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803 直击重庆抗洪一线

来源:央视网2014年08月04日 00:57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前不久重庆市秀山县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同时邻近的贵州、湖南山区爆发了巨大山洪并汇聚到秀山县境内,一时间,秀山县全境四面受袭。】我们的记者也记录了山洪爆发后的紧急救援行动。

  暴雨突袭洪水肆虐消防官兵解救受困居民

  7月26日,当汪文俊站在重庆市秀山县武陵山脉的这个半山腰上,俯瞰谷底缓缓流动的平江河时,他很难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在十天之前,这个山谷里一片汪洋。

       汪文俊在半山腰向记者介绍当时的情况。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凤鸣路中队指导员汪文俊:这个水深起码已经到半山腰了。

汪文俊在半山腰向记者介绍当时的情况

  从7月11日开始,秀山县一连下了几天的雨,这种雨在当地并不少见。但是7月16日上午,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的报警电话突然密集了起来。

  人工语音:有119报警电话呼入,请速接警。

  工作人员:喂你好。

  人工语音:有排队电话。

  上午10时38分,有一个来自隘口镇的报警电话语音含混不清并且突然中断。接到这个不完整的报警后,秀山县消防大队凤鸣路中队立即出动抢险救援车,赶赴现场营救。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凤鸣路中队战士王培吉:我们现在是去隘口镇屯堡村。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

  王培吉:据报警人称那边是发生了洪灾,然后把别人房子淹没了。

  早在秀山公安消防大队接警之前,隘口镇派出所率先接到了村民王玉英的报警,说家里有三口人被洪水围困。王玉英家的房子位于两条河流交汇处的山沟里,地势低洼,被洪水四面夹击,已经处于一片汪洋之中。

  重庆市秀山县隘口镇镇长杨通军:人在房子里房子已经淹了,人在那里面。

  王玉英家的房子已经被洪水淹没了一半,但是看不到一个人。困在屋子里的三口人到底有没有撤出来呢?眼看着水位越来越高,民警距离洪水围困的房子直线距离也就一百米左右,但是,这短短的一百米距离,实在难以跨越。

  重庆市隘口镇派出所副所长禹贵川:因为水情太大,太严重了。无法到达那个被困地点。现在我们向局指挥中心汇报,请求专业的队伍来支持。

  中午12时许,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救援小组8名官兵赶到了现场。这时候,距离王玉英向派出所报警已经过去了两个半小时。她报警时所说的被洪水围困在家里的三口人还在不在屋子里?如果不在,又去了哪里?站在这个观察点,消防人员心急如焚,这一百米的距离,他们同样难以跨越。这时候,村干部指出了另外一条道路,可以绕道抵达被水围困的房屋。

  房屋被汹涌的洪水围困

  重庆市秀山县隘口镇屯堡村村支书李云成:那边过去有一座小桥,有一座小桥,从那里可以绕到。

2

  这条盘山道路崎岖险峻,遭遇暴雨冲刷后更加坑洼不平。走了一段后却发现,这条路已经走不通了。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凤鸣路中队指导员汪文俊:车是开到下坡那个地方,然后过来以后那边(和)这边所有的道路,当时全部都已经被水淹住了。淹了以后,当时我们下车,然后准备步行,从那里翻山过去。因为那里那个桥现在可以看到,那里已经断了。当时那个桥是被淹着了,这边过不去以后,然后我向村干部他们了解以后,从另外一座山,另外一条路然后翻到那个里面,然后可以到这座山。

  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的救援小组和隘口镇派出所干警果断改走第三条救援通道,以尽可能靠近被水围困的房屋。这条道路需要多绕出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正当大家在盘山道路上艰难行进时,隘口镇领导突然有了意外的发现。

  重庆市秀山县隘口镇人民政府镇长杨通军:人从那边过来了,从山上过来了。

  被洪水围困的房屋后边的山坡上,出现了三个人,正是这座房子的主人王玉英一家。救援组先是隔空喊话,指挥他们三人寻找地势高处避险。然后绕道一个多小时救下了困在孤岛上的王玉英一家三口。随后,救援小组立即赶往下一个报警点。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总共接到报警大概就是一百多次。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一百多次的报警是在多长时间接到的?

