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626 来自棚改一线的报道: 洛阳:工业老城的新棚改

来源:央视网2014年06月26日 23:01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九朝古都洛阳,是过去国家重点兴建的工业基地。然而昔日繁荣热闹的厂矿区,如今却成了棚户区改造的硬骨头。老工业基地棚户区改造,政府主导,企业推进,许多老职工搬进了新房子;然而对于分散的城中村,没有相应企业负责,改造又该如何进行呢?】九朝古都,如何处理保护与建设的问题?钱从哪来?土地谁出?人往哪去?洛阳,如何解决50年棚户区难题?
 
  洛阳市老街坊,房屋年久失修变危房
 
  通过连续五天的棚改系列报道,我们不难看出,棚户区的形成,往往有着相应的历史原因。在这一轮棚改攻坚战中,国有厂矿、林区、垦区被列为了重点,而这三种类型的棚户区,也被称为棚改的硬骨头。那么,这些硬骨头到底难啃在什么地方?如何才能啃下来呢? 
 
  这里是洛阳市涧西区的建设路,路的一面是整整齐齐的厂房,对面就是相对应的一排住宅区,70多个街坊。伴随着这些厂矿的建设,当年数万热血儿女、产业工人告别家乡,从祖国各地进驻洛阳,那些曾经的年轻小伙、靓丽姑娘如今大都步入老年,他们的子女也步入了中年,家住43号街坊的李强就是这些老人子女中的一员,他告诉记者,这里的楼房大多数都已经年久失修,变成了危房。
 
  

1

李强所在厂矿区中的某一民居

 
  洛阳铜加工集团职工李强:我们小时候以前都在这上面玩,现在现在已经不敢在上面踩了,因为怕随时塌下来,现在混凝土和钢筋已经开始剥落了,这个是钢筋这块。
 
  看着眼前开始脱落的钢筋和混凝土,李强无奈地告诉记者,和这条街上其他的房子比起来,这栋楼房的外观还算不错,但是这栋建筑却有几十年的历史了,这里居住过他们祖孙三代人。
 
  洛阳铜加工集团职工李强:我们家也是从那时候开始就搞建设的时候,从东北那边搬过来的,搬过来了以后,这个房子是56年开始筹建,62年就基本上已经开始住人了,我们家是65年过来到这,反正一直住到现在。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李强的爷爷作为当年洛阳铜加工厂的建设者,从东北老家来到这里,工厂建好之后,爷爷又去建设其他的工厂,而他的父亲便留了下来,李强生在这里长在这里,斑驳的院墙记载着他成长的苦与乐。
 
  洛阳铜加工集团职工李强:居住这块有点危险了,这样的居住确实有点危险了。这块已经粉化的,已经露墙体了。过去还有窗,我们小的时候还有窗户,玻璃,现在连窗户也没有了。
 
  

墙壁粉化,已经露出墙体

墙壁粉化,已经露出墙体

 
  沿着开始脱落的楼梯,记者来到了李强位于三楼的家,在这栋楼里,每一个房间就是一家,一层住着六家人,三家共用一个厨房和卫生间,时至中午,李强的姐姐和母亲正在厨房里面忙着做菜。
 
  洛阳铜加工集团职工李强家人:这上面不是水泥板。这上面是芦苇。
 
  李强:我们三楼是芦苇和泥整个。
 
  李强家人:老鼠在上面堵着,老鼠说掉下来就掉下来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老鼠?
 
  李强:你看那个口就是老鼠咬开了,它能从那块下来。一楼二楼是水泥灌浆整个楼板,但是三楼不是,三楼顶是芦苇加泥完了再刷的水泥,现在已经这块很危险了,包括里面的电线也老化。
 
  虽然条件艰苦,甚至于还有些危险,李强的家人却非常的乐观,每隔上一段时间,家里人都要做上一桌这样的好菜,欢聚一堂。李强和他的两个姐妹,就在这间不足十九平方米的屋子里降生,这间小屋子人口最多的时候,曾经住过十三个人。现在,李强已经搬离了这里,剩下母亲和姐姐以及孩子三代人在这里居住。李强最大的愿望就是给母亲购买一套住房,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环境。
 
  洛阳铜加工集团职工李强:月收入两个人能达到两千多块钱、三千块钱。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真的假的?
 
  李强:真的。真的很低。所以说根本对于买房。
 
  《经济半小时》记者:现在咱们这一带的均价大概在多少钱?五六千?四五千?
 
