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CTV节目官网-CCTV-2 经济半小时

《经济半小时》 20140326 来自春耕一线的报道:消失的双季稻

来源:央视网2014年03月27日 00:04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努力加载中,请稍后...
分享到: 手机观看
点赞 收藏 评论 客户端看 安装央视影音客户端,随时随地给你精彩!
相关稿件


  【鱼米之乡湖南不见往日春耕繁荣景象,因劳动力不足农民们纷纷由双季稻种植改为单季稻】为降低成本、提高盈利农民们在这个春耕备耕时节逐一放弃了双季稻种植,种田积极性也远不如往日,同时也给农产品经销商们带来了巨大冲击。作为产粮大省,湖南省政府不懈努力,动员农民们重视粮食生产,确保产量及粮食安全。

  双季稻变单季稻 春耕时节不见育秧迹象

  眼下,正是阳春三月,草长莺飞的早春时节,一年一度的春耕备耕也在全国各地陆续开展。湖南是我国传统的鱼米之乡,湖南湘潭地区的湘乡市更是连续四年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然而今年当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再次走访当地的时候却发现,以往忙碌热闹的春耕景象在当地不少地方早已成为了记忆。来看记者在湖南湘乡市棋梓桥镇的调查。

  湖南是我国传统的双季稻种植地区,眼下已经到了早稻育秧时节。3月20号记者沿着湖南棋梓桥镇的公路来到了鹅石村,让记者惊讶的是,在路边的田地里,记者并没有看到任何春耕育秧的迹象。不少地块儿甚至已经杂草丛生,显然已经好几年无人耕种。

春耕时节大片土地荒芜 杂草丛生

春耕时节大片土地荒芜 杂草丛生


  刘技尧 湖南省湘乡市棋梓桥镇鹅石村村民:这个一般都是一季稻。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种一季稻?那以前呢?

  刘技尧:以前都是种。

  《经济半小时》记者:以前是一季稻还是双季稻?

  刘技尧:以前双季稻,全都是双季稻。

  村民刘技尧告诉我们,现在3月份的早稻几乎没有人种。

  那现在为什么不种双季稻了?

  刘技尧:都到外面去了。

  记者:到外面去了?打工啊?那家里活儿谁干呀?您干吗?

  刘技尧:我干呀。

  记者:您今年多大年纪了?

  刘技尧:六十岁了。

  刘技尧说,现在村里很多年轻人都外出打工,剩下的都是看孩子的妇女和老人。走在田间地头,记者看到有两位正在干活的老人,年龄都是在70岁以上。63岁的曾银福,已经算是鹅石村的壮劳力,家里一共种了三亩多地。

  记者:哪块是您家的地?

  棋梓桥镇鹅石村村民曾银福:每块地我这里一家有一点点就,我家里有一亩多这个地方。

  六年前,曾银福改变了自己多年来的种植习惯,由种双季稻改为种单季稻。

  曾银福:以前我还种两季,我两季搞了十年,他们有六年,我搞了十年,我搞不下去了,没办法了。

  记者:为啥搞不下去了?

  曾银福:搞不下去了,天气很炎热,我老了也吃不消了。

  和村里其他家庭一样曾银福的三个孩子都在外打工,家里只剩下他和老伴两个人,每年种双季稻所付出的劳动和辛苦,对于60多岁的老两口来说显然有些吃不消。除了身体吃不消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

  曾银福:一亩地这样子一千四百三,除了这么多钱就有五百(成本),就花了一千多,差不多一千一,折合两百三百,一亩地就折合到两三百。

  曾银福告诉我们,现在粮食价格按每斤1.3元,每亩产量1100斤左右,算下来,是1400多元,但是除去种子、犁地、肥料、尿素、农药、收割费用等各项成本之外,每亩地只能剩下不到300元。如果种双季稻,每年每亩地顶多也才多收入300元,即使加上每亩100元的种粮补贴,对于以前在外面打工的曾银福来说,也觉得非常划不来。

  曾银福:当然打工好一点了,像我们农村,老头到外面打工,我们像六十岁就不要了,在家里种一点田。像我们这样,因为他们(孩子)在外面打工,过春节就回来吃,他们(孩子)就有饭吃,就是这个意思。

  现在,曾银福种水稻主要是给自己和孩子留点口粮,不图种田挣钱。曾银福家的这三亩多地因为比较分散,有些地块水源也不充足,现在只有一亩五分地种水稻,其他的都改种了其他经济作物。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那边您种什么了?

