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50126 聚焦出租业改革:说不清的份子钱

来源:央视网2015年01月26日 23:30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就是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既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运营成本,又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近段时间关于出租车降低份子钱的各地呼声很高。而江苏甚至率先表示要公布出租车份子钱的构成,那么南京的出租车份子钱多少呢?记者在南京进行了调查。]

  今天我们来关注出租车的事情所谓“出租车份子钱”。就是出租车司机上缴给出租车公司的承包费用,既是出租车司机的主要运营成本,又是出租车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近段时间关于出租车降低份子钱的各地呼声很高。而江苏甚至率先表示要公布出租车份子钱的构成。那么南京的出租车份子钱多少呢?记者在南京进行了调查。

  一天工作16小时,大部分时间是用来挣份子钱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的份子钱多少钱?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我们这是七千元 ,这个是电动车,这个车是七千七百元 。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电动的贵点是吧?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嗯,又来一个,这样的,这样的是八千多元 。

  这位司机告诉我们,他每天早晨6点出车,夜里十点下班,一天工作16个小时,第二天和另一位司机轮换,可以休息一天,但是这16个小时,大部分时间是用来挣份子钱。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你要跑到三百元,一天跑到三百元钱这才够本。

  记者:那你没算过,你每天要跑多长时间才能够把这个份子钱凑够?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反正要跑到下午,下午大概4点钟。

  记者:就是每天早晨6点到晚上4点 10个小时,能把份子钱补上来。

  记者了解到,目前南京市出租车总共约12000多辆,大概分为“两类”,一类为“低档”,司机需要向公司缴纳7000元/月的“份子钱”;一类是“中高档”的,以丰田车为主类型,每个月的“租子”钱是9000元。那这么高的份子钱,公司又给他们出租车司机提供了什么服务呢?

高份子钱 0福利

高份子钱 0福利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没事罚罚款。

  记者:罚款服务?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乙:对啊,要么就是罚款,要么就是扣车,其它没有什么服务,你说有什么服务。

  记者:就是它帮助你们的这方面有吗?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乙:我开十几年出租车,没感觉到过。

  说起现在的压力,这位出租车司机甚至忍不住流下眼泪。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心酸啊,睁开眼就(欠)三百元,最近这段时间生意淡的不得了,生意不好做太难做了。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现在老婆小孩养不活,最简单的我们现在出来干,干到夜里面三四点钟回去,挣一百元钱我不如去当门卫、卖菜或者当保安。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我们一天叫机器人,一天叫植物人,今天一天干活不就是机器人吗?对吧,那你到了家里边就是睡觉。

  司机们反应,他们交给了公司份子钱,却没有得到什么服务。那么这些压得司机们喘不过气的份子钱,到底是什么钱?又去哪了呢?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每个月七千二百元。

  记者:你知道这七千二百元都是有哪些方面组成?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不知道,很多人不知道,不是我一个人不知道。

  “份子钱”的构成不透明 全行业都按潜规则来

  余荣仓,是一名干了20年的老出租车司机。对于份子钱的构成,流向,他也曾咨询过多个部门但都没有答案。近段时间,江苏省交通厅表示说要公布出租车司机份子钱的构成,于是他满怀希望再次来到一家出租车公司询问,而公司的答案依然是和从前一样。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余荣仓:这个份子钱他给我们很简单的答复,就是上面规定的,我按照上面的规定来执行,但是谈到养老保险的事情,公司又是这样讲的,现在全行业都是这个潜规则,我们就按照潜规则来,所以我们现在也糊涂了。

  在这家出租车公司的运管处,余荣仓几经询问,最终也没有得到关于份子钱的明确解释。于是,他又到南京市物价局询问份子钱的构成情况。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余荣仓:等于你们现在不接受任何外界去咨询。南京市政府规定现在关于一切出租车,关于我们价格这一块的事全部免谈。

  对于这样的结果,余荣仓很无奈。他不知道,前几天江苏省交通厅说要公布份子钱的说法什么时候能够兑现。1月14日,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祝君在作客《政风热线》节目时,明确表示,今后将与省物价、财政等部门根据运营数据和经营模式,进一步明晰“份子钱”的基本组成,制定合理的“份子钱”收费标准,并且收费情况将向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

  江苏省交通运输厅副厅长汪祝君:目前我们少数地方还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主要是由企业和司机协商以后,在承包合同当中确定的,当然这里面肯定也存在一个标准不一费用的组成,刚才讲的所谓份子钱的组成可能不太清晰、信息不透明,所以引起一些误解,一些问题,我们要求南京市政府,他们也很重视,正在积极协商、协调,我们要求就是你的份子钱的构成要进一步明晰。

