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628 来自棚改一线的报道:三线企业:棚改的创新尝试

来源:央视网2014年06月28日 23:18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曾经众多三线企业的职工宿舍已成为待改造的棚户区,面对这些住宿存在安全隐患,急需改造,却资金困难的企业老职工,政府将如何推进棚改?是否有新的棚改模式来帮助他们改善境况?已搬迁的居民又是否满意现在的居住条件呢?】上世纪60年代中期,在我国中西部的13个省区进行了一场以战备为目的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史称三线建设。建设起来的企业,被统称为三线企业。位于湖北西北部的襄阳市就是当时三线企业的聚集区之一。因为当时这些企业都是建设在边远的山区,所居住的房子,也是在当时特定的条件下集中建设的。40多年过去了,那些当年建起来的砖木平房、土坯房,虽然已经非常低矮破旧,管线也严重老化,存在很大的安全隐患,但还是有许多职工家庭住在这里,他们的居住环境亟待改善。

  汉丹机电厂棚户区改造 老职工住上新房子

  这里是襄阳市汉丹机电厂的职工宿舍,从1965年建厂至今已经50年,很多的老工人依旧还住在这里,今年72岁的退休工人刘定清就是其中的一位。

  湖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退休职工刘定清:住这里的房子都害怕呀。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害怕呢?

  刘定清:这是干打垒的房子,土墙。上面的木料已经都垮了,都烂了,上面的瓦条啊,檀木啊都烂了,几十年了万一塌了,你说能受得了?我们害怕一下雨,害怕一垮下来就完了,我们也害怕啊。

  刘定清说,从1965年建厂开始一直到退休,他在工厂干了四十多年,住在这个房子里也有三十多年,最多的时候一家五口都住在这间只有20多平米的房子里。刘定清的大儿子早年就已经搬出,现如今,就只剩他和在外打工的小儿子住在这里。儿子出去打工,他就一个人在这里生活。

  湖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退休职工刘定清:以前是个走廊搭起来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儿子住的地方?

  刘定清:他在外地打工回不来。远呢,在安徽。很远。

  《经济半小时》记者:一年也就回来一次?

  刘定清:对。

居住环境差,存在安全隐患的汉丹棚户区

居住环境差,存在安全隐患的汉丹棚户区

  老人告诉记者,这房子不仅阴暗潮湿,而且墙面到处是裂缝,冬天透风,雨天渗水,按说早已不能再住人。

  湖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退休职工刘定清:你看这房子,都是破破烂烂的,上面都是芦苇席、油麻毡,都烂完了,这房子不能动,都粉了跟旧衣服一样的,一动就完了。

  刘定清说,小儿子在外打工,也挣不了多少钱。他一个月退休金1800元,如果只保障基本生活,倒也还能过得去。但如果说要拿出一笔钱来买房子,改善居住条件,那他可就拿不出了。

  刘定清:现在经济条件不允许,没有钱。

  原国营汉丹电器厂建于1965年,隶属湖北省国防科工办,1987年下放到襄阳市管理。上世纪九十年代,工厂由于长期亏损,濒临倒闭,被襄阳市政府列为“特困企业”。 2004年企业进行了改制,改制后将非经营性资产剥离交由当地政府管理,成立了汉丹社区居民委员会。

  汉丹社区现有居民3800多人,住房多为平房和筒子楼,特别是“干打垒”的结构平房,不仅低矮、破旧、采光差,其筒子楼式的结构也因年久失修而损坏严重,水电线路老化,安全隐患很多。而因为企业破产改制,多年来这些房屋几乎没人来管理。遇到刮大风或者恶劣的雨雪天气,时常会发生房屋倒塌事故。根据2008年的统计数据,汉丹社区棚户区住户和无房户共711户,其中住“干打垒”平房住户410户,筒子楼住户122户。社区内人均收入在330元以下的低收入住房困难家庭502户。汉丹机电公司工会主席焦文堂告诉记者,因为厂区居住条件恶劣,改制之后的一段时间,工厂招工都曾出现困难。

  湖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工会主席焦文堂:来觉得挺神秘的又是个历史文化名城,来这以后看了住房条件还是很简陋,还是有点失望。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汉丹社区的这些平房大多依山而建,房龄都在40年以上,而且这里距离中心城区还有4公里多,因为地处偏远,市政建设方面始终存在着很多的历史欠账,排水、用电、供水都存在较大问题,居民们生活极为不便。在职工汪玉梅住过的旧平房,记者看到了他们真实的生活。

  湖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职工汪玉梅:这是那个老房子。黑的很,原来我们在这里住着24小时都要开灯,不开灯都不行。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是吧?

