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60201 春运回家路:铁轨上下的“安全员”

来源:央视网2016年02月01日 22:10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每当春运,我们打交道最多的就是铁路职工,可能是乘务员、列车长、乘警或者售票员、信号工等等。即使不太熟悉,但是大家也都对他们的工作大概了解。但是,在铁路上还有这样一群人,他们工作的主战场更多的是隐藏在人们看不见的地面以下,在隧道中,在铁轨下。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对于铁路安全有着怎样的意义呢?在秦岭深处的宝成线上,我们才看清了他们的样子。

  隧道清污脏又累,老黑师徒巧制工具,桥路工“藏龙卧虎”不简单

  这是2016年1月16号下午,记者在秦岭深处宝成铁路线上看到的一个场景。正在列队迎接火车的这些铁路工人恐怕是人们经常会看到却又并不了解的一个群体,他们名为桥路工,所干的工作却不是架桥修路,而是主要负责铁路的维护和清污,相当于铁路清洁工。不过,他们清污的主战场,更多是隐藏在人们看不见的地面以下。

  西安铁路局宝鸡工务段杨家湾车间副主任艾刚:首先我们要把这个上面的盖板,要一块一块地掀掉。掀起来以后,然后把下面的这些污泥、垃圾这些清理掉,然后把盖板再恢复上去。

  这些水泥盖板铺成的路面,可以供人行走,但它另有更重要的功能。

  艾刚:这一条是我们两侧的排水沟,是侧沟。侧沟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地表水汇集起来,然后排出去。如果地表水不及时排出的话,它会影响线路的稳定。

  侧沟是铁道的排水设施,一般位于铁道两侧。对侧沟进行清污处理,并非想象中那么简单。这一侧的侧沟向阳,盖板容易掀开,而铁道另外一侧背阴,整个冬天,盖板和侧沟冻结成铁板一块,光是掀开盖板就得颇费一番周折。

  宝鸡工务段秦岭桥路工区工长张世江:小刘,你俩配合干。

  说话的这位名叫张世江,外号老黑,今年52岁,他做铁道清污工作已经有34年。他身边这两个小青年,都是90后。戴眼镜的小伙子名叫刘阳,是2015年从西南交大本科毕业的大学生。这一位小伙子名叫郑欢,前年大专毕业。两个90后干起活来非常老道。掀开盖板后,刚刚清理了一小会儿,大家就不得不停工,因为火车来了!

  侧沟虽然位于铁道两侧,但火车经过时,作业人员必须停工,列队迎接火车。在宝成铁路线上,春运开始前,每天经过这一带的火车有78趟,侧沟清污必须在两列火车驶过的间隔期间进行,最短间隔十二三分钟,桥路工在铁道侧沟清污时,不得不随时避让火车,作业时间就被切成了碎块。而有的铁道作业,必须在天窗时间段内进行。

  艾刚:天窗,通俗来讲就是在某一区段、某一段时间里面,就是不运行列车了,把这一段时间充分地留出来,让大家进行维修和生产作业,这段时间就叫天窗。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一般多长的时间段可以叫天窗了?

  艾刚:宝成线的规定是,天窗是90分钟时间。天窗点内和点外的作业项目,我们有很严格的界定。例如说,就是更换钢轨或者是焊接钢轨等等,这些项目,我们必须要纳入天窗点内作业。其它的不危及行车安全的作业,我们利用列车间隔,平时大家就可以作业。

  由于不是在天窗点内作业,清污点不能开得太多,一天清理出来的污泥垃圾也就非常有限。在每一个作业点清污之后,必须立即将盖板恢复得严丝合缝,然后将清理出来的污泥垃圾及时运走,这一天算是收工了。晚饭前的一点点休息时间,张世江钻进工具房,摆弄起了工具,这是他十几年来养成的习惯。师傅加班,大学生徒弟也不能闲着。

  张世江:那个中心沟,那个拉(着)刮泥的(工具),现在就是,咱拉的情况下有点轻,拉的时候,轻拉的时候,刮不干净。

  老张要向徒弟讨教了,他拿来了那个还不太满意的工具。刘阳建议师傅,可以在钢筋中间的角铁上再焊上一块角铁。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工务段秦岭桥路工区实习生刘阳:从这块推的时候,这块(角铁)就合进去了,拉的时候刚好这个(角铁),就把这个顶住了。

  张世江:沟宽是200(毫米),沟深也是200(毫米),那最多再加50(毫米)。

  这个改造方案是否可行,还得做出来后在工作中检验。刘阳是西南交大土木工程系的高材生,他怎么会在秦岭深处的路桥工段做清污工作呢?

