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510 小人物大收藏

来源:央视网2014年05月10日 22:58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一枚小小的邮票,开启了张继超老先生酷爱收藏的传奇历程,也从此让他的人生进入一个全新的天地,当年一年工资买来的字画如今价值连城。不过,收藏并不只是温文尔雅、和风细雨】 每年4月到6月,是艺术品春季拍卖最集中的时期。刚刚过去的4月份,苏富比、保利、嘉德等拍卖行春拍陆续落槌,总成交额显著增长,使得高成交率,成为今天春拍的关键词,这也传递出了艺术品市场回暖的信息。今天起,我们将走进一些特别的藏家,了解他们的收藏故事和经历,一起探寻艺术品交易背后的那些事儿。

  一、四十年传奇收藏经历 缘起一枚小小邮票

  张继超,江苏徐州人,从事收藏已经40多年了。眼前的这幅民国时期京津画派著名花鸟画家颜伯龙先生的作品,是张老最喜爱的收藏之一。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有一种震撼,觉得这幅画画地确确实实到位,用的彩,用的涂料,也是非常讲究的。

  在张继超的家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藏品,美玉青铜,书画杂项,种类繁多。光字画收藏就超过了3000余幅。去年,在徐州艺术馆,张继超举办了个人书画收藏展,近800幅精心挑选的藏品,囊括了明、清、近代几百位书画家的作品。今年71岁的她还被民间推举为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并与徐州美术馆长期合作,拿出几百件个人珍贵收藏,供人们免费参观。他说,收藏就是要更好地传播文化,惠及大众。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有些东西都是花钱买不着的,不在于钱多少。

  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张继超的藏品达到了万余件,总价值超过亿元。这位曾经在工厂工作的普通人是如何走上收藏之路的呢?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我从年轻的时候就喜欢收藏,文化大革命以前我的家庭也是属于比较富裕的,家里面的一些老式家具,还有一些盆盆罐罐,应该说是可以的。

  张继超的父亲当年在徐州开皮货行,生意做的很是红火。父亲喜爱结交文人墨客,家里墙上挂的都是字画、对联;房间里摆放着青花、斗彩等名贵的陶瓷。张继超从小便在这些珍贵的藏品间玩耍、长大,可是他,却在多年之后把这些古董全部销毁殆尽。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到1967、1968年那个时候就互相看自己是不是保守派。红卫兵一敲门要砸,我就不让他进,我自己在院子里面,把家里面的东西,瓶瓶罐罐,包括我的大床,大条几(音)凡是能砸的我都砸了。

  后来,张继超对于自己的做法感到很是后悔,他说自己最初从事收藏有一部分是出于个人爱好,但更多的是在忏悔,希望多收集一些东西作为赎罪与补偿。颜伯龙先生的这幅花鸟画便是在1982年时,他用几个月的工资换来的。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200元钱,那个时候一个的工资四五十,五六十元钱,那个时候也是很不少的钱,那省吃俭用也要买。

  当时张继超在一家纺织厂做供销员,妻子也只是厂里的一名普通职工,家里有三个孩子。在那个年代,用几个月的薪水换一幅画的做法,没人能理解,张继超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做通家人的工作。如今这幅画的价格早已翻了几十倍,可他并不打算把它出售。

  1997年,张继超退休,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于是他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古玩店,也实现了从收藏到投资的转身。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1997年之后,现在西关那个地方湖北路那个地方开了一家小店,作然书屋。

作然书屋的鉴宝活动

作然书屋的鉴宝活动

  中国有句古话“乱世黄金、盛世收藏”,1997年,经过了近二十年的改革开放,国民经济迈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繁荣时代,收藏也随之升温。一时间,各种旧货市场、钱币卡市场等等,迅速繁荣起来。这其中,一枚枚看上去很不起眼的小小的邮票,却在收藏界不断翻起大浪。敏锐的张继超,抓住了这个难得的机遇。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我在文化大革命当中买了邮票,买一部分邮票,我的邮票在处理邮票的时候,那个时候基本上来讲都是排队去买我的邮票。

