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507 聚焦网络安全:隐蔽的网络贩婴

来源:央视网2014年05月08日 01:06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人贩子”魔爪已伸向网络 网络贩婴引起社会各界重视】据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调查:近期,全国各地接连发生网络贩婴案件,山东倒卖孩子的母亲只有17岁,而在河南发生的网络贩婴案件,也给受害家庭带来了严重的伤害。各地案件直指数个贩卖人口的网站,“人贩子”的魔爪已经蔓延到了网络!警方采取了怎样的措施?普通人应该怎样防止被网络贩婴的魔爪侵蚀?

  近日,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准将每年4月29日设为“首都网络安全日”,凸显对网络安全的重视。随着互联网的快速发展,社会生活对网络的依赖程度越来越高,网络安全对现实社会的影响也日益凸显。一些不法分子开始利用网络的便捷,隐蔽等特点开始了更大规模的犯罪活动。前不久,山东、河南、北京等多地警方就刚刚破获了一个跨越多省份的网络贩卖婴儿网络犯罪。

  山东惊现网络倒卖孩子行为,孩子母亲竟只有17岁

  在山东,一名刚出生才不到三天的男婴,还没有取名字,就被他的母亲决定送人,如果不是警方及时赶到,男婴就要被转手卖掉了,男婴的母亲名叫玲玲,今年只有17岁。

  护士:看见了吧,男孩儿。

  玲玲:看到了。

  护士:嗯,这是你的孩子。

  孩子被救了回来,做母亲的没有半点喜悦,反而是一脸茫然。据了解,玲玲是海南人,这个孩子是她在上海打工期间,与男友同居时怀上的,前不久专程来到山东临邑,就是为了把孩子生下来。

  警方:家人?

  玲玲:家里人就我爸爸和我妈妈。

  警方:你怀孕你家人知道吗?

  玲玲:不知道。

  为什么在上海打工,却要到山东临邑这么远的地方生孩子?警方没有掉以轻心,继续调查跟踪玲玲,并在她住处附近的一家手机店,发现了一些奇怪的现象。

  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副大队长 林玉波:经常来一些十八九岁数比较小的孕妇。

  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公安局刑警大队二中队民警 王书涛:这些女孩来了之后,基本上不和外界联系,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个手机店里面。

  经调查,这家手机店的店主是本地的一对年轻夫妇,男的叫王东东(化名),妻子叫邵金花(化名),那么这些外地孕妇跟店主夫妇究竟是什么关系呢?

警方利用监控摄像头对人贩子进行监控抓捕

警方利用监控摄像头对人贩子进行监控抓捕

  林玉波:要么他是拐卖这个妇女,要么就是可能拐卖这个婴儿。

  警方决定按兵不动,密切注视两人的动向。一个月后,手机店里又出现一名年轻孕妇,并在王东东夫妇的安排下,孕妇到医院进行了分娩,很快,奇怪的事情出现了。

  王书涛:而接下来,孕妇不见了,生的这个孩子也是没有消息了。

  刚刚出生的孩子能去哪儿呢?按照常理,刚生完孩子,产妇需要在医院修养几天,可大人和孩子很快就消失了。与此同时,办案人员也调查到,在王东东的个人帐户上,有几笔资金从不同的账户,不同的时间转入。每笔都是三到四万。

  林玉波:一次性能存入三四万,他这个钱是怎么来的。

  王书涛:我们就怀疑,他是不是把这个婴儿卖掉。

  很快,警方获悉,王东东夫妇正着手把玲玲的孩子卖掉。买家已经联系好,交易地点在一个叫大雁岛的地方,警方决定在交易时实施抓捕。

  山东省德州市临邑县公安局局长 王清超:最大的担心就是,一旦这个时机掌握不好,把孩子买走了,买孩子的人消失了,因为他是外地的,我们再找可能就困难一些。

  办案人员密切地监视着王东东夫妇的一举一动。画面中的男子就是王东东,此刻他正在医院附近,焦急地等待买家。他的妻子带着玲玲产下的男婴坐在旁边的车里。下午17:00左右,汽车突然启动了,办案人员判断,王东东夫妇要去交易了,于是紧跟了上去。不久,王东东的汽车在大雁岛停了下来。很快王东东夫妇和买家坐在了同一辆车里,办案人员立即采取行动,成功抓捕了王东东夫妇,连同买家一并控制,并随后把现场解救的婴儿送到医院检查。与此同时,婴儿的母亲玲玲正准备乘火车离开山东,在火车站被警方拦下并带到了医院。

  买家 司女士:当时没有怀疑,他就是说他表妹生了不想要,然后私生子。

  买孩子的是司女士,德州本地人,她说自己结婚多年没有生育,迫切想领养孩子,也是从朋友处得知王东东要送养一个孩子,便主动联系上了王东东,王东东也跟她说,这个孩子是表妹生的,不过想收养,需要掏一些费用。

  民警:抚养费是多少?