  曾银福:那边种有五分地的油菜花,现在油菜有五分地。油菜收完以后,我还要种花生,还有八分地的包谷。

  像曾银福这样由双季稻改为单季稻的村民,在鹅石村不在少数。

  鹅石村村民:以前是双季现在是单季。现在的谷子有多少钱?很少的,150一旦,每一旦(100斤)谷子是150元、140元,到外面打工每一个月都有一百元一天嘛,他就有一天,是不是?

  棋梓桥镇鹅石村村支部书记刘水清告诉记者,鹅石村一共有680多亩水田,现在已经几乎全都改成了单季稻。

  湘乡市棋梓桥镇鹅石村村支部书记刘水清:以前的时候种两季,早几年有种两季的,现在改革开放大部分的人都打工去了,家里所以就种一季稻。

  《经济半小时》记者:从哪一年开始种一季稻了?

  刘水清:大概是早个两三年吧。

  记者随后来到棋梓桥镇上的种子经销店,刚巧碰上了来买种子的棋梓桥镇金龙村的村民。

  记者:您这是买的早稻种子还是中稻的?

  棋梓桥镇金龙村村民:一季稻啊?

  记者:一季稻啊,我们那里种双季稻不行啊。

  这位大姐告诉记者,因为劳动力不足,再加上山区水源不足,村里大多村民都改种了单季稻。在棋梓桥镇这家农资经销店里,记者看到门前摆放的这个牌子上写的十几个种类的种子都是属于单季稻的种子。

  记者:这全部是单季稻?

  棋梓桥镇种子经销商老板:晚稻,都是单季稻,都一样的啦。

  记者:早稻的种子您这卖吗?

  棋梓桥镇种子经销商老板:有。

  记者:早稻的种子卖得好吗?

  棋梓桥镇种子经销商:早稻只卖了几十斤,早稻只卖的30多斤,没几个种早稻的,没几个。

  记者:没几个种早稻的?

  棋梓桥镇种子经销商:没有。

  记者来到棋梓桥镇的另外一家农资经销店,得到的也是相同的答案。

  《经济半小时》记者:四年前。这两年现在还有双季稻吗?

  棋梓桥镇种子经销商:基本没有了。

  记者:都改成单季稻了?您这里的销量影响大吗?

  棋梓桥镇种子经销商:少一半都不止了。

  当地人告诉我们,棋梓桥镇经济条件好一些,外出打工人员也比较多,所以早稻抛光的现象也比较突出。那么,湘乡市其他的乡镇早稻种植情况又是如何呢?记者沿着湘乡市的320国道一路向西,在国道旁边,我们看到有一些水稻育秧的秧田,一些村民正在田里育秧,在看到水稻集中育秧的公示牌后,我们拐进了虞唐镇。在虞唐镇洗马村的路上,我们遇到了刚刚买完农资用品回来的范德光。

  记者:这就是您家是吧?

  湘乡市虞唐镇洗马村村民范德光:对。

  记者:哦,家里都是谁在?

  范德光:家里啊?

  记者:嗯。

  范德光:家里就剩我和她了。

  记者:孩子们呢?

  范德光:孩子们都出去打工去了。

  范德光今年种的早稻已经将水田备好,正准备这两天开始育秧。去年,范德光种植的11亩地全都是双季稻,但今年,他打算将其中的7亩地全都改成单季稻。

  范德光:主要是劳力上不行。

  记者:哦,全靠您一个人跟不上了是吧?

  范德光:对、对、对。

  记者:以前都是种双季稻的是吧?

  范德光:以前都是双季稻。

  范德光今年58岁,他和50岁的老伴儿是家里种水稻的主要劳动力。 如果全部种双季稻,老两口有些忙不过来。无奈之下,只能将大部分的地改为单季稻,这让种惯了双季稻的范德光有些心疼,因为“双改单”在产量上还是有一些区别。

  范德光:种单季跟种双季,产量至少得300公斤。

  范德光说,现在粮食价格不高、种田收益太低,碰上年景好的话,种田还会有些结余,年景不好的话,除去日常开销,还要靠出去打点散工来贴补种田所需的成本。

  范德光:我在外面赚一点钱才行,天天在家里是不行的,因为农民化肥、农资、种子都要钱去买。

  在范德光家的桌子上,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看到有一张当地农业部门发放的简报,上面写着要坚决遏制双改单现象。但范德光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湘乡市农技简报:坚决遏制“双改单”现象