  这是1980年发行的猴票,由于是中国生肖邮票系列的第一枚,价格一路飙升,单枚猴票在短短几年上涨至千元,涨幅接近万倍。而当时张继超的手上有为数不少的精品邮票。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我的邮票大概处理将近二十万。

  凭着多年的收藏经验,张继超看准了市场的动向,将早年间收集来的邮票全部抛售,这让他赚到了第一桶金。

  一枚小小的邮票,开启了张继超老先生酷爱收藏的传奇历程,也从此让他的收藏人生进入一个全新的天地。不过,收藏并不只是温文尔雅、和风细雨。当张继超老先生带着一腔热情全新投入收藏的时候,才真正发现,这条路有多坎坷。

  二、风雨收藏路 有甜头也有坎坷

  户部山古玩市场是淮海经济区最大的古玩市场,2003年,市场建成投入使用,政府开始面向社会招租,然而市场的反响却非常平淡。若大的市场,常常门可罗雀。为了打响市场的名气,张继超成为了当时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他想尽各种办法来提升市场的吸引力,他决定个人出资,邀请南京博物馆的专家,每周末为收藏者进行义务鉴宝。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每天上午8点钟,人就满了,这个活动已经坚持七八年了。

  鉴宝活动的举行,不仅让冷清的市场繁荣起来,也让张继超的作然书屋逐渐有了名气,收藏爱好者都喜欢聚在这里,时常针对一件藏品,辩得面红耳赤。

  表面看起来,张继超的收藏几乎都是成功的故事。其实,与大多数收藏爱好者一样,他也经历了收藏市场的狂风暴雨。冲动和失误,差点葬送了他的收藏。在邮票上获得丰收后,张继超开始迷上了瓷器。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那个时候对元瓷清瓷很感兴趣,景德镇的瓷器

  《经济半小时》记者:买的太多了?

  张继超:买的太多,我一次都买一汽车、两汽车,小瓶子,观音瓶啊。

  瓷器在古玩界是一个单独的门类,必须要具有相当水平的鉴识能力。而初入此道的张继超由于眼力不济,买到了不少赝品,一下子赔了许多钱。

  张继超:资金周转不过来了,最后我有一套房子在毛纺厂门口。

  《经济半小时》记者:卖了多少钱?

  张继超:卖了四万四千块。连我家里面的,连我这三个闺女的收藏品还有一些戒指我都拿去了,把我这些东西都拿去了,说爸爸我这些东西都拿去吧。

  还完了欠款,手里只剩下这一大堆赝品。有人说,“打眼货”就是收藏者的老师。张继超突发奇想,开了家“打眼店”,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给初入门槛的人讲述经验教训。而这些赝品也作为工艺品低价出售。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您说我的经验是什么,就是说我谨慎的进行收藏,不打无把握之仗,就是这个东西听了以后脑子从发热到不发热,从不发热到沉着的去思考。
  经历了市场的风雨,张继超的收藏也进入了一个新境界。这其中,最让他感到得意的收藏,就是吴昌硕晚年画作。

 吴昌硕晚年的画作

 吴昌硕晚年的画作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这张东西是我在1990年左右的时候,通过朋友介绍,由南方来的朋友介绍有一批吴昌硕、任伯年的东西。这个东西一开始是要五万多块钱。

  晚晴民国时期著名书画家吴昌硕,“诗、书、画、印”四绝的一代宗师,是我国近、现代书画艺术发展过渡时期的关键人物,笔力气势雄强,构图虚实相生,张继超说什么也要拿下。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当这个东西最后谈下来,谈下去一万六千块钱成交了,拿到手以后。

