踏着夜色再次出发,进行铁路两侧防护栏的检查。

王壮:像这种工作,每天至少咱们需要进行一次,整个车站站场的一个巡查。但是现在由于春运,火车也增多了,这个地区的人员也开始增加了,咱就是适当的增加了两回巡查。

半小时观察:坚守考验的是责任心

在这些铁路职工看来,自己的工作虽然有些艰苦,但也非常平凡,他们要完成的任务,似乎是动动手走走路,都是些不起眼的小活儿。但他们干得很认真,观察得很仔细。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的认真仔细,关乎列车安全,关乎春运安全,关乎每个旅客的幸福平安。所以,虽然简单平凡,却来不得半点马虎。在风雪严寒的黑龙江,这样的坚守需要耐心、细心,还需要一份责任心。做一天容易,一个月容易,常年累月地进行这样的简单重复而仍然认真仔细,就会非常不容易,但他们做到了。面对不断改写的客流高峰,不同岗位的铁路职工不论东西南北,不畏风雪严寒,始终坚守在春运的最前线,这既是使命也是担当,靠得就是一份责任心。这样的责任心,让我们的春运回家路温暖而踏实。谢谢你们。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2月04日 22:51

视频简介:春运期间,要确保哈齐高铁的安全,高铁上的巡防员经常巡逻确保高铁开通前的安全。本期节目走近高铁巡防员,了解他们的高铁巡逻工作。在中国最北高寒高铁——哈齐高铁221公里130米处,桥上每天运行着风驰电掣般的高铁列车,桥下是冰雪覆盖的大庆扎龙湿地,高铁护路巡防员每天带着自己的巡护犬冒着零下三十摄氏度的刺骨严寒,行走在没膝深的大雪里巡守防护网、桥墩等高铁基础设施的安全。(《经济半小时》 20160204 春运回家路:孤独中的坚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