  

政府将进一步明晰“份子钱”的收费标准

政府将进一步明晰“份子钱”的收费标准

  此外,在南京市两会上,南京市委副书记、市长缪瑞林现场回应了关于出租车份子钱过高的问题。“在一季度我们要有回应,包括起步价是多少、返空费怎么算、份子钱多少才合理等等,都要有回应,这需要一个过程。”


  尽管江苏省交通厅表示要公开份子钱的构成,但是到目前还是没有公开,我们只能继续耐心等待。每个月七千、八千甚至九千的份子钱,对出租车司机来说,不是个小数字。那么份子钱和司机的收入相比,到底占到多大比重?为什么司机们抱怨这么多?来看接下来的调查。

  南京出租车司机的一天:每天工作10小时收入259元仅够交份子钱

  叶轩是南京的一名出租车司机,他开的是晚班,每天下午5点换班。为了记录出租车司机最真实的工作状态,记者跟随叶师傅,持续进行了跟拍。叶师傅的车刚刚开出去不久,就有一位乘客招手要打车。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美女可以坐前面吗?坐前面可以吗?

  叶师傅说,新街口是南京市最繁华的地段,客流量大,需要打车的人很多。 所以,如果他的车空着,只要离这里不远,他就会到这边转转。今天拉上这位客人,他直呼幸运。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我说像她这个生意对我们出租来说就是好生意了,求之不得的。

  乘客:对的。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因为全部都是,你们可以问一下乘客,这对我们来说就属于长途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大概多少公里?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大概十几公里。

  由于南京的主城区并不是很大,十几公里的活,对他们来说算是一个小长途,车费会比较可观。没多久,这位乘客到了目的地。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小票要吗?

  乘客:要。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开门慢一点,注意后边车,慢点走。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四十三元还不错的。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对,就是好生意了,不是叫不错,有几个能做到这种生意。

  记者:这边再上车的人会多吗?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碰运气吧。

  运气,是出租车司机们常说的一个词。叶师傅告诉记者,有时候运气好,前一位乘客刚一下车,就会遇到另一位乘客直接上车,这是他们最期望遇上的事情。但是今天的运气似乎不太顺,已经连续空放行驶了近半个小时,叶师傅也没有拉到下一位乘客。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因为我们刚刚一路过来,路上没有人招手,我必须去城里带客人,找人嘛。

  空耗着油,却拉不到活儿,叶师傅的心情也没有刚开始那么好了。他告诉我们,虽然第一个活儿确实不错,但是现在没有遇到客人,只能空放回去,这一趟下来,自己也挣不到多少钱了。

  记者:你刚才就是压根也没打算在那个姑娘下车那个小区门口趴一会儿。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那边你趴不到人,那边除非我说好玩的就是说白一点,你点子正,等一个十分钟也许来一个人,因为我们时间有限的,我们不可能老是这样趴着,比如说这个点城里面有人,高峰期的时候,你进来还能做一点生意,到夜里面没有生意的时候然后你去了,然后可以趴一单,但是这个点你说如果在那边等半个小时等不到人,心就凉了,就是时间都浪费了。

  叶师傅说,现在是晚高峰,是拉活儿最宝贵的时间。不过今天他的运气似乎并不好,一直行驶到夫子庙也没有遇上乘客。

  记者:那一单生意到现在多长时间了?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我看一下,我们票上面有时间,下车是6点50上车6点20,大概有40分钟了。

  记者:你空跑了已经多少公里了?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13.3公里。

  记者:比刚才那趟活还远?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对。

  到了夫子庙,叶师傅决定在附近趴会儿活。我们看到有很多出租车司机也选择在这边趴活儿。趁着等待的空闲时间,叶师傅跟记者聊了起来。他说,自己一个月的份子钱7200多元,每个月还有3000多的房贷要还。他这样形容自己的生活:每个月一开始先欠银行3000多,每天一睁眼,又欠公司几百块。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因为我们这份子钱是每个月,像明天、大后天就要打款了,就得打到公司卡上面去,然后银行会自动扣,它假如扣钱不成功那你就完蛋了,扣钱不成功公司就会打你电话。然后说为什么不给钱,然后就告诉你在几个小时之内把钱打进去,不打进去我们就停你卡了、停你表。

  为了每天雷打不动的份子钱, 叶师傅一直在焦急地等待着。然而将近半个小时过去了,叶师傅也没有等到要打车的乘客。想来想去,叶师傅还是决定,到另一条街去碰碰运气。

  记者:刚刚夫子庙那好多排队的,这是哪?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这也属于夫子庙,只不过是一个侧门。

  记者:这边也都是排队的吗?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对,这边都是空车,在这边排队的。

  看着一排长队,叶师傅又开车到了另一个出租车排队点,在这里等待了10分钟左右,终于等到了一位乘客。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好不容易又拉着一个活,习惯就好,你看后面还有好多车呢。

  记者:真不容易,我看是车多人少就是正常情况。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这位小哥你要经常打车,你也是(知道),因为今天是星期二。

  记者:你们平常打车好打吗?