  司女士:孩子的抚养费他提的说是3万块钱。

  民警:3万。

  那么司女士和王东东究竟是怎么联络上的呢?经调查,司女士是在一个名为“圆梦收养送养之家”的网站获悉有孩子可以被送养的,而在网站上发布信息的人正是王东东。

  河南发生婴儿丢失并贩卖的案件,受害家庭痛不欲生

  无独有偶,在山东发生这起网络贩婴案件之后,紧接着在河南的开封县,也发生了婴儿丢失并被贩卖的案件。那么这是犯罪分子单独做案,还是有什么内在联系?河南警方也展开了调查。

  河南省开封县一个街道的监控探头拍下的画面显示,一个抱着孩子的男子看起来行色匆匆,十分慌张,好像一直担心有人从身后追过来。

  河南开封县公安局 民警:专程托人,沿着从开封县到开封市的这个公路,一直走到了儿童医院,到了儿童医院。

  从年龄上判断,这有可能是一个年轻的父亲带着孩子去看病,只是他并没有走进医院的大门,而是转身进了一家超市。

  民警:买点东西之后,沿右方后道,到解放路,从解放路,从开封市中医院又转身出来。

  这段看上去并不特别的监控视频,现在成了开封县公安局的民警们反复研究的一个重要证据,因为这段视频,和一起刚刚发生的丢失儿童的刑事案件密切相关。

  孩子奶奶:跟做梦似的,多少年也没听说过丢小孩,小孩叫我在那儿看一会儿看丢了。我心里想着,我都不能活,我找不着我就不能活了,孩子丢了,天都塌了快,还一丢,找不着了,咋弄。

  经过仔细观察视频,警方断定,男子手中的就是刚刚丢失的孩子。那么这个男人究竟是谁,作案的目的是什么?是寻仇报复,还是绑架勒索?警方继续展开排查。

  民警 :一个门店的视频,我们看到,在有一个伸手拦出租车的动作,我们分析应该拦出租车了。

  为了不惊扰这个狡猾的犯罪嫌疑人,确保孩子的绝对安全,根据案发地沿途目击群众的描述,专案组制作了一张嫌疑人的模拟画像,并在划定的范围内排查走访,最终得到一条有价值的信息,此人叫李辉(音)开封本地人,常住在洛阳。警方随即前往抓捕。

图为警方正在制作李辉的模拟画像

图为警方正在制作李辉的模拟画像

  李辉虽然落网,但此时孩子已经被卖掉。根据他的供述,开封警方立刻赶往山东曹县,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很快找到了孩子被拐卖的村庄。收买孩子的人在家门口被当场抓获,然而在他的家里警方被没有找到被拐卖的孩子。

  民警:都没有找到在他们家里面,楼上楼下,包括他们家里箱子、柜子都找了,都没有找到这个小孩。心里头凉半截,搞了案件找不到孩子,案件破了意义也不大。

  最后,经过几番搜索和查找,终于在村子的另一个偏僻的房屋里,找到了被拐卖的孩子。

  民警:跟民警说都是小孩不在不在,没有小孩,都不能相信他的话,就进去找,真是发现那个小孩就在屋里面呢。出来之后,我是一把把他抢过来了,这个小孩当时还抓着他夫人的衣服,他夫人仍然不让抱,给他抱过来以后就开始往外跑。

被拐卖儿童经解救终于回到亲人身边

被拐卖儿童经解救终于回到亲人身边

  被拐卖了19天的孩子回到了自己的家,警车刚一停稳,孩子的奶奶就急切的奔了出来,从民警手里接过孙子紧紧抱在怀里。据犯罪嫌疑人李辉叙述,事发当天,他在世纪广场,看见孩子一次又一次从自己身边跑过,一个念头突然冲进了他的脑海。他曾在一个名为“圆梦收养送养之家”的网站,浏览到愿意出高价收养孩子的信息。

