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51128 罕见冬汛突袭贺州

来源:央视网2015年11月28日 23:39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经济半小时》。江南、华南地区连续发生3次强降水过程,江南大部、华南中部西部降水量较常年偏多1倍以上。受连续强降雨影响,广西壮族自治区出现了罕见的冬汛。我们来看一看受灾较为严重的贺州市的情况。

  水漫河堤,千钧一发,消防队员紧急出救

  贺州市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东部。每年冬季,贺州市这个最大的水库--龟石水库都要承受抗旱的功能。然而今年11月11号以来,贺州市全境却连续出现罕见的降雨天气,整个降雨过程持续到了11月13号,成为了有资料记载以来贺州当地冬季最大的一次强降雨过程,个别县的降雨量甚至超过了夏季汛期一个月的降雨量。

1

  本次贺州市遭遇持续降雨,成为有资料记载以来贺州冬季最大的一次强降雨。

  贺州市气象台台长廖铭燕:从我们的统计,我们是有114个(气象)自动站,就有84个(气象)自动站的那个降水就是,在48个小时是超过了100毫米,最大的话是出现在富川县莲山镇,有281毫米。

  富川县是贺州市有名的农业大县,从1965年设立第一个气象监测站到2015年,50年间每年11月份的平均降雨量为55毫米左右。但是截至11月22日,富川县今年11月份的降水量已经达到411毫米,是历史同期平均降雨量的7倍多。其中仅仅从11日08时到13日08时,48小时监测到的最高降雨量达到281毫米。

  这里就是贺州市富川县沙洲村,11月20号,当记者来到这里时,这个小村庄已经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河水静静地流淌着。然而就在一周前,这里却上演了惊险的一幕。

1

  11月12号晚,不到一小时沙洲村内积水超过1米,消防官兵紧急赶到进行救援。

  消防接警:您好119。

  报警市民:沙洲坝这里涨水了,我都出去不了了。

  11月12号18时28分富川县消防中队接到了一通报警电话,求救的女子名叫周中芳,已经怀孕7个月了。她在电话里告诉接警员,她所在的沙洲村紧邻一条河道,河水突然猛涨,不到一小时村里的积水已经超过1米,全家十口人被围困在房里。接到周中芳的报警,富川县消防中队立刻派出消防官兵火速赶往沙洲村进行救援。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消防中队中队长张再涛:我们中队就迅速出动了两辆消防车,十二名消防官兵。

  尽管出警前已经做出了预判,但是到达沙洲村时,这里的水情依然超出了消防官兵的想象。消防官兵们看见,此时河水已经漫过了河岸,通过河堤的缺口正在迅速涌入村里。

1

  河水漫过河岸,正通过河堤的缺口涌入沙洲村里。

  张再涛:平均水位应该到达我们消防员这个位置,然后最深的地方有两米多。

  从村口的桥到周中芳家只有几十米的距离,然而由于水势迅猛,加上村里地势复杂,平时用于排水的地沟、储存肥料的蓄粪池等低洼地方这时都成为了消防官兵通往周中芳家中的障碍。为了尽快到达求救地点,消防队员们不得不一边摸索着,一边前行。

1

  由于水势迅猛、村中地形复杂,消防队员们不得不一边摸索着,一边前行。

  消防官兵:在哪个地方?

  消防官兵:就是这一间,慢点。

  消防官兵:这间就是他们家?

  消防官兵:哪一家?

  消防官兵:这家是吧。

  消防官兵:这怎么过?

  消防官兵:还有其它地方能过吗?

  消防官兵:我来探路。

  十分钟后,第一批消防员终于到达了周中芳的家,由于房屋只有一层,一家人就这样站在水中等待着救援,屋里的水位已经没过膝盖,房子前通往村外的道路,最深处水位已经可以没过人头。为了保护肚子里的孩子,周中芳只能站在椅子上。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沙洲村村民周中芳:四点多钟才一点点(水),我就准备拣东西 ,过一会一下子(水就到)就这里来了。

  此时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消防队员立刻让周中芳蹲在一个塑料桶中,几名队员合力将她送往安全地带。家里还有一个孩子刚满周岁,消防队员原本打算采用同样的方法将孩子放到塑料桶里再运送到安全地带,但孩子受了惊吓,不断哭闹。为了避免发生意外,消防队员们决定采用第二个方案,将孩子背到安全地带。

