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621 夏收纪实(四)

来源:央视网2014年06月21日 22:42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安徽省宿州市是皖北小麦的主要产区之一,种植面积达到600万亩 , 眼下到了夏收季节,从各地过来的职业麦客就成了种植户眼里的香饽饽。最近几天,这里连续下了几场雨,外地来的麦客显得供不应求,这可忙坏了当地农技站工作人员,他们遭遇了哪些意想不到的难题?】职业麦客起早贪黑,四处奔走亦不易。收割机改装加上粉碎机,这样一来秸秆留田就不再用焚烧,那么实施起来到底又如何呢?

  夏收时分,收割机供不应求,割麦不分昼夜

  安徽省宿州市地处淮河以北,是皖北小麦的主要产区之一,种植面积达到600万亩左右, 眼下到了夏收季节,从各地过来的麦客就成了种植户眼里的香饽饽,因为小麦集中连片等着收割。不过,最近几天,这里连续下了几场雨,外地来的麦客显得供不应求,这可忙坏了当地农技站工作人员。我们来关注一下,他们是怎样解决这些天发生的各种意外的。

  来到安徽宿州,放眼望去尽是金灿灿的麦田。每年6月上旬,这里的麦子几乎同时成熟待收,家家户户期盼着一年的成果能够尽早归仓,收割机顺理成章成了大家眼中的抢手货。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师傅你准备上哪里干活?哪个地方?

  机手:时村(镇)

  袁亮:我们的永安麦刚割,给我们这割割行不行?我是咱永安农机站的,我们这麦刚刚开始割。

  机手:(另外的)那边联系过了。

  袁亮:那边已经联系好了啊,好吧好吧。

  村民:上哪割啊时村?给俺们割割再走吧。

  机手:那边也等着呢。

  村民:我们这边割麦要比他们割的时间要长一点。

  机手:那边也是没有机子。

  村民:你联系好过来的?

  机手:对联系好了。

  袁亮:(他们那边)原来联系好了,有接洽人了,看后面那个。

  这位正在路上拦收割机的人叫袁亮,是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 几天前镇上的一场大雨让全镇几十万亩小麦提前成熟,而大批的收割机还在别的地方作业,暂时赶不过来,袁亮没有办法,只好带着站上的同事上路拦起了车,希望留住路过的麦客。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你那里的?

  村民:我野楼(村)的。

  袁亮:我知道,野楼机子不少。

  村民:哪有机子。

  袁亮:你是哪组的。

  村民:我二组。

  袁亮:你别急。

  村民:不急都要烂地里了。

  袁亮:不要急不要急。这不都在想办法吗,南边的麦已经割完了,机子大量往这来,咱永安西边的麦马上也割好,也都马上就过来,我们都在这想办法。

  村民:麦管割吗?

  袁亮:管割,你们也急我们也急。

  如果再下一场雨,镇上就会减产上百斤。眼看着辛辛苦苦种的小麦在地里收不上来,农民们都非常焦急。 每个村都会派人来这条收割机北上的必经之路拦车。因为怕出危险,袁亮想了一个办法,只带农机站的工作人员上路拦车,之后直接把机器带到地里干活。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早晨六点多就过来了。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到现在拦有多少台车了?

  袁亮:送到各个村有不到30台。

  《经济半小时》记者:够用吗这三十台。

  袁亮:不够用,还得要100多台。

  《经济半小时》记者:还要100多台,我看到咱们这个服务热线是?

  袁亮:这是我的手机号。

  为了方便联系,袁亮索性把自己的电话写在了路边的公示牌上,在他跟麦客说话的同时,电话也在他手里响个不停。

  袁亮:几分钟一个,一分钟一个,有的几个电话,有人打过来接不到。放下来等回给回过去。

  《经济半小时》记者:这个手机正常多少时间充一回电啊?

