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13 面对面

[面对面]春晚新势力(20130217)

来源:央视网2013年02月18日 00:42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央视网消息:大年二十九的晚上,2013年央视春晚陪伴大家度过了大年夜,和每年一样,大家对于春晚依旧众口难调、褒贬不一。然而,每年的春晚都会有一些亮点。在今年的春晚上,就有不少今年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的新面孔引起了大家的关注。《面对面》栏目在春晚前后就分别采访了席琳迪翁、平安、郭德纲三位明星以及总导演哈文,来聊一聊他们的2013年央视春晚。

  2013年,郭德纲和于谦第一次亮相春晚舞台,而有着“春晚小品王”美誉的赵本山却再度缺席,这让外界对于郭德纲和于谦寄予了更大的期望,但两人在春晚舞台上表演的《败家子》,却引发了人们褒贬不一的评价。

  记者:就面对着各种不同的声音对您有影响吗,你关注吗?

  郭德纲:这个 我打这个行里边呆了几十年了,鼓励和谩骂伴随我的成长,所以说,就如同一日三餐似的,夸和骂是围绕着我的每天生活。

  记者:就是说它对你来说不形成任何影响?

  郭德纲:一丁点影响都没有。

  记者:如果你不在乎别人的评价的话,那你做给他们看的意义又在什么呢?

  郭德纲:相声是说给自己人听的,你花3000万,花一个亿拍一个电影,我就不喜欢,你不能杀了我吧,相声也是如此,有人喜欢就有人不喜欢,我不喜欢你,谢谢吧。举一个例子来说,我不爱吃猪下水 但是并不影响“小肠陈”成为百年老店,但是我不爱吃,我天天堵人家门口,人家打了我 是不是也活该。

  记者:有的人觉得可能并不如您平时在剧场的发挥,如果让您自己去评价一下的话和日常表现出来的水准,它处在一个什么样的水平?

  郭德纲:好的相声艺人是要适合不同的演出场合,春晚怎么说,庙会怎么说,慰问怎么说,商演怎么说,它是有不同的技巧和表现手法的。其实总结成一句话,这个舞台意义大于内容。

  尽管如此,首登春晚舞台的郭德纲和于谦还是在认真地准备,但春晚正式演出时,他们表演的并不是彩排时的《追着幸福跑》,而是重新准备的《败家子》,细心的观众还发现,在表演这段相声时,郭德纲略显紧张急促,并没有往日的从容不迫。

  [视频:2013春晚《败家子》片段]

  记者:本来你是要《追着幸福跑》,是吧?后来由于各种原因,比如说包袱泄露等等?

  郭德纲:包袱泄露并不是重要的,那可能大伙更觉得有一个崭新的节目,有这么一个故事更适合当天的晚会,于是呢。两天的时间,甚至在直播之前才最后定稿,而且还有一点,我这个节目时间,十一点十分多一点,我如果多耽误十秒钟我后面的节目就全是问题,所以说现场第一排坐了一个人,我是跟他沟通好了的,他举了四张牌子十分钟,12分钟,14分钟,16分钟,我就必须赶在16分钟之后在17分钟之内要把我所有的东西全说完。这是破坏艺术规律的,但是在这个舞台上,这个又是合乎艺术规律了。

  记者:影响你发挥吗?

  郭德纲:影响就是,我一般说相声40分钟,少的35分钟,我会觉得很舒服,因为它不

  光是说还是有表演的,有很多地方 它会有迟急顿挫,它会有很多人物在这个时候,你要把所有的节奏推上去。

  记者:你觉得有必要为了上春晚而削足适履,修改自己的相声风格吗?

  郭德纲:这个人住在贵州的山里面,他怎么会知道,有一个叫郭德纲的呢,这个人在云南山沟里,他怎么会有知道相声还有这种状态,两人穿一个大褂,中间搁一个桌子,桌子上有扇子这叫相声,我们可以通过这个平台,让更多人了解,我曾经说过。

  记者:是了解相声还是认识你?