  刘阳:我们是铁路局分过来实习的,要在桥路(和)线路(岗位)实习总共一年时间。

  铁道侧沟清污只是路桥工的部分工作内容。

  在冬天,他们每天上午6点还要进行隧道除冰。

  这天除完冰,回到工段院子里,老张再次摆弄起那些工具,他这是要做什么呢?

  张世江:这个主要就是抹面勾缝的时候用的勾缝刀。

  这些小玩意儿看起来又简单又粗糙,但在老张眼里,个个都是清污的精兵利器。

  张世江:这一套工具呢,就是我们清理线路中心沟用的。

  老张亮出了常规工具和自制工具一整套兵器,这是又一场攻坚战要打了。这一天是星期一,按照惯例,周一有90分钟的天窗,本来可以进行整块的隧道中心沟清污工作。然而,工段接到一个通知,原定的天窗取消了。

  西安铁路局调度所主任助理马军:24日进入春运,实行新的列车春运运行图,大量开行临客(临时客车)。为了保证平稳过渡,我们对天窗预先进行了调整。

  张世江:今天的作业项目按原计划,咱是计划的有天窗点内进行隧道中心沟,开挖清淤。因为今天接到(西安铁)路局运行调度揭示(通知),取消今天的天窗,所以咱们今天的作业项目改为点外作业。

  点外作业,就是没有天窗的时候,铁路工人利用列车运行的间隔作业。张世江班组下午作业的地段,秦岭隧道,是宝成全线海拔最高的隧道,它的设计也最独特,与铁道侧沟位置明显不同,隧道中心沟非常隐蔽。

  艾刚:这个隧道的排水系统,它是这样设置的。隧道的两端,就是进出口两端,它是在线路中间的,就是在这个枕木下面,道砟以下,设置的一个中心排水沟。

  记者:下面是什么样的?

  艾刚:这个道床下面有十公分以下,十厘米以下,它设计了一个宽度是20厘米,深度是20厘米的一个排水沟,上面盖了也是一层盖板。

  秦岭隧道中心沟的这种独特设计,无疑给清污工作又增加了难度。隧道里本来就非常狭窄阴暗,清污工作还必须在轨道和枕木之间更狭小的空间里进行。

  张世江:好,到了。

  一开工,黑暗的隧道里,只有工人头上闪烁的作业照明灯,和道床上铁石撞击刺耳的声响。

  挖开的作业点不能太多,也不能连续。必须隔几个枕木挖开一处。否则,铁道基础松动,有可能影响行车安全。道砟还没有清理完,守在隧道口外的安全防护员就吹起了报警信号。

  信号一长三短,意味着一列火车正在高速逼近。根据宝鸡工务段的规定,防护员鸣喇叭时,火车距离作业点只有两公里。

  张世江:好,避车。

  作业人员立即下道,就近避让到避车洞里。等火车出了隧道之后,大家才能重新上道作业。

  作业人员:工作来,放这边。

  移走盖板,就是中心沟,这是隧道清污的主战场。

  张世江:铲子给我,勺也给我。

  秦岭隧道中的枕木间距只有57公分,中心沟的宽度和深度只有20公分。

  作业时必须趴在轨道上,尽可能把身体探到枕木间,把手伸进中心沟里。

  即便这样,也很难够到深处的淤积物,这时候,老张发明制作的小工具,就派上了大用场。老张左右开弓,铲子、勺子轮番使用,可是没干多久,火车又来了!

  张世江:好,避车。

  就这样,下道避车、上道作业,一个下午的作业断断续续。作业时,隧道里只听见工具在中心沟里铲、刮、刨、舀、掏发出的各种声音,老张根据不同的响声,判断工具触到了什么样的淤积物,本能地换用合适的工具。小工具在狭小的中心沟里,长了眼睛一样闪转腾挪。而老张全凭手感和经验,34年的铁道清污经验,让老张和他手中的工具合为一体。清污之后,工人们必须要将盖板原样盖上,道砟重新铺好,保证火车安全平稳地行驶。这些铁道路桥工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进行铁道清污工作并不好受,作业时他们的脸部经常会贴近中心沟里又脏又臭的淤积物。

  艾刚:隧道里面的淤积(物)来源有四个方面,第一个就是常年的列车运行,它产生的,就是货物运行产生的粉煤灰、运煤啦等等这些散装货物的煤灰,落到这个隧道里面;第二点就是受列车碾压,道砟之间互相的摩擦,产生的这种摩擦掉的灰尘;然后第三个主要的方面就是列车的排污,直排式的列车(污物)排下来以后,就排到我们这个道床上,这样时间久了以后,这些杂物受列车的震动和碾压以后,它就顺着水流冲刷,就冲刷到排水沟里面。