  袁亮:一天充一回不够使的,两个电池备用,换着使,这又来电话了。

  袁亮:你到哪了?不是走符离过来吗?直走直走顺一条路过来,还有30多公里。

  早晨6点到中午12点,袁亮和农机站的同事们穿梭在车流里,几乎一刻没有休息。刚接到电话通知, 安装在收割机上的粉碎器到了,袁亮又马不停蹄地回到了镇上,组织大家卸货。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来来大伙卸,慢点慢点,注意安全。没有了你看,注意别再砸到,别再碰到。

  为了避免焚烧秸秆,以实现秸秆还田,当地政府指示,下地割麦的联合收割机必须安装粉碎器才能作业, 袁亮接到指示后,一一落实,只要是在当地干活的收割机,袁亮都带着粉碎器协助安装好。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我们本地的机械少,外地的机械多。外地对这个要求的松,它没装这个碎草器,咱不允许作业,所以必须装。咱自己调给它们使,用过之后叫他们再还给我们。

  记者注意到,袁亮的右手缠着厚厚的纱布始终无法活动,一辆车开到眼前,本想上车帮忙的他差点摔倒。

胳膊带伤却仍在夜色中忙碌的袁亮

胳膊带伤却仍在夜色中忙碌的袁亮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您的手怎么弄的?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我的手就是装碎草器磕的,磕这地方,一开始起个小包,起大了。

  《经济半小时》记者:包肿大了之后怎么处理的?

  袁亮:肿大了之后叫我住院开刀,这时候哪能开刀,我说得多长时间,说得一星期以上。

  医生建议袁亮住院进行手术治疗,因为要抓紧抢收小麦,袁亮拒绝了这个建议, 忍痛把里面的血水抽出来继续工作。用一只左手简单吃过午饭后,袁亮带着刚到的粉碎器来到了地头。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安装皮带的时候,注意这个皮带,跟这个皮带轮,一定要一个平面内,一条线上面。一个平面内,它不能扭曲,一扭曲了,皮带给你拉毁了,皮带盘给你弄毁了,轴承也容易毁,(因为)负荷这么重。

  作为农机站站长,袁亮不仅要组织收割机到各村收麦,还要为没有安装粉碎器的收割机进行技术指导。只靠左手显然帮不上太大忙,袁亮悄悄地告诉记者,要不是右手受了伤,按照他的速度能节省不少时间。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你把皮带割台,动力结合我看看,好好好。

  袁亮在收割机旁端详了半天,看到一切运行正常才放心的离开。回去的路上,跑了一天的他在车里打起了盹。

  袁亮:来到我们这,叫村书记给你安排好。我的手机号你知道吧,有什么问题及时跟我反映,(如果)在作业中产生什么纠纷什么的。另外你这个机械,出现什么小的故障的话,我们可以协助给你调修一下,大的毛病你要找不到服务站的话我们给你联系。

  晚上9点,记者又在白天拦车的路口见到了袁亮的身影。原来,袁亮下午把粉碎器全部安装完,就又回到了这里,袁亮告诉记者,还有太多的麦没有机器割,他来不及休息。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这是我们永安村的刘书记。

  机手:好。

  袁亮:等会你作业,让刘书记给你安排好,安排好地点,明天早晨能及早作业,刘书记咱要给人服务好,吃住啦,明天作业地块什么给安排好,服务好。

  永安村刘书记:给你安排专人带着。

  袁亮:给人服务好之后,人家有钱挣了,他们也还会来的。

  机手:好。

  袁亮:那个师傅,这两个车一块,你跟着他,注意安全啊。

  送走了最后一台车,袁亮一天的工作并没有结束。因为三夏抢收就是和时间赛跑,许多机器都会连夜收麦,他还要去地里巡逻。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怎么停了。