  乘客:打车好打。

  记者:打车好打。


  乘客:但是南京出租车好像去年青奥会之后,增加了好几千辆他们司机的生活就不太好了。

  这位乘客告诉我们,他每次乘坐出租车,都会和司机聊聊天。他感觉到,出租车司机确实过得挺不容易的。

  乘客:我有时候打车的时候跟他们聊,基本上讲就是收那么多(份子钱)然后出租公司基本上不干什么事,就像皮包公司一样。

  记者:你自己什么想法?

  乘客:我自己感觉出租公司,本来国家不是有出租办吗,然后出租公司在中间插一手,但是它基本上干事情不多,我自己的感觉就是不多,跟司机师傅聊的时候就是讲,车的维修、维护日常的都是出租车师傅自己的。

  把乘客送到了目的地,叶师傅让我们看了一下今天的载客记录。从换班到现在,2个多小时,总共拉到2趟活儿,车费是43元加15元,共计58元。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怎么说呢,也不能说正常现象就是说属于大差不差吧,也就这样。你好不会超过4、5个,反正最好的时候不会超过5个,但是你要拉到5个客人,他不会有这远的距离,他就是起步价10元钱。

  周一到周四,这样的情况对他们来说只能算是正常,在晚高峰时段,即使拉不到人,叶师傅他们也不敢趴在一个地方等客太久,他们一般都会选择空放行驶出去碰运气。

  晚上10点,叶师傅来到路边的一个面馆吃饭。因为价格实惠,这个面馆是很多出租车司机常来的地方。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十几元吃顿饭,吃面条就十二三元钱,然后假如有的时候在路边随便买个炒饭,就是像那个牛肉炒饭八九元钱,然后吃一下就行了。

   

出租司机工作辛苦 吃饭简单

出租司机工作辛苦 吃饭简单

    来这吃饭的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这个面馆老板以前也开过出租车。他懂得他们的辛苦,因此这边给的分量够足,他们能吃饱,还不贵。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我们出租车驾驶员吃饭都在抢时间,就是吃饭就像打仗一样都在抢时间,吃过了早点出去干活。比如说我在这边刚刚坐下这边有人要打车,宁愿饭都不吃赶紧去做这笔生意。

  吃饭间,记者与司机们聊起份子钱的事情。没想到一提到份子钱,这位出租车司机立刻变得非常激动。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那我现在交八千多元,我是夫妻两人开,我每个月交八千多元,十五天不能歇,歇了(份子钱)就不够,下面的十五天家里还有亲戚朋友,对吧?再歇个两三天,那只能赚十天钱,你根本赚不到钱。还有一个就是人在这五年当中,人还不能生病。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那是。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人还不能生病,你生了病了你还得付这个钱,对吧?这五年当中,哪个人保持五年不生病。

  不过说归说,抱怨归抱怨,一吃完饭,出租司机们马上又都开着出租车赶着去拉活了。因为在这里多耽误一会,就意味着他们夜里要多跑一会。现在是凌晨12点半,叶师傅又拉上了一位乘客。在跟随叶师傅拉活的时间里,记者注意到,叶师傅的车上并没装滴滴和快的打车软件。他说,在南京,装打车软件对于他们正规出租车来说,都属于违规。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我们属于营运车辆,就是你们坐上我的车,你们的生命也在我手上,我一边忙着开车一边忙着玩手机,你们愿意吗?

  叶师傅说,确实有出租车司机因为一边开车一边抢单而发生交通事故的。所以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有乘客投诉,他们就麻烦了,将面临3到7天的停运。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公司没有明文规定说你不允许,像我们公司它没有叫你用滴滴也没有叫你不用滴滴,就这样,你不出事都没事,再说白了就是民不举官不究。

  说话间,叶师傅观察到前面也有几个空放的出租车在行驶,他不由得提高了车速。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一旦看到前面有空车你要超过他们才能拉到人。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对,这就是我说的抢生意,想办法变道然后超过去,因为他在你前面,你如果不这样,前面假如有客人的话就给他带跑了。

  叶师傅说他的驾龄是7年,他说遇到这种情况,能不能抢到客人就看司机的驾车水平了。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两台车平行,前面有人招手,那就看谁技术高谁速度快,我们都是这样。