  郭德纲:两个一回事,这是一回事,郭德纲是说相声的,说相声有郭德纲 这并不矛盾。我举一个小例子,我那天看网上评论 我都乐了,那个现场都乱了,好多观众还“咦” 这个是往下哄郭德纲啊,春晚能演砸了,冲这一点他就如何如何,那我能说什么,这是100多年来天津听戏的叫好方式,能叫出这个好,“咦”这比叫“好”显得尊重而且是内行的表现,叫“好”不足以表达自己的兴奋,但是“咦”听多少年相声,资深观众才有这个状态,可是有人就听完,就是起哄,不需要普及一下相声吗难道。

  在登上央视春晚舞台之前,郭德纲和于谦已经多次出现在地方卫视的春节晚会上,在以往的表演中,郭德纲曾自称是“非著名”相声演员,而这一次登上拥有十几亿观众的春晚舞台,郭德纲无疑实现了从“非著名”向“著名”的转变。

  [视频资料:郭德纲参加地方卫视演出]

  记者:您上春晚之前有一个非常受人关注的话题,因为你一直自称是非著名相声演员。

  郭德纲:我就是一个普通的相声艺人,说全一点,体制外民间闲散艺人,凭着能力吃饭养家糊口,著名不著名对我来说不是太管用。

  记者:真的不重要?

  郭德纲:真不重要,我跟你这么讲,我说相声有三分之二是为了自己。

  记者:什么叫为了自己?

  郭德纲:太好玩了,我没有爱好,我也不抽烟,我也不喝酒,我也不会跳舞,我也不会打牌,我没有兴趣,我一年跟外人吃饭超不过十场,我是一个特别乏味的人,唯一说相声、唱戏,说书我觉得特别高兴,你的工作跟你的兴趣是一回事,还不够吗。

  记者:任何让别人笑的喜剧形式的背后,都是去奉献这个喜剧形式的表演者要付出艰辛努力,但是刚才您说,里面充满了快乐这是怎么回事?

  郭德纲:这就是我跟其他同行的区别,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德云社的初期我们在小剧场,在小茶馆,特别惨,10个观众20个观众,演完这场还得拿出钱来,让后台人去吃盒饭,如果那会儿是以盈利为目的,你坚持不了十年八年的。就好比说像我卖鱼,我不挣钱,我就换卖菜吧,卖鱼能卖十年不挣钱也卖,那就是他喜欢卖鱼,说相声也是如此。

  记者:因为你喜欢所以能够坚持,也不在乎别人是管你叫著名还是非著名。

  郭德纲:那是别人叫的,他叫什么我不也得一日三餐该干吗干吗。

  记者:你内心里对自己的评价是著名还是非著名。

  郭德纲:我是一个著名的非著名演员。

  记者:怎么讲?

  郭德纲:你看这两个称呼我都有了,非著名是我自己提的,著名是别人说的,我完全照人家说,好像有人挑眼,我要不这么说呢 我也难受,这两个搁在一块儿 大伙都能接受。

  不管是著名还是非著名,郭德纲的相声都有着鲜明的个性特征,从创立德云社,在天桥茶馆开始表演,到小剧场,再到后来的大剧场,甚至上万人的体育馆,表演的场面越来越大,喜欢郭德纲和于谦的观众也越来越多,但是这次春晚他们表演的《败家子》,其中的内容却让不少观众感到有些似曾相识。

  [视频资料:郭德纲演出资料]

  记者:有人说,您这个相声里面好像有太多的东西是在网络的段子里面听说过。这是怎么回事儿?

  郭德刚:网络的段子是从哪里来的呢?也是从民间来的,比如说同样一件事,你能想到我也能想到,你想到之后你顺手发一个微博你说了,你写出去了,我没写出去,这东西是你的,是我的,谁规定说那个东西就不能别人用。

  记者:你的意思就是说,网络上的这些东西。

  郭德刚:当然,你比如说我有一个小包袱,小笑料特别好玩 我发出来了,我写上了,我这个卖5000,谁动了谁就如何如何,这都要讲在前面的,我曾经在好多节目我也提过我愿意买,还有一点就是这个东西不是说拿出来念观众就能听,拿出来就能卖钱,那个网络上的东西是菜地,白菜、萝卜,我是厨师我拔一根萝卜出来,切了花,片好了,用我的手艺把它做成菜,拿到桌子上卖一万是我的能耐,你的萝卜是三毛,并不是说,我拿了一个萝卜卖了三万,回来就得跟你 是两回事,关键要用的巧。

  除了参加2013年春晚的演出,郭德纲和于谦还将在2013年元宵晚会上表演相声《追着幸福跑》,他们也将继续出现在赵本山曾经使用过的休息室,在郭德纲与于谦首登春晚舞台的前后,这个休息室也变得格外引人关注。

  [视频:春晚彩排和休息室内]

  记者:为什么在这件事情上大家如此敏感,那么你在使用这个赵本山曾经使用过的休息室的时候你是否也会有一些感慨?