  机手:噎着了,麦太潮。

  袁亮:太潮噎住了,晚上作业一定要注意,下次割的时候拦住它的幅宽,幅宽放少一点就完了,不至于出现这种情况了,出现这种情况你看多费事啊。

  袁亮在相距不远的田里发现了这台停工的收割机,了解情况后得知是由于夜晚湿度大,麦秆受潮后不容易绞碎,导致的收割机内仓堵塞。

  袁亮:喂入过大,在这个地方就容易堵塞,在这个地方堵塞,进不去,不能往下进,输送两输送不了,吃不消,最后造成脱粒机脱粒不下来,在那边形成大的堵塞,首先从这边开始。

  袁亮说这种情况时常发生,没有太好的解决办法,只能帮着把堵在机器里的麦子一点点掏出来。忙活了将近一个小时,看着机器顺利发动起来,他叮嘱再三后才转身离开。

  晚上11点,袁亮和同事们回到了宿舍,看得出来袁亮有些疲惫。

袁亮和同事所住的用仓库改成的宿舍

袁亮和同事所住的用仓库改成的宿舍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累,有时候坐车就睡着了。晚上有时候累的,晚上不洗澡,来家洗个脸,洗个脸以后就睡觉了。

  这间宿舍由旧仓库改造 ,头顶上还是木质的房梁,屋中的墙壁和老旧的木箱早已斑驳不已,到了夏天袁亮只能靠一台小吊扇乘凉。 每年农忙的时候,他和农机站的其他人都要吃住在单位,虽然宿舍有些简陋,但住在这里,能够第一时间到达现场。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只要有收割机在作业,我们就随时都可能有事,只要他们作业。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我看您一天接了不少电话啊?

  袁亮:我晚上吃饭的时候,我没事的时候。就那一点空隙我看了,我看的是213条。

  袁亮说,农机站就是农机手的娘家,不管是机械故障还是联系收割,他们都要管,为的是来年麦客还能过来收麦。记者看到,他胳膊上的纱布变成了灰色,距离上次换药已经过去三天了,袁亮显得并不在意,他却总在安慰自己也安慰同事,几天后,麦收高潮就会过去,坚持,再坚持。

  《经济半小时》记者:三天都没换,打算什么时候换药?

  宿州市永安镇农机站的站长袁亮:过了明天,过了明天我们这个收割高潮过去。我们多少年都这样,高潮三天,我们想法设法,共同配合把这个小麦给及早收上来,收上来政府也放心了,农民也不急了。

  职业麦客,四处奔波亦不易

  去年也是夏收的时候,我们曾经拍采访过一位河南省汝南县的职业麦客李伟,一到夏收时节,他就不远千里、由南向北替人割麦子。正是他们这些麦客的辛勤劳动,使粮食得以颗粒归仓,而走南闯北、风餐露宿的生活,让他们的经历也特别丰富。今年我们在宿州又看到了李伟的身影,不过这一次,他的生活工作产生了新的变化。一起来看看。

   职业麦客李伟姐姐:人家都站这闹我咋弄。

  职业麦客李伟:我叫过来的,他们的费用我出行吗?别吵吵。

  李伟姐姐:不是你出,你出尔反尔没信任,叫人不相信。人家都不愿意,我咋弄啊。这大忙季节,都出去干活去了,咱们坐这边睡大觉啊。

  正在争吵的正是职业麦客李伟姐弟俩,前些日子他们听说安徽宿州有大片的麦子没有割,姐弟俩便拉着收割机来到了这里。

  职业麦客李伟:昨天晚上说的有一万多亩地,已经收割了三千多亩地,还有六七千亩地,六七千亩地就需要很多机器。现在现有的只有五台机器,他说五台机器不够啊,回头,我晚上12点还给他们打电话。

