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与法

[经济与法]蹊跷的碰撞(20121221)

来源:央视网2012年12月21日 20:46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相关稿件

  江苏省常州市的黄师傅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靠开农用三轮车给人送煤气罐养家糊口。2012年9月12日这一天下午,黄师傅像往常一样开着自己的三轮车出门了,而当他走到那条他走了千百回的乡间小道时,却遇到了一件异常奇怪的事情。

  受害人黄师傅:一个黑的轿车在我前面,前面拦着我,他慢得不得了,比这电瓶车还慢。

  看着慢慢挪动的黑色轿车,黄师傅失去了耐心。

  受害人黄师傅:我要超他的时候,他把方向往左一打。

  往左一打,你也得往左一打,不然撞着他车了。

  可是,让黄师傅没有料到的是,他刚向左边一打方向盘,他的车旁就传来一声巨响。

  受害人黄师傅:我听到后面一响,自行车(被撞上了),我回头看一下,看一下完了我就停下来,那轿车一看我停下来就跑了。

  黄师傅虽然躲开了黑色轿车,却没成想,把骑自行车的两个小伙子给撞倒了。

  受害人 黄师傅:当时下来,一看那小子左胳膊肿的。还有一个另外小子,那个高个子那个,他说你碰到人了,我还一楞,我怎么碰到人呢?

  黄师傅超车时候,也曾留意到他车的侧前方有两个骑自行车的人,但他觉得自己给他们留有足够的空间,不可能碰上。然而当他下车后发现,两个小伙子连同自行车都倒在他车的侧前方,而坐在后座上的那个小伙子,显然摔得更重一些。

  受害人黄师傅 :人家轿车跑了,咱不跑,停在那块了,停那块,完了下来一看,一看胳膊肿了,胳膊肿了,我还说领着上医院看吧。

  把小伙子送到医院,交了押金之后,黄师傅才想起来,自家三轮车上的一车煤气罐还没送。于是黄师傅赶紧回到自己的车上,可是谁曾想,此时他发现自己一车煤气罐竟然全部不见了。

  黄师傅:我开始以为被偷走了,我说偷走了也好几千块钱呢。

  难道是有人使用了调虎离山之计,制造假的交通事故支走黄师傅,然后趁机偷走他的煤气罐,可那个受伤的小伙子好像伤的还不轻,不像是假的,并且一般人谁会去用这种方式偷人家的煤气罐呢?黄师傅是越想越觉得蹊跷,而他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因为受伤的小伙子还在医院躺着,比起这件事情,丢了煤气罐只能算是小事了。于是,黄师傅又急匆匆地赶回了医院。而等他再次回到医院,医生的一句话又给了黄师傅当头一棒。

  当黄师傅再次回到医院时,医生告诉他,受伤的小伙子左胳膊骨折了,需要马上做接骨手术。

  黄师傅:医生一看片子就知道,说咱们国内最便宜的材料也都得花一万多。

  光做一个接骨手术就要一万多块钱,而且还不说接下来的一大笔住院费,听到这里,黄师傅坐不住了,准备赶紧找人凑钱,可就在这个时候,黄师傅觉得事情有点不太对劲。

  黄师傅:说是住院,住院要身份证,他没有,完了问,你住在哪,他说我住在宾馆,我一愣,我说你出来打工还住宾馆去了。

  看见黄师傅有点怀疑,受伤的小伙子赶紧解释,说自己是云南人,一个人刚到常州打工,无亲无故,先暂时住在宾馆。如今遭遇了这种事情,他也觉得很无助。随后这个小伙子还跟老家的父亲通了电话,他的父亲建议他回家治疗,这样也方便照顾。而在这个小伙子通电话的同时,小伙子的父亲也要跟黄师傅说话。

  黄师傅:手机给我接了,刚开始他给我说,我小孩子被碰了,你拿两万五千块钱把。

  黄师傅觉得按照情理,自己把人家孩子伤成那样,要两万五千块确实也不多,但黄师傅家庭情况也不好,一下子真凑不出这么多钱,于是就试着和对方商量。

  黄师傅:小孩父亲,中间还有一段,他跟我说,给娃两万块钱,不管回去看了五万六万都不管我事,没我责任。

  虽然感觉小伙子父亲这么说有点奇怪,但想着两万块钱就能彻底了结这件事情,黄师傅还是感觉有点庆幸。不过,他转念又一想,自己钱如果交了,但是以后再有麻烦怎么办?况且自己的煤气罐是不是这两个人偷走的还不好说,所以黄师傅想了个办法,让两个小伙子和自己一起去附近的派出所,一来让民警给做个见证,二来呢,是想看看自己的煤气罐究竟去了哪里?