  李强:五千左右。五千朝上。寄希望于企业把这个老的住房,完了重新建成新房,这个价格比较符合这个职工的收入。
 
  李强告诉记者,自己和爱人都在洛铜工作,月收入不到三千元,购买当地的商品房至少要5000元以上,这对他来说简直是个天文数字。所以棚户区的改造成了他最大的盼望,但是,自己所在43号街坊已经被划入棚户区的改造范围好几年了,但却迟迟没有见到实质性的进展。
 
  洛阳铜加工集团职工李强:能把咱们棚户区改造这块的建设更加快一点,这个是最主要的。现在时间拖的也比较久,但是老人的时间他不一定能等到。
 
  43号街坊里住着很多像李强家一样的人,像李强的父亲一样,很多父辈在这里一住就是一辈子,也有人带着遗憾离世。李强盼望着改造的速度能再快一点,毕竟这些老人的时间特别有限,而且,有些楼房的质量实在让人担忧。
 
  居民:你看这是公共的厨房,这我们这个都不住,我们经常收拾,你看管道沤的都不行了,脱了一层又一层,这根本做不成饭,做饭上面得掉。
 
  洛阳铜加工集团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高洁:现在这个外墙,外墙就是由于咱们那个日常的排水设施的一些老化,长期的渗漏,造成子这种砖的这种粉化。原来我们可以看到外墙的厚度应该是240毫米厚的,现在可能粉化了得有100或者是120。就是变薄了,整个这个承重结构,维护结构变薄了。我们请过洛阳市的危房鉴定中心来鉴定过。他们说现在等于是C级危房。
 
  

由于粉化而厚度变薄的墙体

由于粉化而厚度变薄的墙体

  高洁是43号街坊整体棚户区改造工作的负责人,她对这里的六栋老式楼房可以说是了如指掌,由于建设时间跨度在八年左右,这里的一些仍在住人的建筑已经被确定为C级危房,不过这里还不是她最担心的,她将记者带入了一座特殊的老式建筑。
 
  洛阳铜加工集团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高洁:这种墙体就是我们五十年代经常用的这种工艺,施工工艺,中间是一些木板的夹层,外边是抹灰层。从强度来说,从咱们的消防性能来说都是非常差劲的,跟我们现在有了很大的一些差距。
 
  沿着昏暗的照明、起伏的地面、四处堆放的垃圾,记者很难相信这样的环境里面现在依然有人在居住,采访时高洁也非常担忧的告诉记者,这里原本是职工食堂,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后,由于住房紧张,这里也被改造成为住宅区,一直到今天。
 
  当地居民:赶紧拆。明天拆都没问题。这个漏。
 
  当地居民:尤其夏天下雨真是。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有那么严重吗?
 
  当地居民:你看门口这掉的。
 
  当地居民:掉皮子。
 
  对于整个43号街坊而言,这里的破败的建筑却是他们生活的基础。由于收入有限,这里的绝大多数家庭很难通自己的能力改变现状。他们无一例外地把希望寄托给了地方政府,盼着棚户区的改造工作能够早日进行。
 
  洛阳铜加工集团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高洁:几次三番提出要立项,直到去年年底才立上项,立上项我们这个对整个小区的一些改造,前期的规划设计都在进行,原计划是6月份,本月份要启动一些征收、拆迁的宣传工作,现在看看因为可能区里边的一些工作的安排能衔接上,还有许多事情需要解决吧。那我估计会推到7月份。
 
  由于43号街坊的地下属于文物保护区,这里的改造项目迟迟没有立项,不过高洁相信,在当地政府和企业的通力配合下,两到三年之内,这里还是能够启动改造的。现在,整个洛铜的棚户区改造工作,已经在按部就班的进行了。
 
  洛阳铜加工集团房地产开发公司经理高洁:我估计在五年之内能够全部开工。就是说我根据我的拆迁、征收的进度,可能在2014年到2017年可能全部开工,但是你要是竣工可能我觉得还要再往后延续个三年。
 
  

老人倚窗而立,盼望能搬新家

老人倚窗而立,盼望能搬新家

 
  老工业基地改造,政府主导企业推进
 
  洛铜集团的43号街坊实际只是一个缩影,很少有人知道的是,作为“一五”时期国家重点兴建的工业基地,九朝古都洛阳见证了我国工业时代的辉煌与梦想。 整个“一五”期间,相继在洛阳选定厂址的有铜加工厂、棉纺织厂等等,构成了洛阳工业建设的主体框架,被称为“十大厂矿”,相应也就出现了大量上面所见的棚户区。那么这种状况有无可能改变呢?
  冒着淋漓的小雨,记者又赶到了中国六冶洛阳公司的一小片棚户区,低矮的平房上面铺满了花花绿绿的遮盖物,沿着狭窄泥泞的道路记者见到了这里的一位老住户。
 