  郭德纲: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走了穿红的来挂绿的,我特别不愿意跟赵老师在一个位置上来比一下,今天之前有媒体也问我,我说这个首先说赵老师在这个舞台上几十年给观众带来很多欢乐,功不可没,我不能比,这是第一。第二来说,艺术种类不一样,人家是小品我们是相声,你要拿我跟说相声的张三李四去比我倒很愿意,但是为什么没人拿我跟舞蹈比,你不能说是语言类就一起比,那四个主持人也是语言类的,对不对,这个东西不能比,更不必去比,人家已经很辉煌了,我在这个舞台上,是 我也从业30几年,但是在这个舞台我是一个新人。

  记者:看着这种交接心里会有感慨吗,因为也许你也会被别人替代?

  郭德纲:这很正常的事,春晚舞台日后发生什么故事我不知道,我也许我这一辈子可能就上了一次,我也上好几十年,这都是没准的事,这不是能左右的,那是别人的事。但比如在相声的舞台上,老话常说,长江水后浪推前浪,武林中一辈新人换旧人,很正常。

  在春晚结束后的第三天,从正月初三到初四,郭德纲和于谦在天津市人民体育馆登台表演,这一由德云社担纲的商业演出已经持续了三年,场面依然十分火爆。

  [视频:正月初三,郭德纲天津演出空镜]

  记者:上春晚之前和上春晚以后有没有变化?

  郭德刚:大了一岁呗 我就是那几天的生日。

  记者:这是开玩笑了。

  郭德刚:我之前演出过最多的场合,是十万人,大连体育场,我演过,我知道 哦 体育场是这个状态,演得更多的是体育馆,我各个场合都试过了,我都知道是怎么演,唯独春晚的舞台我没演过,我要试一试,在这个舞台要这样演出,挺赶路,底下老有一个举着表的,几点几点了。我还得想,而且那天 除夕夜春晚的时候我是一边演一边自己摘词,你不摘词的话时间不够,你既要保证这个节目全演了,说了一半到点我下去怎么办,我要把故事全说完,当中你必须要摘嘴不能停,脑子还不能停,随时还要想,我把这儿摘了,那个跟这儿怎么能接得上呢,这是一个极致。

  记者:考验。

  郭德纲:这太是考验了,所以演完之后我很开心,我觉得挺好玩。

  在歌手平安清亮的嗓音中,《我爱你中国》这首老歌赢得了不少年轻观众的心。对于2013年的春晚舞台来说,平安还是一个新人,通过一连串的比赛,他才最终站到了春晚的舞台上,也正因为如此,他的春晚之路受到了媒体更多的关注。

  [视频:2013年春晚平安演唱片段、直通春晚片段]

  记者:你喜欢这种变化吗?

  平安:从工作上面来说,其实我还是蛮喜欢的,因为对我来说 歌手,就需要一个宣传的平台,以前并没有发掘特别得好,大家可能关注度并不是特别高,对我们来说,我们需要更多人知道我们作为一个歌手,一个人,你是好产品,消费者有 中间缺这么一块,推销的手段。

  记者:你觉得这么多年你没变吧,包括歌声,包括技巧?

  平安:没变。

  记者:然后观众也没变?为什么这么长时间他们认识不到你的存在?

  平安:这个当然 我是觉得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在时间上面有磨合,还有有挫折、坎坷各方面,那我想 这也算是一个人的历练,到了2012年就算是一个爆发,

  2012年对于平安来说是幸运的一年。在浙江卫视举办的《中国好声音》节目中,他凭借《我爱你中国》赢得导师杨坤的转身,此后,他又参加了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我要上春晚》比赛,经过层层选拔,平安最终获得了2013年春晚的通行证。

  [视频:平安参加《中国好声音》、直通春晚画面]

  记者: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角色会转换,你要从一个观众,成为一个被别人看的一个演员,想过没有?

  平安:其实《直通春晚》那一天说我能够上春晚了,我才开始想。

  记者:看的时候从来没想过?

  平安:从没想过。

  记者:为什么,你觉得这离你很遥远吗?