  雍清国:从中午11点到凌晨一点左右。

  7月16日当天,秀山县突降特大暴雨引起山洪爆发,全县27个乡镇全面受灾。

  重庆市秀山县应急办副主任向东木:特别是今年7月14日凌晨到17日凌晨这一段时间,降雨特别大。最高的雨量达到319.1毫米。

  7月26日,“7.16”特大暴雨洪水过去整整10天,通往王玉英家的这一条通道依然很难走,原来被洪水淹没的桥梁早已垮塌。汪文俊带领记者绕道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距离王玉英家一百米外的河滩上。到了这里,只能光脚前行,这厚厚的淤泥是洪水过后留在河滩上的。穿过泥潭,接着还要趟水过河,然后就到了王玉英的家门口。这几天,洪水已经退去,王玉英每天回到家里,整理东西,收拾屋子。记者看到,屋子里依然堆着厚厚的一层淤泥。

  洪水过后,河滩上积了一层厚厚的淤泥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泥是从哪来的?

3

  秀山县隘口镇屯堡村村民王玉英:这个泥都是里面发水,那个水冲上来泥巴。

  《经济半小时》记者:泥是从山上下来的还是从河里边上来的?

  王玉英:河里上来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冲上来的。

  王玉英:是,河里上来的,那个水都往这里漫。你看那个上面谷子,谷子都漂到那个房顶上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边有谷子印,这边前面你看,白的那个印儿。

  王玉英:上面不是有那个柜子把它装的那些东西。那个油啊,各种东西都漂在上面。

  《经济半小时》记者:就是房顶上那些米粒,那些谷子是怎么上去的?

  王玉英:那个是水漂到那里去的,谷子都往上走。

  《经济半小时》记者:是漂在水面上。

  王玉英:是,你看水漫到离那个房子只剩一点点到顶了。

  秀山县内波涛汹涌的洪水

4

  屋顶的最高处也沾满了谷子壳,这就说明,7月16日的洪水后来已经基本淹没了整个屋子。王玉英家今年收的三千斤多斤谷子已经在洪水中全部泡坏了。

  王玉英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什么时候发的芽?

  秀山县隘口镇屯堡村村民王玉英:都是涨水(发的)。这个谷子放在这个屋里,在楼上也有。他那天还没回来,这屋里有谷子,我拿不动。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现在家里面吃的东西粮食在哪儿。

  王玉英:粮食全部在这里。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谷子是用来人吃的,还是用来做什么的?

  王玉英:人吃的,我们吃。

  一家人的口粮和屋子里的东西都泡坏了,这栋房屋被洪水浸泡了几天也有些损毁,王玉英伤心之余却有些庆幸,好在听从救援人员建议,避险及时,全家人幸免于难。现在,她想得最多的是就尽早搬家到地势高的地方去。

  秀山县隘口镇屯堡村村民王玉英:以前也淹过,现在是第三次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以前淹到水有多高?

  王玉英:淹到这个门,这个门都把它淹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淹到门顶上了?

  王玉英:是,以前都淹到这里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想不想搬走呢?

  王玉英:怎么不想搬走,我住这里肯定想搬走了。

  公安消防与时间赛跑昼夜兼程开展生死营救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只有三十多人能够投入一线救援。一天时间内,要救援一百多处洪水灾害现场,十分不容易。秀山县是山区县,很多地方地形复杂险要,加上洪水断路,形势十分危急。那么,秀山县如何能够与时间赛跑,救援更多的生命呢?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接警中心

5


  报警人员:喂消防队吗?