  艾刚所说的列车排污,指的是一些列车上厕所直排下来的粪便。经雨水冲刷后渗入中心沟,长期淤积发酵,气味恶臭扑鼻。

  张世江:它沟里淤的全是那些,就是隧道的污泥,污泥很脏也很滑,另外它很深。你必须得趴到那,手往里头伸,它淤起来的污水也很多,难免蹭得满身满脸满手都是(污泥)。

  张世江正是因为几十年做清污工作,经常满身满脸都是黑,所以获得老黑的称号。老黑的团队常年干的是一样又脏又累的工作,但是这些桥路工并不简单,里面称得上藏龙卧虎,除了老张是个发明家之外,这里还藏着几个文人雅士。

  忙里偷闲,艾刚主任为大家挥毫写起了春联。张世江:来,你看这一幅。可以,你把这个也拿上。

  字画不分家,90后青工郑欢即兴泼墨作画,为师傅们画起了年画,以表达他对铁路人的美好祝福。

  陕西省西安铁路局宝鸡工务段秦岭桥路工区桥路工郑欢:这幅画主要画的是一个,主体是牡丹,然后把牡丹是插在花瓶里的。这样意思就是,牡丹的意思寓意着富贵,花瓶的意思寓意着平安。也就是快过年了,祝愿每一个职工能够健健康康、平安富贵地过个好年。

  通过刚才的短片,很多人可能是第一次了解了铁道桥路工这个工作。但是,我们所看到的秦岭深处的清污人,可不是想象中的傻大黑粗。他们中,既有张世江这样的发明家,也有艾刚和郑欢这样的文人雅士,我们的记者采访小画家郑欢时,本以为他做桥路工是暂时的,因为距离画家梦太远了,可是他却告诉记者说,在偏远的秦岭深处做清污人,远离了都市的喧嚣,他的心很静,利于作画。心在,梦就在。在西安铁路局,我们的记者还认识了这样一对父女,他们都是铁路人,工作岗位最近的时候相距咫尺之远,可是他们却总是擦肩而过。我们来看看他们的故事。

  铁路人行走远方,春节出车难团圆

  在天津火车站,这位个头不高的铁路工作人员名叫袁春杨,他这是要去做发车前的酒精测试。

  酒精检测机:请测酒……测试正常。

  老袁是一名关中汉子,来自西安铁路局,酒精测试是每次发车前他必须要做的一项例行检查,他是一名列检员。做完酒精测试,老袁来到了列车的发电车厢,打开柜子做了一番检查,然后跟火车司机联络。

  西安铁路局安息客车车辆段宝鸡运行车间T55/56乘务员袁春杨:T58司机,尾部风压。

  老袁的这一番工作究竟是在检查什么,又意味着什么呢?

  袁春杨:刚才是在和司机联系一个列尾(装置),联系风压跟一个就是看风压试风。这就现在,我们乘务员监测,这个列尾(装置)和运转司机要沟通。

  西安铁路局西安客车车辆段宝鸡运用车间乘务二队队长徐长国:车列尾(装置)就是负责列车运行安全的装置。这个是每次在始发前,我们必须要和司机进行核对,列尾编号和机车号。

  车列尾检查事关列车运行安全,只有各项技术指标和状态正常,列车才可以发车。列车缓缓驶出了天津站,老袁赶紧抽空取出了随身携带的药瓶子。

  记者:你吃的是什么药?

  袁春杨:这个是三七粉。

  记者:你是有什么病吗?

  袁春杨:我有血压高那个病,血压高。

  记者:这个是降压的吗?

  袁春杨:不是,这个降压药吃完了。

  老袁的高血压,最怕睡眠不足,然而,列检员的工作,偏偏很难有正常睡眠。

  袁春杨:当班就不能睡觉,比如我当班,我就不能睡觉,我就坐到那值班。

  降压药每天得吃一次,但自从前一天早晨在宝鸡家里吃了降压药,到现在已经过去三十多个小时,这段时间里因为出车,他的睡眠累计不到4小时,老袁却没有降压药吃。从宝鸡到天津,沿线停靠短的只有两分钟,最长也不过十几分钟,他还要做下车瞭望,根本没有时间出站买药。