  记者额:那样不会危险吗?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他生意不好做,没有人招手,驾驶员也着急。

  凌晨一点钟,跑了近8个小时的叶师傅,到了一个加气站加气。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晚上交班的时候加的气。加满的,做了一百多元钱两百元钱,又得补一包气,两百多元钱、两百二十元钱加七十五元钱。

  加完气,叶师傅到了附近一个夜市比较热闹的地方等客。在等待客人的时候,他和记者算了一下今天的帐。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两百多元钱,然后除个七十多元钱气,还有一百几十元钱吧。

  记者:够本钱够份子钱吗?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现在可以说保本了,因为我是主驾,对班还给我交一点钱,马上下面再跑的就是自己挣的钱了。

  叶师傅说,平均算来,每天前8个小时是给出租车公司、加气站和修理厂干的,接下来的时间,凌晨2点到5点挣的钱才属于他们自己。这段时间内,如果跑不到100多元,家里这一天的生活就没有着落。

  

凌晨2点到5点挣的钱才属于出租车司机自己的钱

凌晨2点到5点挣的钱才属于出租车司机自己的钱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我现在家里开支还得我来干,我家里面有老婆小孩要养、要吃喝呢,就是我们必须还得再跑。

  在这个夜市区,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出租车,停在这里等客。

  记者:一般都是多少?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两百多元,在这里的不都是两百多元,要稍微跑的好一点的,两百七八十元五六十元钱。

  出租车司机告诉我们,出租车行业属于高危行业,要对乘客的生命负责,夜里一旦困了,他们就必须到路边休息。但是他们又不能休息太久,因为份子钱压着他们,必须干。

  记者:出来给自己设定了一个目标?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对啊,你肯定必须跑多少钱才能回家。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最起码能做到四百元钱,做不到四百元钱怎么回家啊,没办法回家啊,上有老下有小的要靠我们养,压力这么大,大家都跑到现在都是没挣到钱的人全在这边,挣到钱的人都老早回家了。

  等待客人的时候,叶师傅一般会玩会儿手机游戏。他解释说,这样可以缓解紧张的神经。不过,等待的时间一长,他就没有这个心情了。凌晨两点半,叶师傅把车开到了南京夜生活最繁华的酒吧街,决定在这里等等看。在等待的过程中,叶师傅和我们说出了他的心声。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我现在是不想干了,开不下去了,说实话我真的开不下去了。因为这个钱我交不起,不能说钱交不起来,我们是现在是钱你能挣到份子钱,但是你自己口袋里的钱挣不到,我们说白了,现在都在帮出租车公司在忙。

  不过叶师傅说,不干出租车,想从公司退车,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公司说你要退我就扣你钱,说扣我们违约金什么的,每个公司都这样,南京现在每个公司都这样。

  记者:想退也退不掉现在是?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对,它现在是你想退,说白了我们挣钱也不容易,它一口气要扣一个大几千、几千元钱,我们愿意让它这样吗?我们也不愿意。

  接近凌晨三点,叶师傅打算结束今天的工作。忙碌了近10个小时,叶师傅这一班能挣到多少钱呢?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叶轩:五点十五分上的车,现在是两点五十二我下的卡,我已经停运了,两百五十九元钱。

  259元刚刚保本,叶师傅说昨天由于生病,又停运了一天。但要交的份子钱却一分没少。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我们出租车现在就是伤不起,你生病,我今天赚了一百元钱,明天要不干,我明天就得贴钱进去,这是最简单的道理。

  记者:所以你今天感冒了也得(坚持)?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对,你感冒你再怎么,你发烧,我说好玩的,你只要车能开着,眼睛能看见前面你都得开车,因为它份子钱太高。


  

即使生病也要坚持跑车

即使生病也要坚持跑车

  不干欠着钱,干又挣不到多少钱。很多司机不得不在这两难纠结中疲于奔命。不敢生病、不敢休息是他们最现实的处境。其实这样的情况并不只是南京才有。在全国的其它很多城市,出租司机都面临着类似的困境。

  2011年8月,上海大众出租车公司推出了“租赁制”改革试点,取消份子钱,将出租车租赁给司机,这也率先拉开出租行业“份子钱”改革的序幕。可是,就是这样一项千呼万唤的改革刚实施一年,就被上海市政府紧急叫停,并要求不再扩大试点范围。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