  消防大队接警人员:是。

  报警人员:平凯马街七星组那边有滑坡,有四个人埋到里头了,给个报警电话联系一下。

  7月16日下午14:23分,秀山县“119”接到报警称:平凯街道七星坡组出现山体滑坡,导致一栋民宅内四人被埋。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13名官兵立即出动,紧急救援。消防官兵赶到现场时,当地村民已经在自发地进行搜救。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当时我们报警来到现场之后,这儿全部塌下了。这后墙全部垮了,另外泥石流全部堆下去了,整个泥土全堆满了。

  重庆市秀山县平凯街道平建村村民张朝富:亲家母就是我的姐,她就说老公死在里边了。

  张朝富是这起滑坡事件的第二位报警者,按他说的,埋在下面的除了自己的亲家之外,可能还有自己的一到两个外孙。

  重庆市秀山县平凯街道平建村村民张朝富:我就是没见到我两个孙子。我是哭了,心里气炸了,当时就是那种情况。

  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张朝富十分痛苦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相当于是你的外孙?

5

  张朝富:就是我的亲外孙。当时就是不知道去向,只知道这三个人没见。

  消防官兵联合当地政府、公安等救援力量迅速制定了搜救方案。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当时就我们分了两个组。一个从里面运土出去,组织村民和消防官兵。另外一组从这个地方,把上面多余的围起来的(泥石)朝那边移动,防止第二次塌方。同时派了几个同志到上面做观察哨,防止第二次塌方,造成第二次危害。

  然而,初步搜救情况并不乐观。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我们马上采用生命探测仪进行寻找,没有生命迹象。

  重庆市秀山县平凯街道平建村村民张朝富:就是一看,一屋子(泥石)堆的很高,搬也搬不开。就是在里面就没有生命了,当时我就是那样想。当时是气得脑壳都炸了,假如两个孙子砸了,我就没活头了。

  时间就是生命,消防官兵、公安干警、街道干部、基层民兵和村民一百多人联合展开了一场生命大营救。由于通往房屋后方的道路狭窄,挖掘机无法通过,加上堆积的大量泥土石块,救援很多时候要靠人工手刨。

  战士们靠最简易的工具进行救援

6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凤鸣路中队战士罗兴旺:最开始我们在这间屋子挖的时候,唯一用的工具没有工具,只能徒手刨。因为当时在屋里面都已经填满了,工具施展不开,就只有靠手。在这里边刨的时候,当时是下雨的情况,泥土都很松,边刨的时候,上面就边垮塌下来。我们大约在这里刨了两三个小时的时候,就有一个村民在这边,在这边。然后当时这个情况,这里是堆满了很多石块,有个村民就发现这里有一摊血迹。他告诉血迹之后我就自己拿一个电筒过来,趴在里看了一下,然后就发现这里被困者的手、头、肩部一直在这个冰箱下面。

  遗憾的是,70岁的崔永孟已经失去了生命。那么,他的老伴儿张婆婆和孙子又在哪里呢?就在大家继续搜救时,张婆婆和两个孩子从外边回来了。原来,出事时两个孩子在外边玩耍躲过了一劫,张婆婆当时却正在楼上。

  崔永孟老伴张婆婆:我在楼上我听到哪里有响声很大,他说不知道,就到下面看。哗的一声山体就落下来了,我就喊第二声,他就没答应我了,我就晓得他遭埋了。

  出事后,从外地打工赶回来的张余和丈夫在当地政府帮助下安葬了公公,并把两个孩子带回娘家居住,因为这个房子已经无法居住,另外,经过这起山体滑坡,张朝富希望有关部门能加固这排房子后面的山坡、排除安全隐患。

  重庆市秀山县平凯街道平建村村民张朝富:就是遭了这个事情,我还是要求政府把这个(屋)后山体,就是排除(隐患)。不排除,就是我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那里就是我家那里住不下那么多人。

  70岁的崔永孟在山体滑坡中失去了生命,不过两个孩子成功获救让一家人在悲痛中获得些许安慰。安顿好崔永孟一家人后,消防官兵的救援还在继续。其实对于救援来说,最困难的是晚上,由于夜晚能见度非常低,给救援工作增加了更多的难度和看不见的危险。

