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50226 中国经济一年间:简政放权全面疾行

来源:央视网2015年02月26日 22:05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千帆竞发,慢进也是退。”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全面深化改革本质如此。面对权力的“敏感区域”,要大刀阔斧、强力精简,更要做好事中事后的监管和服务,改革之路荆棘满布,看新一届政府如何出招,破冰前行见担当。】

  简政放权应该是中国经济2014年最热的主题词,在这一年,简政放权是一次急行军,更是强行军,力度深度和执行力度都是空前的。

  简政放权在2014年到来时,国务院各部门的行政审批目录已从2001年的4300多项精简至本届政府成立时的1700多项。这一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再减200多项;还要建立权力清单,还要取消和简化前置审批,还要消灭互相推诿扯皮的灰色地带,还要建立适应减少审批后的监管和服务体系,正如三中全会所说,让市场在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把权力关进笼子,让市场的活力充分迸发。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千帆竞发,慢进也是退。”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全面深化改革本质如此。面对权力的“敏感区域”,要大刀阔斧、强力精简,更要做好事中事后的监管和服务,改革之路荆棘满布,看新一届政府如何出招,破冰前行见担当。

  企业“跑公章”:遇政府繁琐审批 丧失真金白银和宝贵时机

  曹志伟,广州市政协常委,2013年他因为制作了一张万里长征审批图而轰动全国,2014年曹志伟又制作了一张新的审批图,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需要办少个证?这个数字连曹志伟自己都惊呆了。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谁知道这么一翻,翻出来,全国的各种各样的证有2000多个,我说妈呀,排不下。

  最后曹志伟以3000万人都需要办的证为最大公约数,把一个人一生要办的证都展现在这张3米8的长卷上,最基本的,一个人一辈子至少需要办103个证。有些证件办理得极其荒诞。

曹志伟在这张3米8的长卷上以3000万人都需要办的证为最大公约数 将一个人一生要办的证都展现出来

曹志伟在这张3米8的长卷上以3000万人都需要办的证为最大公约数 将一个人一生要办的证都展现出来

  广州市政协常委曹志伟:要办那个老年人的保障卡,不好意思,你得证明你活着,你本人去到还不行,你得去开证明证明你活着,你才能拿到这个钱。

  人们常用“公章四面围城、审批长途旅行”来形容审批之难,不仅私企小老板叫苦不迭,就连很多大型集团企业的老板也想不明白,政府部门并不在市场一线,为什么还要对企业的经营管得如此之细?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我们在全国拥有两千多个配送站点,按照过去的行政审批要求,是每个配送站点开设的时候、搬迁的时候、或者关闭的时候,都必须到分支机构申请许可证。如果我们要是一个站点就是换一个门牌号,从这一条街搬到另外一条街,如果申请的执照不及时的话,工商是要罚钱的,甚至可以封你店的,导致业务就不能开展。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说按照过去的行政审批要求企业每个配送站开设 搬迁或关闭时都必须经过系列程序 如果企业办事不及时业务可能受到影响

京东集团CEO刘强东说按照过去的行政审批要求企业每个配送站开设 搬迁或关闭时都必须经过系列程序 如果企业办事不及时业务可能受到影响

  北京首都创业集团董事长刘晓光:我看了一些项目,一压,压一年。做地产,特别是做大型投资项目,压我一年,我的利润就要损失7%或者8%,因为很多事融资而来的。你比如我这个项目投100亿,放在那了。一年以后你让我开工,我就损失七亿(元),这七亿(元)是利息。如果你两年以后让我开工,我就损失14亿(元),这个损失谁来承担?如果(政府)的速度快、效率高,企业的速度就快、效率就高,企业的效益也就高,这涉及到企业的生死。

  一方面,商场如战场,时机宝贵;而另一方面,却是审批繁琐,效率低下。在企业跑公章的漫长过程中,政府部门没有任何损失,企业损失的却是真金白银和发展机遇。为什么一些政府部门如此热衷于对企业的自主经营管东管西?而这些繁琐的行政审批手续背后又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国家能源局煤炭司原副司长魏鹏远,涉嫌受贿,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犯罪一案,经最高人民检察院依法指定管辖,日前已经由河北省保定市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移送审查起诉。