1

  经过消防队员的营救,周中芳一家得以顺利转移。

  消防官兵:用杆试。

  消防官兵:不要走里面。

  消防官兵:用杆试,用杆试前面。

  消防官兵:不要紧,不要紧。

  消防官兵:慢点,慢点。

  消防官兵:不要走旁边,旁边有沟。

  就在消防队员营救周中芳一家时,另一小组也在村里搜救其他被困群众,经过3小时的救援,沙洲村25名被困群众终于全部被转移到安全地带。11月20日,距离洪水退去已经过去了一周的时间,但是记者在周中芳家的墙壁上依然可以看到洪水淹没过的痕迹。周中芳告诉记者,她做梦也没有想到,11月份竟然还会发洪水。

  记者:从这个水漫到你家地上,到涨到这么高用多长时间?

  周中芳:一个小时左右。

  记者:一个小时。
  周中芳:一个小时都没到,可能半个小时左右,慢慢地涨上来,一下子就突然很急。

  罕见的冬汛还导致贺州市主城区多地发生严重内涝。12号以来,贺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先后出动多辆消防车、冲锋舟等设备在内涝严重的区域进行搜救,转移被困群众。而根据贺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的统计,截至16号8时,降雨导致全市7条河流中的6条超警戒水位,37座水库相继排洪,4376人紧急转移安置。

  贺州市公安消防支队司令部参谋长符碧波:在这一次抗洪抢险中,(贺州公安消防)支队共接警61次,出动警力691人次,抢救疏散被困群众2290人次。

  前面我们看到受冷空气南下影响,广西壮族自治区贺州市出现了强降雨过程,其中富川瑶族自治县的的雨情尤为严重。富川是“中国特色农业百强示范县”。这里的蜜桔不仅送往全国市场,还远销东南亚等地。11月下旬,富川迎来了一年中蜜桔收获的季节,然而突如其来的冬季洪水,却让这里的一些果农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突逢冬汛,果农蜜桔受灾严重

  11月23号,当记者来到富川县毛家村时,收购商正在这里收购蜜桔,村里的男女老少忙着给采摘好的蜜桔装箱,过磅,装车。以往这些工作都是在橘林旁的道路上完成,然而眼下村里通往蜜桔林的道路已经淹没在了水下,村民们不得不利用这些渔船将蜜桔一箱箱装好运送到岸边,再统一装车。

1

  由于通往蜜桔林的道路已经淹没在了水下,村民们不得不利用渔船将蜜桔装好运送到岸边,再统一装车。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毛家村村民毛润生:用船运过来,没办法,那个涨水,这条路已经淹了。1958年搬迁到现在是第一次遇见到这么大的水。

  毛润生是毛家村的会计,每到蜜桔收购期他都要帮助村民们记账。他告诉记者,毛家村是龟石水库的移民安置村。由于紧邻龟石水库,这里成为了这次冬汛富川县蜜桔受灾最严重的区域。

1

  由于紧邻龟石水库,毛家村成为了这次冬汛富川县蜜桔受灾最严重的区域。毛润生:现在这个都是没有淹的,淹了的话不要了,老板不要了,没办法了。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毛家村村民毛明学:我们这个村将近有2000亩(蜜桔)。

  记者:2000亩。

  毛明学:一半的果树在水库旁边。

  记者:像这次受灾,可能受灾多少亩?

  毛明学:受灾将近有1000多亩。

  正在划船的这位老人叫毛明学,家里种的20亩蜜桔是他主要的收入来源。毛明学今年62岁,他告诉记者,这是他60多年来第一次在冬季碰到洪水。

  毛明学:我们这里不种桔子,没有其它经济来源,只能种桔子。种桔子呢,水又来淹,淹没了,只能我们是眼睁睁地看着,没有办法了,只能给它淹了,没有办法。

  11月23日,龟石水库的水位已经降到了182米防洪限制水位线以下。毛明学告诉记者,前些天水位最高时,水位线已经超过182米,最高水位达到182.75米。眼前这片橘林全部淹没在水中。如今地上依然随处可见掉落的蜜桔,即使是树上挂着的果实,由于多日的浸泡,里面也开始变质。

1

  橘林全部淹没在水中,地上随处可见掉落的蜜桔,即使是树上的,多日浸泡,里面也开始变质。

  记者:这里面直接全都烂了。

  毛明学:肯定烂了,谁吃啊,对不对。

  记者:像水最高的时候是到了哪?