  电话联系好有将近1万亩麦子要割,李伟很高兴,约了二十几辆车从各地奔赴而来,可谁知大家星夜兼程赶到这里,得到的却是一场空。

  职业麦客李伟:早上给我打电话说行,等会开完会带我们去,他们没地了,没活干了。人不见了,给他打电话也不接,回头跟他打电话说人走了,把我们20多辆车撂在这不管了。

  李伟的姐姐也帮着找了几辆车,眼看着让别人白跑一趟,姐姐气得向李伟发起了火。

  李伟姐姐:20多辆车,你这开玩笑吗你,你自己的两个车,三个车,五个车耽误了就耽误了,你这20多个车,你让这些人都在这等着,不给人家交待,看你怎么办。你许七点半,你看看表,现在几点了。

  近1万亩的地不是个小活儿,可是一夜之间没有了,李伟也没法和其他麦客交代,现在时间已经过了8点,也错过了找其它活儿的时间。

由于错过时间而只能等活的其他麦客

由于错过时间而只能等活的其他麦客

  其他麦客:7点钟就已经开始下地割地了,现在8点多了上哪里找啊。

  其他麦客:老百姓有的5、6点有的在这里叫车。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就是割麦超过这个点就没法干了是吗?

  其他麦客:人家都在地里干着呢,老百姓谁还叫车,没人叫车了。

  李伟一直在挨大家的埋怨,有些气不过的麦客说,如果找不到活儿就让李伟包赔损失。

  《经济半小时》记者:你们打算让李伟赔钱是吗?

  其他麦客:肯定的,误工费肯定得赔,我从山东回来,560公里,跑过来一分钱没挣,我的路费、油钱谁给我付啊。

  来自汝南的收割机,在路边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在村里显得很醒目。附近的村民得知有空闲的机器,上前与李伟的姐姐商量起了价钱。

  附近村民:去年割的多,去年割35都能。

  职业麦客李伟姐姐:我们和他们的机子不一样,你知道吗。去年弄过这种(机子)没有?我们本身的价格都贵。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还起了价,麦客们虽然嘴上不让步,但是跟刚才的气氛相比要轻松多了,大家多少看到了希望,不至于在路边白白耗费时间。

  附近村民:我刚才跟他们解释了,咱们这个地方收的最晚,所有的机子都来了。昨天这个地方才3个机子,你看今天有多少。

  李伟姐姐:这也没多少地了?

  附近村民:地东边多了,六七千亩。

  听说还有六七千亩地可以割,大伙最后接受了一个比计划便宜的价格,但这总比没活儿干要好。李伟松了一口气,指挥着车队陆续开赴田间作业 。到了麦地他迅速把机器开下货车,一头扎进田里收起了麦。这位一旁看着李伟驾驶收割机的年轻人叫李峰,是李伟的儿子,看着父亲处理完问题,娴熟地干活,李峰脸上流露出心疼的表情。

正在田里操作收割机的李伟

正在田里操作收割机的李伟

  职业麦客李伟儿子职业麦客李峰:这个活不好干,又脏又累的,这么大年纪了是吧,自己腿脚也不好,身体也不好,主要这几年干下来,身体也不好,心里挺不是滋味。长这么大了,也没给父母出点力什么的。

  头一年跟父亲出来割麦的李峰,深深地感受到了当一名麦客的不易。早晨5点起床,晚上不知道何时才能睡觉,一路风餐露宿北上割麦,时不时会有意外发生。而前几天发生了一件事,更是让李峰对父亲感到内疚不已。

  李峰:当天白天是我开的收割机,晚上他开车,他说第二天我开收割机,想着是这么回事。回头来了一看(麦)全都倒了,并且当地要求还比较严,说这个茬儿必须得10公分,我开的年数比较短,也开不好,没办法,(父亲)还得辛苦了一夜,第二天又接着干。

  初学乍练的李峰,也在抓紧时间练习割麦,为的是让父亲不再那么辛苦。李伟告诉记者,今年虽然全国普遍粮食丰收,可由于天气原因,他开的这种小型收割机完全不占优势。

  职业麦客李伟:今年普遍几个省都是天干地燥的,没下雨,大型的机械下地又快,大型的机械比较多。像我们这种小型的,基本上比去年收入整个少一半。

  付出了同样的辛苦,收入却只有过去的一半,在同行竞争越发激烈的日子里,李伟没有办法,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他告诉记者,之所以拒绝更换大型收割机,其实还有另一个考虑。