  袁春杨:这个睡眠不好,就高血压引起那个神经疼,就是血供不上一样,那个神经,神经就像针扎一样疼,一阵一阵疼。

  老袁做这份工作,是因为铁路人可以走遍天涯。然而,三十三年随车跑遍了大半个中国,老袁对每个城市却都是陌生的,他只记得车站的模样。到站、出站,停靠只有几分十几分钟,还必须做例行瞭望;白天、黑夜,只要随车,每隔两小时他都要对所有车厢做一次车检;千里跋涉到了终点站,停车一小时左右,他却要做比较详细的发车前检查,根本无暇出站。33年来,老袁随车穿行了上百个城市,在他眼里,只有老家宝鸡一个城市是熟悉的,不过,宝鸡的家,在他眼里却有点陌生了。因为他很难一家团圆,尤其是春运期间。

  袁春杨:确实很少,因为这个出去有时候,尤其春节,这个支援外局(春运),你就回不来。

  老袁说,他对不住妻子和女儿,33年来,一家三口团圆的春节最多只有七八次,多数时候,老婆孩子在家过年,他却出车到了外地。尤其是支援南方地区春运,一去就是四十多天。

  袁春杨:每年春运支援外局,都是带着车过去,支援他们,因为那边客流大。

  做了铁路人之后,老袁一直为一家三口聚少离多感到愧疚,他的女儿袁丽,却在2015年8月加入了铁路人的队伍。

  西安铁路局西安客车车辆段安全科副科长尚柏锋:袁丽这个岗位主要是负责咱们这个TPDS的监控和这个大站提醒。

  西安铁路局线客车车辆段西安客列检车间音像分析员袁丽:主要是盯客车的,一个是出乘酒精测试,还有一个是作业站提醒,还有一个就是发电车的关键数据监控。袁丽所做的工作,是实时检测客车运行中的相关数据。比较巧合的是,他父亲随T55、56次列车工作的相关数据和资料几乎都在她监控范围之内。不仅能看到父亲发车前拍到的图片,袁丽甚至还可以通过发电车远程监控镜头,看到她父亲的工作状态。

  记者:打开这个视频,是车上的什么位置?

  袁丽:我现在打开的是控制室的位置,等于是实时的同步的,对,实时监控。

  袁丽打开控制室的实时监控

  不过,这个时候,列车控制室镜头下没有人影。那么,袁春杨会在哪里呢?老袁正在一节一节车厢地进行车检,这项检查必须每隔两个小时进行一次,一节车厢也不能落下。如果哪节车厢还没有检查到,西安的音像分析室里会实时显示并自动记录在案。

  袁丽:现在目前有两次巡检,但是都没有漏检,都是合格的。

  记者注意到,实时监控系统上有三列正在运行的客车出现了黄色警示信息,袁丽立即做了故障通知处理。显示黄色报警的那些客车究竟发生了什么故障呢?

  袁丽:这三个黄的就是出现了橙色报警,在这个车次中的两节车里面,它一个发生是在左轮的四号,它发生过就是探测到过一次,然后还有一个是在另一节车的右轮的三号,它发生过报警。

  袁丽每天要监控51辆列车的运行状况,随时对异常情况作出处理,她父亲所在的T55、56次车只是其中之一。即使这趟车的控制室有监控镜头,到岗两个月来,袁丽从来没能在远程监控镜头下看到过父亲。这是因为,父亲进控制室的时间也就一两分钟,更多时间,老袁是穿梭在十几节车厢内进行车检。

  为了能多看一眼父亲,袁丽把父亲的照片贴在了宿舍的服装柜子上。记者:你照片怎么贴这个地方了?

  袁丽:这就是每次我上班换工服的时候,一打开柜子就能看到。

  从袁春杨、袁丽父女二人身上,我们看到了铁路世家的影子。在铁路上,父子、夫妻、兄弟、姐妹,甚至是一家三代同为铁路人的比比皆是。按理说,一家人同在一个系统工作,见面可能很方便,但是同在铁路上工作的一家人,要想见面,却困难得多。就像一句话里说的那样,这是最近却又最远的距离。袁春杨、袁丽父女,他们之间的距离,有多近,又有多远呢?

  铁路父女难得短暂相见,最近又最远的距离

  出车天津返回到宝鸡,回家只呆了几个小时,老袁又出现在了火车站。宝鸡是T56始发站,发车前,老袁首先还是要做酒精测试,测试合格后,他来到了车库,作为列检员,在始发站检查内容更多,规模更大。

  老袁从头到尾,围着列车,用小尖锤叮叮当当地边走边敲。

  记者:你的工作主要是靠拿这个小锤来敲?