  《经济半小时》记者:一万六也不是个小数字啊。

  张继超:一万六,当时应该是我,我那时候连奖金加工资一年大概就是一万块钱左右。

  后来,张继超先后在徐州公开展览了三次吴昌硕的这幅作品,这也引起了拍卖公司的注意。

  张继超:亲自到我家来最后把这件东西定七十五万拿回去,最后我一想,大前年,七十五万这个价钱我想不行,你立即给我停拍。

  已经70岁的张继超放心不下,决定亲自去北京把画追回来,这一追就是三次。

  张继超:第一次去的时候他说副总经理负责这个事到杭州去了。我就没办法了,第二次我去又到哪个地方去了,第三次又到哪去了。我说我不同意,我不拍了,我就把这个拿回来了。

  吴昌硕的作品一向拥有超高的市场表现。就在2012年春季拍卖会上,吴昌硕的《花卉立轴》画作以600万元的价格起拍,经过激烈争夺,最终以1552万元的天价落锤。据悉,吴昌硕流传于世的近百幅作品一直是拍卖市场竞相追捧的对象,成交率普遍达到80%左右,总成交价格更是接近10亿元人民币。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市场价位至少在五百万元以上。

  张继超说,吴昌硕的这幅画,当时虽然花了不少钱,但和如今的收藏价值相比,已经算是捡了一个大漏。

  风风雨雨走过了几十年的张继超身上多了一份沉着与冷静,他告诉记者,现在的古玩市场高科技仿品层出不穷,选择正确的投资门路是关键。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现在市场上有潜力的字画全凭我们的眼去看,老一辈的,包括清代的以及民国时期的这些大的书画家的东西,现在到我们手里边,真迹已经是极少了,可以说基本上看不到了,因为现在的科技已经发展的维妙维肖。

  张继超不收古画,他说这背后的原因主要就是古画普遍价格昂贵,动辄几百上千万,投入成本巨大的同时也压缩了升值的空间,而且不乏有人为炒作的因素。

  徐州收藏家协会会长张继超:我宁愿买对的,我不买贵的,我宁愿买对的,所谓对的就是我找到画家亲自由他给我画的,我宁愿是这样,我宁愿买在发展当中的这些有潜力的这些画家东西,我不买那些被炒的很高的画家的东西。

  尽量不去追捧市场里已经炒热的作品,转而利用经验寻找那些具有潜力的画家,降低购买成本的同时,也能够在市场中化被动为主动,这是张继超多年来积累的经验。

  张继超:字画市场是一个很大的陷井,但是字画市场又是有壮阔天地的市场,这话听起来是矛盾的,实际上不矛盾,非常的有限,非常的危险。

  古玩的真,让无数人心醉;古玩的假,让无数人心痛。也许对于那些热衷收藏的人来说,真假诱惑,悲喜交加,正是古玩的魅力所在。

  徐州的收藏家张继超老先生在1990年花了1万6千元买来的一幅近代画作品,如今的市场价位至少在五百万元以上,让人艳羡。其实,收藏圈一直有“捡漏”之说。就是以非常低的价钱买到很值钱的藏品。对收藏爱好者来说,能在多如牛毛的藏品里捡到一件价值颇高的东西,可谓是天大的乐事。但捡漏并不容易。接下来我的这位,在圈中的绰号叫“国际搬运工”,他又是如何捡漏的?

  三、今日“捡漏”暴富 明日“走眼”破产 收藏路上如何左右逢源

  2010年12月,著名表演艺术家、收藏家王刚主持了一场个人古董收藏展。

  王刚:今天非常高兴来主持林少杰古玩求教展,我觉得求教二字用的非常之好,一种低调的谦虚的态度。

  台下前来参观的有不少收藏界的资深人士,展出的近百件珍贵藏品,涵盖了掐丝珐琅、文房、玉器、竹雕等诸多门类,展品多为清代宫廷内府御用之物,总价值无法估量。比如这件乾隆铜胎掐丝珐琅太平有象宝瓶,通体鎏金、华丽尊贵,至今故宫前朝后殿仍有陈设。