  魏鹏远,国家能源局煤炭司正处级副司长,主要负责煤矿基建的审批和项目改造核准工作,2014年5月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时,其家中发现了2亿多元的现金,执法人员调去16台点钞机清点,当场烧坏了4台。魏鹏远这起小官巨贪案件,让世人惊愕无比。有人计算,魏鹏远在国家能源局工作的近6年时间里,平均每天挣10万元。由此可见,这些惊人的巨款与官员手中的审批权有直接关系。然而许多行政审批并非来自于法律的授权,而是部门自己给自己封的管理权力。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黄勇:国家能源局提出一个新项目行政许可的条件,应该是提出了二、三十项。现在我们投资司(按照法律)清理完以后,要求前置条件保留的是两项半。

  记者:也就是当时这二十多项是既不合法也不合规的?

  黄勇:都是根据惯例来的。

  正是看到了审批背后的利益秘密,一个影响更深远的改革在北京月坛南街38号院的国家发改委全面推行。国家发改委拟成立公开透明的政务服务大厅,要求全委15个司局都要进入这个平台办理审批事项。

  国家发改委拟成立公开透明的政务服务大厅 把审批权放进政务大厅 有效制约政府有关部门办事效率

  国家发改委拟成立公开透明的政务服务大厅 把审批权放进政务大厅 有效制约政府有关部门办事效率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办公厅秘书一处处长黄勇:第一次这个调研沟通会上就一家说“我们进来”,就一家。

  把审批权放进政务大厅,就意味必须要按规定时间办理,就意味着再也不能吃拿卡要。纵观全国2014年国务院各部门取消和下放了247项行政审批事项,其中175项涉及投资创新创业、企业生产经营、促进就业等“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

  靠惯例来进行行政审批彻底成为历史,新的惯例是依法行政,简政放权。在国务院最高领导的强力推动下,清权、减权、制权、晒权,简政放权以前所未有的力度,在2014年拉开大幕。

  2014年1月8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将1235项国务院各部门行政审批事项,分步在部门网站、中国机构编制网、中国政府网上公开,接受公众监督。

  2014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2014年要取消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200项以上。

  2014年6月4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进一步简政放权措施促进创业就业,确定取消和下放新一批共52项行政审批事项。

  2014年8月19日国务院再取消和下放87项审批事项,会议强调,要持续把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作为政府自我革命的“先手棋”和宏观调控的“当头炮”,用硬措施打掉“拦路虎”,让市场主体“舒筋骨”。

  2014年12月12日国务院常务会议确定再取消和下放108项主要涉及投资、经营、就业等审批事项,简政放权是政府自身革命的“重头戏”。简政放权改革仍然任重道远,要防止“中梗阻”。

  2014年全年,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40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了247项行政审批事项,涉及投资创新创业、企业生产经营、促进就业等“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就有175项,占71%。

2014年全年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40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了247项行政审批事项 涉及投资创新创业等“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就有175项 占比71%

2014年全年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40次国务院常务会议其中21次部署了“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了247项行政审批事项 涉及投资创新创业等“含金量高”的审批事项就有175项 占比71%

  当前,我国经济发展正处在关键的转型时期,政府职责边界不清晰,政府与市场、企业、社会的关系和角色存在“越位”“缺位”“错位”等现象,转变政府职能、简政放权可谓是当务之急、大势所趋。新一届政府以壮士断腕的决心推进改革,目前简政放权正在国务院的各个部门全部展开,在地方基层政府,这项工作也在积极推进,而第一步,就是要取消和下放与企业直接相关的行政审批。

  转变政府职能 简政放权:取消和下放与企业直接相关的行政审批

  杭州市富阳区的孙军,是一家纸塑铝再生利用科技公司的办公室主任,今年企业准备新建一个产能20万吨的生产厂房,在申报相关许可的时候,他只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就办完了所有手续,虽然体会到改革的便利,但从事企业工作十五年的孙军,却有着另外一层担心。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某企业办公室主任孙军:就是现在他们就是把之前那个行政审批权减轻了以后,就像翘翘板一样,把事后处罚权加大了。比方说本来低的话最低(标准)是5000元可以处理完,我担心就是说自由裁量权一出来,可能按照最高(标准)就罚我一万块。对企业来说损失就比较大。

  作为企业的办公室主任,孙军常年和政府打交道。在之前几次行政审批改革中,孙军明显感觉到一些权力虽然从行政许可方面取消了,但却从另外一些方面冒出来。政府部门总是有办法把明令取消的行政审批权力,改头换面变成处罚、指导、备案等权力依旧使用,甚至加倍使用。