  汪玉梅:你看,黑的很。现在没人住了,放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过去十多年的时间,汪玉梅一家三代四口人一直住在这间20多平方的平房里。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以前就是一家四口人就住在这?

  湖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职工汪玉梅:嗯,我们外面搭了一间,外面用板子隔了一间。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哪隔的?

  汪玉梅:就在这一块,你看从这隔了一块,从这,这不有一个帘子吗?这个帘子这样一拉,然后柜子这样一摆,这有一张床。

  《经济半小时》记者:隔的一间是给老人睡的是不是?

  汪玉梅:老人睡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老人和小孩。

  汪玉梅:你看我们就在这里做饭,刚开始我们来的时候,很早以前还没有这个,在我们之前,人家搭的一间。因为就没有厨房。这是后来搭的一间。

  汪玉梅还告诉记者,因为这里低矮潮湿,所以经常会出现蜈蚣、蛇等。

  湖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职工汪玉梅:我在这里面都被蜈蚣咬了几回,蜈蚣多,虫多。我姑娘都说没办法住,老是问我啥时候买房子?我说等着吧。

  2009年4月,襄阳市人民政府同意在汉丹社区进行棚户区改造试点。之后,襄阳市正式批复汉丹社区棚户区改造住房项目,计划建设保障性住房624套36960平方米,其中棚户区改造住房384套24960平方米。汪玉梅是汉丹工厂最早享受到这一政策的工人之一。

  汪玉梅:我们都蛮高兴的,很早就报名了。

  2010年4月30日,汉丹社区申请棚户区改造中央专项补贴资金499万元,每户1.3万元,考虑棚户区改造的实际困难,中央财政于2014年1月增加拨付补贴资金355万元,每户补贴达到了2.22万元。经过近两年的等待,今年年初,汪玉梅如愿以偿地搬到了现在的新家。这套79平米的两居室,虽然装修布置简单,但是对于住了10多年的老旧平房的汪玉梅来说,能住这么宽敞明亮的新房,已经很出乎意料了。 

棚户区居民已搬迁了环境舒适干净的新家

棚户区居民已搬迁了环境舒适干净的新家

  湖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职工汪玉梅:我根本没想到我还能够买房子,真是没想到。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没想到还能住这样的房子。

  汪玉梅:对,要不我爸妈都说你现在真好,我现在也是就我们家条件最差了,你的房子买了,他们也放心了。

  汪玉梅还特别告诉记者,她家这套房近80平米,总共花了17万多元,算下来,每平米单价才2100多元。自己交了9万多元的首付后,又用公积金贷了8万元。尽管为了买房找亲戚借了几万元,但她买房的价格几乎是周边商品房价格的一半,如果没有棚改政策,她根本不敢想像自己还能买得起房子。

  湖北省襄阳市汉丹机电厂职工汪玉梅:那差距肯定的,二三十万,我觉得。说不定还不止。好多亲戚到我们家来,说你们这个房子真好,朝向也好,风向也好,太阳光也好,又亮堂,这个房子又便宜。我说是的呀。要不是国家有政策,我们也住不了这个房子说实在的。

  在最多的时候,襄阳有30多家三线企业。住在棚户区的居民,过去大都是这些企业的职工。他们中的多数人收入来源少、收入水平低,有一定的共性特点。要改变居住条件,单靠他们自身的能力显然是不够的。不过,现在当地政府已经把棚改工作做为一项中心工作,在想方设法进行推进。这其中最受关注的,就是棚改的政策。

  更多“三线企业”需改造 ,摸索新的棚改路解决困难问题

  上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在我国中西部的13个省区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国防、科技、工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史称三线建设。数以万计的工人、干部、工程技术人员,怀着一腔热血,满腹豪情,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鄂西北,为当时的襄阳地区的三线建设贡献着自己的力量,这其中有东方化工厂、湖北化纤厂、江华机械厂,还有襄阳内燃机厂等许多企业。

  湖北省襄阳市房管局局长赵新建 :(当时)就是把大量的军工企业迁入到襄阳地区。所以说襄阳这一块是三线军工企业的,是比较多的。这个最多的时(候),到了有三十多家吧。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现在有多少?