湘乡市农技简报:坚决遏制“双改单”现象

  范德光:(种田)赚不了多少钱,赚了三百块钱,一亩地。现在我们也老了,要是不老肯定出去打工了,打工划得来一些。打工每天至少一百多元。

  在虞唐镇洗马村,像范德光这样逐步由双季稻改为单季稻的村民越来越多。

  湘乡市虞唐镇洗马村妇女主任邓可辉:我不是双季稻。

  《经济半小时》记者:以前呢?

  邓可辉:以前是双季稻。

  今年45岁的邓可辉,同时还是洗马村的妇女主任,她告诉记者,洗马村已经有一半的水稻种植面积已经由双季稻改为单季稻了。

  邓可辉:(村里)有970亩水田,有470亩双季稻,其余的都是单季稻。

  记者:其他的都改成单季稻了,都什么时候改的?

  邓可辉:有好多是前年基本上改的。

  告别了虞唐镇,记者随后又来到山枣镇,在盐井村的村头,我们遇见了正在育秧的潘建华夫妇。

  记者:现在村里种双季稻的多,还是单季稻的多?

  湘乡市山枣镇盐井村村民潘建华:那肯定单季稻比这个多,双季稻没人种了。

  记者:为啥双季稻没人种。

  潘建华:没什么经济效益了。

  潘建华夫妇正在种的这块田是其他外出打工的村民留下让给潘建华免费耕种。

  潘建华:我们这个地方根本没有什么人种田了,全都外面打工了。

  为了了解整个盐井村的水稻种植情况,记者找到了盐井村的村主任易友根,据他介绍,这两年,盐井村正在由双季稻逐步改为单季稻,而这个现象让身为村主任的他颇感无奈。

  盐井村的村主任易友根:据我的估计,再过几年,单季稻肯定还会增加的。就是现在一亩地赚不到多少钱,有的人自愿出去打工,我打一天工能买多少谷子,在家里种田没有那个经济收入,还是有这个想法。像我们那个村主任,我们书记,你有什么办法要求他在家里种田呢。

  农资产品销售萧条 虽价格上浮 但盈利下降

  湘乡市的春耕不再是繁忙的景象,甚至显得有些萧条。其实种不种双季稻,农民自己有本实实在在的帐。那么由双季稻改为单季稻究竟是个案还是普遍现象呢?为了进一步了解情况,记者来到了在湘乡市的农资市场进行调查。

  湘乡市的向红路上,聚集了很多的农资产品销售点,是当地相对集中的农资产品经销市场,记者来到这里进行了调查。这是隆平高科在湘乡市的经销点,是一家专门销售水稻种子的经销点。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您店里现在卖的种子都是些什么样的品种?

  隆平高科湘乡市销售商王光耀:这里都是一些以种一季为主的。

  记者:一季稻为主的。

  隆平高科湘乡市销售商王光耀:对。

  记者:这个深两优5814,这是一季稻的。

  隆平高科湘乡市销售商王光耀:这是一季稻。

  记者:上面那个呢?

  隆平高科湘乡市销售商王光耀:上面也是。

  王光耀的店里现在卖的是大多是一季稻的种子,他拿出今年水稻种子的进货记录,上面记载的种类繁多的种子品种,其中只有四种是早稻的种子,并且数量也不多。

  王光耀:这里面只有一百六十件,这里还有一点,所以两百多件,两百多件就是一万二千多斤。

  记者:今年只进了这么多。

  王光耀:今年只进了这么多,还有退货。王光耀告诉记者,今年早稻的种子只销售了12000多斤,其中还包括早稻种植完毕之后可能产生的退货。因为这两年很多农民由双季稻改为单季稻,王光耀的种子经销店的早稻种子的销售是大幅下降。

  王光耀:今年早稻只有一万来斤,就像去年,去年我卖的了两千六万多斤,今年只一万斤,前年我卖了应该是五万多斤,前年卖了五万多斤早稻。

  两年时间,早稻种子的销量就从五万多斤下滑到一万两千斤,下滑了三倍多。记者随后来到了向红路的另外一家农资用品经销店,店老板王利群告诉记者,自己店里的早稻种子的销售量也是比往年下降了很多。

  农资产品经销商王利群:今年早稻种子才一两万斤,少了一半了,比早两年。

  记者:是吗,去年什么情况?