  袁春杨:对,工作主要是靠敲。

  记者:敲的话是……

  袁春杨:敲第一个是看松动,你像这,螺丝(有没)松动。

  记者:声音和看结合起来呢,还是光从声音就能判断出来有问题?

  袁春杨:这是一个指到哪儿,看到哪儿。

  老袁就像医生给患者看病一样,要通过望闻问切,手中的小尖锤,就像他的听诊器,他要从敲打发出的不同声音,来判断各个部件有无故障。

  袁春杨:这都能敲出来,这个从空气弹簧,这一看瘪了的是跑气,就没气,(从)空气弹簧这一看,偏了就是偏载了。

  铁路工作三十多年的经验,让老袁能从细微的差别中听出故障。在他听来,一切正常时,各个部件发出的声音就像动听的音乐一样。

  袁春杨:这个轮,这个声音最好听,这个声音就最好听。又脆,这一听脆脆的,这绝对没问题。

  车外检查结束后,老袁上车检查车列尾装置及各种仪表指标,一切数据正常。下午17:52分,T56次列车再次从宝鸡顺顺当当地发车了。一去一回,老袁又有三天要在车上度过,他没带行李,却带了一样特别的东西。

  袁春杨:这个包里给小孩带的最爱吃的,爱吃我做的饭。

  记者:她让你做的还是你自己给她做的?

  袁春杨:我自己给她做的,因为她回不了家。

  记者:怎么很难见到她呢?

  袁春杨:因为交路不一样,她休息了我那个啥,我又走车。

  好久没有见到女儿,老袁亲手炒了几个拿手菜,要顺路带给她。西安火车站站台距离女儿的工作地点直线距离也就一百多米。晚上8点,T56次列车抵达西安站。停车前,老袁一直急切地打量着站台,寻找女儿的身影。然而,车一停,老袁经过女儿时却只匆匆撂下一句话,就忙着做例行检查去了。

  检查完回到车上,取了给女儿带的饭,老袁父女俩终于见面了

  袁春杨:都是你爱吃的。

  袁丽:蒜苔炒肉是我爱吃的,回去就吃。你没带降压药。

  袁春杨:没带。

  记者:什么药?

  袁春杨:复方这个……

  袁丽:降压药,我爸有点高血压,自己忘了带(药)了。你身体咋样?

  袁春杨:还可以。

  原来,老袁回到宝鸡家里后,只顾着给女儿炒菜,却忘记了给自己拿降压药。

  好容易才见一面,列车却要启动了。

  广播:开往天津方向,T56次列车开车时间到了。

  记者:多久没见你妈了?

  袁丽:也是从去年国庆回了家,我爸我妈都(再)没见过。

  在夜色中,老袁随着T56次列车驶离了西安站,袁丽回到办公室,匆匆吃了迟到的晚饭后继续值夜班。

  1月23号,春运前一天,袁丽像往常一样去上班。夜里刚刚下过一场雪,看到雪景,袁丽忍不住要用手机拍几张。在宿舍墙壁上,张贴的都是袁丽用手机拍摄的照片,桌子上还有她根据父亲照片临摹的画像,她画的是年轻时的父亲,是意气风发、仗剑走天涯的父亲。现在,她自己也做了一名铁路人,也要参加春运了,而她的父亲,已经有了白发,依然忙碌在奔驰的列车上。

  桌子上还有袁丽根据父亲照片临摹的画像

  半小时观察:致敬陌生或熟悉的铁路人

  我们认识了坚守在人们视线之外不为人知的铁道清污人,也重新认识了我们看似熟悉实际陌生的列车乘务员。这些距离我们最远也最近的铁路人,在每时每刻,无声无息地守护着列车的行车安全,也守护着每一个乘客和家庭的平安与幸福。1月24号,春运开始后,仅仅西安铁路局就增开临客85.5对,增幅超过30%,增开列车对数创历年最高。客车运行间隔更小,设备运转负荷也更高,铁路人的工作强度也更大。他们守护着我们的平安,我们也要向他们表示一份真诚的敬意和祝福。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6年02月01日 22:10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铁路上还有一群人他们的工作隐藏在铁轨上,本期节目记者来到宝成铁路线上调查铁轨上下的“安全员”。他们主要负责铁路的维护和清洁。他们的清洁工作在铁轨的地面以下。侧沟是铁道的排水区,他们要及时清理铁道旁的侧沟。在偏远的秦岭深处,这些铁路工作人员远离家,坚持在工作岗位上。(《经济半小时》 20160201 春运回家路:铁轨上下的“安全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