  赵新建:现在还有十几家。

六十年代中期正在参与大规模三线企业建设的职工

六十年代中期正在参与大规模三线企业建设的职工

  随着经济和社会环境的变化,襄阳当地原本众多的三线企业,开始缩减变少。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随着国家政策调整,有的转为了民营企业、有的因改制破产已经消失,还有的仍在继续发展壮大。不过,这些企业都碰到了一个共同问题,就是这些三线企业的职工家庭的居住生活条件,大多十分艰苦,从建厂至今始终没得到改善。位于襄阳宜城市雷河镇的湖北东方化工厂,是襄阳市当年规模比较大的三线企业之一,至今仍然有1300多户居民住在干打垒平房、砖木平房里。这些年久失修的房子,普遍存在着屋面漏雨、地基下沉、墙体裂纹等问题,安全隐患十分突出。

  湖北省襄阳市东方化工建房办主任刘昌贵:干打垒的,砖与木结构的这种简易房,一共将近1300套。这个600多的单元楼当中,由于工厂建厂初期建的单元楼,它的结构不是完整的,3、4个平方米一个厕所,客厅和厨房它是半边的,所以这个(功能)不全,工厂在2007年的时候,就开始向地方政府争取,并寻求政策,解决职工的住房,一个是安全隐患,再一个同时改善职工的住房状况。

  2010年,在国家棚改政策的推动下,东方化工被列为襄阳市第一批棚户区改造建设项目,批复建设规模8.4万平米,共1164户改造住房,现已建成9栋772户。今年已经70多岁的刘宪成、陈吉荣夫妇,都是在东方化工厂工作了40多年的老工人,退休之后也一直住在厂里的棚户区,如今,他们也买到了新房。

  湖北省襄阳市东方化工厂退休职工陈吉荣:就是说有棚户区改造了,孩子说妈,你说我们把你放在家里也不放心,他说干脆我们几家商量商量,把棚户区改造方给你买一套,我说买一套。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花了多少钱?

  陈吉荣:这都是老大办的,可能将近20万,老大他们姊妹三个商量的,三家凑在一起买的。

  老人告诉记者,他们买这个房子每平米大2800多元,和他们小区一墙之隔的商品楼盘价格在6000元以上,没有棚改政策,他们也不可能买得起这样的房子。

  湖北省襄阳市东方化工厂退休职工陈吉荣:你要是比商品房是便宜多了。这也是有个好政策,要不是好政策,我们也分(买)不到这个房子。

棚户区居民现在入住的新小区

棚户区居民现在入住的新小区

  记者了解到,东方化工首批772户棚改房,建设资金共计1.6亿元,其中中央及政府补贴资金约2.5万元每户,地方政府配套资金1046万元,职工自筹资金14954万元,建设前期资金主要由开发商垫资,职工自负放款分三次逐步交纳。东方化工厂建房办主任刘昌贵告诉记者,未来他们还将继续申请推进二期改造,最大可能地帮助棚户区职工改善居住条件。

  湖北省襄阳市东方化工厂建房办主任刘昌贵 :现在跟政府报了二期计划,就是把一期的392套,作为二期的续延计划,那就是自然的,这个国拨资金是到位的,地方配套也是到位的。

  采访中,襄阳市房管局负责人告诉记者,三线企业一直被纳入整个襄阳市国有工矿棚区的改造范围,需要改造的棚区有一万多户,涉及职工数万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这样的任务很不轻松。

  湖北省襄阳市房管局局长赵新建:这个压力对地方政府来讲,是压力很大的。我们是已经有8个项目在全面推进,已经有六千多户,也就是说通过这个异地安置,彻底解决了他们的住房问题。还有这个三千多户,就是将近四千户,正在,我们正筹划,今后采取哪种方式来解决他们的住房问题。

  赵新建告诉记者,相对而言,这些正在推进的棚改项目还好办一些。一些边远的三线企业,因为交通不便,位置偏远,企业效益很不好。 如果原地进行棚改,就更难得到支持,因为在工厂前途并不明朗的情况下,很少有职工愿意把新房子买在偏远的山区。这样一来,棚改工作的推进就遇到了很大的挑战。同时也有一部分职工,即便棚改房远远低于商品房价格,也无力购买。针对这些具体问题,他们决定通过廉租房或是共有产权方式,来解决好职工住房困难的问题。

  湖北省襄阳市房管局局长赵新建:比如像我50平米的房子,我先买30平米成吗?可以啊,然后是20平米是租赁,你按月的话,你缴纳是20平米租金,30平米是你自己享有产权。但是我有条件了,我生活条件改善了,我再把20平米买回来,这完全是我自己的产权,这都是有出路的。