  中国六冶洛阳公司职工张彩霞:因为盖了一段时间漏,都是自己搭的也没有东西,都是用的板条啥的,上面铺的东西都开始掉渣了,为了漏雨完了就铺点这个,遮点,现在有油烟了,时间长了,也没法弄,原来都给它贴油纸,这回贴都贴不上,太多油了,也没弄,现在都成这样了。
 
  

张彩霞家用油纸贴住的屋顶

张彩霞家用油纸贴住的屋顶

 
  张彩霞现在居住的是当年企业搭建的平房宿舍,她是在1989年好不容易才分到的这个平房,这一住就是25年,现在是和丈夫女儿以及自己的一个妹妹四口人住在里面,而眼前的厨房是她自己搭建的,住在这个平房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潮湿。
 
  中国六冶洛阳公司职工张彩霞:好像是不是草和土弄一块了,你看这啥。
 
  张彩霞:你再抠一下,你看一碰就掉。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这是土坯是吧?
 
  张彩霞:土坯房子里面到底有没有砖我也不知道,你就看这也有砖,草啥的。上头裂缝了。
 
  潮湿不但直接改变了房子本身的安全,也同时侵蚀着家里的电器性能和安全使用。
 
  《经济半小时》记者:冰箱为什么怎么成这个状态了呢?
 
  张彩霞:对啊,整天放着,潮了,完了就不管用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冰箱坏了。
 
  张彩霞:坏了,完了就没那啥了,原来洗衣机都在这放着,时间长了,潮就都糟了,啥东西,线路一糟就坏了,就当着碗柜在这扔着。
 
  

由于潮湿冰箱线路坏掉,所以只能用来当碗柜

由于潮湿冰箱线路坏掉,所以只能用来当碗柜

 
  不仅冰箱成了碗柜,其它的电器也成了家里的摆设,失去了应有的功能。而最让张彩霞闹心的是老鼠、蚊蝇的侵扰。
 
  张彩霞:老鼠你都能看见它跑。完了一潮,小虫子飞。睡觉晚上像我们都是不管冷不冷都把电扇开着,不是扇着电扇好一些,把飞的小虫子啥的最起码能扇走。
 
  住在这样狭窄、潮湿、阴暗的环境里面二十多年,张彩霞并没有因时间长而变得适应,她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能早日搬离这里。
 
  张彩霞:别人一问你家住几楼,俺家住一楼,你家在哪住,就在绿野家属院,就是绿野家属区这里住,一般她也不领她的同学来,很少领。觉得心里头觉得可压抑,别人一说,总觉得不好意思说咱家住哪,不光孩子有这种心理,我也有这种心理。要是暗示你家住哪,真是没法说,总觉得咱这一辈子到现在还没有住上楼房,就是这种房子,叫别人一说现在哪有这种房子啊。
 
  张彩霞所在六冶是专门建设厂房的企业,她和丈夫建了一座座的厂房,但他们自己却一直住在这样的平房里,这让她心里一直很不好受。好在这种日子张彩霞就要熬到头了,就在距离她家不远的地方,中国六冶为所属员工建起了新的楼房。
 
  中国六冶洛阳公司职工张彩霞:现在不知道,到底最后到底定下来多少钱一平不知道,现在按3000块钱一平收的,要说正常的收90平收,应该是27万。俺们那系数高一些,算下来就是30万零几百块钱。
 
  张彩霞的爱人在1998年时下岗,家里的经济情况比较拮据,为了凑足购房的30万元,她借了不少钱。如今,她每天都在关注楼房的建设进度,记者的采访,让她得到一个亲眼看到新家的机会。
 
  张彩霞:比那个强,这个没法比,真的没法比。反正这块,快到退休了,反正这房子能住上,就行了,心愿也了了。反正政府也那个时候对我们确实,确实是特别的好。就是要不是这一块,你说我们到时候那一块轻易不扒的话,我们也住不上这个房子。
 
  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新家,张彩霞着实有些兴奋,望着不远处自己还在居住的平房,再看看眼前的新房,她的心情有些激动。
 
  

张彩霞新家的外观

张彩霞新家的外观

 
  中国六冶洛阳公司职工张彩霞:最大变化,环境不一样了。你想想那边的环境是什么样的,你这个环境起码你站到这块,你看到你多什么,多敞亮,什么都能看到,不管是空气,各个方面好。那边那个房子不管是出去干什么,都不方便,只要一下雨阴天。
 