  这是秀山县石耶镇西大居委会亚岭湾组的一座小桥,外人看起来平平常常的一座桥,但是7月25日,当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站在桥边时,却有些后怕。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当时看着水很大,而且一片汪洋。当时看着不知道,你看现在这个树这个位置,这个白色的地方,当时水就到这里。今天一看,在下面还有河,还有个小桥(当时)已被淹了。当时我们在实施救援过程中,突然间交委有个领导他走上前来,就从这个地方掉下去了。掉下时,刚好我们两个救援人员伸手把他拉上来了。如果当时不拉上来,他就被卷到这个桥下去了。你看这边两边的树枝,都长得蓬一起了。如果一旦冲下来,人就被绞起来了。

  今年7月16日晚上,雍清国带着消防官兵赶到这里救援被洪水围困在屋里的两位老人时,这里只能看到一片洪水,大家走进水里展开救援时,并不知道双脚踩在桥上,也不知道桥有多宽,更不知道桥底下有暗流。四周一片漆黑,借助手电筒,只能看到一片洪水,和六七十米外被洪水四面围困的一栋民宅。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大队长雍清国:第一种方案是采用冲锋舟,冲锋舟过去。当时呢听周围的百姓说下面有很多杂草,冲锋舟无法使用。另外调整一种方案,救援方案,就采取了一种用橡皮艇。橡皮艇划过来,而且水流很急,根本划不过去,就第二套方案也失败。

  被困的房屋处于地势低洼处,洪水越来越高,水位深浅和有无暗流都不好判断。消防官兵迅速制定了第三种救援方案,用抛投器发射绳索到对面。

  消防官兵用抛投器发射绳索开展救援

7

  重庆市秀山县公安消防大队凤鸣路中队装备技师黄进:首先我们观察这两边的树,还有我们和被救物之间的距离。然后还要观察水流,如果距离不够,我们是否能够进入水里面进行抛投。

  救援人员:打到窗子上,你到你家门口看一下。打高一点,抛物线高一点,打。扯嘛,让它落下,绞起了不行了。重新来。

  由于黑暗中被树枝遮挡,第一次抛投失败,黄进为了准确命中目标,沿着他不知道宽度的桥梁冒险往洪水深处又走了五六米,进行第二次抛投。

  救援人员:窗子那边,靠窗子那边伙计。看一下到窗子那边,把那个线捡到。那根线,找线。掉下来没有?

  这一次,抛投器稳稳落地。而两位老人的儿子先期已经游泳到了屋里,配合救援。

  重庆市秀山县石耶镇西大居委会亚岭湾组村民彭洪:第二次就打过我这房子,打到后面去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房子那边什么地方?

  彭洪:那后面,后面。从这个上面打过去了,就是新房子上面打过去了。打过去,我就上楼去找那个线,用那个竹竿把那个(线)勾下来。

  《经济半小时》记者:打到那个小房的房顶上去了?

  彭洪:后面。

  《经济半小时》记者:后边去了?

  彭洪:后面那个线上面,最后我就用杆子勾下来。这里有线,我就用那个竿子把它勾下来,就拉到那个窗子里面。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哪个位子?

  彭洪:你看一下,固定到这里,然后里面再搞一个木板把它绞住,这里捆住,一起受力。

  经过几十分钟安装,消防官兵在老人被困房屋和319国道之间搭起了一条绳索。随后,消防战士何永龙牵着绳索、划着皮划艇赶到对岸,成功地救出了被困的两位老人。老人获救9天之后,见到记者依然感慨不已。

  重庆市秀山县石耶镇西大居委会亚岭湾组村民杨秀珍:党和政府和村里面的干部来解救我们,感谢他们。

  老人说,7月16日的洪水,从下午就开始往这个屋子里蔓延,但他们老两口觉得房屋不会垮,屋里还有东西要往楼上搬,就没有撤离。而从“7.16”洪灾爆发前一天开始,秀山县已经根据天气预报提前做了全县总动员,各级领导干部分头赶赴街道、社区和乡村,组织群众及时进行了疏散撤离。