  犯罪嫌疑人 :那时候我跟家里联系了,跟朋友也联系了都问我了,我说看家里有没有这样合适的有人想上收养一个孩子。

  李辉在偷走孩子的当天晚上,就急不可耐的在网上发布了信息。

  收养者 :一个叫李辉的男人发的帖子,他帖子的名字叫争分夺宝,他说他离婚了,没有人养孩子。

  看到这个孩子健康可爱,这对山东的夫妇决定收养。经过讨价还价,付费成交。

  记者:当时收了多少钱?

  孙亮:四万,就是他要一点抚养金。

  众多网络贩婴网站浮出水面 警方展开全力调查

  山东、河南两地的贩婴案件在浮出水面的时候都指向了“圆梦收养送养之家”这个网站。而与此同时,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也接到群众举报该网站。那么“圆梦送养之家”究竟是怎样的一个网站?它的网络有多大?又隐藏着怎样的不可告人的贩婴黑幕呢?

圆梦之家贩婴网站截图

圆梦之家贩婴网站截图

      2013年,北京市公安网络安全保卫总队接到网民举报,称“圆梦收养送养之家”网站存在以送养名义贩卖婴幼儿的违法行为。北京网监立刻成立了专案组,开始监控这个网站。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二大队 孔凡真:首先是这个网站上面是打着公益的旗号来举办建设的这个网站,但是它又以捐款的名义,让这些会员进行捐款,我们就觉得这个网站可能是不太正规的。

  孔凡真所在的专案组迅速以“圆梦”网站为切入点,通过关键词进行全网搜索和分析查证,最终确定包括圆梦之家,共有4个涉嫌贩卖婴幼儿的网站。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二大队副大队长 郑浩:四个网站包括圆梦,收养之家,包括中国孤儿网,包括叫人人要我网,还有一个就是收养吧,这四个网站,然后QQ群是30多个。

  为了便于接近犯罪嫌疑人团伙,郑浩和他的同事们决定化妆跟贴。

  郑浩:它里面的最大的一个QQ群是2000人的群,就是在里面参与的人特别的多。但是里面这些人情况很复杂,存在有大量的人贩子,存在大批的利用这种收养,就是他们两边迫切的需求,在从中来争取买卖。

  经过对 400多个QQ帐号跟踪后,警方发现,他们很多都是参与买卖婴幼儿的嫌疑人账号和买卖中介,被交易的孩子以新生儿和婴幼儿为主,最小的刚刚出生,最大的也不过三四岁,如此多的被拐卖的婴儿,他们到底从何而来呢?

  郑浩:这里面这些孩子我们之前也发现过,存在这种被偷,被盗,被拐,被抢的这种孩子在里面买卖的。因为他搭建了这种平台之后没有监管。

  这些贩卖婴儿的网站无一不是挂着公益慈善的名号,提供贩婴“一条龙服务”,已经构成了一个成熟的利益链。

  孔凡真:就是看自己的意愿来进行捐款,至少都是500以上。

  经过监控,警方发现,在这些贩卖婴儿的网站里,最为活跃的就是被称为“志愿者”的一群人。他们以领养成功者的身份出现,负责收集买卖婴儿信息,买卖婴儿咨询,在论坛发布大量消息。

  孔凡真:我们筛选信息的话,大概是经历半年的时间,然后有价值的信息都是在我们梳理的过程中来进行发现的。

  记者:梳理的将近有多少条呢?

  孔凡真:大概有几百万条,三百万条。

网络贩婴深入到qq等各个角落

网络贩婴深入到qq等各个角落

  经过反复核对,警方初步掌握了贩卖婴儿的链条。首先在“志愿者”的协助下,网站管理员将有买卖婴儿需求的人员,经网上审查后加入QQ群,随后管理员按照供需关系以“送宝”、“领宝”分别命名,为双方提供网络私聊平台。

  孔凡真:要把自己的小孩给卖出去,尤其是刚怀孕有两三个月就想把这个小孩给卖出去,这种就特别深刻。然后还有的就是有的同一个人出现了好几次,就是说要收养小孩,或者是以另外一个身份来卖小孩。