  那么,根据进度,她能在什么时候搬进这个新居呢?带着问题,记者找到了这个项目的负责人。
 
  中国六冶房地产公司副总经理郑大光:这个房子名称叫绿野家园这个保障房项目(音)。它是2011年10月份开工的,计划是今年6月份,6月底交工。一共这个房子是601套,其中540套是这个高层住宅,就是我们一共有三栋楼,每一套80平到90平这个样,三栋高层540套,还有两栋小多层61套,那个是每套大概70平的面积,一共下来大概是5300平这样的大数。
 
  郑大光告诉记者,这个保障房项目是在洛阳市政府的主导下,企业来完成的,按照计划,到2017年,整个企业都将会告别棚户区。
 
  洛阳市旧城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主任常安仁:只是把土地原来的工业用地,把这使用性质变成建设用地,变成之后还是这个企业。那么你企业进去,你就盖房子解决,按照条件解决,经过职代会通过,解决你这一些困难,棚户区你给把它改造。
 
  这种政府主导、企业推进的模式在洛阳工矿棚户区改造过程中,尤其是涧西区的改造中占到了很大的比例。
 
  中钢集团耐火材料有限公司生活服务部总经理付五彬:这一块确实,谁看了谁是棚户区,确实也是厂里一块心病,随着这一块改造结束了,可以说厂里的棚户区改造,基本上大头落地。
 
  作为洛阳棚户区改造工作的先行者,洛阳耐火材料公司目前已经完成了棚户区改造工作。大家终于搬进盼了多年的新房里。
 
  如今已经住在新楼房里面的程郭伟,每次看着楼下她当年曾经住过的棚户区的平房,再对比现在这个宽敞明亮的新房,她总有点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原洛阳乃会材料厂职工程郭伟:天壤之别了嘛。因为那时候你出去的小路,自己铺的砖,水泥,然后都没有,房子前面也没有厕所,就没有办法,想着就像他说的旱厕,旱厕多脏,最后前面自己搭了一个厨房,有毛毡,自己弄点砖头。
 
  随着城市化不断推进,在高楼大厦拔地而起的同时,洛阳一些地方还存在着为数不少的城镇危旧房及“城中村”,即棚户区。与日渐发展的城市文明相比,这些棚户区房屋大多破旧拥挤,有的甚至还存在着安全隐患,已经成为洛阳城市建设中必须破解的一道难题。再来了解一下洛阳城中村棚户区改造的进展情况。
 
  政府补贴城中村改造 资金问题亟待解决
 
  政府主导、企业推进,让一些老厂矿企业的棚户区改造走上了快车道。但是,除了这些有企业主导、有能力推进改造的地区外,洛阳还有一些分散的城中村,是没有相应的企业负责的,这里的居民又该怎么办泥?
 
  在厂矿集中的河南洛阳,当地正在政府主导、企业推进的模式下加速棚户区改造。但是,还有相当一部分地区的棚户区,属于城中村的性质。它们没有相应的企业负责,也无法适用前面我们看到的棚改模式,这样的棚户区,又该怎样进行改造落实呢?继续来看记者的调查。
 
  原洛阳市滹沱村村民张建敏:我把两个儿子一人一所,姑娘一所,我们老两口一所。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准备买四套。
 
  张建敏:准备买四套。
 
  《经济半小时》记者:每套的面积大概是多少钱呢?
 
  张建敏:一百二三平米的。
 
  正在建设的是滹沱村村民安置房。看着眼前的这片工地,张建敏老人告诉记者,他们家祖孙三代八口人,计划回购四套房屋,全算下来只要三十七万元。用征迁补偿款交完钱后,还能有不少的盈余。
 
  原洛阳市滹沱村村民张建敏:我觉得我们这个政策很好,特别是对农民的实惠这方面是很好的,每家的房子拆迁以后,安置完以后每家都有盈余,这可以说占90%以上都有盈余。同时提升村民的生活水平也提高了,居住环境更不能说,更提高了对不对。宽敞明亮对不对。像过去民宅的房子,它有的都是黑暗。
 
  张建敏告诉记者,购房的安置价格每平方米只有720元,但仔细算账会发现,这里的建筑成本价格是950元,比售价高出不少。为什么这里的房子价格会定得这么低呢?
 