  平安:对,以前是觉得非常遥远。我啊 阿普萨萨,许艺娜我们这些都是通过一层层的选拔上来的,就《我要上春晚》这样的节目选拔出来的人能够上春晚,对于老百姓来说,大家就觉得这是一个央视真的是开了一个门,

  记者:参与感?

  平安:对,一种非常强的参与感,对于我来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

  这个机会让平安格外珍视,在此前长达十年的音乐道路上,他曾经多次参加各地举办的选秀节目,还取得过不错的名次,但是每一次的选秀,只会给他带来短暂的热度,然后一切又重新归于平静,在华丽的舞台灯光外,他依旧默默无闻。

  [视频:平安参加选秀节目,直通春晚等画面]

  记者:你觉得参加春晚跟参加一系列的选秀有不同吗?

  平安: 我觉得应该去享受它,因为这已经是你历练了很长时间,准备很长时间以后,该去绽放了,一OK,你上去吧,好好唱,但是你下来以后发现,啊?完啦?才很短的一两分钟就完了。

  记者:其实在某种程度上这就是人生,等的时间要比真正演的时间要长很多很多。

  平安:有时候等待是一种美丽的,有时候等待是一种煎熬,这个完全是看你的心态。

  记者:那你呢?

  平安:我觉得是美丽的。

  记者:这是因为你成功了,所以你回头看,自己是美丽的,如果你到今天还没有蹦哒出来,恐怕你再看你的等待仍然是痛苦的?

  平安:在春晚之前也是经历了很多这样的一种过程。其实参加选秀比赛对我来说其实也是一种并不是我自己非常情愿去参加的东西。

  记者:那你为什么参加?

  平安:对我来说这是一个我能够马上能够让大家关注起来的一个最便捷的方式,因为我自己通过我自己的力量,我要去比如说给DJ我说你去放我的歌,找报纸 登我的报纸,不可能,谁认识你。

  尽管如此,平安依然坚持着自己的音乐道路,直到2012年,他的生活才因为音乐真正发生了变化。他开始收到越来越多的商业演出邀请,开始不断地从一个城市前往另一个城市,开始走向2013年的春晚舞台。

  记者:这回参与了春晚之后,你觉得你的音乐目标和生活改变会随之而来吗?

  平安:这个肯定会有,而且我想接下来的关注度,肯定会因为这个平台会越来越高,我自己也会做好准备,但是呢就像我前面说的,我希望后面是继续往上扬,而不是往下?

  记者:有可能往下走吗?

  平安:我觉得还是有这个可能性,因为毕竟我还是一个从音乐类的选秀节目出来的一个人,如果是我的后续没有做好 没有我自己的好的原创作品,没有一些关注度,如果说没有更多的曝光率的话,我想大家对通过选秀比赛的选手,可能忘记的速度比你记得的速度快得多。

  记者:你也比较冷静。

  平安:对,这可能是我参加这么多比赛之后得到的一些感悟吧。

  为了能在2013年春晚舞台上呈现出最完美的演出,平安一直在北京认真地参加每一次的春晚彩排,平安的妈妈于是专程从上海赶来探望他,在妈妈的眼里,平安还和以前一样,是个热爱唱歌的孩子。

  [视频:平安彩排、和妈妈在休息室]

  记者:你喜欢音乐喜欢的是什么?

  平安:音乐是一种力量,对我来说的话 我希望给大家带来是一种,干净而温暖,平静而伤感,就是因为它可以让你很开心,也可以让你在难过的时候去抚平你的心灵,我想达到是这样一个大的目的,但是做肯定还得踏踏实实地做。

  在2013年的春晚舞台上,人们熟悉的歌曲《茉莉花》在中国民歌天后宋祖英和国际流行音乐天后席琳·迪翁的共同演绎下,绽放出别样的风采。这种中西合璧的表演方式在让人眼前一亮的同时,也引发了人们更多的兴趣,春晚刚一结束,网络上就出现了破解席琳·迪翁演唱《茉莉花》的英文版歌词。

  记者:虽然《茉莉花》非常短,非常简单,但是你却用中文来演唱它,而且你对中文一点也不熟悉。所以你觉得要想传达出这首歌的意境和情境,是不是觉得很困难?