  出租车业不再是“香饽饽” 2013年从事出租车业人数下降四分之三

  这位上海司机给我们算了这样一笔账:58个月12万,相当于每个月的租赁费为2069元,另外每月再交3000元的管理费,这两项支出就5069元,而这还不包含司机车辆的保险,社保,以及银行存款利息等费用,全部算下来,只比改革前每月少交几十元。而且所有的风险都需要司机自己承担,因此当时买车的人几乎都后悔了。

  南京市出租车司机:所有的责任他们都转嫁到你的头上了呀。都转嫁到你的头上了,出租车公司他们基本上不承担什么责任了。

  上海市政府试行租赁制的初衷,是为了降低出租车公司的份子钱,但在实际操作中,它却因为没能有效保护出租车司机的利益而被叫停。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员的执行院长傅蔚冈,一直关注出租车的份子钱问题,他告诉我们,以上海为例,出租车这个行业,和几年前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变。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上海在2009年的时候,愿意从事出租车,参加出租车驾驶员这个资格考试的人有一万三千多人 ,但到2013年就只有三千多人,就相当于降了整整四分之三左右。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行业已经不吸引人了?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嗯,不吸引人了。

  

2009年和2013年相比参加出租车驾驶员考试的人降了四分之三

2009年和2013年相比参加出租车驾驶员考试的人降了四分之三

  愿意当出租司机的人越来越少,而关于份子钱的抱怨越来越多。那么份子钱到底为什么这么高呢?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陈有西告诉我们,在现有体制下,很多城市的份子钱的构成,最主要包含几个方面。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陈有西:就份子钱,一块就是国家拿走的成本就是出租车的指标、运营的指标,这两块。第三块是硬件,就是买一辆新车的价格。

  陈有西告诉我们,目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出租车未取得营运资格的不得上路载客,因此出租车的运营指标就成为稀缺资源。每年从政府拍卖出去的拍照也是水涨船高。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陈有西:原来拍卖是十万元一台,后来到三十万元后来到五十万元,因为大家都抢着要这个指标,那这些人出租司机我开了这个公司,我只有二十台车,我巴不得搞到二百辆车,所以我就要抢这个指标,大家都在抢,虚假地把市场推高,推高以后他必须要从消费者头上去收回,要从出租车司机头上去收回。

  陈有西认为,要想解决出租车的高额份子钱,就要从源头上进行解决。

  上海交通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陈有西:降份子钱很简单,一块你城市增容的把出租车指标费降下来,第二块你国家税收可以让税,第三个就把出租车公司你把它解散到小一点,三辆车、五辆车就可以开公司,甚至让一个人一辆车就可以个体工商户运营,那这样的话管理成本就很低了。台北就是这样,很多就是一个人一辆车,他自己就是一个小的个体工商户直接向国家纳税,如果他里面有欺诈消费者、有罢运或者是他自己的服务质量不好,那投诉多了以后可以取消他的运输证,不让他进入这个行业。

  对于这样的说法,傅蔚冈也有着类似的看法。他说,份子钱高是出租司机抱怨的重点。因此行业改革势在必行。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我觉得今后出租车的一个方向,改革的方向就是说降低这个行业的准入门槛,比如说把目前的特许经营制度改为就是说以后备案制,说你自己愿意开出租,假如说你自己买了一辆车,就向政府相关部门进行申请,然后你通过了相关的资格考试,你就可以做,这样的话把怨言会少一些。

  半小时观察:

  交通运输部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底,全国约有出租汽车134万辆,企业8000余家,专职驾驶员260多万人。可以说,这其中的每一个人,都与份子钱有着直接的利益关联。近年来,围绕着份子钱的额度高低等问题,出租汽车公司与司机之间的矛盾一直持续不断。专家指出,“牌照”是维持传统出租车行业平静表面的关键。实际上,在限制出租车运营牌照的情况下,由于份子钱的构成不透明,人们普遍认为出租车公司是“躺着挣钱”,而且容易对主管部门的行政公信力产生质疑,认为会因资源的稀缺而导致寻租腐败。因此,破解出租汽车行业长期积累的一些深层次矛盾和问题,份子钱的合理性与透明化是一个关键因素。只有加强顶层制度建设,让份子钱合理、合适、合法,才能有效平衡各方利益,让整个行业健康发展。正如李克强所说,“现在触动利益往往比触及灵魂还难”。但是再难也还是要做。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5年01月26日 23:30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叶师傅是南京的出租车司机,他每天都要从下午5点工作到凌晨5点。虽然勤奋工作,但每月需要交的7200元份子钱压得他透不过气。他每天工作的12个小时里,有八个小时是份子钱。他不明白份子钱为什么要这么高。出租车业的改革春天究竟何时到来?敬请收看。(《经济半小时》 20150126 聚焦出租业改革:说不清的份子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