  王利群:去年卖的多,去年卖了三四万斤,今年两万多斤。起码少了百分之三四十。一年比一年少,明年还不知道能不能卖,早稻种子能卖多少,明年都不知道。

  在王利群的店里,即卖水稻种子,也卖农药产品。因为双季稻改单季稻的影响,店里的生意也收到了很大的冲击。

农产品经销商店门口 推销单季稻的广告

农产品经销商店门口 推销单季稻的广告

  央视财经《经济半小时》记者:每年的利润能少多少?

  王利群:一年比一年不好做。

  记者:影响有多大?

  王利群:反正估计着(减少)百分之三四十,农药也用的少了,现在种早稻,种晚稻,农药都要用的,种一季就要用一季的农药。种子更加少了,种子一季稻只要一两斤(每亩),早稻要四五斤(每亩),要五斤,五六斤。

  与王利群有着相同感受的还有50岁的刘仁先,他已经在向红路上做了十几年的农资生意。他告诉我们,现在农资价格上涨很快,想这些除草剂、除菌剂等农资产品的价格也不停的上涨。成本越来越高,因此农民越来越来不愿意种植。

  农资产品老板刘仁先:正规的品牌,质量好的(百草枯除草剂),我们去年的批发价格,比如说八十多块钱一件,现在厂商都要到一百块钱的样子,厂价要一百块钱,所以我们批发的是八十来块钱。

  记者:一箱是吧?

  刘仁先:一箱,所以比去年涨了百分之三十。

  记者:百分之三十。

  刘仁先:嗯。

  记者:除了这个还有哪个上涨了。

  刘仁先:还有这个草甘膦。草甘膦大概涨幅有百分之十五左右。

  面对这样的状况,现在,刘仁先已经开始调整自己店里销售的产品结构,逐渐增加了玉米、花生、蔬菜等其他经济作物的种子种类以增加销售输入。

  刘仁先:像我们有些田里面的水不够,种玉米、花生,种其它的一些作物,种的比往年要多一些,种子相当大一些。

  记者:这些种子销量比原来能多多少?

  刘仁先:玉米种子的话,大概要高个百分之二三十的销售量。

  记者:是吗,玉米,那花生呢?

  刘仁先:花生比往年面积也会大一些。很容易管理一些,产量也高,农民这块就是省工,越会好一些,产量也高,这个抗性好,所以这个品种跟去年比就翻了几翻了。

湘乡市玉米种子销售量增长百分之二三十

湘乡市玉米种子销售量增长百分之二三十

  为保产粮大镇政府补贴扶持 努力提高农民积极性

  湖南能湘乡市的农民不愿意种早稻。而当地农资市场的早稻种子销量也是大幅下滑。那么在湖南双季稻改单季稻的情况到底有多严重?

  在前面我们看到湖南湘乡市一些地区的早稻种植出现了大面积抛荒的情况。那么这种情况普遍吗?为了进一步了解湘乡市的水稻种植,我们的记者联系了湘乡市农业局。在他们的带领下,记者来到了当地产粮重镇--月山镇。

月山镇政府给每家每户发放育秧种子

月山镇政府给每家每户发放育秧种子

   一大早,月山镇西林村的村民就来到月山镇农技站来领取集体育秧的早稻种子。

  《经济半小时》记者:您这今天发种子是第几次发放了?

  湘乡市月山镇农技站工作人员:这是第二批,我们早前天是28日已经发放完第一批了,这是第二批补种的一些农户,有些大户人他们种的多,我们就另外补发一些。

  为了帮助当地村民的春耕积极备耕,在今年种植早稻的整个过程中,月山镇农技站将分四次共发放14000斤早稻育秧种子,来供当地种粮大户和劳动力缺乏的农户使用,本来20元每斤的种子,都以降低10元钱的价格提供给农户。上午刚刚领完育秧种子的廖建辉,正在地里准备秧田。

  记者:您现在育秧,育了多少了?