  重庆市秀山县石耶镇西大居委会主任谯开发:因为之前下了一天一夜雨了,没有停。所以当天到7月15日下午,我和书记组织了几个人员,就进行大量的疏散人员,进行宣传工作。

  重庆市秀山县县长王杰:今晚上还有洪峰。把每家每户,特别是涉及到不安全的,就是说房子淹不完,你都不要在二楼三楼躲。因为原来房子结构不好,它一泡垮了,房子结构不好,它容易出现塌方。所以人员疏散完。

  重庆市秀山县居民:要涨水了,水涨得很凶现在。所以说要搬家。

  重庆市秀山县居民:东西哪里搬得完,来不及了来不及了。

  重庆市秀山县县长王杰:现在不能搬家,现在只能把人走出来,不要去搬东西,不要去搬了,人出来就行了。

  道路通讯中断生产生活受阻灾后重建工作任务艰巨

  7月11日至17日,重庆秀山县遭遇连续强降雨,辖区多地遭受特大暴雨,山体滑坡、泥石流、小流域山洪等地质灾害接连发生。秀山县消防大队迅速启动抗洪抢险应急预案,期间共疏散被困居民1000余人,处置多起房屋被淹、山体滑坡、人员被困等事故。但是,救灾工作并未结束,这场暴雨洪水灾害对秀山县的伤害有多大,如何进行灾后重建呢?

  秀山县7月16日爆发的大暴雨引发洪水肆虐,造成全县多处道路冲毁、桥梁坍塌,多处重灾区照明用电和通讯线路完全中断。

  国家电网秀山电力供应公司副总经理蒋伟:这是我们秀山片区受暴雨袭击过后,我们电力线路里头,受影响的有四千伏线路有19条,涉及到167个灾区。在目前我们特别是在暴雨袭击以来,接到县委县政府包括重庆市防汛办的通知,同时积极做出了安排,特别是材料准备和人员的准备。目前已经恢复了137个灾区,除了梅江地区和清溪地方。因为道路冲垮了,材料运不上去,有30个灾区暂时还没有恢复以外,其它的基本上在今天之内或者最迟明天,都能够全部恢复。

  这是7月18日,秀山县供电公司抢修洪安镇一处照明线路的场景。到7月25日记者采访时,当地照明线路完全恢复,少量通讯线路尚在抢修之中。被洪水冲垮的洪安镇到鹅绒镇之间的道路依然中断。

  路面塌陷给当地老百姓的出行带来不便

8

  重庆市秀山县交通局副局长付昱光:整个洪水面已经超过整个路面了。造成整个路面全部中断。目前这种位置只有50公分宽,只能单独一个人通行,给老百姓的出行带来很大的不便。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整个塌陷的部分有多长的路段?

  付昱光:这个路段遭到冲毁的有154米。

  这条路是链接洪安镇与峨溶镇的咽喉要道,道路垮塌后,当地交通部门立即封路管制,但是几天后,附近居民开始冒险通过。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从那边走过来你怕不怕?

  附近居民:心里边还是有一点怕。

  附近居民:肯定危险嘛,这个没办法。因为从那边绕远一半。按理说整个峨溶镇上洪安镇来取钱就这一条路。因为公交车走这儿后,两边转车,没办法。往那边差不多要远三十里路,往湖南绕远20多里路。

  《经济半小时》记者:往那边绕的话要经过湖南?

  附近居民:是经过湖南,这里是必经之路。现在洪灾过后都是上那边取钱。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为什么只能到这取钱,不能到你们镇上取钱?