  毛明学:淹到这。

  毛明学家20亩蜜桔,除了这些被洪水淹过彻底绝收的,还有十几亩蜜桔由于地势较高,幸运地躲过了这次的洪灾。然而连日的雨水也导致蜜桔品质有所降低,直接影响收购价格。

1

  连日的雨水导致蜜桔品质有所降低,直接影响收购价格。

  毛明学:我们只能暂时定的一块,你五毛也得卖,你老板要来收,对不对,不收你怎么办,不卖, 卖一块钱得一块钱。

  眼下就有收购商在村里收购,但并不是每家的橘子都能够成功卖出去。毛品生家的橘子由于品相不佳,一直无人问津。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毛家村村民毛品生:现在还没有采,我这个。

  记者:为什么还没采呢?

  毛品生:现在没有老板要。

  毛品生告诉记者,自己家里种了十七八亩蜜桔,除了淹掉的3亩,剩下的全部已经成熟。他只能一边帮着邻居装箱,一边等待着有人来收购自家的蜜桔,然而水位一天不降,收购商来他们这片收蜜桔的可能性就会降低了一分,望着尚未采摘的蜜桔,毛品生已经眼角泛红。

1

  毛品生家的蜜桔无人收购,他只能一边帮邻居装箱一边等人来收购自家的蜜桔。

  毛品生:受影响的大概是三亩地左右,卖肯定能卖出去,但是价钱问题。

  记者:晚采的话价格会掉很低吗?

  毛品生:价钱很低,他这个一块二啊,我们那个现在最多是九毛钱左右。

  临走时村民们告诉记者,尽管损失惨重,但是他们除了等待雨水消退,一时间也想不出别的办法,他们之前也没有投过农业保险。

  毛明学:不知道,这个法律我们不懂,这个保险我们不懂。

  其实,持续强降雨影响的不仅是村民们的收入,也给蜜桔收购商的生意带来了影响。李美高连续五年都来富川县收购蜜桔,早在今年10月份,他提前和毛家村一些村民签订了收购合同,没想到11月份的反常天气让这些蜜桔成为了烫手的山芋。

1

  持续强降雨不仅影响了村民的收入也给蜜桔收购商的生意带来了影响。

  蜜桔收购商李美高:往年这里的果子是最好的,现在这个果子就坏了很多,雨水多。

  李美高告诉记者,10月份签订的合同收购价每斤在1块1左右,但是眼下这批橘子由于品质不如往年,他也正在逐渐降低收购价格。

  李美高:没签订合同的基本上都是八九毛钱。

  记者:八九毛钱,签订合同的呢?

  李美高:签订合同的,没有多少的就按合同,要是多的话就降一下价钱。

  这场60年不遇的冬季洪水,不仅给富川的蜜桔收成造成了严重影响,降雨还导致富川县其它农作物受灾。我们一起去了解一下。

  菜地被淹,蔬菜绝收,菜农损失惨重

  这是11月13日富川县朝阳村村民蒋仙桃拍摄的照片,照片中被洪水淹没的是蒋仙桃承包的菜地。

1

  11月13日,蒋仙桃拍摄的照片里,她承包的菜地完全被洪水淹没。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毛家村村民蒋仙桃:十二三号这一次,就是,整个像一个海洋一样了。那个河和那个田连成一片了,已经分不出哪儿是哪儿了。我一去看,妈呀,我们那个菜还有吗?

  蒋仙桃告诉记者,以往夏季汛期,自家的菜地也被淹过,一般夫妻俩用抽水机抽几个小时便能将水排出。但是让她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一次洪水竟然是在11月份发生,而且水位竟然超过了夏季。

  蒋仙桃:这个也用过,还有那个小电瓶也用过。那个小电瓶在那个里面。

  记者:后来就排不了了?

  蒋仙桃:排不了了,就排不了了。过去一看,连那一条路也差不多漫上来了。

  蒋仙桃的丈夫何少德今年43岁,由于左手残疾无法打工,全家人只能靠种地为生。今年何少德一共承包了40亩菜地,8月下旬收割完芥菜后,全部种上了莴笋。原本12月初就可以上市,然而这场罕见的冬汛让一切都泡了汤。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县毛家村村民何少德:过20天左右都可以收获了。长到起码有一斤到一斤二两。现在一两都不够。

1

  何少德随机从地里拔了几颗莴笋,每一个莴笋的根茎都已经开始腐烂,看不到长成的莴笋茎。

  何少德:这个根茎起码要这么长了。

  记者:应该是这么长?