  月山镇村民种养大户 廖建辉:我(准备)育秧有了150多亩的秧苗。

  今年50岁的廖建辉可以说是西林村的种粮大户,通过土地流转,家里种了150多亩水稻,因为月山镇地势相对平坦,土地相对集中、机械化程度高,每亩水田的水稻产量也比其他乡镇高出300斤左右,对于像廖建辉这样的种粮大户来说,经济效益还是比较可观的。

西林村正在进行机械化耕地

西林村正在进行机械化耕地

  廖建辉:我们收入算粮食来讲,十多万(元)吧。

  记者:十多万。

  廖建辉:那个毛收入就不算了,毛收入二十多万(元)咯。

  记者:嗯,纯收入十多万(元)。

  廖建辉告诉记者,自己种的150多亩田中只有7亩是自己的,这几年,随着外出打工的人越来越多,很多人都不愿再回来继续耕种土地,其他都是村里邻居外出打工不种的土地免费让他种的。

  廖建辉:其它人都出去了,把这个田地都让我种了。现在有150多亩,将近160亩地。

  今年,廖建辉耕种了150多亩土地,不过因为人手实在跟不上,他也把其中的30亩水稻改为单季稻,占到总耕种面积的五分之一。月山镇党委书记王红阳告诉我们,现在月山镇一共有47000亩水田,双季稻的耕种面积占到绝大多是 。但他同时也告诉《经济半小时》记者,月山镇双季稻的耕种面积也有逐渐下降的趋势。

  湖南省湘乡市月山镇党委书记王红阳:原来基本上达到100%,现在逐年在在下降,但是保持95%,我们有压力。因为每年我们双季稻的面积是400多亩,我们的压力也比较大。对我们粮食生产大镇来讲,每年减少1%的话,我们要保住95%,有压力。

  为了保住粮食生产大镇的重要位置,月山镇政府从2011年开始推广集体育秧,凡是参加集体育秧、种植早稻的村民,除了每斤种子由市场价格20元一斤降为10元钱一斤之外,每亩地还会得到100元的补贴。

  湖南省湘乡市农业局副局长文志平:集中育秧我们大面积做了四年了。我们是一个粮食大省,很多农民家庭缺少劳力,一家一户劳动强度,技术都很难到位,现在的农户不想搞这个育秧,我们通过集体育秧解决直补和一季稻的问题。

  然而在鼓励农民继续种植双季稻的同时,他们也是种面临着一个矛盾。

  湖南省湘乡市月山镇党委书记王红阳:要保住粮食生产的一个大镇的位置,劳动力不足,农民积极性不高,是个矛盾。就是粮食价格低了,如果粮食价格能够在市场经济发展一起上下浮动的话,那么多民的积极性会高一点。

湘乡市大力推广集中育秧

湘乡市大力推广集中育秧

  文志平告诉我们,湘乡市已经连续四年被评为“全国粮食生产先进县”,然而近几年逐渐出现的“双季稻改单季稻”的现象,也是一直困扰他们的一个难题,跟农业打了32年交道的文志平还建议对种植双季稻的散户进一步提高补贴,并大力推广大规模机械化生产,提高农民的种田收益。

  湖南省湘乡市农业局副局长文志平:降低生产成本,提高产量,再一个改善品质,再就是能够打出这个品牌,赢得这个综合效益,几个方面来奏效。

  【半小时观察】

  延续了上千年的双季稻种植变成了单季稻,这是农民自己的选择。当地政府的种种努力和动员无法改变经济的自然规律。当种地的收入变成了鸡肋,农民会用自己的脚投票选择放弃。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呼吁重视粮食生产,各种红头文件,各种白纸黑字,唯一的目的就是保证粮食安全,然而放弃早稻种植带来的隐性抛荒已然开始挑战我国的粮食安全。事实上,无论我们出台怎样看起来光鲜的文件和补贴,尊重经济规律,从根本上保证农民种粮的积极性才是保证粮食安全的硬道理。

 


  • 视频简介
  • 栏目介绍

来源:央视网

更新时间:2014年03月27日 00:04

视频简介: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鱼米之乡湖南不见往日春耕繁荣景象,因劳动力不足、降低成本和提高盈利,农民们纷纷由双季稻种植改为单季稻,种田积极性也远不如往日,同时也给农产品经销商们带来了巨大冲击。农资产品销售萧条,虽价格上浮,盈利却下降,农民纷纷弃耕打工。来自春耕一线的报道,敬请关注。 (《经济半小时》 20140326 来自春耕一线的报道:消失的双季稻)