  浙江省杭州市富阳区环保局政策法规科科长姜燕:企业的顾虑是不需要有的,因为我们所有的从今年开始的权力清单,我们都是网上公示。如果企业发现在清单以外,我们要求增加的一些行政权力,企业都可以拒绝。

  现在,权力清单、责任清单、负面清单制度,已经在安徽、浙江、福建等多地区进行推广,按照要求政府部门行使的所有权力必须完整上报,经审核批准后才能行使。以前一些政府部门怕权力被取消而瞒报、谎报,现在变成了怕权力不能行使而唯恐漏报、少报。

  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厅主任鞠建林:你如果这次不理出来,不清理出来,今后就没办法弄了,他就做不了这些事情。一开始我们布置的时候,他们把所有角角落落都理出来了,翻箱倒柜这次。

  一张大网摸清了政府所有行政权力,让有可能变脸重生的审批权力再也无处藏身。浙江全省50多个部门总共上报了12333项审批事项,省编办的7个工作组在半年时间里,和这些省级部门进行了四百多次面对面讨论,逐项清理哪些该还给市场、哪些该政府保留,最终只保留了4266项,精简幅度超过6成。

  浙江省机构编制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郭林将:这一堆就是各个省级部门一报报过来的材料。档案局、法制办、科技厅、文化厅,商务厅。经过三轮的审核以后,所有省级部门的行政权力就从这么厚厚的一堆,到了现在的五本行政权力,没了。

 各个省级部门第一次上报报上来的材料堆满半间屋子

 各个省级部门第一次上报报上来的材料堆满半间屋子

  如果说以“权力清单制度”为保障的行政审批改革,是审批权力取消下放的物理变化,那么以天津地区为试点推行的“行政审批局”,则是一场针对审批流程的化学反映。2014年9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天津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办事大厅,见证了109枚审批公章被封存收藏起来,而这些被封藏的公章,曾经让多少企业负责人跑断腿、说破嘴。

  天津海瑞税务师事务所工作人员:工商跑完以后,然后要组织机构代码证 然后是国税地税。

  天津市公司办事人员:提前就要穿好运动鞋,因为来这以后就是要来回上下层的跑。

  2014年,天津滨海新区将区所属的发改委、经信委、财政局、环保局等18个部门的216项审批职责,连同部分审批工作人员一并从原单位剥离出来,成立了全国第一个行政审批局,把109个公章变成了1个公章。公章数目减了,审批权力少了,企业感觉松绑了,但那些被剥离了审批职能的部门,却感觉像是割肉了。

  天津市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最多谈了四次,第一次他就说,你审批你监管,跟我没事,没我啥事,你拿走了我就不管了,还有的部门就是说你拿走了,我这个委办局干嘛,我这个委办局就主要是审批的,你给我拿走这个审批事项,我该做什么?

  让18个部委把审批权全部移交,这就相当于放下权力,而留下责任,一些部门私底下相互比照,相互串联,改革出现一波三折,推行困难重重。宗国英想了个新办法,他和滨海新区主要领导一起,与相关部门负责人单独谈话,以强力推进改革。

  天津市滨海新区区委书记宗国英:大概我们四五个人,对着这一个委办局,一个一个过。过之前你先给我递交,委办局必须如实递交,我这有底档。比如我手里说你有十项,你要是报五项,报的不如实,他就感觉到有压力。我们尽可能不保留。

  最终在新区一把手的推动下,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像打破藩篱的新生儿一样,历经十个月的孕育和成熟,最终于2014年5月20日正式挂牌成立。

  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局长张铁军:审批事项就相当于对市场秩序的一只手,有多少个事项,有多少只手。但是手与手之间是否能够协调。手与手之间,在维护市场的过程中也难免相互碰撞,或者打架。我们把这些维护市场的手全部砍掉,变成一只能够运转灵活,协调有力的手。这个手完成过去多只手、多个人做的工作,要更加协调、更加顺畅。