  这近百件珍贵藏品的主人,是来自香港的古玩经纪人林少杰。从事古董生意二十余年来,林少杰在香港古董商业街荷李活道和北京潘家园古玩城,都开有古董店,平日里往来于世界各大拍卖行。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小的时候当时,我对美术方面我个人非常有兴趣,特别是在练书画的时候就有很多的感慨。

  生于上世纪60年代的林少杰祖籍福建晋江,儿时的他便对美术有着浓厚的兴趣。1978年,年仅15岁的林少杰怀揣着闯出一番天地的梦想,只身离开了家乡。

  初到香港的林少杰经人介绍在一家象牙雕刻厂做学徒。凭着自己的刻苦努力,林少杰的技艺、水平不断提高,很快就崭露头角。不过,他心里想的却远不只是象牙雕刻这么简单。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你总是有一天出人头地这种心态,你一定想说有机会的话,我自己能当一个小老板。

  根据行内的规矩,初出茅庐的新人不能和原来的雇主抢市场,林少杰只能把自己的工艺品往国外销售。一句英文不会的他就这样来到了大洋彼岸的美国。

  林少杰:你到美国去只有跟犹太人打交道,对国内的工艺品生意方面一定是犹太人占优势,所以你必须跟犹太人打交道。

  然而和精明的犹太人打交道并不容易。这些商场上的老手,既让林少杰走了不少弯路,也让机灵的他学到了不少本领。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你去的时候他首先把你的东西丢在一边,其实他心里上是很喜欢的,但是问题是,他不表现出来, 最终,林少杰凭着精湛的工艺和低廉的价格在美国站住了脚,订单也越来越多。可新的问题出现了,美国对于艺术品经营的税率比较高,外汇管制也比较严。因此,大多商户都用支票而不是用现金付账,兑换成现金很是麻烦。林少杰发现,在国外的工艺品店里都有中国古董出售,他灵机一动:既然现金带不走,那就以货易货。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所以当时我就跟犹太人说,如果有像他们摆在店里的犀角的话,这种东西如果价钱可以,我还可以把我的产品换成他的货,带到香港,然后卖到我们台湾。

  80年代中国台湾正是经济腾飞的时代,古董收藏正成为人们竞相追捧的热潮。

  林少杰:我在国外买了一件小东西,算一个不起眼的犀角杯,当时美国人卖我,大概是2500块美金,我通过台湾转过去以后,我当时还没有跟他们讲价钱,我跟他们说这个东西你们看多少钱,他就给我大概10000块美金,中间就非常大的空间。

  丰厚的利润让林少杰找到了生财之道,他把工艺品公司转给了亲戚,从此专心投入了古玩买卖。当时他的足迹遍布美国各个州,任何一个角落的古董店他都不放过。也很快实现了财富的原始积累。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大家也帮我起了一个小名说,你也就是一个国际搬运工,就是说你赚的利润很小,但是为了你勤劳,跑的快。

  《经济半小时》记者:您还记得总共经您手搬回来了多少件东西?

  林少杰:那就不好算了,我相信应该上千件有了,应该从国外拿到的东西,大大小小。

  林少杰告诉记者,在那个年代由于国内外存在一定的地域、文化差异,捡漏的事情时有发生。

  林少杰:我在2004年的时候,我到美国L.A.去,我看到一对乾隆的,当时我对玉也是在摸索阶段,但是我看的是很棒的,那是宫廷的东西。

  《经济半小时》记者:一个玉是吗?