  棚户区改造遇到最多也是最直接的问题,就是资金的问题。但是襄阳市因为棚户区与三线企业的特殊的关系,面临的安置工作也是个难解的疙瘩。当然,办法总比困难多,面对具体问题,还需要更灵活的对策。
  
  位于湖北省东南部赤壁市的三线企业蒲圻纺织工业集团公司,曾经是赤壁市最大的一家工业企业,创造了许多辉煌和第一,也使得这里的常住人口高达数万人。如今,这里也成了当地棚户区面积最大、家庭最多的集中连片区。改造它,可不是一个轻松的任务。

  蒲纺集团棚户区改造遇资金问题 政府与居民共同努力解决

  始建于1969年的蒲纺集团,曾经是湖北省赤壁市最大的一家工业企业,也是湖北南部曾经最大的一家三线军工企业,高峰时有职工1.6万人,厂区常住人口数万人。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梅爱:蒲纺最红火的时候是80年代中期。当时蒲纺这块是车水马龙,产品,我们主要是军品,当时是军品。是车子等着要货。当时我们的整个80年代中期,最红火是当时的这个工业总产值7.5个亿,一年的。

  1975年蒲纺集团由部队移交给了湖北省,当时为全省最大纺织联合企业。但是从上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蒲纺集团开始出现经营困难,2004年湖北省下放移交赤壁实行属地管理,蒲纺面临破产。 

已经破败的三线企业厂房

已经破败的三线企业厂房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梅爱:2004年到2007年,这个三年期间,破产改制完毕。2007年改完了之后,我们蒲纺就由原来的生产经营型这个职能,转变为管理服务型,改制下面所属的企业,全部进行民营,就改名为现在的湖北赤壁蒲纺工业园区管委会。

  在蒲纺集团厂区,记者看到,面积达数平方公里的厂区,一片破败景象,曾经的厂房要么堆满杂物、要么长满杂草,过去的繁荣早已不复存在。这种成片的红砖、红瓦的建筑在厂区最为常见,这些已经40多年的建筑,虽然破旧、阴暗,但它依然是厂区职工的主要居住之所。今年已经70岁的退休工人刘香泽有一儿一女,现在,女儿出嫁了,只剩老两口和儿子住在这间30多平米的房间里。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集团职工家属王才林:这是原来的厨房。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以前姑娘住的?

  王才林:是的啊!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当时住在这里?

  王才林:是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那儿子住哪儿呢?

  王才林:儿子住这边。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哪儿?带我们看看。

  王才林:就在这个客厅。

  《经济半小时》记者:儿子就住这边?

  王才林:以前这里摆一张床,这里有张床。

  后面这里搭起的一个简易棚子就是家里的厨房。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集团职工家属王才林:这边是做饭的。

  《经济半小时》记者:在这样的地方做了三十多年的饭?

  王才林:对,我儿子已经三十一岁了,没出生我们就住在这里。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后来自己搭的一点是吧?

  王才林:是的。

  王才林说,家里条件差,儿子三十多岁还没有谈女朋友,她心里一直很内疚。

  王才林:一看这个房子不行,哪个(女孩)瞧得起啊,是不是啊。我肯定难受。

  因为是一楼,房子背后就是山,这里阴暗潮湿,经常还会有蛇直接爬到了家里。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集团退休职工刘香泽:我当时喂了鸡,这么大的蛇就爬到家里来了。家里经常有这些,蜈蚣、蝎子什么都有。

  刘香泽告诉记者,她的儿子从前一直在外地打工,2011年生病之后到现在,就始终待在家里了。现在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全得靠着他们夫妇俩每月2000多元的退休费。为了节俭过日子,他们在山边种上了菜、自己还养了鸡鸭,有时就用捡来的一些柴火做饭烧水。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集团退休职工刘香泽:这个地方,柴禾还有,有时人就辛苦一下就行了。

  刘香泽说,虽然房子住得很狭窄、日子过得清苦,但比起那些更困难的家庭,他已经很知足。最让他满怀希望的一个消息是,蒲纺集团从2010年开始了棚户区改造。现在,搬进新居的希望,离他越来越近。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梅爱:2010年年初开始,到2010年5月份,,当时确定了2251户的对象,主要是房屋比较简陋,建厂初期,70年、71年建的房子,砖木结构,一般就是最高的是两层楼,大部分是两层楼,有的一层楼,比较简陋,房子面积比较小,还有一部分是危房。