  把审批权该取消的取消,该集中的集中,一颗公章管审批,企业的效率大大提高了。

  天津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周瑞平:那天上我们9点进的场,两点的时候四颗章就拿到了,四点的时候,我们的注册账户就下来了,真正实现了一天办完了所有的手续,当时觉得很神奇。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但就业不降反增,主要是改革发了力。本届政府成立以来,我们推进行政审批制度改革,各部门已取消和下放了600多项行政审批事项,今年又在全国推行商事制度等改革,企业准入的门槛低了,“紧箍咒”松了,极大地调动了全社会创业兴业的热情。

  做好改革创新的守护者,就要求政府用权力的“减法”,换市场活力的“加法”,对行政审批制度的改革是简政放权的突破口和抓手,那么下一步,就是转变政府职能,把原先一道道事前行政审批,转化为事中事后的监管和服务,这样才能真正理顺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把市场的还给市场,把该管的管好、管住管到位,真正完成政府的“自我革命”。

  转变政府职能:将事前行政审批转为事中事后的监管和服务 理顺政府与市场关系

  新成立的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集合216项审批事项于一身,浓缩了109个公章的权力于1个公章。在很多人看来,新个成立的局是个权力大、油水也大的地方,大家都抢着来,但不少人来了之后却发现,情况并不是想象的那样。

  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环保城管处副处长薄文福:新区审批局成立之初,大家还是愿意来审批局的,因为毕竟几十年十几年的工作习惯,大家认为审批可能是一个有权力的部门,愿意来体验一下审批工作,感受一下审批的荣耀。

  记者:那你来了之后,发现是这样吗?

  薄文福:我来了之后半点都没有感受到反而更多的是压力和责任,我每天都要盯着内网,我感受到是机器压迫人,时间秒秒分分都在消失。

  薄文福所说的“机器压迫人”,是源于审批局的一套“办公计时”系统,每一项审批都放在网上,各个审批环节的时间都有限定,并且以读秒的状态体现,时限超过三分之二,就会亮黄等,而超时后,就会亮红灯,超时办理的工作人员就要接受纪检监督部门的质询。

  记者:已经有一个亮黄灯了。

  薄文福:是,我这心里也着急。

  记者:这是一项什么工作?

  薄文福:这是一项环评的报告书的批复。这个可能是计算过程中有点小问题。现在这个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个件我们今天下班前就可以批复掉。我们还有一个小时的件。就是你上来件一个小时就要给它批复掉。

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与绩效管理系统中的环评报告书批复

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与绩效管理系统中的环评报告书批复

  记者:还有一个小时的?

  薄文福:对,我给你看看。刚刚我们可能接了五个一个小时的件。刚才就全部办结。这不是五个,是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十个。

  记者:打开我看一下,一个小时体现在哪?

  薄文福:你看,受理时间13点27分,承诺时间要求是14点27分。

受理一小时件上明确标注 受理时间13点27分 承诺时间要求是14点27分

受理一小时件上明确标注 受理时间13点27分 承诺时间要求是14点27分

  对政府来讲,虽然审批事项减少了,但是政府的工作反而增加了,这样的一增一减,反映的是政府职能的转变,从“关起门办公”到“敞开门服务”,作为一名基层公务员,薄文福当初也曾因为工作性质的转变而倍感失落,但最终当他们看到因为他们工作的转变而让自己家乡的这片土地上生长出生机勃勃的经济活力时,他们真正意识到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天津市滨海新区行政审批局环保城管处副处长薄文福:我记得很清楚,那是2014年9月11号,李克强总理来我们局视察,当总理视察完毕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总理回过头来说“你们辛苦了”,当时我们听到总理的这句话我觉得总理虽然离我们那么远,但是总理了解我们,知道我们审批人的付出和辛苦,谢谢总理。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名誉会长夏书章:简政放权是一个老问题,够老的了,就算从改革开放以来,历次人民代表大会,政府工作报告,没有不提到的,之所以难,就是这个习惯,现在的问题,中央这一级比较好办,下来越到基层,现在的问题越多。为什么?这里面有许多思想没怎么改。

  思想的转变,难于审批项目数字的变化,如何把事前审批转变成事后监管和服务,是国务院以及中央部委进行简政放权改革的主要基调。今年工商登记前置审批改为后置审批,正是轻审批重监管的体现。商事制度改革,大大降低了创业门槛,促进了投资便利,激发了市场活力。2014年3月至12月,全国新登记注册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达到323.51万户,同比增长48.76%;注册资本17.07万亿元,同比增长97.09%,在这一组靓丽的数字背后,是工商部门化审批为监管的作风转变。