  席琳·迪翁:没有,因为当你有好的指导者,好的老师们,我有很棒的团队在排练室和我在一起,帮助我来理解这首歌的含义;但在歌词字里行间,在演唱的时候,你必须体会这首歌曲,必须感受到里面的情感,很难找到这种激情,很难找到这种情感,这种情感是在我们身边的,它能通过音乐表达出来。当我说《茉莉花》的时候,让我觉得是很温柔,让我想做这种动作,也让我想做那种动作。

  记者:你以前没做过吗?

  席琳·迪翁:没有,就是跟着歌的感觉走,要相信音乐、相信你的合作伙伴。但是最重要的是要相信自己的直觉,如果你没有这个音乐的直觉,即使是你告诉我每一句话的意思,每个词的意思。“好一朵美丽的茉莉花哦”,必须把感情融入进去,那我怎么融入感情呢?

  记者:是什么样的感情?

  席琳·迪翁:是一种直觉上的,是一种直觉。就好像是天性中的母性,就好像你照顾你的孩子,就是你身体中的一部分,你的母性你的音乐的直觉,就是释放你的这种直觉、追随你的直觉,相信你的直觉,同时还要有激情。

  以一种完全不同于以往的方式,席琳·迪翁和宋祖英将这首中国民歌《茉莉花》呈现在人们面前,而在春晚正式演出之前,这个节目没有像其它春晚节目一样经过一遍遍地彩排,它完全依赖于席琳·迪翁和宋祖英在现场的合作。

  [视频:2013年春晚演唱茉莉花]

  记者:你们两个人如何合作,你们两个怎么样把你们不同的风格结合在一起?

  席琳·迪翁:就是我们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给观众。如果我展现出我最好的一面,那么她肯定也会展现出她最精彩的一面。那么整个世界就重新团结在一起了,我觉得这就是合作的意义。不一样的文化、不一样的演唱方式,但最终我们演唱的呢都是同一个意义,我们两个人都想做到最好,以最好的形式演绎这个音乐,庆祝新年。希望大家能在新的一年身体健康,鸿运当头。所以说通过她的语言和她的热情,我也要把我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记者:你在设计自己的服装的时候,有没有一些特殊的要求?

  席琳·迪翁:当然,他们问过我愿不愿意穿红色或者是金色的演出服。我个人来说穿红色或者金色都行。

  记者:为什么是红色,金色呢?

  席琳·迪翁:我什么颜色都喜欢,但最终我选择了金色,因为他们让我选择一下,我看了一些书、杂志,还有和我的造型师也探讨了一下。我跟他说不管你信不信,我要去中国了。我的造型师就说太棒了,你什么时候去啊?所以这个时候开始找演出服,我希望我的演唱方面做到最好,同样造型方面也希望做到最好,所以我们找到了一件金色的演出服。春晚的工作人员也对我这件演出服非常满意,每件事情都很重要。

  席琳·迪翁还在春晚舞台上演唱了她的代表作之一《我心永恒》,自从1997年底《泰坦尼克号》正式公映以来,这首歌已经成为经典之作,在世界各地广为传播。

  [视频:从2013年春晚转到《我心永恒》MTV]

  记者:你每次唱这首歌的时候感觉都一样吗?

  席琳·迪翁:确实有一些不同,取决于观众的反应。有些观众听到(前奏)就开始唱,他们就站起来尖叫,他跟着你唱,或者他们唱比你还大声。有些人像这样,他们就听我唱,直到演出结尾整个过程都一动不动,当他们理解了他们才有一些反应,各个国家的人反应都不一样,让我觉得非常得惊奇。

  不同的观众总是能带给席琳·迪翁完全不同的感觉,这让她在现场演唱中充满了激情与灵感,即使是在早期的现场演唱会上,席琳·迪翁也总能让自己和现场观众一起完全地投入其中。当然在中国,人们最熟知的席琳·迪翁演唱的歌曲依然是《我心永恒》,而这一次,席琳·迪翁将它完美地呈现在了2013年的央视春晚舞台上。

  [视频:《我心永恒》MV转到2013年春晚]

  记者:根据数据统计,数据是根据中国KTV的一个统计,《我心永恒》是被点播最多的英文歌,我觉得这显示出你在中国非常受欢迎。

  席琳·迪翁:确实非常高兴,也很自豪,我觉得这也是他们邀请我的原因之一,他们是第一次看你的演出,他们想听这首歌,他们应该听到这首歌。你必须尊重你的观众,所以说当你唱起那首你觉得唱烦了的歌的时候,你闭上你的眼睛,他们让你觉得你是第一次唱这首歌,因为他们应该观赏到最好的演出。