  收养、贩婴、诈骗,各种混杂不清的信息充斥于“圆梦”网站,北京网监的警方最大的困难就是每天要对海量的数据信息进行整合、对比,并提炼出有线索的内容。

  乔淼:他们有好多有的时候都在回帖子,这些帖子得一页一页翻,必须得记住,有的时候拿一些计算机都拿计算机记一下,发现有用的东西,以后会整理的。

  而在梳理海量的信息中,警方感觉到网络拐卖犯罪已经无地域特点,遍及全国各地,十分分散。

  乔淼 :这回一下就是全国范围这种太大了,因为有的小孩从北京,或者从北方到南方,整个地域跨度,这些根本以后真的找不到了这些小孩,对家庭应该特别大。

  经过网上摸排,网安总队最终核实出15条买卖婴儿有效线索,并查出每个婴儿的涉案交易金额在三万至八万元不等。这些婴儿在还没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就已经成为犯罪分子肮脏交易的筹码。

  郑浩:大部分人在送这个孩子的时候,都会以孩子为这个商品,就是把孩子当成商品卖出去了,就是很多人要5万、8万,甚至在上面明码标价了以后还大家的竞拍。

  北京网安总队查实相关线索后,2014年2月,经过全国各地公安机关的配合,本次专案的重要工作目标,“圆梦”网站核心犯罪嫌疑人周某被抓捕归案。周某,27岁。自从搭建非法交易平台几年来,为组织贩卖婴幼儿提供“一条龙”服务。并从中牟取暴利。

  孔凡真:周代富,他是负责整体网站的运行,包括他们的组织结构,每个人的分工,然后兰晓青、王红静她们主要是负责这种,这种办理出生证明,比如买方,然后成功收养小孩了,就与他们进行联系,然后办理出生证明这些事情。

  经调查发现,该网站团伙成员众多、分工明确,主要有管理员、办证人员、假证提供者、志愿者、送养人和领养人五种身份。管理员周代富主要负责管理网站、收集婴儿买卖信息,并收取买卖婴儿成功方的费用。

  郑浩:他建了这个平台他必须是要获利的,他获利的方式有两种,第一种是通过我做的中介,等于说我搭建的这个平台,你们俩要认识得通过我,然后来达成最后的这个所谓的婴幼儿的交易。

  在婴儿交易成功之后,周某还会为孩子漂白成合法身份,并高额出售相关身份证件。

  郑浩:这后续的怎么把这孩子去落户,有很多的这个过程。从中怎么造假,怎么去办理这些孩子的落户手续,让这个孩子有一个这个合法的身份,这个过程他来协助你,他帮你办理很多相关的证件,然后从中他获取暴利。

  在掌握了犯罪份子明确的犯罪事实之后,一场席卷全国的打击网络拐卖集中抓捕解救行动积极展开。涉嫌特大网络贩婴团伙,多名主要犯罪嫌疑人也悉数落网。

  孔凡真:到目前为止抓获犯罪嫌疑人1165名,解救婴儿406名。

  《经济半小时》记者:涉及多少个省份?

  孔凡真:当时我们是全国27个省是统一进行抓捕的。

  网络贩婴隐蔽性强无孔不入 群众应如何加强防范意识?

  参与网络拐卖婴儿的犯罪嫌疑人达到了1165名,跨越了27个省份,地域已经不再是障碍,从南到北,从东到西,网络让贩卖婴儿的利益链无限延伸。犯罪分子打着民间收养、送养的幌子在网络上从事拐卖犯罪活动,十分隐蔽,极具欺骗性。网络让贩卖婴儿的犯罪行为变得更加便捷和隐蔽,增加了破案的难度。事实上,网络犯罪正在日益危害着公共安全。北京市政府正式批准将每年4月29日设为“首都网络安全日”也充分反映了对网络安全的关注。那么警方对于目前犯罪的新形势有着怎样的判断?他们又探索出哪些解决之道呢? 