  黄师傅:在武进医院门口,就跟那俩小孩说,回去到派出所签完协议,我给你钱。就这样,把他直接带到派出所来了。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那两个人坐在一边就等钱,他们没有什么反映,就等钱。这边一个过来,先跟我讲了,他出了交通事故两辆车子的煤气瓶偷掉了,50几瓶。

  派出所的民警听了黄师傅讲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后,马上询问黄师傅,发现煤气罐丢了,为什么当时没报警呢?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他们没报警,因为他们开的这种三轮车没有保险,他们认为报警不报警一样,都是自己出。

  黄师傅:就是报警了,一般情况也是先给人家看伤。我还不如说,我先看了。

  按照黄师傅的想法,他的车辆没有任何的保险和年检手续,如果报警的话,反而会给自己添麻烦。可现在他不但要付给人家两万块钱医药费,而且一车的煤气罐也不知所踪,如果不报警的话,自己岂不是太冤了。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怀疑是他们两个人出了交通事故以后看病派人来偷这个瓶,是这样怀疑的。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刘兵:他认为他们利用这种方式来故意偷他东西的。

  可是如果真是这两个人用这样的方式偷东西的话,摔断自己胳膊的代价也太大了,黄师傅的这一想法让警方觉得可能性不是很大,不过,为了尽快找到那些煤气罐,民警还是首先调查下了黄师傅煤气罐的下落。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刘兵:我们根事主单位联系,发现这个煤气瓶实际上是被他们单位的人,急着要用,自己拖回去了。

  原来,煤气站的人在等黄师傅来拉煤气,左等右等不来,最后得知黄师傅出了交通事故,所以就私自将煤气罐给运了回来。至此,煤气罐的下落真相大白,而那两个等着拿钱的小伙子已经显得很不高兴,此事明明跟他们无关,自己是受害者,反而差点被诬陷成小偷,看着小伙子肿胀的胳膊,黄师傅也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准备掏钱给他们,而正当黄师傅准备掏钱的时候,民警发现了蹊跷。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刘兵:神态非常不正常,其中一个犹犹豫豫,欲言又止,另外一个比较惊慌。

  经过询问,那个受伤的小伙子名叫罗札思,今年20岁,是云南人。另外一那个骑自行车的小伙子名叫易中文,是广东人。民警在讯问过程中,发现两个人很多地方说法不一,就连遭遇车祸时他们骑的自行车到哪里去了,两个人的说法都大相径庭。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一个说出了事故之后,不知道去那里了。另外一个说可能被朋友骑走了,当时问他是哪个朋友,问他这里是什么朋友,问他什么时候来常州,他并不知道,他连这里是哪里都不知道。

  这一情况让警方觉得这件事情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此时的黄师傅又告诉了警方一个蹊跷的事情:黄师傅当时和伤者的父亲通电话时,因为自己的外甥女懂云南话,黄师傅还曾让他的外甥女和小伙子的父亲通电话。

  黄师傅:完了我外甥女说,她说手机号码给我,打电话用云南话一说。一说说什么话,(他父亲)听不懂。小孩的父亲是云南人,这(边)说云南话一句也听不懂。

  自称是云南人,却听不懂云南话,这显然不符合常理,就在这时,民警发现,在大厅等待的两个小伙子,也显得更加反常起来。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他们在这个我们接待大厅里坐了一会儿之后,略显烦燥,显得有点不安。就在我们大厅里走来走去,走了好几个来回。

  或许是等待的时间太长,那个叫易中文的小伙子有些坐不住了,便起身上厕所。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然后呢,又到我们大门口去抽了一根烟,看上去有点不耐烦,就不像一个正常的,受害人所应该带有的一种情绪,比较烦燥,比较急躁。

  当那个易中文走到大门口抽烟的时候,那个坐在大厅里的云南人罗扎丝,突然做出了一个让警方意想不到的事情,他迅速找到民警,悄悄地递给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几个歪歪扭扭的字,而正是这几个字,让民警意识到,这起看似简单的车祸背后,肯定有更大的问题。

  黄师傅开农用三轮车送货,撞到了骑自行车的两个小伙子,其中一个胳膊还摔断了,黄师傅原本想破财免灾,可谁曾想他把这两个人带到派出所的时候,意外发生了,那个被撞伤的小伙子偷偷递给了民警一张纸条。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贺志平:他就递一张纸条出来。我的手是自己弄断的,就这句话。

  这样的一张纸条马上引起了警方的警觉,随后民警们马上把两个小伙子隔离询问,这时候那个受伤的小伙子罗札思开口了。他回忆起了几天前不堪回首的那个早晨。
  
    2012年9月7日早晨,在广州东莞的一家宾馆里,罗札思从睡梦中醒来,因为昨天喝了一晚上的酒,他头脑昏昏沉沉。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左胳膊有点异样。

  犯罪嫌疑人 罗札思:第二天早上,我得左手就不会动了。我就不知道我的手就断了。

  罗札思回忆,头天晚上他和一个叫做罗哥的人以及这个罗哥的几个朋友一起吃饭喝酒,没想到一个晚上过去,自己的胳膊就糊里糊涂断了?