  何少德:嗯。

  何少德告诉记者,算上土地租金、人工、种子化肥农药,种植一亩莴笋的成本大概在2000元左右,40亩地自己一共投入了8万元。眼下最让夫妻俩犯难的还是欠下的人工费。按照村里的习惯,每年春节前夫妻俩会把年前的人工费统一结算,光是这笔费用大概就得2万元。

  蒋仙桃:一个人来一天我就记一个工,就等于是两三百个工。一个工,我们现在70块钱还要供他午饭,如果不供午饭的话就是加十块钱。

  这次的冬汛给夫妻俩造成了几万元的损失,但遗憾的是,他们也没投过农业保险,甚至都没怎么听说过。

1

  最让何少德夫妻俩犯难的是欠下的人工费,同时因为他们没投过农业保险,这几万元的损失也无法追回。

  蒋仙桃:(买农业保险)有保障一点,就是我们现在有没有那个政策之类的?

  记者:你不知道有没有(农业保险)?

  蒋仙桃:不知道。

  眼下夫妻俩最大的希望就是天气赶紧好起来,这样还能保住一部分莴笋,蒋仙桃告诉记者,即使地里的莴笋能够保住一部分,价格也要回落不少。

  蒋仙桃:就算没死那个,它也跟不上了。这个菜早一天晚一天,那个价钱相差很远。

  就在蒋仙桃夫妻俩在为灾后恢复生产做打算时,相邻的一个蔬菜基地里,技术员柳真恒也正在查看蔬菜基地里300多亩芥蓝的损失情况。柳真恒告诉记者,正常的话芥蓝成熟后每颗芥蓝可以收割四五茬,没想到刚收割完一茬,这里便遭遇了罕见的冬汛。

1

  相邻的蔬菜基地里,技术员柳真恒在地里查看芥蓝的损失情况。

  贺州市富川瑶族自治区某蔬菜基地技术员柳真恒:影响特别大,因为有的泡水泡一两天的话基本上没了收成,像这种有的下肥下不了,基本上废掉的有大概100亩左右吧。

  柳真恒告诉记者,眼下蔬菜基地正在积极喷洒药品和营养肥料,抢救剩下的200多亩芥蓝。这家公司已经和广州的客户签订了供应合同,但冬汛导致基地无法保证正常的供应量,公司不得不从外地亏本购买芥蓝供应给客户。

1

  蔬菜基地正在积极喷洒药品和营养肥料,抢救剩下的200多亩芥蓝。公司和客户签订了合同,为了保证供应量不得不从外地亏本购买芥蓝供应给客户。

  柳真恒:等于是在它那里拿货,再交给酒店。

  记者:那样的话中间价格是不是就高了很多?

  柳真恒:肯定高很多,那肯定是亏本,没办法,那按合同办事,不供酒店的话,一天,一天3000斤的话,一斤是5块钱的话,你三五一万五,一天就亏损1万多。

  尽管这家蔬菜基地承包了几百亩的土地,但是提到农业保险,柳真恒给出的答案和其它村民小散户却是一样的。

  记者:上过这种什么农业保险之类的吗?

  柳真恒:没有。好像没有听说有这种保险。

  半小时观察:洪水退去之后

  这场罕见的冬季强降雨给贺州农业带来了较大损失。根据贺州市防汛抗旱指挥部提供的数据,这次降雨造成贺州市农作物受灾面积3100多公顷,成灾面积1280公顷,绝收面积300多公顷。目前贺州市有关部门正在积极采取多种措施救灾,力争将灾害的损失降到最低点。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5年11月28日 23:39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江南、华南地区连续发生3次强降水过程,江南大部、华南中部西部降水量较常年偏多1倍以上。受连续强降雨影响,广西壮族自治区东部的贺州出现了罕见的冬汛。一场突如其来的洪水,淹没一座城。而农民辛苦一年种的蜜桔由于浸泡,导致品质有所降低,直接影响收购价格。品相不佳的桔子,更是无人问津。(《经济半小时》 20151128 罕见冬汛突袭贺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