  席琳·迪翁被称为世界流行音乐乐坛的一个奇迹,她12岁进入流行乐坛, 22岁就在欧美流行音乐市场站稳脚跟。她不仅曾多次获得格莱美奖、朱诺奖、奥斯卡奖等世界音乐大奖,更拥有超过两亿的全球唱片销量。从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至今,席琳·迪翁一直是世界流行音乐乐坛最有影响力的歌手之一。

  [视频:席琳·迪翁的成长、演唱画面]

  记者:你觉得在娱乐圈是不是觉得压力特别大?

  席琳·迪翁:我觉得在演艺圈最难的一件事就是要保持,要取得一时的成功并不是很难,卖很多唱片也并没那么难,有一个大卖的单曲也没有那么难,但要三十年如一日才是非常难的。

  记者:你有没有担心过现在观众的口味变化太快,你已经跟不上了?

  席琳迪翁:你是指新一代人吗?

  记者:对。

  席琳·迪翁:我们这个行业也会出现很多新人来取代我们,他们正在成长,他们来了,他们已经在那儿了。

  记者:有这么一种说法,一个歌手一般只有一两首歌能被人记住,而这一两首歌就是他事业的巅峰,之后就逐渐地淡出了大众的视野。

  席琳·迪翁:这种事经常发生,我觉得以后也会经常发生。你需要的不仅仅是才华而已,你需要自律、必须对工作保持非常严肃的态度,工作非常努力,要一个团队,需要支持。

  2000年,为了陪伴和照顾家人,席琳·迪翁曾在最辉煌的时刻中断了自己的演艺生涯。而两年后,当席琳·迪翁重返乐坛的时候,她已经是一名孩子的母亲,她的歌唱事业正如她的专辑名称一样,是“全新的开始”。但跟演艺事业相比,家人和亲情对于席琳·迪翁莱说似乎更加难以割舍。

  记者:我知道你取消了你的假期,来到中国在春晚上表演。

  席琳·迪翁:对。

  记者:我也知道假期对娱乐圈的人来说是多么重要。

  席琳·迪翁:来到中国唱歌,成为中国人民一年当中最重要一天的一部分,那就是这个除夕,所以作为一个歌手,我非常荣幸能够来到这里。但是从另一方面讲我又不想来到这里,因为我的孩子们,我想要在家和他们待在一起,我想在这中间找到一个平衡,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但是我必须承认我今天非常高兴他们做的这个决定,我丈夫待在家里带着孩子。

  记者:等于是孩子的保姆对不对?

  席琳·迪翁:是,所以他既当妈又当爹。他们待在家里,他们挺好的,那么我这个妈妈来到这儿,因为我想来这里,我的家庭也支持我,所以我在两个方面都取得了一个非常好的结果。

  2013年春晚如同一道文化大餐,陪伴人们度过了又一个除夕之夜,负责烹饪这道文化大餐的依然是哈文和她带领的团队,这也是继2012年春晚之后,哈文的第二次担任春晚总导演。

  [视频:哈文和团队开会、在导播间工作]

  记者:到现在为止,听到的好评多还是说大家有争议的地方多?

  哈文:我觉得都有,有说好的,也有说可能没有想象当中那么好。

  记者:换句话说,所有的这些议论好的也好,不好的也好都是在你的意料范围之内的?

  哈文:我觉得都能接受,那么大的平台那么广泛的受众,自然会有各种各样的议论,我觉得这个都很正常。

  记者:既然知道这样的结果,那努力和不努力的区别又是什么呢?反正会有人不喜欢。

  哈文:努力和不努力的区别就是问心无愧,我觉得 对我们而言 我无法做到,咱们的人数太多了,受众也太多了,所以没有办法做到13亿人全部满意,这个我们做不到,我自己知道,任谁我估计也做不到,那么可能我们尽量能让更多的人满意。

  记者:那多多算多?