  李伟:因为我收小麦就是一个多月、俩月的时间,剩下的时间,7月份我就收水稻,去广东、广西那边,还有四川,水稻收割的时间长,还有几个月,接下来几个月收水稻。

  李伟的多功能收割机不光能收麦子,还可以兼收水稻、油菜花等其它农作物。作为职业收割手,李伟每年三四月份便走出家门,从云南一路收到河北,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中国。今年他响应秸秆禁烧还田的政策,还特意花5000元钱装了台粉碎器, 可秸秆的限制高度,给他出了不少难题。

  李伟:这个秸秆,控制秸秆的高度,和这个粉碎,对这个车手来说要求相当严的。技术上不过硬的话就开不了了。地上这个,像泥块大一点,都进到滚筒里边,对机器损害很大的,所以要控制好。

  李伟心疼的不止机器,还有一天动辄近千元的柴油,粉碎秸秆加重了机器负荷的同时,也拖慢了收割的进度,往常每天能割一百亩地现在只能割六七十亩。李伟觉得,也许是年纪大了,麦客这个高强度的职业对他已经越来越不适合。

  李伟:我开了这么多年了,我颈椎、腰椎都是病,我也受不了,精神上和体力上都跟不上了。

  身体的衰老和病痛,同行的竞争,这些都给李伟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李伟告诉记者,他做麦客八九年了,其中的辛酸他比谁都清楚,但是儿子李峰的一番话,却让他可以全部释怀。

  李伟:这个事以后大小车他来干,尽量不让我下地,不让我去干这个活。感觉养这个孩子值了,能帮我出一把力。心理上是很舒服的。

  秸秆不再需要焚烧,留在田中化肥料

  无论是李伟的面对艰辛生活的乐观 ,还是李峰对父亲的理解和孝顺,都让我更加理解职业麦客的不易,也让我对他们朴实的人生态度心生敬意。夏收的过程会发生各种普通人想象不到的故事。每年夏收期间,由于小麦收割后秸秆过长无法进行耕种,许多农户便会放火焚烧,滚滚浓烟遮天蔽日给空气环境造成极大污染,无法控制的大火往往会引发更严重的灾害。今年全国各省纷纷发布了关于秸秆禁烧的工作方案,利用机械化设备把秸秆就地粉碎还田,防止出现焚烧现象。在宿州,相关的办法推行得怎么样了呢?

  安徽省宿州市永安镇镇委书记王飞:我们这茬口留的比较低。可深啊。

  机手:也可以,安徽省都是这样,我们那边也是,要求10到15厘米,不能超过15厘米,一般就是保持在10厘米左右,也不好割,反正尽量割吧。慢一点。

  这一天,宿州市永安镇镇委书记王飞来到地头查看收割的情况, 收割机所到之处,地上只留下一排排整齐的麦茬。告诉记者,如果麦秆留得过高,大部分农户为了抢种,会一把火了之。轻则引燃其它还未收割的小麦,而一些位于工业企业周边的麦田一旦失火,后果不堪设想。

某些焚烧麦秆的土地

某些焚烧麦秆的土地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之前如果是要烧的话,那几天空气是什么样的?

  村民:那空气,天天门都不能开,到处都是,连衣服都不能晒外面。

  《经济半小时》记者:为什么?

  村民:它那个里面灰尘太多了,天刮风就卷起来了,这个地上,它一卷起来的灰尘都是乌烟瘴气的看不见啊、看不清。

  《经济半小时》记者:出门呛吗?