  洛阳市高新区房屋征收和补偿中心主任叶峻岭:这个就是建安成本1900,不到1900,最多1900,群众拿的买房子的不到900,基本上政府都要给群众一平方补贴,1000多块钱,按居住面积16.9万来算,政府补贴基本上达到1700亿。
 
  滹沱村改造项目的主导方是高新区政府,总投资达到了4.5个亿,项目结束后,政府的补贴将会高达17亿元,考虑到这些城中村居民的实际情况,政府还给了另外一些优惠政策。
 
  洛阳市滹沱居委会主任于文青:区里面搞城中村改造的时候给老百姓承诺,这个政策人均不低于十平方,但是我们这个门面房比较多,不会针对每个人你多少平方,不是这样分,就是我们集体整体收入。我们没改造以前,平均年收入每个人收到两千块钱左右,改造以后到2015年以后最低人均等达到四千,2015年以后也许会更多,市场发展繁荣以后,收入会更高。我们虽然也考虑到他们的就业问题,但是好多企业对他们这块要求比较严苛,他们相信去企业里面就业很难,所以我们首先保障他们的生计问题。
 
  事实上,洛阳市可列入棚户区改造的项目共有404个,涉及村民26.72万户、92.46万人、房屋面积8010万平方米。404个项目中,城市棚户区项目153个,可列入棚户区范围的城中村251个。这其中,当地重点探索了三种棚户区改造的运作模式。
 
  洛阳市旧城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主任常安仁:第一种方式就是政府运作,政府直接运作,群众安置以后促进收尾。第二种是政府指导下商业行为,就是引进开发区,开发区投资给老百姓进行补偿以后进行商业区运作。第三种形式就是村民委员会自己运作,自己把群众安置,自己把地拿出来盖上房子,自己来运作。
 
  结合洛阳本地的实际情况,常安仁的棚户区改造基本是按照这三种模式在进行。不过,这些办法解决的只是建设方式问题。摆在他面前的另外一个现实困境是,棚户区改造涉及到全市近100万人口,是个重大的民生工程。但洛阳作为一个九朝古都,涉及到历史文化的保护,所以这样建设项目并不容易立项。协调处理保护与建设的关系,是他们的另一个任务。
 
  洛阳市旧城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主任常安仁:在其他城市应该说也有,各有各的困难,但要像“一五”期间这个老工业基地,这个国家重点项目再落到洛阳为数也很少,形成这么一种现状,确实难度很大。再加上洛阳这些老工业基地,又是一个历史保护区域,这在历史保护上这些确实使我们更加难上加难。
 
  与此同时,洛阳市一年的财政收入不过100亿元,资金的短缺也成为常安仁一个规避不了的问题。
 
  洛阳市旧城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主任常安仁:我们设计今天开工就69个项目,69个项目就涉及六万多户,六万六千户,不少于六万六千户,总投资,项目14万(平方米),预计430个亿。当年投资的时候,投资了230个亿,所以说你像,我下一个棚户区改造,我说这个棚户区改造,国家定的棚户区改造,它定的是安置房,说要拆迁6万多户,6万多户安置的资金,不是哪一级政府。你说洛阳市政府,从哪把这几百个亿拿出来。200多亿别说一年收不回来,三年收不回来。所以棚户区改造实际是还是市场来运转,国家给予支持。
 
  面对实际工作中遇到的种种困惑,常安仁认为,要做好棚户区改造这项大工程,政府的各相关主管部门,还需要大力加强沟通协作,打通相互间的政策通道,为棚户区建设提供一个好的资金环境和政策环境。
 
  洛阳市旧城棚户区改造办公室主任常安仁:需要财政部门,跟一些财政发改部门,给一些奖励和补贴,希望这个金融部门给予一些贷款支持,这样你没有投入怎么弄,我们就说棚户区,说一千道一万,没有投入,都是一句空话。
 
  【半小时观察】
 
  常言说,量体裁衣,对症下药。要解决好棚改中的一道道难题,不仅需要知道这题难在哪儿,更需要知道解这样的难题,抓手在哪儿。古城洛阳的棚户区形成原因多样,困难问题复杂,建设安置更不易。但这些难题正在一个个地解决,我们从中看到的是主动作为积极作为的身影。其实在各地的棚户区改造中,都会遇到矛盾和问题,虽然各地情况不一样,突出的问题不一样,但都需要因地制宜地去破解。对于肩负责任的主管部门来说,从表面上看,被考验的是他们解决问题的智慧,其实从本质上来说,考验的是有没有一颗为民办事为事操劳的心。感谢他们为棚改工作付出的努力。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6月26日 23:01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古都洛阳,是过去国家重点兴建的工业基地。然而昔日繁荣热闹的厂矿区,如今却成了棚户区改造的硬骨头。古城洛阳的棚户区形成原因多样,困难问题复杂,建设安置更不易。解决50年棚户区难题,需要财政部门和一些财政发改部门给予一些奖励和补贴。希望金融部门给予一些贷款支持。敬请关注! (《经济半小时》 20140626 来自棚改一线的报道: 洛阳:工业老城的新棚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