  哈文:就是越来越多嘛,我在想可能以前看春晚的还在看,然后能够把不看春晚的拉到春晚的电视机前,我觉得这就是进步啊。

  记者:你看你在全心全力做这台晚会,但是电视机前的观众 不见得全心全力在看这台晚会。

  哈文:我觉得没关系,因为我尽心尽力去做这是我的工作,这是我的责任,没有必要说,你们得认真看,你们得跟到剧场似的,这个不可能,我们自己在家 以前不做春晚的时候,我也看春晚,那个环境就是那样的,可能孩子这时候闹了,对啊,这边打着麻将,或者跟爹妈唠唠嗑说说话,我觉得这个都特别正常,因为它本来就是一个忠实于电视观众31年的电视伴侣,我们是这么理解的,所以你看还是不看,反正我们春晚就在那里。

  伴随着中国人度过了31个难忘的除夕之夜后,春晚已经成为一个不可或缺的春节文化符号,但从接棒2013年春晚的那一刻起,哈文和她的团队就想赋予这一届春晚以独特的气质,最终,新春中国、全新启航作为关键词出现在2013年春晚的宣传片中。而这一定位也让更多的新面孔出现在2013年春晚的舞台上。

  [视频资料:2013春晚宣传片——全新启航]

  记者:像席琳·迪翁这样的 国际一线的女歌手,能够出现在春晚的舞台上,恐怕30多年来也是第一次。

  哈文:我们想31年的春晚应该是一个全新的启航,我觉得春晚是中国的,但是我希望中国的春晚能够成为世界的看点。

  记者:您是希望让更多的外国人,也看春晚。

  哈文:也来关注我们的春晚 所以就想如果有这样一个国际一线的明星过来,能够跟我们的这个一线的明星合作然后能够产生一点儿什么火花,可能会不会更有看点,当时其实也没有过多地想太多,就觉得是不是可以做一些以前没有过的事情。

  记者:说句俗点的话,这可能也是一个让世界了解中国的窗口。

  哈文:是的,其实就是这个初衷。

  此外,哈文和她的团队还通过中央电视台举办的《我要上春晚》、相声小品大赛等多种途径来推出春晚舞台上的新面孔。

  [视频:2013年春晚,平安等三人联唱、群口相声]

  记者:比如说这回大家印象深的,像平安,他能够一路杀出重围,杀到春晚的舞台上,这个是谁定的?

  哈文:今年正好是应该说叫选秀节目的丰收季,大家看到各个台很多,其实都没有出口,它就是选完了就完了,作为中央电视台应该把所有的这些,就是各个卫视的我们联合起来,我们把好上加好的人,直接送到春晚不是更好吗,就是让它能有一个出口,同时也能让电视机前观众看到,只要我唱到一定份儿上,我就可以上春晚,这个本身也是开门办春晚的一个特别好的一个……

  记者:什么叫开门办春晚?

  哈文:因为过去老讲春晚是我们自己一些艺术家们的活动,现在应该开门,应该让所有的人能够参与进来,其实今年我觉得都不是开门了,我今年基本就是拆门了,没门了,基本上只要好,我们就老说好节目是硬道理,只要够好就可以到春晚。

  相比较于2012年春晚,哈文加大了2013年春晚语言类节目的比重,但是备受观众期待的赵本山继去年之后又再度缺席今年的春晚。

  [视频:2013年春晚相声小品,访谈中可穿插赵本山以往的春晚小品]

  记者:他没有来,很多人都觉得年味儿都因此淡了。

  哈文:实际上从我本心来讲,我是看着赵本山的小品长大的,这一代人对赵本山曾经带来的欢乐,我觉得那真的是我们充满了敬意。因为去年的时候本山老师的身体原因最后没有上,我们自己都觉得特别遗憾,今年春晚的时候,我在11月份的时候还去了一趟长春,我跟赵老师见面,我们就谈,就是蛇年春晚的本子我们怎么弄,往哪个方向?

  记者:你是三顾茅庐去了?

  哈文:因为我们一直关系很好,那么赵老师也很苦恼,我怎么能够超越自己,我怎么出来之后还能够让大家 不是说因为我赵本山来了就行了,得赵本山来了我还得表演得很好,这个观众才能满意,这个是很痛苦的,就是所有喜剧的背后全是眼泪和汗水,真的是绞尽脑汁。大家都会说哈文你们做了两年春晚,两年赵老师都没有上春晚,但是我们真的是很喜欢他,因为他是一个很好的表演者,尤其是喜剧表演,真的是很好,但是呢,没有好的本子,真的也很难,也很累。