  附近居民:不能,因为我们镇上没有邮局。

  附近居民:主要到9月1号开学。学生大一点无所谓,要是学生小的,从这走路去还是有一点危险。

  道路迟迟不能恢复,不仅给两镇居民生活造成极大不便,还影响到灾后恢复生产。菜农邓文江家里总共种了20多亩蔬菜,已经被洪水冲走了大半。

  重庆市秀山县洪安镇贵塘村村民邓文江:种菜冲跑了,连土皮都冲走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以前种的是什么呢?

  邓文江:这里都是蔬菜,茄子、豇豆、辣椒。这里边全部是蔬菜。

  幸运的是还有近10亩蔬菜劫后余生,但是,这些蔬菜很多已经成熟了还没有采摘,有的甚至烂到了地里。

  重庆市秀山县洪安镇贵塘村村民邓文江:全部是烂了看,你看。这个就是拉不出去,路垮掉了拉不出去,全部烂掉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现在红了也不摘了是吧?

  邓文江:现在拉不出去,人用肩挑挑不起。这些差不多过一两天就烂掉了,它全部熟透了,还有烂的。

  由于交通不畅,物流受阻,许多蔬菜在成熟后也只能烂在地里

8

  邓文江家的蔬菜每年能有七八万元的收入。今年遭灾后,直接损失有六七万元。在秀山县,这次洪水造成的损失有多大呢?

  向东木重庆市秀山县应急办副主任

  造成的损失也很大。农经作物损失就有2.3万余亩。

  据秀山县统计,全县农经作物受灾2.3万亩,房屋损毁360余户930多间。桥梁损毁4座,全县8座小型电站受损,公路受损77处,水渠垮塌71处,河堤垮塌85处,地质灾害滑坡13处,造成一人死亡。全县因暴雨造成的直接损失共计1.47亿元。目前,全县需要实施地灾避险搬迁群众1063户,其中今年计划实施搬迁205户。

  重庆市秀山县应急办副主任向东木:一方面就是所在属地的乡镇,还有我们县里面财政出一点资金。还有我们群众自筹一点资金,采取这种安置方式进行搬迁。

  不过,邓文江最关心的是恢复生产。他说,这一块地上的蔬菜虽然被洪水冲毁了,但土地还在,希望还在。他想再种蔬菜,恢复生产,无奈受灾后没钱购买种子化肥等生产资料。想通过卖菜解决,损毁的道路却迟迟不通。那么,这条道路何时动工修复呢?

  重庆市秀山县公路局副局长付昱光:7月22日洪峰消退过后,我们交委组织了专业人员请了,设计院做了一个整治方案,现在正在编制过程中。就是修护坝,加清理山边坡。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什么时候能开始修路呢?

  付昱光:目前只是一个初步方案,设计院还要来细化。目前为了方便老百姓的出行,我们准备尽快修一个临时便道。大概四米多宽,小车可以出行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临时便道什么时候修,什么时候能够修好?

  付昱光:修临时便道主要是要方便学生9月份开学通行,大概在9月开学之前把它修好。

  【半小时观察】根据当地气象和水利部门资料,重庆市秀山县的“7.16”特大暴雨洪水灾害,最高洪水水位是50年来一遇。然而面对这样的特大灾害,经过重庆市公安消防和各政府部门的提前疏散和通力救援确保了百姓的生命安全。当然成功的救援,只是迈出了抗洪救灾的第一步,恢复生产,恢复信心更为重要。由于面临种种困难,秀山县的灾后重建工作目前进展还不够顺利,很多毁坏的道路依然没有修通,农民的生产自救也有资金等困难。我们相信,只要拿出抗洪的精神,同时保持抗洪的紧迫感,加上各界的援助,一个山川秀美的秀山会很快回到人们的眼前。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8月04日 00:57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现在又到了夏季的汛期,很多山区的地方就面临着洪水的挑战。前不久重庆市秀山县就遭遇了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由于秀山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临近的贵州湖南山区爆发了山洪,并且汇聚到了秀山县境内,一时间秀山全县面临着洪水的挑战。本期节目就记录了山洪爆发之后当地紧急救援的行动。 (《经济半小时》 20140803 直击重庆抗洪一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