  这位农户说,大家都知道焚烧秸秆没有好处,但归根结底还是怕留在地里的碎秸秆太厚,影响紧随其后的夏种。

  农户:麦瓤这么多,我估计种不下去,种不下去的占多数。你要真是说,咱实验说,假如说下一年能弄好,下一季你叫人烧人都不烧,还嫌污染空气太大。

  大家围着王飞你一言我一语地争论起来,有人担心种不下去,有人担心即便种下去成活率也不会高,减产是一定的。

  安徽省宿州市永安镇镇委书记王飞:我们有很大一部分的群众都有这个担心,但是现在我跟你说,已经做过了实验,农业专家已经做过了实验。

  村民:这样要耩过了不得吊死嘛。

  王飞:我们播过的玉米和黄豆,已经出苗了,看到那个地方已经出苗了,那个地方的麦草就跟这个一样厚,现在已经出苗了。

  王飞看农户们仍然不信,决定带领大家去实验田看看。

  王飞:这都多厚的秸秆,这苗出的不都很好吗?这块多厚,这多厚。我们现在这是山区,在我们平原地带麦瓤最多的,最多也就这么厚,这动都没动。这不出的挺好嘛。

  记者仔细观察发现,在一片铺着厚厚麦秆的田地里,已经有不少嫩绿色的豆苗破土而出,和黄色的麦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到眼前的模样,不少之前持怀疑态度的农户脸上露出了笑容。

实验田中厚厚麦秆下已经冒出的新芽

实验田中厚厚麦秆下已经冒出的新芽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不看之前不信?

  村民:对,因为数年来都是烧的,今年猛一不烧,心里面不踏实,现在一耩过了,还能出,就放心了。

  村民:因为这个麦茬那么厚,这个现在都担心,就恐怕怎么种法?耩不下去,搁这一实验一看真出了,就觉得都放心了,对,能种下了,老百姓就恐怕种不下去。能种下去了,这个没有什么问题了心里都亮堂了。

  6月12日,永安镇联合附近乡镇举办了一次“夏种机播大会”,用稍加改装的播种机给农户们演示秸秆还田后的播种效果。播种拖拉机在前面突突地走着,后面跟了不少好奇的农户。

  安微省宿州市永安镇种粮大户:我种了500多亩地,为了响应国家号召不烧麦茬,我5年都没烧过,始终使用这个机子,出苗好产量还高,秸秆还田还是有机质肥料。

  这位种粮大户告诉记者,凭着5年的摸索,秸秆还田后土地的有机质含量应该是逐年递增的,加上他改良的播种机,农作物产量始终很高。

  种粮大户:豆子最少得多收50斤一亩,小麦我今年平均都在1200到1300,产量比不秸秆还田的一亩得多收150斤小麦,多收50斤黄豆。

  【半小时观察】 

  夏收中有十几天分外繁忙的时间,烈日炎炎,大家收割心切,还遇到秸秆还田等新措施的推行,这个过程中总难免有矛盾。而我们在安徽宿州看到的是,这一切困难都因大家的相互理解,换位思考而顺利解决。积极帮助农民寻找收割机的农技站站长,不远万里赶来收割的职业麦客,还有到地头说服农民实施秸秆还田的镇委书记,都有一种令人尊敬的对工作的热忱,他们负责,实干并且遇到问题和矛盾时,进行真诚有效的交流,让问题迎刃而解,使麦收顺利完成。在这个夏天,有无数这样的人在默默付出辛勤工作,向每一位劳动者致敬。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6月21日 22:42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安徽省宿州市是皖北小麦的主要产区之一,种植面积达到600万亩。眼下到了夏收季节,从各地过来的职业麦客成了种植户眼里的香饽饽。最近几天,这里连续下了几场雨,外地来的麦客显得供不应求,忙坏了当地农机站的工作人员。他们遭遇了哪些意想不到的难题?又如何在紧张的麦收中腾挪辗转? 敬请收看。 (《经济半小时》 20140621 夏收纪实(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