  据了解,蒲纺集团首批推进了574套棚改房,资金来源于中央财政资金1100万元,赤壁市配套1000万元,职工购房款1600多万元,2013年11月,这些棚改房已经完工并逐步交付使用。而在女儿的资助下,刘香泽一家也申购到了一套90平米的棚改房。当记者来到刘香泽的新家时,这个三居室的装修,已经完成了一大半。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心理是什么感觉?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集团退休职工刘香泽:那感觉我高兴啊。

  刘香泽儿子:第一次过来看的时候,肯定高兴了,我在那个(旧)房子里,住了三十年。

  刘香泽告诉记者,他买这个房子总共才花了5万多块钱,房子虽然有90平米,但除去补偿老房子的30多平米后,他只需要交余下的50多平米的房款。每平米价格900元。这仅仅是周边商品房价格的三分之一。

  刘香泽的儿子:节约了20万元。

  蒲纺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梅爱告诉记者,目前已经建成的574套住房,仅仅是蒲纺集团需要改造项目的四分之一,棚户区职工希望能够继续推进,甚至能够再快一些。但是,建设无法回避的最主要问题还是资金问题。第一批建成的这574套房,都是按照900一平米的成本价出售给住户的,而按照现在的建筑要求和成本,还是按照这个价格出售给住户的话,资金缺口太大。

  湖北省赤壁市蒲纺工业园区管委会副主任李梅爱:你想想我们现在,每一户的居民,就是574户的居民,大约我平均算了一下,三万五千块钱左右,平均就是一户买到手,三万五千块钱。现在我们目前针对这个棚户区的房子是砖混结构,按照现在新的建造要求的话,必须是框架结构,框架结构,这个建造的成本就要高了,可能(买一套房)达到7万元钱,7万元钱,他也不一定接受得了。就这么个问题。很难推进,推进不下去。

  同样感觉到压力的,还有赤壁市分管棚户区改造工作的副市长宋慧宇。

  湖北省赤壁市副市长宋慧宇: 国家的补贴资金也是有限的,包括我们地方配套也是有限的。比如说我们现在近期建起的一期的房子,八九十平米的房子,实际上他们职工只需要拿四万块钱出来,这一套房子(成本)要多少钱呢,七八万块钱,拿一半钱出来都肯困难,到目前为止,据我了解还有100多户没有拿钥匙。

未被改造的棚户区居民的孩子们在学习交流

未被改造的棚户区居民的孩子们在学习交流

  宋慧宇表示,蒲纺集团棚户区困难户多、问题多、矛盾突出,政府将针对蒲纺棚户区的具体情况分类进行推进改造工作。对于一些特别困难户,采取廉租房等形式解决当前的住房困难问题,另外就是充分听取棚户区群众意见,想方设法继续推进棚户区改造。

  宋慧宇:我们正在做的就是对这些有意愿的,就是接受现在这些政策的国家补贴一万三千块钱,我们政府在适当补贴,就需要他们自己拿出多少钱给他算个帐,如果他们愿意接受,我们还是要继续推进。

  【半小时观察】

  襄阳的棚改不轻松,这不只是因为这里三线企业多,形成的棚户区面积大,困难人口多。更重要的是,需要建设的资金,与棚户区居民的支付能力之间,存在着不小的差距。收入水平低,是棚户区居民的共性特点,资金压力大,是棚改的共性难点。对此,各地都在尝试一些办法。今天我们在襄阳的尝试中,又看到了打算引进廉租方式解决特困家庭搬迁的新思路。无论最终用什么办法,提升棚户区居民的生活品质,改善他们的住房条件,正在成为我们这个社会的共识。棚户区改造有它商业运作的一面,更有社会福利和人间温情的一面,有了这样的前提,我们就不怕没有创新的思路来解决具体的难题。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6月28日 23:18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半个世纪前,三线企业是共和国最坚强的支柱,当年的简易职工住房,如今却成了困难的代表。作为最老的三线企业之一,襄樊蒲纺集团在企业破产改制后,许多老职工依然住在过去分配的破旧的棚户区里,因为家庭生活条件差,他们的家属都遭遇了不同的人生故事。蒲纺集团首批推进了棚改房,资金来源于中央财政资金,赤壁市和职工购房款,慢慢的职工们也都将走出住房的困境。敬请关注! (《经济半小时》 20140628 来自棚改一线的报道:三线企业:棚改的创新尝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