  犯罪嫌疑人 罗札思 :就是里面好像是装的,好像很重,就像铁一样,抬都抬不起来,很痛。

  胳膊上传来的阵阵剧痛,让罗札思心中充满了恐慌,他一下子想起了昨天晚上吃饭后,罗哥和他说过的那段话。

  犯罪嫌疑人罗札思:他之前跟我说敲皮,就是这个皮敲破,这样跟我说。我觉得那时候跟我说这句话,我心里很乱,很复杂。

  罗哥告诉罗札思,把胳膊敲破皮可以挣大钱,当时的罗扎思心里有点不大情愿,但后来发生的事,他就有点身不由己了。

  犯罪嫌疑人罗札思:拿那个,他们说K粉。K粉我也没见过,就是把我鼻子里面吹进去了。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往他的鼻孔里面强制吹毒品K粉,让他处于一种迷迷胡胡的状态。

  在罗哥的哄骗之下,吸食了大量K粉之后,罗札思就陷入了昏迷状态,随后,在几个人的帮助下,罗哥举起了早已经准备好的铁棍。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下面垫两块砖头空了,上面用一根钢管一砸,然后再反过来砸两边,两根一砸,反过来一砸,是两处。前下骨头两处断裂。

  就这样,罗札思好端端的胳膊,竟被罗哥他们残忍地打断。而此时的罗札思忍受着身体巨大的疼痛,同时心里也备受煎熬,在经过一番剧烈的思想斗争后,他把希望寄托在和罗哥他们一起挣大钱上。那么对罗扎思下如此狠毒之手的罗哥究竟是什么人?罗扎思能否跟着他挣到大钱呢?

  2012年9月份,罗札思独自一人来到广东东莞找工作,在劳力市场转悠了好几天都没有结果,而这时他身上所带的钱也所剩无几,就在罗札思心灰意冷的时候,一个自称张哥的人找到了他,说可以给他介绍一份好工作。

  犯罪嫌疑人罗札思 :我问他工资多少,两千五、两千六左右,我说那样的话可以,我也去。

  随后,张哥把罗扎思介绍给了一个名叫罗哥的人,于是,罗札思跟着这位罗哥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只是他不知道,自己正慢慢走进一张已经织好的大网。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刘兵:可能就是他们看出他这个人比较纯朴,比较软弱,这个性格。他就寻找这种人,这种对象,而且想挣大钱。

  罗哥把罗札思领进了一家饭店,为他接风洗尘,当看到饭桌上摆满了大大小小的菜品的时候,罗札思觉得自己居然真的接到了天上掉下来的大馅饼。

  犯罪嫌疑人罗札思:我也不知不觉就相信了他们,我以为是真的。真的相信了他们。

  谁曾想,后来这伙人竟残忍的弄断了罗扎思的胳膊,把罗扎思变成了他们的一个道具。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一直做这个事情,就是碰瓷,每次我们带你到现场去,以后发了财,你也有份。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他们一般管这个碰瓷叫碰碰车,然后这个伤者云南人充当道具的,他们叫“财”或者叫“枪”

  而就在罗扎丝胳膊被打断的第二天,他们就开始了所谓的碰碰车勾当。

  记者:你们总共是几个人?

  犯罪嫌疑人易中文:我们来的时候6个人。后来过来这边以后又看见4个人。

  记者:这些人你都认识吗?

  犯罪嫌疑人易中文:不认识的。

  记者:总共10个人?

  犯罪嫌疑人易中文:嗯,加起来就10个人。:就是罗佳思负责坐车,我骑车,还有个女的,就是搭腔的,剩下的就在车上。

  犯罪嫌疑人罗文艺:就是找那些比较窄的路,要找的路,就把阿思他们放下来。

  他叫罗文艺,就是罗扎思所说的那个罗哥,主要犯罪嫌疑人之一。

  犯罪嫌疑人罗文艺:放下来之后,然后我们就去另外一边,就是等车,那个阿文我们开车来的,他就骑自行车,后面那部车就是趁后面那部车超车之后,就假装这样碰上去,然后就摔倒,摔倒之后,就说去医院检查一下。

  罗札思:他们摔完之后,他们就假装,假装像我家里的人,骗那些我们撞的人。

  就这样,几名犯罪嫌疑人开着他们的一辆黑色轿车,带着他们的所谓道具上路了,从广东一直开到江苏。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在苏州有5、6起,在咱们无锡江阴也有5、6起,在常州大约有10起左右。