2014年3月至12月全国新登记注册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达到323.51万户 同比增长48.76% 注册资本17.07万亿元 同比增长97.09% 工商部门化审批为监管的作风转变

2014年3月至12月全国新登记注册企业出现井喷式增长达到323.51万户 同比增长48.76% 注册资本17.07万亿元 同比增长97.09% 工商部门化审批为监管的作风转变

  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你想想这个先照后证,过去几十个部门,要时间在前面批,那么现在你说你别在前面批了,150多项前置审批改到后边了,而且有些取消了,没有了。没有以后,这些部门也觉得我怎么来监管,过去我主要是靠审批监管,现在我们强调事中、事后监管,那么事中、事后它怎么去监管?这个大家过去不习惯。

  就像张茅所说,改革中的难点在于取消审批后的监管,如何摆脱“一管就死、不管就乱”的怪圈,政府逐渐探索出了一条以社会共管的信用监督体系,将传统的抬高审批门槛转为现代服务监督,促进监管部门真正成为企业合法经营的保驾护航者。

  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第一是叫宽进,第二严管。严管主要靠诚信,而不是像过去我们天天去巡查。企业自律,行业自律,社会监督,包括你们舆论监督,政府监管。最后就是守信企业一路畅通,一处为法处处受阻。比方说我们后边有一个信息企业年报公示系统,你说我一块钱的公司,那我年报我登记上一块钱,你这公司就不可能有生意。

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强调严管主要依靠诚信 守信企业一路畅通 鼓励企业诚信

国家工商总局局长张茅强调严管主要依靠诚信 守信企业一路畅通 鼓励企业诚信

  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如果说简政放权是“先手棋”,那么制度建设就是“连环炮”。一方面,要拿出“权力清单”,政府应该干什么,“法无授权不可为”,这样才能防止公权滥用,减少寻租现象,使政府真正履行为人民、为大众服务的职责。

  从清权、减权到制权、晒权,从事先审批到事中事后监管和服务,从减少审批事项到公布权力清单、负面清单和责任清单,中国政府在这场自我革命中所表现出来的勇气和智慧,尤其是效率令人称道。(简政放权)的功效不仅显现在当年的就业增长,经济增长,还将在社会综合管理,营造人民幸福生活的许多方面进一步显现。

  中国行政管理学会名誉会长夏书章:我们这一次看到了希望,还有很大的希望,不光是全国人民看到了,全世界也看到了,中国在变,两年下放(和取消)审批权700多项,733项我记得。一个是数量上超过了,一个是时间上提前了,李克强总理提出的承诺,他答应这么做,证明是可以做到的。所以老大难的问题,只要我们坚决看准了,抓准,就解决掉了。

  【半小时观察】 用制度区格政府与市场边界

  简政放权,连续两年成为本届政府的“当头炮”,这既说明它是政府自我革命的重要一环,也彰显了本届政府致力于改革的决心和勇气。不畏重重阻力和困难,本届政府超额完成了减少和下放行政审批事项的承诺,改革的决心之坚定、力度之强劲,显而易见。不仅是力度和速度前所未有,改革的含金量也越来越高。本轮简政放权要求中央各部委和各级地方政府建立权力清单制度,锁定了改革和管理的底数,放权对象既包括下一级政府,也包括社会、市场,改革的视角更加全面。及时修改法律法规,确保简政放权与相关法律、法规、规章相衔接,并对已出台的政策措施落实情况开展全面督查,改革的布局更为周密。

  简政放权,精简的是束缚着市场主体的“无形枷锁”和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有形之手”,放活的则是企业的活力、发展的动力和全社会的创造力。简政放权归根结底是党和政府对人民诉求的积极回应。认真做好行政审批制度改革,“砥砺前行、蹄疾而步稳”走好每一步,改革蓝图也就能一步步变成美好现实。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5年02月26日 22:05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简政放权是中国经济2014年间最热的主题词。在这一年里,简政放权的力度、深度和执行力都是空前的。简政放权连续两年成为政府工作的“当头炮”,月坛南街38号政务大厅背后有着艰难的博弈,天津滨海新区109个公章变成1个公章。本轮简政放权要求建立权力清单制度,锁定了改革和管理的底数,彰显了改革的决心。 (《经济半小时》 20150226 中国经济一年间:简政放权全面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