  而在赵本山走了的同时,郭德纲和于谦来了,并呈现了他们的春晚首秀。

  记者:这一次好像听到一些反映说,他并没有能够表现出大家对他的期望。

  哈文:这个作品就是第一准备的时间不是特别长,但是我觉得 如果静下心来听的话,真的是挺不错的一个作品,因为相声本身我理解它就应该是讽刺,所以他的作品其实从这个讽刺的这个角度,包括相声本行里的说学逗唱这些东西,其实还是一个完整的很不错的一个作品,至于大家老喜欢郭德纲的那些东西,我觉得可能那些东西在小剧场里是可以的,上到春晚的舞台上,大家想全家好几口人,好几代人共同看一个节目的时候,这个分寸,它就不是什么都可以说的,一定得有分寸。

  记者:所以你们作为导演组在选择什么人能上什么节目的时候,这种小心谨慎平衡多方面的因素考虑可能是外人永远不能知道的。

  哈文:永远无法知道,大家总会说,我们喜欢这个你就让他来,你包括陈佩斯,包括朱时茂什么的,其实我去年也请过,今年我们还是也邀请了,但是很多时候大家不知道,他来了他得有作品,他得带着作品才能来。

  记者:你都要考虑什么因素?

  哈文:你可能有的时候小孩喜欢的东西 老年人不一定喜欢,老年人爱看的青年人不一定喜欢,但是怎么能够找共性,还得取最大公约数,这个是最大的难度。

  记者:取了一个最大公约数,实际上把个性全给削没了?

  哈文:它的个性是节目精致的个性,但是最大公约数是满足观众受众,最多人能认可的,其实在认可和个性当中,还是有一个平衡点,我觉得是,就是艺术上你应该还是一个精品。

  经过一轮又一轮的挑选,一次又一次的彩排,一遍又一遍的试演,哈文和她的团队在除夕之夜烹饪出一道老少皆宜的文化大餐,但这一切还没有结束,从初五开始,哈文和她的团队又开始投入到2013年元宵节晚会的准备工作中。

  记者:您作为总导演这是第二次了,第一次知道它难了,为什么第二次仍然知难而进,而不是知难而退?

  哈文:从我自己的本心来讲我肯定不愿意再做了,因为太累了,但是做春晚不是我想做就能做,不做春晚也不是我想不做就能不做,所以我说了也不算,我就不说。

  记者:这叫什么,你摊上事了。

  哈文:没错没错,这事儿不赖我。

  记者:如果就是,非让你说 在做春晚的过程中,因为你反复反复做,你又是一个乐观的人,一定要在困难中找到乐趣,春晚中找到的乐趣是什么?

  哈文:我觉得就是大家在一起,然后我们整个团队在一起的时候,就是为了一个事,然后最后把这件事办成了的那种由衷的欣喜,我老说我们何德何能能够让我们这样一群人,在除夕之夜能够带给那么多人欢乐,这上辈子得休多少福报 我们才能有这样一个机会来做,按照这个思路,其实就是想能够让大家高兴。

  记者:如果从能让大家高兴这个标准来审视今年春晚的话,您觉得它是成功的吗?

  哈文:因为看春晚本身是一种高兴,然后看完春晚之后在网上吐槽也带来了很多欢乐,它也是一种高兴,我觉得这也是功德一件。

  “开门办春晚”,是今年哈文导演的宗旨,因此有了国际巨星的加盟、有了地方选秀节目选手的亮相、也有一度难以登上春晚的笑星压轴出场,一种更为开放姿态给2013年的春晚增色不少。而在今年,春晚中的不少节目和百姓的关焦点、社会的公共话题、年度的娱乐事件密切相关,这也使得节目更为深入人心。

  春晚难办,这是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但2013年的春晚却给未来的春晚留下了很多值得借鉴的经验。感谢所有演出者的付出,感谢整个制作团队的辛劳,也应该感谢所有的观众给予的理解、宽容和掌声。

 

channelId 1 1 2 9d3aa09f416d4d6b83c4c9b6958742e1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3年02月18日 00:42

视频简介:本节目主要内容:2013央视春晚陪伴大家度过了大年夜,和每年一样大家对央视春晚依旧是众口难调褒贬不一,然而每年的春晚都会有一些亮点,在今年的央视春晚就有不少第一次登上春晚舞台的新面孔,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本期节目分别采访了郭德纲、席琳·迪翁和哈文,来聊一聊他们的2013央视春晚。

860010-1102013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