  负责北京网络安全的曹戟大队长告诉记者,与传统拐卖犯罪手段相比,网络贩婴,由于买卖儿童的双方利用QQ私聊洽谈买卖价格、实施交易,所以留下的线索和证据非常少,这给侦破带来很大困难。

  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二大队曹戟:在网络那端进行虚实转换的时候会非常困难,尤其是一些涉及数量比较多,比如贩婴这个,涉及到人员数千,量大了之后,全国各地,甚至于境外都有,怎么把这些北京之外的相关信息梳理清楚,这个时候面临非常大的一个问题,投入工作量,需要梳理的信息都会非常多。

  曹戟认为,在传统的贩卖婴儿犯罪现象得到一定的遏制的同时,互联网成为他们逃避监管和打击的“安全岛”。 而互联网具有的公共性、匿名性、便捷性等特点致使犯罪更为猖獗。

  曹戟:它使得本来是一家对一家,一人对一人这种点对点的案子,变成了一个需求点,对网上的众多数千的需求点之间的这种互动了,由面对面变成了网对网的这种,这样它的涉及面,比原来的一个点,扩大到了非常大的一个面了,甚至于同一个人,会在不同的网络空间里头,不同的群体里头出现,变得很复杂。

  曹戟分析称,我国目前网络安全防范技术还落后于网络技术的发展,再加上网络立法不够完善,对一些不断翻新的犯罪手法,缺乏精准、有效打击。

  曹戟:最关键的就是有一些法律法规的滞后,已经明显看到,这是一个违法犯罪的问题,但是如果按照现行的法律法规进行打击的时候,取证问题、实效问题、管辖问题,很多现实的问题会暴露出来,但是这些前提性的东西不解决的话,永远不可能把这项工作做得非常好。

  裴智勇是360的资深安全研究员,在他们针对网络拦截的研究中发现,现在网络犯罪,很多是从境外向境内进行辐射,特别是一些非法网站的服务器远在国外,有意识地规避法律的管辖权。而且目前,建立网站进行犯罪的成本很低。

群众可通过拦截恶意网站工具防止受害

群众可通过拦截恶意网站工具防止受害

  360资深安全研究员 裴智勇:基本上任何人都可以做一个网站,那么做任何网站基本上没有任何监管,基本上花30、50,最多100块钱的注册费,就可以很容易的制作一个网站,这个网上专门有人卖这个网站,你要做我给你做一个,可能花不了1000、2000块钱做一个网站,就可以进行交易。

  裴智勇告诉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像这种犯罪分子利用互联网搭建网络平台,打着民间收养、送养的幌子从事拐卖犯罪活动的,因为其极具隐蔽性,欺骗性,所以很少被发现,更难被拦截。 

  裴智勇:如像我们这些网站,确实就说,如果没人举报的话,想发现他确实困难,因为他所宣传的内容,你从他页面内容看的话,他说我这是什么,这样一个普通的网站。

  为了打击恶意网站网址,目前,北京市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总队与360公司联合发起了“北京网络安全反诈骗联盟”。该联盟将实现恶意网站网址、诈骗QQ号码及诈骗电话号码、诈骗短信号码等信息的共享,建立网络诈骗信息库,在用户上网过程中,及时进行风险提示。

  裴智勇:我们这个联盟跟其它各种组织区别这是一个开放的,开放接受各种社会举报,开放接受各种社会投诉这样一个方式,那么你可以投诉给我们一个个的网址,去投诉给我们的诈骗电话,诈骗电话号码,投诉给我们一个诈骗的QQ号,那我们都会加入我们恶意信息平台,那一方面在给用户进行拦截提示的时候,会提示这种风险,同时我们也会暴露给公安机关,进行有这个侦破。

  【半小时观察】

  网络世界折射了现实世界,同时也是现实世界的延伸。随着网络的发展,人们在享受其便捷、自由的同时,也受到来自各方的诱惑与荼毒。各种犯罪活动,贩卖婴幼儿、贩卖毒品、贩卖枪支弹药、色情交易、暴力煽动等等,对老百姓的生活构成了极大威胁。论坛、聊天工具、网络支付平台都成为犯罪分子的利用工具。网络的零距离、化名等特点,为其提供了更多的保护与支持。只有建立完整的网络安全保障体系,对犯罪行为进行有效监控,才可以在网络社会打击更多的犯罪活动,保障老百姓的合法权益。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5月08日 01:06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婴儿刚刚出生就被卖掉。400多名婴幼儿在网络上被叫卖,从3万到8万不等。这些孩子来自哪里,到底是送养还是交易?一场跨越27个省份,涉及上千名犯罪嫌疑人的网络贩婴案件浮出水面。本期节目与您一同聚焦网络安全,关注“隐蔽的网络贩婴”。 (《经济半小时》 20140507 聚焦网络安全:隐蔽的网络贩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