  林少杰:玉的插屏一对。

清雍正款铜镇纸孤品

清雍正款铜镇纸孤品

  林少杰当即给一位专门收藏玉器的朋友发了传真,朋友看过后有了购买的意向。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当时他说,你就买吧,外国人给我的价钱在十年前的时候,价位大概也就在4万美金左右,中间有一个差价的话,大概给我的回报就是4000块,10%会接受。

  然而当他把藏品交给朋友之后,却令他大吃一惊。

  林少杰:结果差价是我意想不到的非常大的数目,当时他卖给一个朋友的话,大概500万的港币。

  林少杰说,虽然吃惊,但他心里很平静。在没有别人那种眼力和平台的时候,挣几千块的佣金已经很满足了。这些年来,正是凭着良好的心态和勤奋的努力,林少杰的古董生意蒸蒸日上。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这件藏品是我们雍正爷的一件在桌面上的一件纸镇,应该是雍正爷的一件孤品。

  这件清雍正款兰石图铜镇纸,是一位台湾好友割爱转让给他的。基于对宫廷文房藏品的喜爱,林少杰感觉自己如获至宝。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保守来讲的话,保守一点的话应该在五六百万的人民币吧。

  据历史记载,雍正皇帝勤于政事,终日伏案批阅奏章,这件铜质镇纸可谓每日陪伴左右,而现今传世的清代御制文房,也属雍正一朝为上品。

乾隆皇帝洋彩葫芦扁瓶

乾隆皇帝洋彩葫芦扁瓶

  六百万的市值只是他的保守估计,他预计这件孤品的升值空间能够达到一千万元左右。对于这件藏品,因为喜欢背后的历史,作为古董商人的林少杰一直没有舍得出售。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这个东西拍卖公司找了很多次我。

  《经济半小时》记者:有多少人来?

  林少杰:应该不少,超过10个人以上,收藏家也有。

  2012年,香港拍卖市场创造了不少亿元神话,一对“乾隆黄地洋彩葫芦扁瓶”以1亿7千万港币的天价成交。同年4月份,香港苏富比拍卖行拍出的“北宋汝窑天青釉葵花洗”,经34口叫价以2亿786万港币落锤,刷新了世界上宋瓷的拍卖纪录。

  随着市场的不断成熟,林少杰也坦言,像之前那种所谓的“大漏”已经很难捡到了。对于初入古玩市场的藏友,他也分享了一些自己的心得。

  古玩经纪人林少杰:对古玩的爱好必须要有透彻的研究和学识,通过自己的学识累计一些经验再下手是比较稳妥的。第二就是不能忙碌追求,因为现在的市场比较低迷,你要有很大回报的机会的话,现在相对来讲不是时候。第三就是收藏就是投资,收藏投资的意思就是说,因为现在一收藏了就等于拿时间来换空间。

  【半小时观察】   

  人常说,“乱世黄金,盛世收藏”。如今,作为一种理财方式,收藏已经被越来越多的看重。但是,需要指出的是,有相当多的人收藏的目的,还是着眼于资本的快速增值,甚至期望“一夜暴富”。今天藏家们的故事告诉我们,世界上没有只赚不赔的生意,你今天有可能“捡漏”暴富,明天也有可能因为“打眼”而赔得精光。一年一度的内地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即将悉数登场,各路藏家可能已经跃跃欲试,准备在这个春天有所斩获。如今,收藏已不再是曲高和寡的阳春白雪,而是越来越成为大众眼中的投资“香饽饽”。但是只要是投资品就必然有风险,如果您还是一个收藏界的新人,那么,努力积累经验、调整心态、规避风险,才是稳妥投资的关键。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5月10日 22:58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每年4月至6月,是艺术品春季拍卖最集中的时期,4月起随着各大拍卖行春拍陆续落锤,总成交额显著增长。张继超,江苏徐州人,从事收藏四十余年,在自己的收藏中精心挑选了囊括了明、清、近代数百位书画家的作品,举办了个人书画收藏展;林少杰,从一个象牙雕塑师到古玩买卖家,足迹遍布国内外,迅速实现资金的原始积累,如今也在北京举办了个人的古玩求教展,让我们一起走进他们的收藏世界。 (《经济半小时》 20140510 小人物大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