  记者:他们做这样的事,成功率大概多少?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成功率比较高,基本上都能过半。但是好多咱们找不到受害人,因为受害人没有及时的报警,或者是没有通过其他渠道了解到这个案子的情况。

  据警方介绍,犯罪嫌疑人这样操做之所以会成功率都很高,是因为这些车辆本身存在问题。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因为他们选择这个司机都是很有针对性的。他们选择一些农用三轮车,或者是超载的大货车,变形拖拉机,这样的车辆,这些车辆往往第一个没有年审,第二个没有保险。发生事故之后,他们如果选择向交警报案的话,他们自己本身心理也有一种惧怕,因为他们本身是车辆是违章行为的。既然对方提出不追究他过过的责任,只需要一部分经济赔偿,他们往往会采纳这种意见。而在这样的事故当中,刘师傅就是这其中受害最为严重的一名。

  记者:当时他给你怎么说的?

  刘师傅:他说要钱。

  记者:要多少钱?

  刘师傅:给那个自称他是姐夫,自称他姐夫要了两万四。

  记者:就没有想到报警?

  刘师傅:没想到报警。我说就是讲那种心理就是给点钱你回家,也有人找顾怎么样的,我们那个时候心理反正主要就是超载车子,那时候一时也没想到去报警。

  正是因为抓住了这些司机的这样的心理,而且还有被他们打断胳膊的罗扎丝这个活生生的道具,这伙人的碰瓷诈骗才能屡屡成功。但是,让警方感到奇怪的是,罗札思一开始有点心甘情愿充当道具,后来又为什么要主动报警呢?警方在进一步审讯中,了解到了更让人吃惊的内幕。

  警方在调查中了解到,在已查明的案件中,这伙人得手的钱财至少已经有五六万元,但是罗扎思却并没有分到什么钱。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到最后一共就给了他300块钱,让他去买一件衣服的。

  据警方了解,这伙人不但不给罗扎思钱,而前还对他进行了人身控制。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后来他看了一下,发现身上的身份证件钱什么都没有了。而且这个团伙里面还专门有一个小伙子负责看住他们,不让他们到处乱跑。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贺志平:在一起的时候,他的生活待遇什么就像奴隶一样。完了以后,不可能再分钱给他,他就是这种感觉。

  不仅如此,这些人为了能够诈骗成功,还时不时的在罗扎思已经被打断的胳膊上做文章。

  常州市公安局高新区分局百丈派出所民警奚佳威:他们不光不给他治疗,而且不希望他这个伤情得到康复,如果伤情康复了之后,他们这个骗局就没有办法继续演下去了。而且这个手臂他不希望这个骨骼长好,经常会有人扭一扭伤口,不让他完全愈合,因为一旦伤口愈合,通过咱们X光片一看就看出这是新伤,是陈旧伤。

  而让罗扎思最终下定决心报警的,是在一次碰车之后,其他几个人在车上讲的一句话。

  犯罪嫌疑人罗札思:这个小子跟我说,做完这次后,就把我扔掉就这样跟我说。

  罗札思说,虽然罗哥他们几个说的都是广东话,但自己还是大致听懂了几个人话里的意思,这下子可是把罗札思惊出了一身冷汗,如果被扔掉,那自己不就彻底没有指望了吗?

  犯罪嫌疑人罗札思:那时候我的胳膊也断了,我想怎么样斗不过他们,就这样想的。

  于是,在黄师傅把罗扎思带到派出所的时候,他才偷偷给警方递了那张纸条,并随后说出了案件的真相。目前,这个案件的主要犯罪嫌疑人已经被常州市新北区检察院审查逮捕。

  常州新北区检察院侦查监督科检察官 黄克非:从目前情况来说,应该是定诈骗罪的可能性比较大一些,但是因为在北京地区也有过类似的案例,是以危险方式危害公共安全定罪的,至于这个案件定什么罪,还得看公安机关起诉阶段的证据材料搜集的怎么样。

  无论定什么罪,几名犯罪嫌疑人都要为自己的行为付出沉重代价。而这个案件中,犯罪嫌疑人之所以能够屡屡能得逞,其实就是盯上了这些受害者开的那些手续不全或者没有上保险的车辆上,如果手续全的话,出了交通事故,肯定是先报警,就没有这些人讹钱的机会了。还有那个罗扎思,原本也是个受害者,如果能及时惊醒,及时报案,就不会由一个受害者,变成害人者的帮凶。自己如果没有软肋,自然是不会给犯罪嫌疑人得逞的机会。

channelId 1 1 2 c490f402890c4926865a03eb9e61f97a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2年12月21日 20:46

视频简介:[经济与法]蹊跷的碰撞(20121221)

860010-111405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